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秦凯怒了

    更新时间:2018-03-12 10:00:00本章字数:3126字

    第二天,我突然想起,前一阵我辛辛苦苦的打工凑到的钱,还没有还给秦凯呢,我是不想欠他的。于是我赶快就给秦凯发了一个信息,约他晚上一起在饭堂吃饭。

    吃饭的时候,来了一个很妖娆也很有千金气质的女生,她走到秦凯的身边,用一个很暧昧也很含情脉脉的眼神,跟秦凯打招呼:“凯凯,你都好久没有陪我吃饭啦,天天说忙,原来就是陪别的女生啊?”

    那女生很高傲,说别的女生的时候,眼睛都没有正眼看我一眼,仿佛我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一样。

    大概是她的这个藐视刺激了秦凯对我的保护欲,只听见他说道:“她不是别的女生。”

    “是嘛?”她这才正眼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多了几分怨恨。“长得还挺清纯的,你换口味了?”那女生娇媚的笑着,多了几分嘲讽。“行吧,我也不打扰你啦,你慢慢吃饭吧,记得有空call我啊!”

    我闻见一阵清淡的香水味从身边飘过。

    “别理她,也是我们外语学院的,人很开放。”不等我开口问,秦凯便主动介绍道。

    “喔,”我随意应答了一声,其实她是谁,我真不关心。

    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秦凯的第一次,是给了这个女人。也就这个女人,让秦凯慢慢的在权和钱中渐渐迷失了。

    但假如当时我能知道,原来秦凯和她早就有过这个不堪的话,我可能连跟他一起吃饭的兴趣都不会再有了吧,没办法,年少的我就那样,总觉得这个世界非黑即白。

    但不管怎么说,秦凯并没有因为这个迷乱的第一次,就对我有所改变。

    吃过饭之后,饭堂也没有几个人了,我才拿出包里放在信封里的钱,里面一共有650元,刚好是那个买手机的钱。

    “秦凯哥,谢谢你给我买手机,这个还给你!”

    秦凯的眉头蹙了一下。

    “你的心意我领了,但就这样白拿别人的东西,我觉得特别的不好意思……”

    “你这样有意思吗?”秦凯火了,我看见怒气在他脸上冲撞,眼神像要喷出火苗来。

    我心虚得很,低下头,我知道我这样做,他一定会很生气,可是……

    我刚过十八岁,可我还是很脆弱,被秦凯那么一咆哮,我竟然眼泪就落了下来,我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好像有委屈,还有难过。

    看见我的眼泪,秦凯的声音软了下来。他突然伸出手来,将我的小手放在他宽大的手掌中:“乔青青,抬起头来,看着我。”

    我噙着眼泪,看着他。

    “傻孩子,就一个手机何必这样呢?其实我可以给你更多的,你知道吗?我喜欢你,你难道感觉不到吗?”

    仿似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一样,听见这句话,我并没有震惊,是啊,如果他不喜欢我,怎么会一直那么的陪伴我、关照我呢?“可是……”,我在脑海中搜索贫乏的词语,想善意的拒绝他。

    “没有可是,青青,让我来照顾你,好吗?我知道你没有跟别人说过你的家境,说过你经济很困难,但是我都知道了,为了能有钱的帮助你,我这一年多,一直都在努力的做生意。我会给你幸福的。”

    “秦凯哥,你不是已经有了女朋友嘛?”我突然笑了,我不想这个话题变得那么矫情严肃,我甚至想轻易的化解掉它的尴尬。

    “你看见了吗?听谁说的?”

    “他们不都知道吗,好像有一次,我还看见你跟一个美女很亲密呢!”我又撒谎了。

    秦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深沉与痛苦。他抽出手,竟然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然后点燃就熟练的抽了起来。

    我怔住了,我不知道还有大学生会抽烟,而且还是我一直都熟悉的那个秦凯。

    我惊讶的眼神自然被秦凯捕获了,他解释道:“平时里要跟学校领导、外面的人应酬,总少不了烟,一来二去的,也就抽上了,放心,没什么瘾。”

    我看见秦凯优雅的吐出一圈圈的烟,那烟雾氤氲在周围的空气中,竟然有一种凄然的美。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还是怎么的,秦凯变得很深邃,让我捉摸不透。

    “乔青青,你是对我不信任,还是我魅力不够,让你不够喜欢?”

