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一顿特别的晚餐

    更新时间:2018-03-13 10:00:00本章字数:3294字

    吃完了自助餐之后,文小威送我回宿舍,他的校区在另外一个地方,离我的还有三公里的路程,看着我上楼之后,文小威就回去了,走之前,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

    那时,我还没有明显感受到文小威对我的喜欢,但可能他的感情就如他的人一样吧,总是显得比较深沉、含蓄,也专一、持续,以至于后来,当秦凯、张裕,还有刘义都慢慢离开了我的时候,他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我。

    我的人生里,有很多他的烙印,但身体却没有。

    大三的下学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的考虑,秦凯将饭店转让了出去,他找到了一个五百强的实习单位,然后提前去兼职实习去了了,从那一阵之后,我便很少见他了,但他还是经常会给我打电话,关心我的学生和生活,在秦凯从我的生活渐渐退去之后,我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也似乎变淡了不少,这更加让我觉得,我对他可能只是一个兄长般的依赖罢了。

    跟文小威相聚了之后,文小威便代替了一年前的秦凯,对我的学习、生活都无微不至,而且那个感情也拿捏得当,没有让我觉得有哪里的不适合。逢年过节的,还总是害怕我孤独,文小威知道我的家境不好,没有太多家人的关心,所以他似乎总是尽力在给我创造一个家人般的关心,渐渐的,我也开始很信任他了,有一次,我来大姨妈,在宿舍里上吐下泄的,还严重发高烧,我电话给他,他毫不犹豫的翘课跑了过来,背着我去学校的医院打针。

    反正我渐渐的更加依赖他了,但我也渐渐发现,我似乎总只是在需要他的时候,才会想起他,而且他也不介意,他也喜欢这种被我在需要的时候需要的感觉。

    自从上次马芳在社团里公开炫耀刘义对她的特别关爱之后,我还是多多少少对此有点耿耿于怀,我并不擅长搞关系拉帮派,我能做到副社长的位置,那是因为我确实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取得了成绩。

    但马芳不一样,如今,马芳也是副社长了。她有一张好看的皮囊,而且她会撒娇卖萌,社团的不少男生,都喜欢围这她转,为她鞍前马后的效劳。

    大二下学期的时候,社里进行了换届,社长因为要毕业,辞去了社长的位置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经过了一番明枪暗斗,一个我的同级男生做到了社长,那时候,马芳还只是一个编辑,但有一次,我抱着书本从自习室里回宿舍的时候,我看见马芳——丰满的马芳趴在社长付兴龙的背上。当时可是夏天,那么亲密的肌肤相亲,让我不禁脸红心跳。看见我诧异的眼神,马芳没有丝毫的躲避,还很大方的给我招呼了一下。

    要知道,马芳是社花,家境也好的,那付兴龙可能也就只会吹牛拍马了吧,他们两个人在我眼里,并不是那么搭,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到一起的。

    第二天,是社团的例会,付兴龙提出,要提马芳为副社长,和我一起开展更好的工作,大家都没有异议,我更没有。

    会议结束后,我找了一个借口,将马芳留下下来,我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可以一边炫耀刘义的“暧昧”,又一边跟付兴龙走到一起,我要的,是马芳的真话。

    “你真的想知道吗?”马芳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一脸的嘲讽。刘义对我有恩,我不想他的感情如此被人糟蹋。

    “很简单,因为他们对我都有用!”

    马芳的话,让单纯不谙世故的我,很是惊异。“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我为什么不可以这样?付兴龙就一个棋子罢了,你那么努力可能只是刷的社会存在感,但我要的是,足够多的地位。”

    两年的相处,我也算是被马芳看透了。

    “我不管你怎么想,但假若刘义对你真的有意思,你也不能这样,至少你不能到处跟别人说。”

    马芳很疑惑好奇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嘲讽的笑了起来:“乔青青,我说,你该不是喜欢上了刘义吧?我跟你说,你要是想和我竞争呢,你还是差了一点,不,是差了很多!”

    “你扯远了,我只是觉得老师应该被尊敬,何况还是关心你的老师。”

    “你还不知道吧,刘义现在可是学校的红人、潜力股,跟他攀上,自然没有什么坏处。何况还是那么年轻帅气的人。”

    “你怎么能这样想?刘老师已经结婚了,难道你想做第三者吗?”

    “就算我做第三者又如何?谁规定的就不能做第三者?追求自己想要的成功,哪里错了?要是有一天,我发现我爱上了他,我一定会奋力争取!”

