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路模糊了

    更新时间:2018-03-02 22:40:36本章字数:2110字

    或许一个有理想的人会因为现实而变得深沉,不值得称赞,这也是十足的平凡。

    整改一实施,紧张的不仅是时间,整个气氛都不一样了。小凯不堪走读的折腾,在学校周围找了房子,这样早上就可以晚起一会了。小凯本来想让成源也搬过去,成源说自己这样折腾习惯了,换了地方会睡不着觉。对于成源,小凯的搬走倒是成全了他,之前老是在心里关着的关于情怀之类的东西,现在终于可以尽情卖弄而不被窥见了。

    第一次跑操的时候,小凯和成源就溜了。俩人都认定老于不会查人,但还是怕被逮,就去了一个位置比较偏僻的厕所里。有逃避跑步想法的不止这俩人,小凯的一个死党老顺和一个哥们早来一步,正在厕所里抽烟。

    其实成源和老顺也是很熟,初中时三个人在一所学校,经常在一起踢球。那时老顺喜欢小凯班里的一个姑娘,托小凯帮忙送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小凯也喜欢那个姑娘,就这样,两人默默地建立起了情敌关系。小凯在中间各种搅和,后来那个女孩儿把这两个人都拒绝了。也不知道在踢完哪一场球后,快累瘫的小凯和老顺躺在草坪上把这件事说开了,弄了点小酒,俩人拜了把兄弟。

    老顺介绍了一下旁边这个叫老闷儿的哥们,老闷儿挺会来事,二话没说就给小凯和成源上烟。小凯接过烟,看了看旁边地成源,成源正在婉拒,老闷儿有点不爽。

    “我旁边这个家伙早就戒烟了”。小凯笑着替成源开脱。

    老顺往回拽老闷儿,并告诉他,成源是一个执着的好孩子。成源有点尴尬,在一旁苦笑,他提议大家去一个比较讲究的地方。

    老闷儿带路,打算去餐厅二楼,二楼的楼梯口被人故意堆放着一些杂物。老闷儿说这个餐厅二楼被遗弃很久了,学生用餐在一楼完全可以搞定,二楼上放的都是些废弃的桌椅板凳。四个人一上去就惊飞了一群麻雀,透过北面那个没玻璃的窗户还可以看到老于正带着同学们跑操,大家对这个地方很是满意,一致决定把这个地儿当作以后的集合点。

    “大家一定要小心鸟屎啊,头上和脚下”老顺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大家。

    二楼的墙壁上图画着很多东西,成源怕老闷儿再给他烟抽,自己悄悄地去看涂鸦了,看得出了神,他在想,会不会有个像桂纶镁一样的女孩儿在这里写下自己关于青春的秘密呢,他总是固执地认为每个人心里都应该有一扇蓝色大门。

    回到教室,陈飞飞给了成源一个大白眼,她告诫成源以后要小心,老于最近心情很差,万一被老于逮住就惨了。成源看陈飞飞累得气喘吁吁的就给她倒了一杯水,满口答应以后要小心,还再三强调小报告不是朋友间应该存在的东西。

    这天上午最后一节是老于的数学课,成源早就拿出笔记来复习,可是老于到教室后简单地交代了几句就匆匆地走了。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是教育局紧急会议打算限制复读生报考名校,有的说是刚下来的复读生高考减分政策,成源满不在乎这些,慢悠悠地整理起自己的数学错题本,开学不到三个月,他已经整理了两本了。

    这天下午晚饭后,成源正无聊地翻看从陈飞飞那里淘来的《美丽英文》,半天没现身的老于突然来到了教室,反应不灵敏的两个同学被收了手机。成源自认为在学习,他也就没有把书收起来,老于也没注意他。

    拿着那两个手机,老于就背手堵着门口站着。几分钟后,老于眼睁睁地看着小凯和几个同学从操场往回跑,他们刚跑到楼道门口时,上课玲响了。

    小凯拿着球先站到了老于眼前,老于堵着门口大家都进不去。沉默了大约十秒钟,老于突然一脚把小凯手中的球踢飞了,飞出的球还把隔壁班的窗户玻璃打碎了。

    已经吓傻的小凯呆呆地站在原地,其他人见状后都后退了几步,但还是没有躲过老于的暴力,有的衣服上印上了脚印,有的眼镜被打飞了。大家都不知道老于这么愤怒的原因,这和之前以说教为主的管理方式行成巨大反差。

    没说几句话的老于只在教室里呆了一会儿就走了,一晚上再没进教室,但是教室出奇的安静。

    这天晚上小凯一直静静地看书,谁也不理。小凯的那个女朋友在课间来找成源,想让他去安慰一下小凯,成源满口答应,但是看了看极度低落的小凯,成源最终还是决定不去打扰他。放学后,成源只是走过去拍了拍小凯的肩膀就回家了。

    成源和陈飞飞在路上又聊起今天的事。陈飞飞对成源不去跑步还是耿耿于怀,又说道了几句。成源紧蹬了几下车子把陈飞飞逼停在马路边上,直到陈飞飞答应不再提这件事并且明天帮忙给他带早饭才肯放行。

    “你永远不会了解男人。’’成源在那个十字路口转弯时对陈飞飞说。

    陈飞飞听到这种莫名其妙的话先是愣了一下。

    “你也永远不会了解女人。’’陈飞飞对着成源的背影大喊到。

    刚到家的成源听到卧室里传来《缘分天空》的音乐声,他赶紧跑过去接通电话,接通前铃声突然停了。通话记录显示方甜的四个未接来电,成源犹豫了一会儿就放下手机去洗刷了,睡觉前也没等到那第五次来电。

    第二天,老于没有现身。

    陈飞飞为了证明成源不了解女人,给他的早饭里多加了些芥末,吃得成源泪流满面。

    跑操时又聚在餐厅二楼的成源小凯他们都对老于的行为感到疑惑。成源想起他和小凯迟到时老于说的那些话,对比昨天的反常举动,他断定老于家里肯定是出了点事。小凯跟抽了风一样在餐厅二楼到处跑着赶麻雀,其他人守着北面那个窗户看生物老师带大家跑操,胖胖的生物老师跑起来也是怪可爱的。

    跑完操回到教室,生物老师宣布他将无限期代理班主任一职,对于老于的情况,他并不清楚。成源开始揪心自己的数学成绩,没了老于,提高就更没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