• 第05章 好心坏事

    更新时间:2018-03-12 21:21:52本章字数:2774字

    从汽车站走出后,秦枫简单地查看了一下腹部的伤势,所幸的是并不严重。但是极度虚弱的身体使得他走路起来也开始变得摇摇晃晃了起来。

    不知道走了多久,秦枫的脚步停留在一家“小清面馆”的店前,店内飘出阵阵香气,令得秦枫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店门前放着一块蓝色的招牌,似乎是正在招聘小时工,秦枫快步走进店内,店内的老板是一对六十岁左右的夫妇。

    不大的面馆内收拾得很干净,几张木桌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厅堂内。

    “老人家,你这儿需要小时工吗?”秦枫抬起那张有些冷峻的脸庞,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看着老人说道。

    “小伙子,我这儿就需要有个人帮我把门外的几瓶煤气罐搬进来就好了,不过只有一百元。”老头的头发有些银白,看着秦枫笑呵呵道着。

    秦枫有些欣喜,饿了这么久,总算可以有吃的了。和老板说明来意,先吃饱饭再搬煤气罐。

    在里面小坐一会儿,老人就端出一碗热腾腾的面来到秦枫的面前,“来,小伙子,你一定是饿坏了吧。”

    秦枫低头看着面条,眼里竟然发出一阵淡淡的光,道谢完后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狼吞虎咽了起来。

    老妇人坐在那笑意盈盈地看着吃相极其难看的秦枫,似乎是在看自己的孙儿那般。

    秦枫正在吃着面,突然外面走进一群穿着制服的,脸上带着一丝凶相的人,那些人一进店就坐了下来,为首的那个中年男人看了看老人眼皮抬也不抬,“老刘,六碗牛肉面,两盘大盘鸡,一打啤酒!”

    老人闻言脸色有些微微窘迫了起来,刚想站起说些什么却被老妇人给拽住衣领拦住了。

    她对老刘附耳了几句,老刘神情颓然,长叹一口气后便走进厨房准备了起来。

    不一会儿,秦枫也吃完了面,出于感激,他不仅帮老人的煤气罐给搬了进来,还主动帮助老人收拾起厨房内有些杂乱无章的碗筷。

    老刘做菜时神情的不自然被秦枫收入眼底,果然,在那些人大快朵颐吃完的时候,竟准备拍拍屁股走人,而老人似乎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也并未阻拦。

    “吃霸王餐的?”

    秦枫的嘴角微微一斜,冷笑了一声,快步走出厨房,横在那群制服的面前。

    “你们吃完东西,不付钱就想这么走?”

    为首的制服面色微变,转头怒气冲冲看着老刘:“老刘,你现在胆儿不小啊,还敢让人威胁我和我要钱?”

    制服男似乎是被秦枫在属下面前抹了面子,显得极其不悦,随后转头看着秦枫语气有些嚣张跋扈道:“臭小子,我飞哥的事儿你也敢管?”

    老刘的面色变得极其难看,一边拽着秦枫一边有些谄媚地讨好解释着,看样子老刘似乎很是惧怕这个飞哥。

    飞哥缓缓点上一根烟,饶有兴趣地看着被老刘拽着却丝毫不愿动弹的青年,深深吸一口烟,半秒后一口烟雾喷到秦枫的脸上。

    他的眉头微皱了一下,顷刻间脚步舜移,不知怎么突然挣脱老刘拽住衣领的手,一瞬间贴近飞哥的面前,一记鞭腿犹如长鞭一样带着呼呼的破风声狠狠向飞哥的面门抽去。

    “啪!”

    顷刻间,飞哥嘴里的烟头被秦枫给一瞬间给踢飞了出去。

    “臭小子,我看你是活腻了!你们给我上!”

    飞哥显然受到了一点惊吓,随后快速退后一步,退到其他制服的后面。

    其他五个制服随后抽出腰间的电棍,电棍的一端带着噼里啪啦的火花,劈头盖脸般地对着秦枫狠狠抽了过去。

    只不过在那些人动身的前一面,他的右腿便飞速踢出,一记左右摆腿直接将横在面前的两个制服给抽了出去,随后迅速上前一步,欺身压到飞哥的面前,身体骤然旋转,使出一记回旋踢狠狠地抽在飞哥的脸上。

    “嘭、嘭、嘭……”

    一秒内,那三个人瞬间倒在地上捂着肚子或者脸庞哀声叫唤着。

    剩下的两个人也惊地退后了一步,眼神惊惧地看着面前的秦枫。而老刘却又惊又怕,急忙扶起“飞哥”,连声解释赔罪着。

    “小子,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飞哥甩开老刘扶起的手臂,看着秦枫恶狠狠地道着。

    秦枫的剑眉微微一扬,似乎在告诉他,“我不需要知道,也不想知道!”

