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8-03-02 11:48:29本章字数:4024字

    野风将软绵绵的蒿草吹的此起彼伏,脚下的地面也在随着蒿草的随意摆动而没有了高度。

    蒿草之下,来来往往的昆虫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蚂蚁还在用头上的两根触角在不停的探索;蚯蚓躺躺歇歇;屎壳郎那双粗壮的后腿踩在粪球上倒着走去,它脑袋所指的方向正是一滩不知道什么时候遗留下来的优质肥料。

    这片杂草乱长的平原上,低矮的山丘将这些吹来吹去的风引导着泼洒在和蒿草一同长大的野草上,这些毫无规律风把野草吹的一摆一摆的,好像是由于自身的特性,那些身形高大的杂草摇摆的幅度却越是狠。

    放眼望去,眼前的这些山丘上好像并没有多少像样的树木,引起注意的反而是拥挤揉挤在一团在枝干下害怕被发现的那一团团黑乎乎的影子,头顶上射穿厚厚云层的日光也继续想让那些黑色的影子消耗殆尽,可还是在一次次的尝试中告诫自己那些物什本就不是什么消耗品。

    四周没有什么过于高大的土丘,也不知道这些像馒头似的鼓包是土丘还是山丘,竟然没有一块裸露之地。灌木丛上匍匐的枝尖随着竖直茎秆而回到地表之下,只有当随风一摆时,才有可能看清被隐没的灰色枝干,细细的、长长的枝干随着地心引力被迫连接到地下那一团毛茸茸的略带潮湿的根系上。

    大该这块土地确实没有什么养分,不然也或多或少的长出一两棵说的过去的参天大树。不知为何,老是被脚下那些探出地标的灌木根系绊个踉跄,仿佛每个部位都是那么的害怕深埋在地底下的黑暗,灌木没有想到过为什么会这样,之下的那些始终长不大的草也更是没有想到过会为什么会这样。

    十几条狗带着五六个人在快速经过这块平原,随之将一块块热热的排泄物遗落在这里,本来就想往上长的低矮小草反而被这些毫无生命之物永远的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在灌木的带领下附近那些庆幸没有掉落在自己身上的草本,摇摆的更加肆无忌惮了。

    群狗拴在一旁兴奋的跳着叫着,可能嗅到了让它们激动的气味,热乎乎狗粮的气味和毫无渊源而掉落的黄色粘稠物混合后所飘向四周的气息让那些满身疲惫,躺在毛毯里一动不动的人们更是觉得狗那莫名奇妙。

    总算有个人一脸不愿的顺手摸到一个土块,眼也不睁得的向狗的方向砸去,随着土块在地上碎成土渣,那些始终不肯停下来的狗,也安静了片刻,之后尽管有的狗还是忍不住叫那么几声,但声音已经明显比原先低了好大一截。

    “你牵着狗去看看,不要走远,如果没什么发现就回来吧。”

    “狗只是随口叫几声,有那么几只狗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休息时,也是在那儿打打闹闹。”

    “叫你去,你就去。哪有那么多的话!”

    只见这个个子不高,身材又有点微胖的人不耐烦的将自己身上刚暖热的毛毯掀开,戴上那顶怎么系都系不紧的破毡帽,小声嘀咕着走到狗群中,牵起那只叫唤最厉害的狗。他是没有想到,刚攥紧手中的绳子,这条狗就猛地向前一窜,把这个还带有一点睡意的微胖男人拉了个趔趄,二者一路小跑着就消失在其余四人的视野中。看见的只有夕阳的红光在高高的灌木摆动下所投射的轮廓,可以勉强的根据一人一狗在蒿草中特有的光影判断出奔向的方向。

    随着空中月亮越来越显眼,那个人却并没有回来的消息,反而剩下的那几条狗又开始乱叫起来。

    “不会出什么事儿吧,狗吵得的那么厉害,你都动手了还敢叫。”其中一个人担心道。

    “都还是注意点吧,这次我也是觉得狗叫的有些蹊跷,大家伙都别睡着啊。”听到那个人担心,这个人也感觉到一些不妙。

    说着,这些人都在自己的工具放在了自己的手边,不过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体力也消耗到了一定程度,并没有谁要说值夜班的计划,只是大家都半睡半醒的躺在各自的毛毯中。

    之前毫无征兆的狗叫声却让其中一个疲惫至极的人一时丢掉了浑身的不适,脑袋里不断地想着:到底附近有什么会让狗始终安静不下来?会想着这种难以描述的犬吠声,这几只狗的叫声中听不出丝毫的规律,更多的是惊恐,可越是回想越觉得是将种种捉摸不定的情绪混杂在一起。

    但愿招来的不是坏消息。

    随着神经的不断紧绷,最终还是被中间晃动的火苗晃到了梦中。原先被驱赶至一角的疲惫暂时撤离了大脑,但还是听不到声音,这些蛰伏在不容易被人察觉的地方的睡意也随着精神的疲惫而逐渐重新占领高地。

    周围的灌木在火光的照耀下,多了一丝温暖。炭火将烧透的炭灰吹至两人多高,与深黑的天空融为一体,火苗上方像是一个通道,天空的墨色将地壳内部的黑色能量从这个通道吸入,在昼时通过白色的光束泼洒到地表。

    之前跟随那个人出去的狗看到了这个通道,在拼劲全力窜向这个方向的同时,也在拼命的张大嘴巴试图去叫一两声。

    “好像有什么声音!”

    听到这句话,躺下的人瞬时拿起身边事先准备好的工具坐了起来。

    “听,好像是狗跑回来的声音,可怎么没有老三的声音啊?”

