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雨中的尤物

    更新时间:2018-03-08 09:22:04本章字数:3052字

    一个月之后,学校放款了,更让我意外的是,在学校的公告栏里,我看见自己竟然获得了三千元的国家助学金,三千元!足够我一年的生活费了!

    我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幸运的,肯定是那个刘义老师在背后帮了我,此时,我觉得自己真是幸运极了。

    在知道自己获得了助学金之后,我赶快电话告知了秦凯和祝建华,他们决定为我庆祝一下。

    晚上秦凯做东,宴请我们这一群老乡。

    一年多的相处,我已经与秦凯,还有那帮老乡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而在这一年多的磨炼中,我的穿着打扮、谈吐举止,都开始慢慢的发生变化,稚气和土气开始在我的身上慢慢的散去。经过反复的尝试和比较,我留起了长发,白体恤、牛仔裤让我的曲线越来越迷人,充满活力。乌海的秀发,总是像瀑布一样倾泻下来。

    为了提升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一年多里,我养成了夜跑的习惯,慢慢的,我也不再那么单薄了,身体也渐渐变得更加健美起来,胸部更加挺拔,臀部也更加紧俏了,从身边越来越多异性那热烈的目光中,我知道自己在一点点的更加漂亮起来,但我的内心依然是自卑的,像一个成熟的麦子一样,快卑微到了总匍匐在地上。

    我知道这个自卑跟我的家庭有关。所以我更加努力的学习,更加努力的做好社团工作,我知道只有这样,我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我也才能遮掩住那股深到骨子里的自卑。

    庆功宴上,秦凯举杯祝贺我。

    这是我第一次喝酒,我显得有点与大家格格不入,我举起杯子,真心地感谢秦凯这一年多对我的帮助和照顾。

    “乔青青,说实话,刚开始进来的时候,你确实就一个小妞,但我现在越来越发现,现在的你,多了好多女人味,也越来越迷人了。”几杯酒下肚,秦凯似乎有点醉了。“你不知道,那一天,我们站在楼下往下看,当祝建华说那个推着自行车的女孩是你的时候,我还真的不敢相信,简直就是一个前凸后翘的尤物啊!”

    我的脸刷地一下子红了。我发现秦凯变了,似乎不再是那个我认为的,最信任的哥哥了,变成了一个男人,一个甚至让我有点陌生的男人。

    是秦凯变了,还是我变了?我渐渐的有点头晕目眩了。

    “青青,秦凯他醉了,你别听他在那里胡说八道,你现在确实更加漂亮了,不那么像一个小孩子了,这是好事!”祝建华很善解人意的劝慰道。

    我不得不承认,虽然祝建华一直都貌不惊人,也从来没有得到我的“善待”,但他确实也真的对我好,无论什么时候,在哪里遇到他,他都是一副特别为我好,关照我的样子,不像秦凯,还经常有一丝的琢磨不透。

    大概是秦凯那个“尤物”,用得不合时宜,其他的几个老乡,都似乎在尽量缓和这个尴尬的气氛。

    “秦凯,你再胡说,小心某个美眉听见吃醋喔。”魏云说道,除了我之外,魏云算是跟秦凯走得最近的老乡了,因为他们宿舍相隔很近。

    这个话,让我非常的意外:“某个美眉?”我竟然不知道秦凯原来拍拖了,想来也不奇怪,秦凯都大三了,而且里里外外又认识那么多人,还那么有魅力,找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又有多难?

    这个想法一出现,我便有了几分的失落感。而这个失落感的出现,也让我意识到,我对秦凯的感情,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变化了。

    难道是我爱上了秦凯?不对不对,我没有什么悸动的。

    我定了定,将刚才内心里的各种小思想小情绪都赶走,露出一个平和的笑脸:“秦凯哥有女朋友了啊,这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那以后我要少出现在他面前了,以免各种麻烦和误会。”

    听见这句话,秦凯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那个眼神,很特别,仿似含盖了千言万语一般,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知道哪里不对。

    祝建华说他还要准备参加数学建模大赛,于是我们便早早散了去。

    那时候,大家已渐渐开始用上手机了,是那种黑白屏的非智能手机,我经济不好,是那帮大学生中最寒碜的一个,大家每次找我,都得通过宿舍里的那部公用电话找我。

    睡觉的时候,我的眼前反复浮现出秦凯的那个眼神,我琢磨不透他到底想表达啥。回想这一年多以来,秦凯对我是还算不错,比如带我去市场买自行车,比如经常带我去吃好吃的、看电影,甚至还偶尔指点我该如何穿衣服、如何跟老师、同学相处,我的周末,很多时候都是跟他过掉的,但我自己很清楚,那都只是简单的老乡之情,没有爱情,因为,我没有过心动和甜蜜的感觉。