    “哼,老刘,你放心,我会请我哥哥会好好‘照顾’你家刘新的!”

    老刘闻言面色变得极其苦涩了起来,正要解释什么,飞哥却是不听他解释,一甩衣袖,便准备带着几个手下正要离开。

    “慢!”

    秦枫瞬间横在飞哥众人的面前,看着飞哥冷声道着:“吃完饭,不想给钱?”

    飞哥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面前的这个人实力强悍,今天着实丢了面子,如果这事儿传出去,他还怎么在道上混?

    “老刘,你说我要给钱吗?”

    飞哥看着满脸苦涩的老刘满腹怨气地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这顿饭就当是我请您飞哥的!”老刘似乎很是害怕的样子。

    “老人家,你不用怕!有我在这儿,他们不敢……”

    秦枫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老刘极力拽着他的衣服,似乎要拦住他,他后面的话也生生地吞到肚子里了。

    “哼,臭小子,你别得意,我们走着瞧!”

    飞哥捂着通红的右脸,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冷笑,对着秦枫说完便是离开了面馆。

    他们都走后,老刘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嗦嗦地流了下来,“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秦枫看着老刘样子心里生出一丝愧疚,难道是自己做错了?

    “老人家,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或许……”

    秦枫话还没说完,便被老妇人拿着扫把驱逐了起来。

    “走走走,你这个年轻人,我们好心给你面吃,你为什么要害我们!”

    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妇人看起来很是愤怒,拿着扫帚一下又一下地拍打在秦枫的身上。

    “这……”

    秦枫有些为难,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更不能走了,事情是他惹出来,他自然不能一走了之。

    “嗡嗡嗡……”

    就在秦枫左右为难的时候,老刘腰间的老人机响了起来。

    老刘接通电话,电话里传来飞哥的声音,“你要是想让我放过你儿子也行,明天晚上八点,让那个臭小子独自一个人到城滨公园的假山后,我老大要和他独自谈谈!”

    秦枫心里冷笑一声,虽然知道这个飞哥肯定憋着一肚子坏水儿,但是他却不得不去。

    老刘放下电话,有些为难地看着秦枫,他想让秦枫去,但是又怕他不愿意。

    “老人家,你不用说了,这件事是我惹出来的,我一定会给您解决好!但是,你们能不能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诉我呢!”

    秦枫的话让老刘安心不少,老奶奶愤怒的情绪也微微好转了一些。

    “诶!”

    老刘长叹一口气,回想起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缓缓说了起来。

    原来,飞哥名叫陆飞,是广清市黑龙会里面的一个小帮派的头目,那群穿着制服的人都是黑龙会的“保安”,说是保安,实际上却是打手。

    黑龙会是广清市最大的一个地下帝国,黑龙会的产业遍布整个广清市,KTV、酒店、房产等等……

    黑龙会在黑白两道都畅通无阻,所有广清市的小地下势力都纷纷依附黑龙会,为其一些地下产业做保镖服务。

    老刘的儿子原来是跑运输的司机,不小心被人利用,运输毒品,被判三年有期徒刑。现在就关押在广清市第四监狱。

    而陆飞的哥哥,陆阳,刚好是第四监狱的狱警……

    虽然黑龙会曾经是地下势力,但是产业做大后也开始走上正轨,黑龙会内部的其他小势力都受到钳制,不敢做一些太张扬违法犯罪的事情。

    陆飞无意中知道老刘的儿子在第四监狱服刑,所以经常带着自己的兄弟来他这儿白吃白喝,却不成想,今天却遇到了秦枫这样的硬茬。

    知道原委后的秦枫终于明白的确是自己做错了,虽然他能保护地了他们一时,却保护不了一世,更不保护不了深陷囹圄的刘新。

    第二天早上,在老刘的带领下,秦枫提前来到城滨公园了解路程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