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舅与女学生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8-03-18 20:40:38本章字数:2483字

    周家与梅家的关系甚好。梅小姐与周家大公子周俊泽早订下婚约。两家商定,待梅和俊泽到了成婚的年龄,就为他们完婚。虽说是中医世家子弟,周俊泽的思想并不保守。有一年,一个病人得了严重的痢疾,到他们医馆来治疗,一天,两天,仍不见好转,眼看病人快不行了,周俊泽叫了一辆马车赶到距离梓城五十里外的随州去洋人的教堂寻求帮助。牧师给了一颗盘林西尼,病人服药后,不到两个小时,就慢慢地缓了过来。这件事使周俊泽认识到西医的先进和中医的局限,曾一度萌发了到省城去学西医的念头,却被父亲阻挠了。

    梅剪短发的事情,在周俊泽看来,没有什么不妥,但在周家人的眼里,却是犯了大忌。甚至有过激者主张与梅家退婚,认为梅做了伤风败俗的事情,没资格再做周家的儿媳了。周俊泽却不以为然,剪一个头发何罪之有?但为了平息大家的不满,周俊泽跑到乡下,寻到一个辫子齐腰的姑娘,央求人家把辫子剪掉一节儿,并承诺高价购买。姑娘不同意,周俊泽就在门口候着不走。后来,周俊泽又向姑娘的母亲求救,说是自家妹妹遭遇不幸,头发掉了,想买一截头发回去做个假发。希望姑娘能够成全另一个姑娘的女儿梦。

    姑娘的母亲一看俊泽认真诚恳的样子,劝自家闺女道:闺女呀,咱们就当是积德行善做好事,你把头发剪掉一截儿给这后生,你看他呀,怪可怜的样子。回头,你多吃一些瓜果蔬菜,要不了一年半载,你的头发又会像现在这样长了。

    姑娘心一软,从屋里拿出一把剪刀,她母亲将搭在前胸上的两条辫子,放到姑娘的后背,只听见咔嚓几下,就把一对辫子给剪掉了一大截。姑娘落泪了,母亲安慰道:唉,丫头,没事的,头发剪了还要长的。

    一旁的俊泽满怀歉意地说:小妹妹,不好意思,让你伤心了。你不知道啊,你这一剪,成全了另一个姑娘。

    当俊泽拿着这来之不易的头发敲开梅家大门时,梅家上上下下都被俊泽的行为所感动,梅更是热泪盈眶。

    短发风波后,梅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去福生堂找俊泽了,但俊泽一有空,就到梅家去小坐一会儿,与梅伯父、梅伯母说说话,顺便也看看自己心爱的梅。临了,梅伯父总是要礼节性地问候两句:俊泽,你爸妈身体还好,没为梅的事闹得不开心吧?

    俊泽说:没事的,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梅伯父、梅伯母,你们放心。

    本来,两家人你来我往,经常会走动走动。短发风波后,两家的关系好像有些卡壳,但双方都不愿意主动向前迈上一步,好在俊泽在两边跑来跑去,传达双方的一些信息,且都是挑一些好听的、柔软的暖心话儿,双方家长听了,心里头也是美滋滋的。

    梅与俊泽订婚的确凿消息,六小姐不知道怎么开口向二哥讲。 六小姐倒是私下给自己的母亲讲了事情的整个经过。末了,六小姐又故意提醒了一句:妈,现在,两家人正为梅剪短发的事情僵持着,要不,让赵媒婆去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探一下周、梅两家的口风,看他们有没有取消婚约的意向。

    外婆看着六小姐,一副惊讶的表情:咦,想不到咱们家老六的鬼主意还挺多的嘛,什么时候学会使这些损人的阴招?

    六小姐说:是让现实给逼的。为了我亲爱的二哥将来的幸福生活,我也豁出去了。

    外婆叹息道:这可万万使不得,我的丫头呀,我们是有身份的人家,绝对不能做这种伤天害理乘人之危的事,要么正大光明去提亲,要么等人家解除婚约以后再去提亲。

    六小姐噘着嘴,叹了一声:唉哟!看来,我二哥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二舅知道后,心中大为不悦。一向单纯天真的二舅行起事来却又是十分固执,只要是自己认定的事就要坚持走到底,不碰壁誓不罢休。二舅回想起新二嫂曾经讲过的是怎样认识大哥文举的,又是怎样与大哥文举开始浪漫的爱情故事的,后来,大哥文举又是怎样向新二嫂求的婚,最后,两个人终于幸福牵手。二舅一下子茅塞顿开,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决定自己亲自去梅家走一趟。

    二舅特地穿了大舅在省城给他买的那身西装意气风发地去了梅家。出于礼节,梅家人接待了他。二舅对梅伯父一阵寒暄过后,单刀直入地切入主题,勇敢地向梅父表达了自己对梅的爱慕之情。

    二舅说:梅伯父,我知道梅跟周大公子有婚约在先,但他们现在还没结婚,没有结婚,这说明梅还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我跟梅是自由恋爱,希望梅伯父能同意我跟梅的婚事。

    二舅的一番大胆表白,令梅伯父有些猝不及防。但梅伯父毕竟是文化人,他压住胸中的怒火,反唇相讥道:在省城待了几天的人就是不一样,一下子就变成新派人物了……不过,这新派人物也要遵守老祖宗定下的规矩。你大哥文举比你新派吧,但文举就比你懂规矩。你鼓动梅剪短发的事,我还没有怪罪你,现在,你又上门来给自己提亲,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回见识,你算是开了先河........你既然知道梅跟周俊泽已订婚,还跑来胡搅什么?

    梅伯父的一席话,像刀子一样扎进了二舅的心里。二舅满面通红,自尊心受到猛烈的打击,仍然鼓足勇气底气不足地辩解道:梅伯父,现在是民国了,主张男女平等,不兴包办婚姻。我跟梅是自由恋爱,你应该支持我们才是。

    呵呵!民国又怎么了,我不信这新思想就是教人去拆散别人的婚姻,教人毁约和背信弃义的。

    二舅涨红着脸,说:梅伯父,你误会了。

    误会?你刚才不是亲口对我说你要娶小女吗?

    梅伯父从藤条椅上站了起来,他看着二舅,正颜厉色地说道:你不要跟我讲这些歪理了,这是在梓城,在我梅府,你这些奇怪的想法是行不通的。你们夏家,人人守本分、懂规矩、有礼数,怎么就出了你这样一个异想天开的荒唐之人。梅早已许配给了周家大公子,这已成定局,你不要再来搅扰梅的生活了。送客。说完,梅伯父拂袖而去。

    二舅的样子很难堪。梅伯母过来圆场,给二舅续了茶水,宽慰道:你梅伯父就这脾气,别生气。二公子,你条件好,伯母帮你寻好人家的姑娘。

    二舅伤心地叹道:谢谢梅伯母。但是,我只喜欢你们家梅二,别的女子,我统统看不上。

    梅伯母一点不生气,依然安慰二舅道:可是,梅的婚事是早已订下来的呀。

    二舅悲悲戚戚地说:可是……可是,婚约也是可以取消的呀。

    梅伯母说:婚约是悔不得的。说好的事情不能变卦。我们是本分人家,是要讲信用的。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要给他们操办婚事了。

    二舅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他的莽撞行为遭来外婆劈头盖脸一阵责骂:你这千刀万剐的,你把咱们夏家的颜面丢尽了,把老祖宗的德都丧完了,哪有你这样去提亲说媒的,羞死先人哟!你真是要把我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