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一

    更新时间:2018-05-26 15:00:00本章字数:3470字

    奇怪的是童晓谨并没有说什么,眼前的克明达也并未对他们做出什么奇怪的反应,甚至就根本没有什么反应,一如既往的“长”,等到他“长”到最后一截时,感觉这个人慢慢站了起来,仿佛是两个阶段,但这两个阶段的分界又不是那么的清晰明确。

    李慎赜和杨哥本来还计划对这个没有丝毫回应的人做出一些回应,却在这时被童晓谨拦住了:“你们先别说话,他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你们全都错了,之前的一切一切都是骗你们的。你们总是以为自己能够逃出去,你们看看那些睡在这些容器里的人,去问问他们,看你们到底能不能出得去?”眼前的克明达坐在单人床上,翘起二郎腿对他们说道,仿佛一个超脱于天上地下存在的人,正在给他们指出一个方向、一条道路,但这条道路却不是他们想要走下去的道路,恰恰是他们最不愿意想要走的路。

    “你说这里都是骗我们的,那你是不是骗我们的呢?你这话本身自己就经不起考虑,克明达,你赶紧过来,老老实实的和我们一起下去,我们还等着你给我们探路呢?”李慎赜还以为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之前的克明达,说着就要走上去将这个人拉过来。

    “李哥,别过去!”杨哥睁大眼睛,将李慎赜叫了回来。

    李慎赜先是扭过头,盯着杨哥,用嘴唇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杨哥将自己的目光转向了眼前这个人的脚下,李慎赜这才顺着杨哥的眼神看了看。这一看,便对自己之前所说的那些话产生了悔意,低着头不好意思的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眼前坐的这个人,看着虽然是克明达本人,但这种出场方式却早早的否定了“他是克明达这个人”的命题。这个人脚底下的什么东西让杨哥和李慎赜两个人都产生畏惧呢?童晓谨虽然在这个地方工作了一段时间,但她对她所看到的东西存在着这个疑问。

    “这难道不是克明达吗?你们怎么突然都变的这么畏畏缩缩?”童晓谨向旁边一直低着头的杨哥问道。

    “你先别说话,等这个人走了,我在好好给你说。”杨哥紧张的将眼球移向童晓谨,说道。

    “我就先不说其他有的没的了。你们三人现在都已经被人骗了,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你们也根本不知道你们自己究竟要去什么地方。外面的地方真的有你们口中所说的那么好吗?真的有你们所见的那般美丽吗?走在你们之前的老二、老五,我已经对他们问了相同的问题,可惜他们不听,口口声声的对我说要见他们哪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兄弟,如他们所愿。”说到这儿,眼前的这个人突然站起身来,走到李慎赜和杨哥面前继续说道:“他们迟早会在我这儿见面的,哼哼。你们和我之间是不是这样,还得是看你们的选择,我是一个只呈现后果的人。”

    听到这些话,李慎赜与杨哥更是连动都不敢动,杨哥生怕童晓谨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来,本来想及时的提醒一番,可就是没有一个机会,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个人,没想到这个人所说的话不给他一点反应的机会。

    什么担心什么来。

    杨哥和李慎赜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没经历过的小娃娃。

    童晓谨在他说完话之后,盯着他问道:“你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我怎么感觉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见不见面,什么要去什么地方?再说了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我听着怎么老是感觉别别扭扭的。”

    这个人听完童晓谨的这番话,嘴角微微向上翘了一下。走到了童晓谨身旁,话还没说就先用自己的胳膊钩住在了童晓谨的脖子上,童晓谨看着这个人本身就有一些反感,心想怎么把这个胳膊弄下来,可试了好几次都没弄下来,自己好像被什么说不来的东西束缚住了。想求助旁边的那两个人,可看了看那两个人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头也不抬一直那么低着,看来他俩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这个人也没有看着他们三个,好想对他们都挺放心的,就是钩童晓谨脖子时看了一眼,之后都一直在看其他地方。

    就这样童晓谨被莫名其妙的带到了杨哥和李慎赜的身后,这个人说道:“我知道你这是和我第一次见面,第一次我也不说其他的,你刚刚也看到那两个人对我的样子了。”“克明达”扭过头瞥了童晓谨一眼,接着说道:“但我可不是第一次知道你,我知道你之前是在上面工作,之后因为那个叫杨什么的被调了下来,这才碰到了那个李慎赜。”

    童晓谨听到了这些想说些什么,可还是被“克明达”堵了回去。

    “你先别说话,先听我说。我还知道你在下面那几层时,晕了过去,现在可以这样说我不仅知道你为什么会晕过去,而且还知道你晕过去之后,那两个人和我,就是现在的这个人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你想不想知道?”这个人对童晓谨说道。