    “不是,真的不是,秦凯哥,你什么都好,但是我真的不想这么快介入感情……”

    秦凯没有回话,三两下就抽完了那根烟,他将烟头掐灭,然后站了起来:“行吧,青青,今天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过,你还小,有些东西确实不用太着急。”说罢,他转身离去。

    他没有收下那笔钱,我一个人傻傻地在饭堂里坐了好一会,总觉得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话,做错了什么事情。

    是啊,秦凯快21岁了,再过一年多,就要步入社会了,而我才刚刚18岁,我们之间,似乎有一个很大的鸿沟无法穿越,我感觉我成长的速度,比秦凯慢了好多,这个差距,让我觉得我跟秦凯已经渐渐不在一个世界了。

    秦凯都如此,那刘义呢?那跟刘义不是差了几个光年? 

    然后,就这样又过掉了一个多月,很快就要考试了,刘义也没有打扰我,张裕也没有,秦凯更没有,毕竟大家都要忙着应付考试。我已经渐渐不再写报道了,我转成了副社长和编辑,这样我就可以指点一帮新人写稿了。

    第二学年,申请国家奖学金的时候,我想着自己去年刚获得一笔奖学金,今年就不用申请了,但让我意外的是,我竟然再次获得了一笔奖学金,而且还很多,多达五千元,也就是说,我一年的生活费都有着落了,我很激动。

    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到,这是刘义的功劳,我想想我还是要当面感谢一下刘义才行。

    秦凯最近沉默了不少,活动也很少组织大家参加了。

    张裕也很老实,但他还是经常买很多零食水果的,送到我的宿舍给大家吃,宿舍里有几个室友也都是他的同学,大家只当是他是钱多,对大家大方,没有人想到是因为我的缘故,这样挺好的。

    表面上看,大家都相安无事了。

    这两年里,我几乎没有回家过。除了过年回去几天之后,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学校,就算寒暑假,我也不停的去做兼职,当然,这些事情我做得很隐蔽,班上没有几个人知道,连那些老乡也不知道。我努力的赚钱,也渐渐改善了不少经济状况,我的穿着打扮渐渐更加时尚、靓丽起来了,以至于有一次,我提着开水回宿舍的时候,穆峰跑过来跟我说,他远远看到一个漂亮的美眉,还说这个女生还真不错呢,结果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我,原来是那个土里土气的乡村小妞,他一直都这么称呼我。

    怎么称呼我都无所谓,只要不是那个难听的尤物就好。

    就在我窃喜再不用感情烦恼的时候,又一个人出现了,而且这个人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那就是文小威。

    本来火车站走散之后,我便将他忘记了,因为一路上,我们都没有怎么交谈,他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我仅仅就知道,他叫文小威,是枣阳人。但学校本科生加研究生,有五六万人,又有好几个分区,要找一个人还是不容易的,而且我完全没有想到要去找他。萍水相逢而已,找他做什么呢?

    但文小威却不这样想,据他所说,他用了两年的时间,才终于将我找到。

    “你怎么找的?”坐在学校外面的餐馆里,我好奇的问他。两年不见,文小威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还是那个高瘦、高瘦的样子,戴一副眼镜,文质彬彬,不过这也不怪他,理工科的学生,很多都这样,不爱参加社团活动,也不大与人接触,性格多是自闭的。

    “当时你不是告诉我爸你姓乔嘛,然后是B城人,然后我就把我能找到的B城的姓乔的女生都找出来,我问了很多人,然后还翻了很多同学录,终于通过一个老乡,知道了你,然后也才确认就是你。”

    “喔,你还挺坚持的。”我感动的说,“当时,我们怎么一下子就走散了呢?”

    “是啊,当时我们一出火车站,就发现找不到你了,我跟我爸爸在火车站前后左右的走了好一会,都没有发现你的影子,当时人太多了,还担心你不能安全到校呢。”

    “说起来,还真要谢谢你跟你爸爸。”我由衷的说道。

    “你说哪里去了,当时看见你那么小的样子,还拖着一个那么大的行李箱,眼神又惊恐又无助,真让人怜呢!”文小威说道。

    “是吗?当时我让你们觉得那么可怜啊?”

    “你以为呢?不过话说回来,才两年不见,感觉你变化挺大的,当然你也更加漂亮啦!”说到漂亮的时候,我看见文小威挺不自然的,看样子,他并没有怎么跟女生接触。

    “成熟了嘛!”

    不管怎么说,见到我,文小威是真的很开心的,但我却没有什么感觉,毕竟也过去那么久了。

    那顿饭文小威请我吃的是自助餐,看我那个风一吹就倒的小身板,就知道我其实吃不了多少,文小威也没有吃多少,30元的自助餐,估计我们顶多就吃了三分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