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六

    更新时间:2018-05-31 15:00:00本章字数:2551字

    “你说有什么好的办法吧,我现在也懒得想了。”杨哥索性将身后的背包放了下来,看着李慎赜说道。

    “杨哥,咱们先坐下来好好商量之后要怎么做,至少咱们不能让那帮人那么轻松。”李慎赜也将手中提着的背包放在了地上。

    二人在一排排的容器中盘起腿商量了起来。

    李慎赜靠在一个容器上说道:“我之前和老二他们进过这些容器中,虽然我不敢保证对这些容器有多少了解,但我对这容器之下的结构或多或少有些熟悉。”

    “哦?你们之前进来过这里?”

    “哎,想当初我们也没有进来的想法,还不是被逼无奈。”

    “难不成当时有谁陷在这些容器中了?”

    “你可真是说对了,当初刚进来这座仓库时,我们是破墙而入,为了不让别人发觉,就把当时撞掉的一些墙体残渣塞进了一个空着的容器中,当时就是老五和老二两个人做的那件事儿,中间还有一大推琐事,我就不说了,重点是最后由于某种原因,老二进到那个容器后不知为什么,就再也没有出来。”

    “那为什么你们对我说老二和老五还有那个谁在黑柱子里,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哦,对对对。那是因为老二突然出现在了两层仓库的中间,也就是咱们现在所踩的这个地板里。记得当时我将这些地板撬开,发现里面不是实心,而是好多的管道,有硬的又软的,有透明的有不透明的,在那之前我完全没有想到脚底下会有这么一番天地,其实不是我先进去的,当时是谁先下去的我也记不清了,反正我下去后发现老二还在里面躺着,一动不动好像是晕过去了,身上粘着一些黏黏的东西。之后回到柱子里,黄涣才给我介绍了这些地板中间的那层空间。”

    “那这些空间为什么要做那么宽?放那些管道是做什么用的?里面的管道到底有多少?那些空间是为了维修方便?”

    “这些都是原因,但并不是最主要的。其实最初修建这个仓库时,人为参与的只占很少的一部分,大部分都只是稍微的修缮。主体的形状都是自然形成的。”

    “自然形成的?不可能!”

    “杨哥,你先听我说。我刚开始听黄涣这么给我说,我也是不能理解,但之后想想,确实是这样。”

    杨哥伸手摸了摸脚下的一块块石板,还是不能相信脚下的、四周的这些都是自然形成的。

    “杨哥,你想想克明达,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这里的设计者,但为什么对这里并不是完全的了解?为什么他对这里的了解程度并不是咱们想象中的那么健全?”

    “克明达是被咱们强性拉进来的,肯定对这里的内容有所保守,更可况咱们还那样对他,这还不好解释?”

    “杨哥,你就别瞒我了。你们俩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他都那样了,你还计划瞒我到什么时候?现在咱们俩只有将心比心的将各自所知道的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才有可能出去。”李慎赜突然开始严肃了起来,杨哥也被李慎赜的突然变化搞得摸不着头脑,心想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了?当初是不是就应该让他跟着童晓谨掉下去?

    杨哥没有说话。

    李慎赜接着说道:“如果想出去的话。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先找一个地方安安静静的休息一会,恢复精力,为下一步的行动做充分的准备。”李慎赜说罢,敲了敲脚下的石板,看向杨哥。

    “听你的意思是,咱们掘开脚底下的石板,躲到下面?”

    “嗯,我是这个意思。”

    杨哥踩了踩脚下的,发觉没有要坍塌下去的迹象,又使劲的跺了几下,说道:“这怎么下的去?跟前又没什么工具,难不成你想用背包里的那些吃的把这石板干的裂出缝来,抠下去?”

    “杨哥,你这话说的我都没法跟你说了。我是有点不正常,但好歹是在正常范围里不正常,好吧。”

    “得,算我说错了。那你说,你作为正常范围里的不正常能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我听听。”

    李慎赜将胳膊上的袖子往上撸了撸,脸凑到杨哥跟前,把杨哥吓得往后退了一退:“你说就说,干嘛突然靠过来。”

    “杨哥,我说了之后你不要显得太过于惊讶。”

    “你就说吧,刚刚我已经把我惊讶的表情用完了,你放心我是不会再短时间内再次惊讶了。”

    杨哥说了这话之后,李慎赜开始摆开一副认真的架势,说道:“要我说呀,咱们就到刚刚跑过来的地方,那儿指定有一些地板被撞的出现损伤,应该咱能在那儿找到合适的。再说,那些人肯定以为咱们不会回去,这样对我们又安全了一些,到时候休息也能好好的休息一会了。”

    “什么,你计划再回去?”李慎赜的话让杨哥刚稳定下来的心脏又狂跳了起来,想了想,接着说道:“万一呢?万一那个地方没有找到合适的呢?万一当时想害死咱们的那些人还在那儿呢?你说的这些话太不确定了。我看还是另谋打算吧。”

    “另谋打算?杨哥,我直接问你,你现在有什么好的办法吗?这么大的一片,想走出去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么简单。”李慎赜说着就站了起来,摸了摸身旁的玻璃容器,转过头看着杨哥,说道:“难不成你也想躺在这里面?你可知道我之前在这下面发现的老二身上那黏黏的东西是什么?现在只有咱们主动下去,才不会让别人主动的把咱们塞进这里面!”李慎赜说着就狠狠的拍了拍身旁的玻璃容器。

    杨哥听了这些话后,也站了起来,看了看远处连绵不绝的玻璃容器,目光最后又回到身旁最近的一个玻璃容器上,往近一看,里面装着一个人,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只是闭着眼睛,因为玻璃容器上只有脸上的那部分玻璃是透明的,因此也只能看到脸的那一部分。杨哥心想:简直就是一个棺材呀!

    “怎么?你知道这些玻璃容器是做什么的?这里面的人到底是活着还是早已死了?”

    杨哥眼睛一直盯着玻璃容器里的那副人脸。

    “哼,如果是死了的话,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不过我看这些人离死也不远了。”李慎赜反而对这些东西完全不屑一顾,说道:“杨哥,你看怎么办?就按照我说的来,要不你说说您有什么高招?”

    “按照你说的来,我也想清楚了,对于这个仓库,我没有你进来的早。对于这个地下自然形成的地方,我更是没有你进来的早,有什么资格和你在这儿说这说那。就按照你所计划的来吧。”杨哥低着头,之后就拿起了仍在地上的背包。

    “好,既然杨哥这么说了,那咱们就开始抓紧时间行动。”李慎赜说着,便背起了地上的背包,扭头往刚才跑过来的方向走去。

    杨哥紧随其后,一边走一边看着甩在身后的那些玻璃容器,一张张的脸也被甩在了后面,他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不知道李慎赜所说的那句“离死不远了”是什么意思,他害怕这些东西之后的答案。是不是当初那些跟随他下来的兄弟已经被塞进了这些玻璃容器中?会不会那些兄弟已经从这些玻璃容器中扔了出来?杨哥不知道,看到这些想到那些,他感到自己一个人的无力,但还是得走出去,就算答案把自己砸的血骨难寻,还是要找到这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