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舅与女学生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8-03-13 23:35:41本章字数:2929字

    梓城由北向南只有一条街,东西横跨不足二百米,并由七道城门把守着。梓城位于涪江中游,它的兴旺与繁荣得益于涪江水系。晚清至民国,随着水上交通枢纽地位的确立,新码头成为水上货运的商品集散地。车路口一带也日渐兴旺起来。老城区开始向东扩建。每天,停靠在新码头的货船有三四百只,有从三台、绵阳顺流而来的,也有自遂宁、潼南、铜梁逆水而上的。货船依据货号种类停泊有序,并按货物分为十大帮,即米帮、纸帮、水果生姜帮、揽载帮、杂货帮、盐帮、油帮、炭帮、锅碗帮、原木帮。从水府宫沙湾起依次而下,保证了物品进出装卸有条不紊。夏家的“协和昌”位于正中街,商号的面积不大,但通前置后,算起来也不小。协和昌经营纸品,以批发为主,总共有十多个品种,主要是草纸和各种文具用纸,也叫作白纸铺。所谓的白纸铺顾名思义就是没有颜色的纸。红纸铺则是剪纸、雕花、请帖等喜事用纸。总的来说,白纸的用途更为广泛一些。比如草纸的需求量是最大的,它可以用来祭奠故去的亲人,吃水烟的人也用它来搓火捻子。文具用纸有画画写字的宣纸、信笺、公文用纸等等。协和昌的纸品是从铜梁的安居镇过来的,主要批发给上游的三台、绵阳江油以及周边的场镇。

    从省城返回梓城需要三到四天的时间。二舅一路车马劳顿,终于,在一个阴雨绵绵的傍晚,回到了阔别一年多的家乡。看到熟悉的街巷,二舅沮丧落魄的心情才慢慢恢复过来。不几日,二舅便从省城的失意中走了出来。闲暇时,二舅又开始与一帮茶友在狮子楼海阔天空地神吹。二舅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讲他在省城的所见所闻。省城的女子剪着短发穿着旗袍风风火火地穿梭于男人的世界里,与男人一道并肩作战。省城的女学生们则个个唇红齿白。她们优雅地看书、散步,有时对着天上的星星发呆……二舅讲述这些时,故意省略了自己落荒而逃的窘相。

    外婆知道后,对二舅就是一阵数落:你一天到晚东游西荡的,不到店里去帮忙,到处去显摆啥子?到省城见了世面又能怎样,能当饭吃吗?日子要一天一天地过,事情要一件一件地去做,跟你说了多少回,进士第之后,要学会含蓄一点,你瞎吹什么呢?原来指望你在省城谋个差事,像你大哥一样有出息,看来指望不上了。现在回来了,也罢,但你总得干一点正经事。你看,你也不小了,应该懂事了,要不然,将来怎么成家立业?

    外婆数落人从来都是有理有节的,从不带脏字,一直要说得你无地自容满面羞愧,让你无法辩解。二舅自然知道外婆的脾气,不敢作答,低着头斯文地吃饭。四舅倒是三下两下地吃完饭放下碗筷,对外婆说:妈,我还要到新码头去看一下货船到了没有,我就先走了。如果到了,还要喊人把货物搬到店里来。说完,便起身离开了饭厅,

    外婆说:老四,你等等 ,让你二哥跟你一块去,也让他学学生意上的事。

    四舅说:算了,“二先人”还是回屋去研究他的新思想,别到码头上来给我添乱了。

    “二先人”是四舅对二舅的戏谑。二舅的弟弟四舅叫夏文炳,只读了几年旧学,十四岁就跟着幺叔即我幺外公出去跑生意。我外公去世得早,家里的生意全由幺外公帮忙打理着。二舅成年了,本应该由长兄的他担当起家庭的重任,但幺外公发现,二舅读书读呆了,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后来,幺外公发现四舅文炳聪明,会精打细算,又能吃苦,是块做生意的料,于是,十四岁的四舅就跟着幺外公一道跑中坝,上成都,下铜梁,挑起了养家糊口的重任。相比弟弟和妹妹六小姐,二舅是姊妹三人中书念得最多的,但二舅却少了一根筋,任何事情都喜欢认死理。