    我看见马芳的眼睛里,露出一股让我惊惧的眼神,坚决又果敢,我吸了一口冷气。

    “乔青青,你怎么知道刘义结婚了?谁跟你说的?难道你不知道,学校里很多女生喜欢他的吗?再说管他有没有结婚,我要是走近了他,我也不担心以后毕业找不到工作,至少说不定我可以留校呢!”

    马芳的远见再次让我吃了一惊,相比之下,我的目光就短浅了不少,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两年以后我的就业情况,我每天所做的、所想的,就是做好眼前,努力的学习取得好成绩,努力的做好社团工作,写出更好更好的报道及文章。

    我再次看到了我跟马芳的差距,不得不承认,乡下出来的我,比自小在大城市长大的马芳的人生格局,确实小了很多。

    更让我泄气的是,我看到了马芳如此不堪的一面,我竟然完全无能为力,我拿她没有办法,或者马芳就是喜欢看到我这气急败坏的样子吧。

    跟马芳聊过之后,我便不再关注刘义的事情了,自从几个月之前,刘义说他喜欢我之后,他也没有怎么再联系我。但我知道,我需要用实际行动感谢一下刘义,他确实帮了我太多,至少从经济上。

    我抽了一下午的时间,拉上李荣,去步行街逛了一圈,后来我精心选择了一条深红色条纹的领带,作为答谢刘义的礼物。当然李荣并不知道我要送给刘义,她知道秦凯跟我走得近,还以为是我要送给秦凯呢。

    那是一条名牌领带,花掉了我差不多一个月的生活费,但相比刘义对我的帮助来说,那个确实微不足道。

    凑巧的是,第二天,校报的老师安排我去给教导处送报刊,我便想借此机会,将礼物送给刘义。

    结果不巧,刘义的办公室一直有其他的老师,我不便开口,临走的时候,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说有东西送给他,他回信息说,晚上要请我吃晚饭,我便回复了一个好字。

    上次他说喜欢我,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了,想必他也只是一时的冲动罢了,我认为。

    七点的时候,我如约来到刘义定的小餐馆,那里相对比较偏僻一点,环境优雅,价格也不便宜,学校的学生并不大去,所以也不大容易被别人发现,我心中还是有不少顾虑的。

    刘义一到,我就拿出了领带,说以此答谢他这两年对我的各种帮助,我心中知道,这点心意太过微薄,但是我也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样的感谢方式了。

    “咋,这就想把我打发了?”刘义爽快的收下了礼物,幽默的说道,我知道他说的很对,一下子脸便红了。

    “只是开开玩笑,别介意。”刘义看透了我的心思,善解人意的说道。“还是谢谢你哈,心意我领了,那是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的。”

    然后我们聊了一下社团和班级的工作,我的学习情况,刘义还问了我毕业的打算,有没有想去的行业或者城市的,我均表示没有。我觉得现在还说那些,实在有点遥远。

    然后,我想起了马芳的那番话,我觉得自己应该提醒一下刘义:“刘老师,上次马芳在社团里……”。

    见我提起了马芳,刘义稍微有点尴尬。

    “马芳这个女生还不错。”他转移了话题。

    “恩,她是我们的社花,长得很漂亮,性格也不错。”我的嘴巴里有点试探的味道,因为我不知道刘义跟她到底有没有暧昧。

    “她没有你好,我还是喜欢你这样的性格。”刘义突兀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她可比我好看多了。”我笑道。

    “不,你比她好看。你这样的美,少,而且更长久。”

    我看着刘义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不知道有几分是真实真心的。不过这些也无所谓,我今天的目的,并不是想试探确定什么,我只是为了感谢他而已,这样,以后我也不欠他的。

    我们又聊了好一阵,话题最后扯到了我的文章上面。

    “这一阵,我实在太忙了,党委书记要调动了,学校领导班子可能有变动,有很多材料要准备,又有不少的学生闹事,前一阵,那个自杀的学生家长又反复来学校闹,真是头都大了。”刘义苦恼的说道。

    我想起前不久,有一个女生因为经济紧张,偷偷的拿了宿舍另外一个女孩放在枕头下的五百元,结果被发现了,那女生不堪忍受宿舍及班级同学的异样眼光,便在一个凌晨跳楼自杀。

    “现在的学生,怎么都这么脆弱呢!”说到这里,刘义深深看了我一眼,那里面有一丝的不安与担忧,大概担心我也这样吧。看来是我给他的印象不够好。但那个担忧,还是让我挺感动的。

    “这些人也真是,怎么不想想家里的父母,辛辛苦苦养他几十年呢!”我说道,“我还有弟弟要养,所以,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我都会努力的生活下去。”

    “恩,这样就好!”我看见刘义的眼睛,有一丝的赞许和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