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我竟然不知道文胸

    更新时间:2018-03-05 15:23:35本章字数:3089字

    找不到文小威,我很失落,也再次觉得无助了不少。

    随着出站的人流,我茫然的向前走去。但在车站的出口处,我竟然发现有一个大大的横幅:A大欢迎你!

    我像获得了救星一样,不顾瓢泼大雨,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朝着横幅就冲过去。

    一群热情充满朝气的大学生迎接了我,他们将我安排上了公交车,然后还将我直接送到了学校。

    我那颗惊恐的心,终于安放了下去。我终于安全又平稳的到了大学。想不到可以这么顺利,内心里觉得很幸运,也将家里的那些痛苦,渐渐的放到了一边。

    在师兄师姐的帮助下,我交学费、领取生活用品,办饭卡,很快就收拾妥当了下来。晚上,我找到了一个公用电话厅,买了一张电话卡,将电话打到姑妈家,让她跟我爸爸报一个平安。姑妈说我妈妈今天也打过了电话,她很担心我有没有安全到大学。听见这句话,我再次留下了眼泪。 

    大家陆陆续续的来报到了。看见一个个漂亮又开心的女孩,在家长的带领下来到宿舍,我心里羡慕极了。同时,也升起了一个自卑感,这个自卑感很陌生,是我在家乡那个小县城上中学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

    然后,我还发现,我必须要讲普通话了!小时候,总觉得普通话很高大上,似乎只有电视上的人才会讲。我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需要讲普通话的一天。我讲得很生涩、很别扭,但一周后,我便讲得顺畅了不少。

    我体重82斤,身高1.65米。看起来很单薄,以前妈妈就总说我的背薄得像一张纸。我也很朴素,以前为了省洗发水,也为了不耽误学习,我几乎没有留过长发,所以我不仅很单薄,还很土气。

    但虽然我很单薄,我其实还算丰满。我其实也早已经开始发育了,但是上中学的时候,我总是跟身边的女同学一样,穿着一个很紧身的白色小吊带,把渐渐发育的胸,勒得紧紧的、平平的。

    上大学后,我依然如此,但在第三天,我便被室友笑话了。

    “乔青青,我说你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还穿什么吊带呢?”我在宿舍换衣服的时候,被大家看到了。西北的女孩子性格直爽,李荣毫不留情的批评我,“你这样还敢走出去?我都服你了!那么漂亮的胸都被勒平了,多可惜!”

    我非常惊愕,第一次知道这样还会被人笑话。

    “可是,学生不都应该穿这个吗?”

    “都什么年代了?再说,你都快成人了?”

    “那我应该穿什么?”在我的印象中,妈妈好像也总是穿着这样的吊带式样的,前面有一点薄薄的海绵的背心。

    “应该穿文胸啊!”

    “什么是文胸?”

    我第一次听见这个词语,室友们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下午,我便被李荣拉到了学校后面的步行街,在她的帮助下,我挑选了两件还算比较厚实,也比较有型的文胸。我也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不再是一个小女孩了,我开始有了女人的曲线美。

    但穿上文胸的感觉,我真的好不适应啊,我甚至觉得很是害羞,总怕遇到别人那异样的目光和注视。

    但不管怎么样,我的大学,我的人生,便慢慢地拉开了新的序幕。

    大学很轻松,没有高中时的升学压力,也没有那么多繁重的考试和课程,而且脱离了家里的各种痛苦之后,我发现自己似乎渐渐的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我的脸上,渐渐多出了不少的笑容,我还结识了一群很热情真诚的老乡。

    那是在老乡会上。那天大家互相介绍,其中有一个叫秦凯的人,似乎最突出,他虽然才大二,但显得似乎比大家要成熟稳重很多,而且还在院里某个社团里做着副社长的职务,据说很得老师和学校领导的赏识。

    秦凯长得也不错,近一米八的身高,很立体的轮廓,体型偏瘦,有一个我看不透的眼神。

    “今天早上,祝建华(介绍我参加老乡会的师兄)一早就跑到我的宿舍,很兴奋的跟我说,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小妞老乡,这一看,还真是一个小妞。”秦凯哈哈大笑,我却浑身不自在。但好在我能感觉到秦凯是善意的,倒也没有放在心上。