    二舅就读的国立梓中没有女学生,全是清一色的男生。在梓城这样封闭的小地方,女孩子能念几年私塾就相当不错了。二舅的妹妹六小姐从七岁时开始念私塾,念到二舅从省城归来时,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私塾班里的女孩子年龄大小不一。十几个女孩子由一个老先生教授。二舅在心里把妹妹班上的女生都进行了一番梳理,所有的女孩子都不能养二舅的眼。在二舅看来,这些女孩子无法跟新二嫂比肩洋气,也不能跟成都女子中学里的女孩子比照灵秀,更不能秒杀侯店员的成熟气质,且梓城的女学生都是长辫子,穿得土气不说,还忸怩害羞,见了生人和异性总是躲躲闪闪的。只有一名叫梅的女孩子,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二舅,不躲不闪。梅比六小姐和杨二小姐要大一些,三个女孩子非常要好,杨二小姐和梅经常来找六小姐玩。

    夏二哥,你在省城见过西洋医生吗?吃过西洋医生开的药吗?有一天,梅向二舅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二舅有些好奇:你怎么会对西洋医生感兴趣?

    我是听俊泽哥说的。俊泽哥说,现在西医很先进,他想去省城看看,学习学习,却被周伯父一口回绝了。梅的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稚气地看着二舅。

    二舅被这双眼睛给迷住了,没想到在梓城还有这么一双漂亮的眼睛,而且距离自己这般近,居然被自己给忽略了。于是,他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若有所思地说:我倒没有找过洋医生,但是,我陪我新二嫂去过。

    真的吗?

    二舅点了点头。

    说洋医生看病不把脉,那他们用什么看病呀?梅好奇地问二舅。

    我听新二嫂说,洋医生的两只耳朵里插了两根胶管子,胶管子连接着一个小圆铁柄。洋医生把这个小圆铁柄放到病人的胸口上,说是那玩意叫听诊器,专门用它来诊断病人的病情。

    把它放到病人的胸口上,也不看病人的口舌,病就给诊断出来了?咿呀,真是怪事哟!梅摇了摇头,有些不解的样子。

    是呀,反正我也说不清楚,人家就是这样看病的嘛。那个叫听诊器的玩意还真是厉害。二嫂说放到她胸口上一听,立马就得出结论说我新二嫂患的是急性肺炎。后来,洋医生开了几粒白色的药片片,新二嫂吃了,没几天,果然病就好了。

    真有这么神奇呀!

    二舅点了点头,说:是呀!

    怪不得俊泽哥想到省城去看看!梅叹息道。

    梅纤瘦的身体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在二舅的心中荡起了涟漪。二舅将梅与省城女子中学的女学生进行复制,剪辑,并重新粘贴,一番比照下来,二舅觉得梅的温柔灵秀聪慧已经足够了,主要是缺少一种气场。气场一是世面二是穿戴三是头发。头发和穿戴这样的硬件是可以马上改变的,而内在的气场是要慢慢修炼的,但重要的是梅的根基好。

    如果把梅的头发剪成短发,会是什么样子呢?二舅在心里捉摸着。

    二舅开始向三个女孩子灌输他的新思想:你们这些女娃子都应该到省城去见见世面,那里的女学生都是清一色的短发,谁还像你们这样缠绕着个辫子,又土气又难看。

    三个女孩诧异地看着二舅。

    你们知道什么叫新女性吗? 

    三个女孩子好奇地瞪大了眼睛,摇了摇头。

    新女性主张男女要平等。换句话说,女性也要自力更生。二舅开始描述省城的女孩子是如何穿衣打扮的。说新二嫂的短发烫成了波浪形状,穿丝绒旗袍,脚蹬高跟皮鞋,看上去十分时尚,不过这是结了婚的女士才这样装扮。在省城,像你们这样的女学生都是剪成直直的短发,这就是新女性的标志。

    你们想不想做新女性?

    三个女孩子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怎么回答。

    你们若想做一个新女性的话,首先得把头发剪了。

    啊!三个女孩子面面相觑。

    看三个女孩犹豫不决的样子,二舅又继续鼓动她们,说:做了新女性,就可以有充分的自由,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三个女孩看着二舅,反驳道:在家由父母做主,结了婚以后由夫家做主,哪有女人做主的份?二舅说:你们这就不懂了吧,省城的女孩子出来做事,都是自己做主,新二嫂就是这样的人。三个女孩子不相信二舅说的这些,迟疑着不肯点头。

    二舅又说:你们把头发剪短,做梓城的新女性,看哪个还敢怠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