    童晓谨盯住了眼前的这个人,“克明达”说完话也是一动不动,这时童晓谨仿佛从眼前的克明达身上看到了与之前的那个克明达身上一些根本没有的东西,她自己也想:对于这个人嘴里的话也不存在什么可信不可信了。

    “我想知道怎么样,不想知道又如何?”童晓谨不知怎么嘴里就冒出这么一句话来,明明自己已经被说服的体体贴贴了,可还是这么说到,可一听到自己说出这句话来,才睁大了眼睛绷紧了嘴巴。

    “哼哼。”“克明达”抿着嘴巴笑了两声,接着说道:“如果你知道这些事儿的话,会少走好长的冤枉路,他们也会跟着你少走冤枉路。想想当初你们四个人碰到一个破烂的显示器,就被上面播放着的那一遍又一遍的东西,搞的人心惶惶,你就不想知道还有多少类似那样的东西出现?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在往上走的路上还有比那个显示器更加难缠的东西等着你们,当然如果你们坚持往上走的话。”

    “克明达”说完,这才放下了胳膊。好像说了这些话耗费了他大量体力,浑身乏力的扭过身子靠在了背后的墙壁上,但却不见身上有任何的汗迹出现。

    “怎么,你是要继续上去,还是?”这个人问道。

    说来也怪,自从这个人和童晓谨没有接触后,童晓谨立马感觉之前的那种束缚自己,怎么挣脱也挣脱不掉,像绳索一般的东西消失了。童晓谨伸了伸腰,听到自己脊柱响了两三下,但并没有直接对“克明达”说什么,反而扭过头对站在后面的那两个人说道:“你们先过来吧,三个人共同的行程总不能让我一个人说了算。”

    杨哥和李慎赜在童晓谨叫他们俩之前一直都安安稳稳的站着,突然听到童晓谨的声音,还以为“克明达”已经走了,这才急忙扭了扭酸痛的头,转过头来看,没有想到“克明达”还在这儿,只不过是靠在了墙上,一惊两人又低下头,好像等待着这个人的命令。

    “克明达”看到童晓谨这么叫他们俩,想了想也没有什么意见,对他们两个人说:“你们过来吧,童晓谨让你们过来就不要再看我的眼色了。”

    这句话说完,这两个人才唯唯诺诺的一点点挪了过来。

    李慎赜低声问童晓谨:“晓谨,怎么了?有什么事儿,你和这位商量就好了,我们两就听你们商量的结果。”

    说罢,看了看站在旁边的杨哥,杨哥没有说话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

    “你们何必这么怕他?慎赜,之前我也没见到过你这样子呀?”童晓谨看到眼前的这个李慎赜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心想这个人到底对他有什么影响?

    “晓谨,我看还是你和这位先生商量吧,我么两个就不参与了。”李慎赜再次推脱道。

    童晓谨看不惯李慎赜这个样子,李慎赜越这么说她反而越想让李慎赜与杨哥参与到他们的商量中来。

    这次童晓谨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克明达”,直接说道:“如果你想让我好好的告诉你我的选择,那最好让这两位加入到我们两个人中来,要不我可不管你是谁。我们走我们的,你走你的。”

    “晓谨,这就是你冤枉我了。从我出现到现在,你见到我对他们两人怎样了?我好像连一句话都没有和他们说,你怎么把他俩不配合你怪罪到我的头上?”说完便看了这两个人一眼。

    “对呀对呀,我们不怪这位先生的事儿。晓谨,如果你非得让我们两个人参加,我们就按照你说的来。”杨哥急急忙忙的说道。

    “好,那我就给你们说说我个人的想法,之后你们也得说说你们的。”童晓谨知道他们三个人里还有猫腻,但现在还没有说出来,她非要看看到底能憋到什么时候。

    “我个人觉得,咱们先抛开之后的路怎么走,是继续往上上,还是离开这个黑柱子,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我现在最大的疑问就是你这个人是怎么出现的,为什么他们两人一看见你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童晓谨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索性想到哪儿就问到哪儿。

    “小妹妹,你知道我为什么靠在这儿吗?想必你也看到了我额头上的这些汗珠。”眼前的“克明达”说话一喘一喘的,额头上也开始冒出一些汗粒,好像体力透支的更厉害了,接着说道:“这些都是有原因的,但有些事儿就像这些汗珠一样,等你把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儿弄得清楚后,你反而浪费了那些能让你知道和你有紧密关系的那些问题的机会。你问我为什么这两个人见了我会这样,不过我现在劝你在我消失之后,你再问他们这个问题。”

    说完这些话,这个人靠都靠的不那么稳固了。干脆坐在了地上,李慎赜与杨哥二人,也紧随着坐在了地上,不过依然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

    “怎么?你还站着?”这个人对童晓谨说道。

    童晓谨看了看,也顶着一百个不愿意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