    第二天是周六,秦凯给我打电话,让我赶快下宿舍,他有事找我。

    我睡眼惺忪的,赶快跑下来,他递给我一个盒子,我好奇的打开,发现是一部诺基亚手机。

    “这个是你送给我的吗?”我很惊讶,那年头,手机还算是一个奢侈品来的。

    “每次我们找你,都太麻烦了!这个手机是大家一起买给你的,不过三五百元,你拿着方便我们大家找你。”

    “这怎么行?这样我自己去买个,你把这个还给大家……”

    “我怎么没有发现你的废话这么多呢?我还有事情要忙,先走了。”秦凯将手机一下子塞进我的手上,转身就踩着他的自行车走了。

    那时候,自行车是大家唯一的出行工具,学校校区多,又分散,几何每个大学生都必备有一辆自行车。

    看着秦凯转身飞奔而去,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送给我一部手机,虽然我知道他对我不错,但是我还没有什么立场和资格去收取这么贵重的东西。

    我下定决心要还这个人情。

    下午,我专门跑到苏宁电器,找到同款手机,发现它的价格是650元。顺便,我办理了一个电话卡,充了一百元的话费。很快就将手机号码发给了秦凯和祝建华他们。然后我又给班长穆峰打了一个电话,他手中多少还有一些资源,可以帮忙多介绍一些活儿给我做。

    穆峰果真有本事,给我介绍了一个帮人卖书拿提成的活儿,我每卖一本,就可以提成三五元,算是很赚钱的事儿了。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总是提着一大堆的书,到各个宿舍楼去兜售。

    书本看起来小,但提起来重得很。有几次,我从宿舍一楼开始,一层层的向上卖,累得我都汗流浃背。但可能我那张人畜无害又甜美的脸,又或者人家同情我这么一个单薄的姑娘,我的推销还是很容易成功的,不到两个星期,我就赚到了两百元,但这确实辛苦还耽误时间,而且一个个宿舍的去推销的时候,别人没有拒绝倒也算了,别人要是一拒绝,我就在那里面红耳赤好半天。

    推销是一个很挑战人自尊的活,所以不久后我便放弃了。

    然后,穆峰又帮我多找了一份家教,那一阵我经常只要一下课,就踩着那辆单车,飞速的跑到附近的那个人家,去教一个小姑娘学习三个钟头,我可以赚取二十元,后来那个小姑娘我教她一直到我大学毕业。

    西北的天,也有说变就变的时候。那一天,我做完家教,然后踩着单车回学校,可就在快到学校的时候,天一下子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我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三分钟不到,就淋得像一个落汤鸡了。

    好在周六学校人不多,也没有几个人看到我那狼狈的样子。可在我回到宿舍的楼下时候,我竟然发现了秦凯。

    秦凯撑着一把灰色的伞,似乎在等我一般。当他看到那个极其狼狈又可怜的人的确实是我的时候,我第一次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心痛,一点的遮掩都没有。

    “你疯了吗?你看看你的样子!”他大声叫着,眼睛落到了我的胸前。

    我尴尬的低头,才发现白色的棉布裙子已经紧紧贴在身上,文胸的形状和颜色已经全部暴露出来了,就连那条浅蓝的内裤也完全的露出来了。

    我的脸一下子红掉了。

    “你真的想让人人都看到你是一个尤物吗?”秦凯挖苦道。

    恼羞成怒的我,也顾不得羞耻了,那个词触痛了我,我竟然叫了起来:“谁叫你送我手机?!”

    “我送你手机,就是让你这样来丢人的吗?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还像一个女孩子吗?你还懂不懂羞耻!”

    我本来自尊心就很强,又听见他提起那个敏感的字眼,心里的羞耻顿时被彻底激发,眼泪一下子跳了出来,我噙着泪大叫:“是的,我不懂羞耻,我就这样的人,谁要你管?谁要你可怜?”

    说完这句话,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停了自行车,跑回了宿舍。

    在宿舍的阳台上,我看到秦凯在雨中站了好一会,然后才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