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在一旁

    更新时间:2018-03-02 22:30:06本章字数:2290字

    没有乐不乐意,每个节点总是和时间有个不太情愿的照面,荒废处便是情,无意时才显真。

    对于成源来说,一天中最自由的时候就是骑行在路上,这种自由的前提是独行。多了一个同行的人,情怀暂且收起,早上不再对着太阳傻笑,没有了放空身心的自言自语,每天晚上的问候短信也是偷偷地发送。关于感情的事情成源总是喜欢紧紧的隐藏,那怕是自己的哥们儿也无从知晓。小凯对成源的闷骚也是敬让三分,无意深挖,时不时现身说法引导成源开窍,最终也是受不了被正经人讥讽的尴尬。“正经”的无趣,一般可见,也只可见一斑。

    过了不久,小凯找了个女朋友,放学后俩人找了另一条路线,成源还是和陈飞飞伴行一段,然后自己单刷情怀。小凯还真是个刺激,成源有了孤独感。这天,成源和陈飞飞分开后便忍不住打通了方甜的电话。

    “喂,方甜,我是成源,你干嘛呢?”成源压低声音。

    “成源啊,我在回宿舍的路上,刚才去看电影了”声音有些嘈杂。

    “和•••”成源的话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和我出去玩时你也喜欢看电影”

    “哈哈,是嘛,我都忘了,那下次还找你看电影哈”

    “一定一定,让你看个够”成源有点兴奋。

    “看不够啦,我快到站了,先不说了哈,有空再聊,拜拜”

    “拜拜•••”

    短短的几句对白让成源很是兴奋,有空再聊,鬼知道什么时候有空,但是他可以憧憬和方甜并排坐着看电影的场景,情种的意淫属性是个很神奇的存在。小凯从成源后面追了上来,他把女朋友送回家就赶紧往回蹬,在成源到小区前赶上来了。两人相视一笑,很奇妙,却很美好。

    泛黄的灯光还是那么昏暗,不过还是可以影印出俩人心底窄窄的幸福,这个年纪的幸福很容易得到,所以美好的东西很多,对生活的想法也就很多,这些想法最终制造了许许多多的妄想,成源的妄想,小凯的妄想,我们每个人的妄想。

    看书无聊至极,正好周六放假,小凯非得带成源去散心,直接去了他哥们儿开的台球厅。这天碰巧通风扇坏了,整个房间烟雾缭绕,成源不好意思溜号,适应了好一会才在小凯的催促下去挑杆。从国标学起,成源连捅三下,那个白球还是原地打转。笑的小凯前仰后合,赶紧上前指导。成源有些尴尬,动作略显笨拙,一个位置不是很别扭的球他换了好几个姿势,一个蓄势动作,后杆戳在了旁边一个哥们的屁股上。俩人回头一瞧,都笑了,被戳的人是成源的发小刘可。刘可正叼着一支烟,这一笑差点把烟掉出来。成源知道刘可留了两次级,目前正在这个小城的另一个高中读高三,俩人快一个月没联系了。

    “吆喝,成源也会打台球啊,哈哈哈,有没有兴趣单练一局啊?”刘可笑着说

    “看来你是常客啊,这以后得靠你多多指教,单练不敢,再戳你一下倒是可以”成源调侃到。

    “好,行啊你,敢跟我贫了,好久没聊天了,今天晚上去找你哈,给我带着这半包烟,我不方便带家去”刘可边说边递给成源一个烟盒。

    “你这老毛病也不改,净让我陪着抽二手烟,行了,到时候见吧”成源说着边把烟盒装进口袋里。

    小凯也笑了,上前和刘可寒暄几句,两边就各自玩各自的了。刘可和成源是从一个家属院长大的,父母是同事关系。这个刘可从小就满嘴跑火车,他比成源大一岁,小时候经常忽悠人,比如让大家买虎皮裙去他家领金箍棒,让大家买鸟笼去他家领养信鸽,让大家排队在一间柴房门口欣赏一个个用纸团做的鸽子蛋。后来刘可的谎言被家长们识破,家属院的很多小孩儿都疏远了他。成源倒是不在乎这些,反而觉得和他一起侃大山比较带劲,所以这么些年过去了俩人关系还不错。刘可的老爸和哥哥都是烟鬼,他妈管不了了,就希望刘可出淤泥而不染。但是事与愿违,刘可还是偷偷地学会了吸烟,东躲西藏,抽的不算少。后来俩人住在了一个小区,赶上周末刘可就常常来成源家玩,他知道成源父母不在这里住,抽烟方便。

    这天下午,小凯回了家,成源就一直沿着湖边推着车子瞎逛。小城有两个不小的湖,靠南一个靠北一个,环拥着一座寺庙、一个书法艺术馆和一条文化街,算是有特点。成源喜欢沿着靠南边的湖遛弯,他每天上学放学都从这里路过,之前也常带方甜来这里。

    刘可如约而至,自觉靠窗户坐好,成源随手递上一个烟灰缸。他俩聊得的很交心,成源喜欢把闷在心里的感情生活告诉刘可,刘可也是,也许是因为俩人的生活交集不大吧,不会太尴尬。成源会为刘可为了一个女人打架被降级而感到可惜,刘可会为成源因闷骚错过一段美好的感情而感到同情。每次俩人都聊到深夜,等刘可的老妈打麻将回家才收起思路。

    周天要上晚自习,小凯还没回来,按照陈飞飞的短信要求,成源在路上给她捎了一大块地瓜。班主任老于早早地来到了教室查人,小凯等人不幸中招,紧接着又是一堂生动的思想洗脑课,讲到情深意切之处,教室鸦雀无声。其实小凯该多听听,刘可也是。

    快下晚自习时下起了雨,成源发了愁,他没有任何准备,下雨天在这个有点偏僻的复读学校门口打车也不太现实。他瞅着窗外发呆时,有人拍了拍他的后背。

    “成源,成源,有雨衣吗?”陈飞飞小声问道。

    成源回头无奈地摊了摊手。

    “哈哈,我带了”陈飞飞有点兴奋。

    “那你是不是很得意啊?”成源用手遮着嘴回头问。

    “哪有哪有,我是想借给你啦,我待会让我爸爸来接我”陈飞飞说的有点委屈。

    “呀哈,你这么好啊,我明天给你买早饭哈,算是奖励”成源笑着说。

    “好啊,好啊,就这么定了哈”陈飞飞显得有些激动。

    放学后,陈飞飞目送成源带上自己的雨衣消失在雨中,略显担心。成源倒是很享受这种在雨中的感觉,他这种人就是这样,脑子里完全是意向化的的世界。如果有兴致,他可以在风雨中奔跑,在谩骂中微笑,也可以在理性的思考后跌进悬崖。回到家,成源给方甜吐槽了一下糟糕的天气,还是没有说出“我想你”。陈飞飞并没有在门口等他爸爸来接她,而是到她闺蜜小美的宿舍里凑合了一晚上。

    雨中的小城应该是美的,只是天太黑了,你并没有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