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三

    更新时间:2018-05-28 15:00:00本章字数:3685字

    他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与童晓谨分为两路,记得之前他们俩带着老五、老二一起出发时的场景,虽然老五与老二与他只是一面之缘,但毕竟晓谨在这个团队里,有了她仿佛一切都变的有了一些意义,他此时看到了晓谨眼中的不舍,他想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与他不说一声的就离他而去?不是说好的要一起出去吗?他想问她那个人到底对她说了些什么?如果当时知道现在会这样,他拼死也要赶走那个人。他想问她眼中的那种不舍到底是为什么?但心中顿时冒出的那一个个问题,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化作了眼中的两滴泪,随着童晓谨的飘落而飘落。

    这两滴泪在空中变幻着形状,但却没有分离的太远,一直都是两滴,这两滴泪好像对彼此有着恰到好处的引力与斥力,始终维持在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中围着彼此转来转去。最后两滴泪还是砸在了童晓谨的脸上,将童晓谨心中随时会炸裂开的声音激发,但一切都随着二者距离的拉长而沉默。

    杨哥绷着身子矗在了这条木板的另一侧,手中攥着和李慎赜连着的绳子,低着头从木板下方看到了童晓谨逐渐掉落的身影,心里也嘀咕着:这个童晓谨到底想干什么?他不知道这一出是不是原先和李慎赜商量好的,想了无数种可能:是不是当初克明达所说的那样,现在的童晓谨早已不是他当初所见到的那个童晓谨?或者是后来的这个“克明达”对童晓谨说了些他们两人没有听到的东西?

    正在杨哥想到细处,手中的绳子突然松了一些,他的身子猛的向后倒去,这才缓过神来发觉眼前的李慎赜爬了起来,正在慢慢的扭过头。杨哥在想事儿时被李慎赜这突然的一吓,心中总是有些不快,但逐渐转过身的李慎赜让他觉得这件事儿没有那么简单,远远不是童晓谨不小心掉下去这么简单,所以也就没说什么,心想先看看这个李慎赜要准备做什么,见机行事,要是自己先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出来可不是什么好事。

    杨哥一边看着李慎赜的一举一动,自己开始往比较安全的地方慢慢移动,原本他们三人所在的位置距离对岸也就剩下三五米,要是这个李慎赜再做出什么傻事儿。哦,对了他们两个人的腰上还系着绳子,杨哥这时才意识到,可不能让李慎赜做出傻事儿,把自己搭进去。这要是掉下去,摔不死还不如摔死呢,这么深。自己好不容易爬到这个高度,虽说还不知道还要往上爬多长时间,可总比从这底下爬上来要好很多。不行,得先把这个绳子解开。

    杨哥除了留意李慎赜的行动外,开始动手摸腰里的那股绳子,因为眼神一直放在李慎赜身上,刚开始只是用手摸,两只手顺着视野中的绳子先是摸到了自己的腰上的绳子,又顺着围在腰上的一圈圈绳子摸来摸去,第一遍没有摸到,第二遍还是没有摸到。杨哥心中有些急躁:怎么会没有呢?我明明亲手绑上的呀?别着急,第三遍慢点摸,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摸一遍。

    杨哥的两个手,左手跟着右手,摸完了右侧腰,没有。嗯,右边没有那肯定是在左边,想毕紧接着右手又跟着左手,去摸左侧要,万万没想到还是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杨哥开始怀疑自己的双手了,心想着李慎赜一直也没有什么大的动作,看来也不会有什么响动了,我干脆看一眼,我不管怎么乱扫一眼肯定能找到身上的那个结儿。就这样,杨哥慢慢低着头,刚开始眼睛还是一直放在李慎赜身上,眼睛就快翻成白眼时,这才猛地往下去看自己腰上的那一圈绳子。

    “别找了,咱们先过去吧。”

    这一嗓子将突然低下头的杨哥吓了一跳,不仅没有看个大概,还吓出了一后背的冷汗。

    “嗯?”杨哥下意识里应了一声。

    “咱们先过去吧,在这儿商量也不是个事儿。毕竟现在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你放心我是不会做你担心的那种事儿的。”李慎赜用手抹了抹眼睛说道。

    杨哥发现此时的李慎赜虽然外表看着没有什么变化,但他内心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杨哥尴尬的拿开了放在绳子上的那双手,生硬的答应了一声:“奥。”

    但杨哥还是没有动,心想要走你先走,我可不愿走在你前面。

    李慎赜站了两三秒,见杨哥没有什么动静,低着头干笑了两声背着两只手往前走去,走的潇洒、走的轻松,走的心无所惧。

    杨哥被平衡性推到了木板中间,跟在了后面。

    最后的那几步走的格外安静,也格外的迅速。

    “你知道为什么童晓谨要跳下去吗?”李慎赜一边解着腰上的绳子,一边问道。

    杨哥没有想到李慎赜会问他这个问题,想了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他现在最看重的李慎赜接下来的一举一动,他完全不知道李慎赜会对他的反应做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来。

