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8岁的生日

    更新时间:2018-03-11 10:00:00本章字数:3214字

    刘义那番热烈的告白,还有那个意乱情迷的吻,将我的心神彻底扰乱了。不得不说,现在在我身边的几个人中:秦凯、张裕,还有刘义,刘义是最有竞争力的一个人,因为他成熟,充满了让人难以抗拒的魅力,最关键,他是第一个给我如此实际帮助的人,我的心似乎有什么东西给动摇了。

    我正这样走着的时候,手机响了,我打开看,发现是秦凯的,这才想起,我已经两个星期没有见过秦凯了,先前我们几乎每周都见面的。

    “在哪里呢?一起出来吃饭吧?大家好久没有聚聚了,就等你啦,打了你几个电话,发下了几个信息,都不见你回复的,你在搞啥?”

    挂掉电话之后,我才发现手机上确实有几个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我这是多么失神呢?这么多电话竟然都没有接听到。

    我收拾好心情,匆匆跑到秦凯的餐馆里,发现大家果然都在那里等我了。

    这一次是祝建华的数学建模获得了全国二等奖,大家为他庆功。

    我看见桌子上,已经满满的放好了一堆的啤酒,知道今晚是跑不掉了。

    看见我来,我感觉秦凯明显的很高兴。直觉中,我感觉秦凯对我的感情在悄悄变化了,真的是因为我渐渐更像一个尤物了吗?

    “今天,我们不仅要庆祝建华获了奖,更要庆祝乔青青今天开始就满十八岁了!”秦凯首先端起酒杯,对着我说道。

    这是什么情况,我满十八岁?

    我脑袋里匆匆的想了一下今天的日期,我无比意外的发现,原来今天真的是我的生日呢,我竟然忘记了!

    当然这个不能怪我,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过生日,父母貌似也没有记得我们的生日。

    像变魔术一般,秦凯拿出了一个大大的蛋糕。

    “从今天开始,青青就是一个成人了,以后,就是我欺负你,也没有人敢说我欺负未成年少女了!”秦凯端着酒杯,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第一次,从秦凯的眼中,发现了一股深情,还有一种别样的热情。

    是我的生日,可是我高兴得起来吗?

    瞬间,大家纷纷像变魔术一样给我了很多生日礼物,魏云给的是一个大大的抱抱熊,祝建华是一本英文字典,还有其他的老乡纷纷送给我一些公仔、笔记本之类的,我人生第一次收到这么多礼物。

    秦凯打开了麦克风和音乐,大家集体为我唱生日快乐歌。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还能过一个如此快乐的生日,我幸福得难以自制,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我一直都是一个情感脆弱与敏感的人,眼泪总是多得像湖水似的,但我也总是偷偷的躲在人后哭,很少轻易能在别人面前哭出来。

    但这一次,我例外了,我从一开始的无声哭泣,变成了哽咽,我语无伦次的说着,谢谢大家,我很快乐。

    是我梨花带雨的样子让大家再次产生了怜惜之情,还是大家被我的真性情感动了?我感觉大家是发自内心的为我欢呼,祝福我。

    在这特别幸福的时刻,我想起了我那还没有成年的,正在初中苦读的弟弟,还有我那被人蒙蔽双眼的爸爸,还有我那曾经被王叔骑在床上的妈妈,甚至有那么一刻,我感觉到自己很自私,是啊,我现在这么幸福,可是他们都怎么样了呢?

    “今晚要不醉不归喔!”秦凯端着酒走到我的身边,“难得这么好的日子,不要太压抑了自己。要是想哭,就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吧,我们都不是别人。”

    秦凯的话,一下子让我更加不能自制。大家端着酒杯,一杯杯的过来敬我,大概就三五杯吧,我就彻底的趴在了桌子上,朦胧中,我听见秦凯在说,青青的酒量真是太差了,就到此为止吧。然后,我感觉秦凯在我的背上盖了一件衣服,说我先休息一下先。

    我在桌子上休息了十来分钟吧,就慢慢清醒了过来。

    被嘲讽了一下之后,大家便热情的招呼我赶快吃一点东西,我虽然很高兴,但并没有什么心思吃饭,不一会儿,秦凯便让大家散去了。

    我谢绝了秦凯坚持送我回宿舍的好意,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也算是一个快乐的日子吧,我想一个人吹吹风,独自的走一下。

    突然手机震动起来,我打开发现是刘义的信息:生日快乐!乔青青,我今天太冲动了,不要放在心上。

    我的心里涌起了一阵小小的感动,我是什么人啊?一个从来没有被人过过生日的人,今天竟然能让这么多人记得?秦凯说,他们不是别人,刘义让我不要想太多,这样挺好,我就喜欢这样这种简简单单的关系,简简单单的感情和生活。

    我慢慢的走到宿舍楼下,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天上繁星点点,我的心情是少有的好。我又想起了弟弟和妈妈,要是今天他们可以都在我身边,和我分享这么特别的日子,我该是多么幸福啊。

    “青青!”