    那天,我依然穿了一个吊带,外加粉蓝黄橙的T恤和带蕾丝边的小牛仔裙子,脚上是一双极其便宜的,平跟蓝色小布鞋。

    我那时候还不懂得什么叫优雅,什么叫时尚,什么叫妩媚,如祝建华所说,我就是一个稚气未脱的贫寒乡村小妞。

    参加老乡会的第二天上午,一下课,看看时间还很多,我在新校区里转来转去,不知道做什么。我想起了秦凯,他昨天告诉过我,他的宿舍就在饭堂边上,里面只住了两三个人,说我有空可以过去找他。

    我便一吃过午饭,就跑到了他的宿舍。

    敲开门,发现竟然只有秦凯和另外一个男生在,秦凯说那个男生是研究生,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不用跟班上同学住在一起,反正老师喜欢他,他似乎有不少的特权一样。

    我听见他们似乎正在说着看电影的什么话题,还有什么A片之类的。

    “A片是什么?”这个词很陌生,我不禁有点好奇。

    “A片就是American电影,你想看的话,我以后可以带你去看啊。”秦凯似笑非笑的对我说道。

    那时候,我从来没有看过电影,对电影的概念也很模糊。但后来在秦凯的带领下,我看了不少的电影,比如《罗马假日》《加勒比海盗》《魂断蓝桥》,我甚至还看了第一部带点颜色的片子《大鸿米店》。记得那些镜头在我眼前展现的时候,我特别的不好意思、特别的难为情,脸上都红扑扑的。我偷偷的用余光撇了一下秦凯,他那好看的脸,似乎完全不为所动,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镜头,刹那间让我想起了高考结束后,我在家里看到的那一幕,我又想起了王叔和妈妈。

    我竟然不自觉的流泪了,这才发现,心里的那个痛苦又苏醒了。

    “你怎么了?”秦凯不知道何时发现了我的这个小情绪,“是不是这个太开放了?”

    “没有什么,不小心一个小虫子飞了进来。”我含糊的说道。

    王叔和我妈的那一档子事,我自然会永远的埋藏在心中,它也将会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永远的耻辱。

    秦凯没有说什么,他若有所思,可能为了让我的情绪能好转一点吧,他便说道:“可能这个片子不太适合你看,以后我们还是去看大片吧。”

    我强迫自己笑了一下,然后附和着说,“恩,还是A片好看。”

    后来,在之后差不多几年多的时间里,我都以为A片就是American片。但更加没有想到,我人生所看的第一部真正的A片,也是和秦凯一起看的……

    但当然这是后话了,我那时候,跟秦凯的关系都是简单又纯真的,没有爱情的成分或者影子。

    秦凯虽然只比我高一级,但因为我上学早,他又复读过,所以就比我大了三岁,显得比我成熟很多。很多时候,我感觉自己都像一个小跟班一样,跟在秦凯的身后,像哥哥一般依恋他。

    秦凯也是一个很能干的人,他的专业是专业英语,虽然担任了学校及班级上如班长等各类大大小小的职务,但也没有影响他的学习,他的成绩总是可以拿到A,还总是请我们吃饭,是我们那帮老乡会上的“leader”,有不小的威望和地位。

    我能感觉到他对我有一种特殊的怜爱之情,虽然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爱情,但我知道,那种感情不是爱情,而是一个类似亲情的东西。当然,老乡群里,其他很多人也对我都很好,比如跟我一起进来的魏云,就经常请我吃大餐,给我送水果零食的,还有祝建华,他总带着我熟悉图书馆、熟悉各个校区和饭堂,还给我介绍很多小吃和景点。认识他们之后,我的生活变得有趣丰富了很多。我感觉我渐渐的不再那么孤单无助了。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便完全适应与接受了大学的生活,因为我进校的时候,分数比较高,所以学校还给我封了一个小小的官职——学习委员。但不知道是我太土气还是我太娇小的缘故,我感觉班上很多同学,对我都很冷淡。尤其是那些从大城市过来的人,每次看我的眼神,总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当然,我也不在意这些。因为秦凯跟我说:“总有一天,你会用你的努力,重新刷新你的存在。”我想他应该也是这么做的吧。这句话对我也真的很管用,每每在受到一些委屈的时候,我总用它来激励我自己。后来我终于渐渐取得了一些小小的成绩,也终于得到了大家的关注,当然这些也是后话了。

    但有一点就是,秦凯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从我进大学,一直到大学毕业,甚至毕业后的很长时间里,我的生命中,都有很多秦凯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