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你好

    更新时间:2018-03-01 21:32:50本章字数:2238字

    这是一个安静的小城,初秋的阳光还未来得及普照大地,成源已经骑上单车开始自己的复读之路。他目送自己的昔日好友们走进大学校园,心里多少有一点感触。所谓靠努力不放弃,他信。他特意把陪伴自己一年的小匣子放到了前车篓里,破乱的颠簸声和刺啦的音乐声算是清晨他最好的陪伴。清爽的感觉随着太阳的升起开始渐渐退去,这是一段新的开始,有些尴尬。

    下了车,他有些紧张,低着头径直地走向教室里的一个空位。期间有几个熟人给他打招呼,他只是苦笑一下,意思很明白-我来了,你也在哈!低着头坐了一会儿,前面一个女生回头敲了敲他的桌子,

    “嗨,我认识你哎,你也来了啊。”

    成源有点烦,抬头看了她一眼,

    “嗯,来了”成源敷衍道。

    女生见他爱答不理,无奈地笑了一下就扭过头去了。成源继续低着头发呆,根本没有从大脑里思索这个女孩的影像,唯一记住的是那个快搭在自己桌子上的马尾辫。一上午,大家都忙着入学的一些事情,住校的搬宿舍,走读的办出入证。最后班主任老于按照成绩把座位分了一下,成源分在中间那排最左边靠窗的位置。成源对老于的印象不错,这个老师说话很有劲道,开场白也很有鼓动性,并且长得比较亲民,最有特点的是他的一个大鼻子,像一个茄子把儿,所以“茄子”的外号也是众所周知。不过成源还是喜欢叫他老于,这样显得稍微尊重些,成源的父亲也是一位老师。

    收拾妥当,大家都把头埋进书里了。成源这发呆的毛病还是改不了,看一会书就望着窗外出了神。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一个破烂的小亭子,几株景观树,由于是单纯的复读学校,到处闲逛的学生并不多。显然,今天成源一点状态也没有,晚上的自习没有安排老师,一本数学书看了三节课,翻了两页。晚上十点放学,成源回家心切,卖力地往家蹬着车子。快到第一个十字路口时,成源听到身后有人拉了几声车笛,一个女孩子骑着电动车赶了上来。

    “嗨,骑得这么快啊,还认识我吗,白天都不理我。”她说的有点幽怨。

    成源瞄了她一眼,女生的电动车稍微骑过了一点,先注意到那个大马尾,他紧蹬几下,借着昏黄的路灯看清了那张脸。成源笑了。

    “哈哈哈,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陈双飞同学啊,这是追了我多久啊?”

    “是陈飞飞,嘴怎么那么欠啊,追你啊,讨医药费!”

    “啊?哈哈,你还记得啊,当时不是带你看医生了嘛,一点事都没有。”

    “内伤,把我打傻了,大学都没考上。”说得有点委屈。

    “我也没考上,咱俩都傻了。”成源调侃道。

    说到这里俩人都笑了。到了十字路口,正好赶上红灯,俩人就多聊了几句。这个十字路口后俩人方向就不一样了。

    成源记得第一次见到陈飞飞时是在政教处,当时学校严查中午偷偷外出然后翻墙进校园的学生,成源不幸中招,政教处门口排了一大堆人,而唯一一个女生就是这个陈飞飞,成源眼里的一个女汉子。高二时,成源在操场踢球,玩得兴起,一脚势大力沉的射门正中在球门附近看球的陈飞飞,她便坐在地上哇哇哭了起来,头上起了一个大包,吓得成源赶紧背着陈飞飞去了校医院,一通检查后没有发现异常,俩人也算是认识了。所以每次见到陈飞飞,成源都感觉有些内疚。高三开始忙着学习,俩人已经一年多没说过话了。

    夜色中的小城是那么安静,给人足够的空间去思考、去发呆。还是这有些昏黄的灯光,把路微微照亮,走了三年了,成源不曾抱怨过这昏暗,和往常一样,又走过这略显斑驳的色彩。

    进了家门,成源烧了壶水。由于父母都在别处工作就把他自己舍在这个小城里,一周过来看望成源一次。屋子显得有些空旷,成源疲惫得躺在床上摆弄着手机,忍不住发了一条短信。

    “嗨,干嘛呢,睡了吗?”

    半晌没有回复,成源快睁不开眼了,伴随着急切的开水声,他稍微清醒些,洗刷,睡觉,带着些许失望。

    还是那个钟点,还是那个节奏,又开始了新的一天。今天成源特意带上了手机,进教室时显得淡定了许多,到处观察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坐下,陈飞飞在他的右后方给他打了个招呼,俩人相视一笑。快到中午时,陈飞飞从后面戳了成源一下。

    “你带手机没,我早上忘了带了,给我妈说声中午不回去了”

    “你真是够幸运,喏,给你”成源笑着说。

    “谢了-”陈飞飞语气有些调皮,说完扭头就出去了。

    不一会她回来了,在成源面前晃着手机。

    “一个叫方甜的,估计是个小女孩,给你来的短信”陈飞飞的语气有点矫情。

    成源显得有点尴尬,赶紧把手机抢了过去,没有理会陈飞飞。他赶紧打开短信。

    “抱歉啊源,昨天协会聚餐喝了点酒,头有点晕,睡到现在”

    成源显然有些生气,但是他没有带着情绪回短信。

    “嗯嗯嗯,那你再好好休息吧,以后别再喝酒啦”

    就这么编辑好,成源犹豫了一下,还是发了出去。对方就没有再回短信,成源有些失落,也许她真的实在太累了。

    了无生趣的知识灌输,时间反而显得过得很快。只有老于在课堂上的逗趣才能让成源开心得笑一下。课间他喜欢去那个破破的小亭子坐坐,显然他是还没有适应这新的开始。放学的时候又碰见了陈飞飞,俩人互相开开玩笑,在十字路口分开。

    过了些天,班里又来了几个新同学,成源打眼一看,他的死党小凯走了进来。决定复读后,成源就没怎么和朋友联系过,也就只有方甜比较熟悉他的情况。成源赶紧打招呼,俩人热聊起来。小凯不想住宿舍,暂时也没有在学校周围找好住宿的地方,成源让他先跟自己住一段时间,慢慢找找。小凯和成源初中就是同学,互相知根知底。小凯比较能混,而且比较聪明,沾花惹草、打情骂俏、抽烟喝酒之类的都在行。成源老是说让他悠着点,当心把朋友带坏了。说也奇怪,有这么一个死党,抽烟喝酒什么的,成源一样没学会。小凯说成源没趣,活的太拘谨不精彩,太想把生活剧本化,追求的太文艺了。成源只是提醒小凯,下次抽烟一定要去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