    我惊讶的扭头,张裕那张熟悉的脸即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刚刚怎么都没有注意到张裕就在身边呢?

    让我很意外的是,张裕竟然拿出了一大束鲜花,大概至少有几十朵紫色的玫瑰吧,“生日快乐!”。

    今天是怎么回事,整个世界都在给我过18岁生日?我一时激动,差点被各种意外冲昏了头脑,但我很快就理智下来,眼前的这个浪漫和祝福,并不是我希望出现的。

    不出我的预料,张裕肯定会有阔绰的出手,他很快就随手从脖子上摘下一个东西,递到我面前。

    “这个是我妈妈从小的时候就送给我的,我现在将它送给你。”

    我看见是一个很精致的玉佩,那耀眼的光泽和润度,在提醒着它的价值。

    那上面大概还有张裕的体温吧,多炙手可热!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竟然感到还有一丝的恶心,明明应该很感动啊,再说张裕是什么人物,学校有名的富二代啊,我难道不应该像其他人那样对他巴结、阿谀逢迎吗?跟富二代交朋友,甚至做情侣,都不是一件亏本的事情啊。

    可是,现在,此刻,我却只有恶心的感觉。

    张裕就那样一直的伸着手,期待我能接过去,可是我却不断后退、摆手:“张裕,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我就领了。”

    肯定是我脸上的坚决,让张裕看到了我不是谦虚,也不是忸怩作态的假意拒绝,他竟然收回去了。

    “其实,我也知道你不会要的,假如你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那就不是乔青青了,我知道我喜欢的青青也不是这个样子。”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张裕说他喜欢我,在后来两年多的大学里,我也无数次的,从张裕的嘴巴中,听见他说他喜欢我。或许就是他一直的喜欢,然后一直的求之不得,才造就了后面那么多的变态了,反正我是忘记不了曾被他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日子的,但好在,我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真的只是喜欢我。

    为了避免张裕太过失落,我赶快收下了他送的鲜花,这个让张裕很高兴,大概他以为我是接受了他的表白和心意吧,于是我接着说:“张裕,你是一个很好的人,但是目前我也刚刚才满18岁,而且我真的不想在大学里这么早就拍拖,所以……”

    “只要我能确定你心中没有别人,我就知足了,我可以等,等你长大、等你成熟,等你慢慢的接受我。”

    张裕20岁,比我大两岁,我读书早,比同级的同学小了两岁多。

    我想早一点回到宿舍,不想再这样无止境的与张裕不清不楚的纠缠下去,便赶快将他打发走了,反正张裕走的时候,还挺开心的,可能真的如他所说,是因为我心中还没有别人吧。

    可以肯定的是,我现在的心中却是没有别人。包括秦凯,也不是。

    但那个夺去我初吻的刘义呢?算了,还是别胡思乱想吧,再怎么着,他是老师,还是学校的领导,我这个小葱包,没准就只是被他耍了一下吧。

    没有想到,我这个自我解嘲的猜测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第二天,我在社团里开会的时候,结束后,被大家公认推选的社花马芳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学校的团委书记刘老师竟然还给她发了信息,而且还叮嘱她好好学习,有空记得找他。

    这一段时间社团与刘义的接触挺多的,所以社团的人都渐渐跟刘义熟识了不少,马芳长得也很不错,而且就是A市的人,大概是因为家境很好吧,她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举手投足,都有着一种我身上没有的时尚感、优雅感,而我总是那么天然朴素的,再加上平日里也很低调,所以社花的位置,自然就跟我没有沾边了。

    想到这里,我便突然想起那天刘义说我身上有一种独特的美,我顿时觉得一阵讽刺,如果真的是喜欢我,那马芳这是什么?原来也是一样的对我暧昧?挑逗?

    我想到那个被夺去的初吻,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浮上心头,原本的那点小激动、小欢愉在马芳的炫耀中,一下子消失殆尽,我泄气极了,连去问马芳所以然的心情也没有。

    但很快我又释然了,反正我也没有打算喜欢和接受刘义,也无所谓他对别的女生怎么样了。如果他能喜欢上别的女生,说不定对我还是一件好事呢。

    想到这里,我心情又突然变好了,再没有一丝对马芳的羡慕嫉妒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