    “我想你也不知道,现在就剩下咱们两个人了。”李慎赜将绳子扔到了一边,接着说道:“这个地方我觉得不能久待,自从我来到这儿一直碰到或大或小的事情,从最先开始的四个人,再到三个人,最后现在只剩下了两个人。我看出去也没有多大的希望了,你如果想出去你就出去吧,从我有记忆开始,这里就是我的全部,现在晓谨也下去了,我现在也不想再出去了,你要走你就走吧,你看我这里有什么是你需要的你就拿走,不用担心我,我在这儿是不会遭罪的。”

    说道这里,李慎赜走到边上,看了看童晓谨掉下去的那个深洞,回过头瞅了杨哥一眼。

    杨哥这才听出来,敢情这小子是要准备跳下去呀。

    “你,这是要?”杨哥还是想确认一下。

    “是的,晓谨已经跳了下去,我想她已经在下面等着我了。”李慎赜的话头压着杨哥所说的最后一个字。

    杨哥觉得大事不妙,本来在碰到童晓谨和李慎赜时,觉得会有一点希望这才让当时跟着他的那两个人不要跟着他,没想到跟着这两人落下这么一个下场,早知道当时就让那两个人跟着自己了,反正自己对那两个人也不错。可现在去后悔也没有什么用,已经走到这儿了,想好当下怎么办才能改善现在的处境。

    杨哥决定试一试,但不能让李慎赜发现他的目的是让他留下来,想了想这才说道:“我知道你是不愿意离开童晓谨,你也敢肯定童晓谨也离不开你,但就目前来看,你难道没有发现自从克明达先走到上层,随后出现那个人,直到最后晓谨掉落下去这几件事儿很是奇怪吗?”杨哥并没有说童晓谨是自己跳下去的,而是说“掉落”下去的。

    李慎赜在听到杨哥说道“童晓谨”三个字儿时,身体颤了一下。

    杨哥恰恰发现了这个极其微小的动作,发现这是个好苗头。

    “在我看来,在晓谨身上发生的这一系列事件,是真是假都很难确定。假如你现在就直接慷慨了,我也能理解,但我劝你这并不是最好的办法。”杨哥说道。

    “你难道怀疑这些事情的真假性?”李慎赜指着脚下的深坑,扭过头吼道。

    杨哥走到李慎赜面前,将指往深坑的那个手臂拉了回来,说道:“那我问你,克明达走到上面那层为什么会那样?晓谨和那个人他们俩之间到底说了什么,你可不知道我当初是怎么走到这儿的,你更是不知道我又是怎么碰到你们的。”

    “你的那些事儿和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在我看来,这里的仓库并不想我之前所见的那些仓库一样。你可知道这里的仓库是做什么用的吗?我现在才开始逐渐有了一些发现。”

    “你就别买关子了,你要说你就一口气说完,你这话说的还不如不说。”

    “这里的仓库,你看着是一层一层的,一片一片的。实际上根本不是你所见到的那样。咱们之前看到的那个显示器,本身出现的就不合时宜,你想想本来这里每层都有详细的规划范围,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显示器?而且显示器中的那件事儿,就是在对我们说整个事件的起始。在我将那个显示器处理掉的时候,发现那其实是在警告我们,正是因为咱们都不在乎这件事儿,才出现后来的克明达事件。”

    “你这样怎么解释的通?当时就算对我们的警告,而且没有什么用,那为什么会一个一个的消灭我们呢?”

    “你先说说,在咱们看那个显示器时,你说其实那个房间除了你们四个人之外还有一个人,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我和克明达都看不见呢?而且你和晓谨也看不到?我认为,自从你们被那些你不认识而且还带面具的人搬过来时,就已经是在别人给我们设计的一个地方了,看似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进行着,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们难道不是这样吗?之前我一个人出去的那十几次、几十次都没有碰到过这样呀?”

    “那我问你,你之前的那几次都带老五和老二这两个人吗?”

    “肯定没有啊,难道这些都是你们几个人来到这个地方后,才开始有这些变动的?”

    “咱们先不去考虑是不是这样,目前最主要的是咱们两个该怎么出去,毕竟你还想再见到晓谨,我们还要再次去找到老五和老二,根据他们所说的情况才能更加合理的判断出这里的状况到底是什么回事儿。”

    杨哥的这番话确实让李慎赜的想法有了一些动摇,毕竟还能再次与晓谨见面,只要能找到晓谨与杨哥嘴里的那两个非常重要的人,他想了想对杨哥说道:“那你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杨哥看了看刚刚还在脚底下的那块长之又长、窄之又窄的木板,说道:“既然咱们都已经走了过来,我看就接着往前走吧。”话毕,杨哥的嘴唇又颤了颤,还想说一些有关童晓谨的话,但想了想还是算了,这才又向木板延伸的方向看过去,接着说道:“前面应该有一扇门,那个人说的那些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只要走出这个仓库,之后应该就有希望。”

    “你一会儿一句应该、一会儿一个应该,如果不是你应该的那样,到底图什么?”李慎赜刚刚被杨哥浇起的希望,顿时又被杨哥的种种不确定泼了个冰凉。

    “你现在还想让我给你保证?可别忘了咱们现在还在人家的地盘,你想想曾经设计这个仓库的克明达都死得不明不白,你还想怎么样?”杨哥斥责道,说道:“当初我和我的那帮弟兄毫无征兆的来到这个地儿时,还不是凭着一点一点的希望走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