    “大家都做好准备,别让大意害了自己。”

    说着,每个人都站了起来,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四周看去,一边走到了原先制定的方位。“大意”两个字,确实让他们学到了不少的经验,这次出来要不是彼此的互相依靠,现在早就没有他们几个了。

    不过,等来的也就只有一条狗。

    老大半跪着仔细的检查狗的各个部位,很明显,在炭火忽亮忽暗的照射下,站在其他位置的那几个人都看到狗的嘴一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着,导致狗想叫却叫不出声来。

    “三哥呢?怎么不见他人影?”

    个子最高的老四,踮起脚朝狗跑过来的方向费力的搜寻着人影。但看到的却也只有随着虫鸣而起伏的灌木丛和东摇西摆的蒿草。

    “恐怕,老三是回不来了。”老大一只手盖住了狗的双眼,说道。

    老三的消失,为他们四个人短暂的休息的确争取了不少的时间。老大看着扭曲的下半鄂想了想:这个地方很有可能不是一个休息的地方,现在能撤就先撤,天亮了在做找老三的打算。

    “我们都还不了解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就算现在开始行动也未必能有所收获。我们先重新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明天天一亮再商量对策。老三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蹦出,一刀刺穿了这条狗的心脏。

    “你们先收拾东西,老四去抛个坑。找一个四周蒿草丛少的,视野好的地方,我随后就到。”

    老大说着就把这条狗的下半鄂硬生生的给掰了回去。

    早上第一束光刚照到他身上,他就睁开了眼睛。扭过头发现附近的那三个人也都睡醒了,昨晚死去的那只狗让他们睡得都不是那么安稳。剩余的几只狗在经过一晚上的活动之后也慵懒的伸了伸腰。

    “谁去找老三去?反正肯定是要去的。”老大吃着刚从背包里拿出来的干粮,打破了不该有的沉默。“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那个方向,多带上几条狗,别一个人去了,两个人一块去吧。”大家都顺着老大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正是太阳升起的方向。

    “大哥,咱们四个人都去吧,大家要去一起去!”老五说到,“不能···”之后的话被老大的眼神硬生生的给堵了回去。

    “我和老五一块去吧,老五,你说呢?”老二说道。

    来不及老五说什么,老大就抢先替老五答应了下来:“好,那你和老五赶紧收拾收拾,好好的吃一顿,就去吧。”

    老五也没有什么办法,将早饭一口全部塞进了嘴里,两三下就收拾得当了。

    看着那三个人在长寂中吃完了简单的早饭,老五站了起来向准备要去的那个方向望了望,没多久老二也收拾完毕,这两个人便拿好趁手的工具回头打了声招呼后向东边走去。

    “二哥,要不咱俩也别去找三哥了,赶紧去找一个适合长时间居住的地方得了。二哥!二哥?”他们走了有十几分钟,老五往后看了看确定老大和老四已经看不见他们后,说道。

    “咱们还是去找找,我觉得从昨天晚上那条狗回来的样子根本说明不了老三是死是活,或许碰到的东西只是让狗害怕,还不知道老三昨晚到底出现了什么情况。”

    听到老二所说的话,老五也觉得没有什么继续坚持的理由,只好说道:“也好,毕竟兄弟一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咱们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做最好的准备。”

    “怎么这么说,不吉利。”老二边走边说着:“也不知道大哥之后有什么计划,他和老四之后也不知道会去哪儿。”

    “我们先做好自己的吧,他肯定想到了一些咱们没想到的。不然大哥也不会替我应了你的计划,不过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就算我不同意又能怎样?”不知道老五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两个人一步一脚的向前走着,心里想赶快确定老三的死活,但又害怕自己一去不复返,本来感觉没有多长的路,现在一直走了两三个小时还是没有发现一丝可疑之处。

    “咱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这么久如果方向没有走错的话也早就应该到了。三哥的人影找也找不见,不会一点都不剩的消失了吧,如果是那样的话,咱们可就难办了。”老五停下来看了看四周,怀疑道。

    老二没有说话,走到附近一个稍微比较高的地方,探出高高的灌木丛,试图确定他们行驶的方向有没有偏离。不过能让他做参照物的就只有早上起来点的那堆火冒出的黑烟,判断出晚上第一次休息的地方,再确定他们两个人走的方向到底有没有出错。

    “咱们还是再仔细的找找看,我估计应该就在这附近。”没多一会,老二回到老五跟前说道。

    二人又开始在灌木丛里艰难的寻找着。

    又找了半个小时左右,突然听见前方有人的叫声,那一身极为短促的声音,让他们首先觉得好像是老四他们。

    “是不是在咱们走之后,大哥他们也去找了?”老五问道,“要不要过去看看?”

    “有这个可能,听这个声音应该是他们找见老三了。”老二说道,“咱们顺着声音过去看看。”

    说着,老五边跑边向那个方向喊了几声“我们来了!”可十分钟之后,声音却在耳边像是被风溶化在空气中,只剩下了草丛中的虫鸣与风声,两人的脚步逐渐慢了下来,开始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不过他们二人还是默契的在各自的四周搜寻,两个人搜寻的距离远却不至于听不到彼此搜寻所发出的声音。

    “二哥,你快过来看!”

    老二闻讯三步并作两步,只见老五站在一块十米见方、寸草不生的土地旁,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中间那个深不见底的坑。

    只见这个直径两米多米长的黑洞,截面光滑如镜,像是刀片快速地切下来一样,更令人纳闷的是附近并没有积土堆,四周没有一丝突兀的迹象,好像这些土被压入地下,可这个不见底的深洞中压得再紧实也不可能压得看不见底呀。

    老二小心翼翼的往这个洞口靠了靠,想要看清下面到底是什么。不过却被身后的老五死死的拽住,不让他继续往前走。

    “二哥,别往前走了。要是你掉进去,我一个人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老五说道,“二哥,你说大哥和四哥是不是已经到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