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舅与女学生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8-03-14 23:51:11本章字数:2692字

    梅和六小姐有些心动了。杨二小姐不敢贸然行事,她迟疑着摇了摇头说:我回去给我母亲说一下再做决定。

    二舅说:杨二,你回去以后,千万不要给你母亲说,你这一说不打紧,你母亲还认为我在鼓动你做坏事,反倒是梅和六小姐都做不成了。你不做新女性没关系,梅和六小姐要做。

    二舅又继续开导梅和六小姐,终于,两个女孩子心动了,答应去试试。隔天,三个人来到梓城唯一一家剃头铺——月貌剃头铺。月貌剃头铺在来家巷子,沿着一段狭长的石板路一直走到尽头。店面不大,充其量十来个平方米,店里除了温师傅,还有一个学徒娃儿。

    温师傅一听两位小姐是要把长发剪成短发,哪里敢接招。

    温师傅说:二少爷,两位小姐,就算你借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我老温可不干这种伤风败俗昧良心的缺德事。这街里街坊熟门熟识的,回头啊,这夏老太太要是找上门来,我怎么向她交代?

    不管二舅怎么软磨硬泡,温师傅就是不答应。温师傅从来没有给女人剪过头发,女人是不进剃头铺的。

    在温师傅这里碰了壁,三个人又来到城门外的巷子口去找挑担子的剃头匠,找了好几个,都不敢接招。二舅一番游说,终于有了成效。一个年轻的剃头匠愿意一试身手。二舅给剃头匠描述了省城女学生的短发样式,用大舅给的钢笔在纸上胡乱勾画一番,剃头匠似乎是明白了,但在动手之前还是提了一个条件:小姐们,如果没剪好,请不要怪我哟,我这一剪刀下去,概不负责。看着二舅期待的目光,梅和六小姐坚定地点了点头。

    经过年轻剃头匠一番大胆的捯饬,梅和六小姐还真有几分女学生的模样了。看着剪了短发的梅,二舅的心怦怦直跳。猛然间,二舅突然意识到梅就是他心中一直爱恋着的那个女学生,梅就是他这辈子要娶的心上人。在二舅看来,梅剪短发就是顺从了他的意志,这表明梅喜欢自己。但二舅却误解了梅剪短发的含义。梅剪短发一是受了二舅新思想的鼓动,觉得好玩,二是跟六小姐的闺蜜关系,两个人常常步调一致,不分彼此。梅对二舅并没有男女之情,相反对二舅的弟弟四舅倒有些倾慕。梅早就听自己的父亲说起过夏家的四公子,一见面,就对这位长相英俊的四公子产生了爱慕之情。有时,四公子多问了两句,梅就以为四公子对自己有意思。但梅也不知道,四公子对她只是出于礼节的问候,而梅更不知道,这位四公子的心思并不在女人身上,他成天想的就是店里的生意和一家人的生计。而最重要的是,梅早已有了婚约。

    自然,六小姐和梅的新发型引来梓城人的议论,也遭到了大人的处罚。二舅也免不了招来外婆的一顿责骂:

    你这个胆大包天的,一点不让我省心,你鼓动老六去剪就不说了,你还鼓动人家梅家小姐去剪,你好大的胆子哟,这街里街坊的,以后,我哪还有脸去见人家梅家人。

    二舅早过了婚娶的年龄,外婆托人说媒,说了几起,都以失败告终。家境好一点的人家,别人不愿意,家境差一点的人家,外婆又不乐意。二舅的名声在外,稍微有点身份地位的人家,只要打听一下夏家的这位二公子,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后来,经媒人撮合,终于有一乡绅之女愿意嫁给二舅。外婆觉得这户人家的家境不错,虽然在门第上有些悬殊,但想到自家的孩子不争气,也就罢了。外婆与媒人商议着,正准备择日子去提亲,没想到,又发生了短发风波,外婆只好告诉媒人缓一缓。隔了些时日,再提及此事,哪知二舅知道后,死活不愿意。

    外婆:说一说你的理由,老二,为什么不愿意?

    二舅:我要娶自己喜欢的女子。

    外婆:喜欢的女子?你以为你在省城待了一年,就成新派人物了。婚姻大事,哪个不是父母做主?你大哥文举比你有能耐吧,但在婚姻这件事上,他敢擅自做主吗?还不是要听你大伯的安排。

    二舅:我不管,我要娶有文化的女学生。

    外婆:原来你是嫌弃人家谢家女子没文化,我这就告诉你,人家也念了两年私塾,能识文断字。

    二舅很固执:反正我不喜欢,要娶……我就娶自己喜欢的人。

    外婆:娶喜欢的人?你喜欢谁?给我说来听听。

    二舅:梅家二小姐。

    外婆:就是跟老六一起念私塾的梅二小姐?前几日你还鼓动人家剪短了头发。外婆摇了摇头....难怪……

    二舅点了点头。

    外婆:不过……我听说梅二早就许给周家大公子了。

    二舅:他们现在不是还没结婚吗?妈,你让媒人去打听打听!

    外婆:去打听人家干啥?有辱我进士第的身份……再说,人家梅二小姐能看上你?

    二舅:为什么不呢?反正我非梅家二小姐不娶。

    外婆:你还跟我较上劲了。

    二舅的想法在外婆看来有些哭笑不得。半晌,外婆才说:唉!你是老大,你不娶亲,你弟弟文炳怎么办?

    二舅说:那就先让文炳娶了算了。

    梅小姐的父亲梅润生是国立梓中的老师,教国文。梅家是梓城数得着的书香门第。照理说,梅剪短发的事梅家人也不应该大惊小怪,但守旧的梅父还是不能认同梅的短发。梅被父亲关在屋里不准出门。六小姐比梅幸运多了,家里的气氛虽然曾一度紧张了一下,但很快便过去了,这得益于六小姐的四哥文柄。

    看着妹妹聪慧的大眼睛在一头波光灵动、乌黑飘逸的直发下忽闪忽闪的,四舅也被六小姐的新形象给震撼住了。

    四舅对外婆说,人家中坝学堂早就有女学生剪短发了。妈,现在是民国了,六妹这样剪起来也蛮好看的嘛。要不了几年,这发式就会流行起来。外婆最相信四舅说的话。四舅是家里的顶梁柱。经四舅这么一解释,六小姐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自从二舅喜欢上了梅,就常常向六小姐打听梅的情况。短发风波后,六小姐到梅府去看望梅,看到梅的头上戴了一顶毛线帽子,直夸梅的帽子好看。梅转了一个180度的圈,六小姐这才看到梅的帽子下面还有两条粗黑的辫子,好奇地问道:你这辫子是怎么回事呀,哪里来的?

    梅说:是俊泽哥从乡下给我买回来的。听说,是从一个头发齐腰的女人身上剪下来的。

    六小姐很惊喜的样子,说:你这看上去还跟真的一样!这本来就是真的嘛!梅得意洋洋地说。

    两根辫子与梅的短发衔接在一起,用夹子稳固着,取下帽子以后,梅的头发乱糟糟的,尤其是后脑勺像一堆乱草,有些怪怪的。不过,戴上帽子以后,就规顺齐整了。六小姐没想到周俊泽这般体贴,对此评头论足一番,两个人又打闹了一阵,才安静下来。

    梅抬头看着六小姐齐整的短发,有些羡慕:唉,还是你们家民主,你顶着这一头短发还可以到处乱跑,你看我,出门还必须戴上这样一顶帽子。

    六小姐顺势说道:那就嫁到我们家来,做我二嫂吧。

    梅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六小姐又趁热打铁地说:我二哥说,他喜欢你。你做了我二嫂,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这种事情,得大人做主吧!梅羞红了脸。两个人又都沉默了。

    你是不是要嫁给周俊泽?六小姐问梅。

    梅点了点头。六小姐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你喜欢周俊泽吗?

    梅想了想,说:我也说不清楚。

    六小姐又问:那你喜欢我二哥吗?

    梅又摇了摇头:我也说不好。

    六小姐有些急了:那你究竟喜欢谁呀!

    梅仍然摇了摇头,有些迷茫的样子:我也说不清楚,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干吗非要喜欢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