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文小威的告白

    更新时间:2018-03-14 10:00:00本章字数:3129字

    “你才刚刚十八岁,怎么就要养你弟弟呢?你父母呢?”刘义想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我低下了头,在心里编造应付的谎言:“我爸爸妈妈都是农民,身体也不好,他们收入低,养不起我弟弟……”

    “青青,我知道你父母离婚了,其实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要勇敢的直视。”

    原来刘义知道了我父母离异的事实,我抬起头来,刘义伸过来一只手:“不要让自己那么封闭,那么自卑,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的。”

    我便知道,原来我眼底的自卑和脆弱并没有逃过刘义的眼睛。

    “你不要问我是怎么了解你的,其实你的文字里,都有这些印迹,我一直都在默默的关注你。”

    我无以言对。如果早知道今天会再次面对刘义的“深情”,我想我应该不会见他吧。

    大概意识到在公众场合,刘义将手又缩了回去。

    我的心又起了一丝的涟漪,文小威也好,秦凯也好,给我的,都是陪伴,但似乎只有刘义,才给了我足够的关注、用心的关注。

    “老师,你别这样,这让我以后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了。”我的脸红得很厉害,我低低的说道。

    我也不过是刚成年的孩子而已,我还没有经历过这种温暖又走心的感情。

    “我知道,我也害怕自己伤害了你,所以一直以来,我也在隐藏和克制自己的感情。”

    “可是,老师……”我说不话内心的话,其实我想说,老师,你还没有结婚吗?但我开不了口,在我的认知里,已婚的男人,是不该还有这般的深情和暧昧的。但是想到爸爸和妈妈分别那样,我又觉得自己的认知和概念,似乎是不完整、不成立的。

    “青青,每个人都有自己忠于与坚持的东西,任何的选择和坚持,都意味着放弃和失去,对有些东西来说,我不想轻易的失去与错过。”

    这句话很含糊,我不清楚他到底想表达啥。但不管他想表达啥,在我的心中,他是老师,我是学生,而且他还是已婚男人,我们是不应该有任何瓜葛的。

    我的心还是很坚定的。

    那顿饭吃了了差不多两个钟头吧,临走之前,刘义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册子递给我:“这个是我上大学时候写过的文章,我整理成了小册子,你不嫌弃的话,可以拿去看看。”

    我很激动,也很好奇的接了过来。回到宿舍,就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

    那本小册子收录了他大概有三十来篇文章吧,有些是游记,有些是生活感悟,有些是评论,不得不说,任何一篇文采和深度都在我的水平之上。

    这个发现,让我对自己的认知更加卑微了起来,更加觉得自己原来也不过就真的是一个丑小鸭罢了,刘义说他喜欢我,说我比马芳好,可能只是因为他知道我脆弱敏感,不忍心伤害我罢了。

    第二天是周末,一早文小威就来我宿舍楼等我,他说他组织了几个老乡一起去爬山,他说我最近都忙得消瘦了,想让我好好放松一下。

    不巧的时候,天气突然飘下几个雨点,我们取消了行程,我正沉浸在刘义的暧昧的烦恼中,文小威邀请我出去透气,我觉得也好,如果我不能早一点走出来,以我脆弱、自闭的性格,我可能很快就要憋出病来了。

    其实,刘义也没有继续做什么,也没有要求和承诺什么啊,但是我还是觉得非常烦恼,而且我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烦恼什么。

    文小威说今天他们的班上有活动,组织在一个饭店里自己下厨,各人拿出自己的招牌菜。

    那种玩法很新鲜,文小威希望我可以参加,我便去了。

    我去的时候,看见一大帮男生正在熙熙攘攘的忙乎着,文小威是理工科,班上没有几个女生,所以我的到来,显得很突出。

    “小威,你可以啊,找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呢!”其中一个男生吹着口哨说道。

    “这个不是……”文小威没有说出最后的几个字。但我也没有介意,我人正不怕影子歪,心里没有鬼,所以也不怕他们怎么说。

    “你小子平时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想不到是金屋藏娇啊,在外面藏了一个那么娇妞喔。”大家纷纷起哄。

    我脸上有点挂不出了。文小威赶快解围:“别胡说,这是我老乡!”,然后,我看见文小威很勤快的洗菜、配调料,在路上的时候,他就说过,要为我做一道很特别的菜给我品尝补身体。

    他做的是一碗雪耳莲子红枣糖水,甜而不腻,很是好喝。

    回去的路上,我问他怎么可以做得那么好吃,他说之前,他就在宿舍研究尝试了很多次,希望有一天能做出最好的味道来给我喝,他说那道糖水喝了能滋补身体,知道我怕胖又营养不良,便想日后常给做给我吃。

    我想,那应该是他放了很多的心和情进去的吧,所以才显得那么好喝,只是,后来,我真的再没有遇到比那更好喝的糖水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是圣诞节,秦凯早就发信息来说,他要陪同一个老总去美国,抽不开身来来陪我,希望我可以开心,并表示回国一定会我给我带礼物。

    我自然没有放在心上,祝建华他们也在组织圣诞节活动,但因为文小威早就和我说了,圣诞节他有安排,我早早同意了文小威,便拒绝了祝建华他们的活动。

    转眼,圣诞节来临。节日的大街上,到处都播放着圣诞歌曲。我还看见了马芳和付兴龙很亲密的样子。我想,马芳大概是真的和付兴龙好上了吧,有好几次在上学、放学的路上,我都看见付兴龙骑着单车载着她。

    这样也好,我当然也不希望刘义真的跟她有什么暧昧或者感情。

    文小威请我吃饭,在吃饭的时候,他对我表白了,他说他再也忍受不了了,他已经克制不了自己的感情了,他希望我可以接受他,接受他的感情,说他从我在火车上与他相识之后,他就爱上我了,深深地爱上我了,为了我,他可以付出一切、牺牲一切。

    当然,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文小威当然知道我的态度,我的拒绝,在他的意料之中。“给我一个理由,好吗?能让我看到一丝的希望,这样我才能更好的生活下去啊!至少是眼前。”

    十八岁的我,心里还是非常仁慈与柔软的,文小威那痛苦的表情告诉我,他说的是真心话。

    我起了一丝怜悯之心,要不先骗骗他也好。但我又不擅长骗人啊,我心里很矛盾。

    “是不是我不够帅?还是我不够有钱?我知道,我可能配不上你,但我有比任何一个人更加爱你的心。”

    别人用的词,是喜欢,文小威,竟然用的是爱。不到二十岁的我们,用爱,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但在以后的人生中,文小威也确实是做到了。

    “小威,你别这样,不是你不好,我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家庭又穷又苦,你如何说配不上呢?我们都还年轻,我不想这么快介入感情。”

    “青,你在我的心中,冰清玉洁,清纯脱俗,你那么漂亮、可爱动人,如果你真的接受了我,我才觉得意外呢!”文小威痛苦的笑了,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从他的眼睛里浮现出来。

    那是一种 ,我们都有的,叫做自卑的东西。是什么东西,才两年的时间,就让那个原本单纯可爱的大男孩变得如今天这般脆弱、敏感?

    我感到了一股悲哀。

    从秦凯嘴巴中的尤物,和刘义眼中的意外,我已经知道,自己渐渐的成了一个漂亮、性感的女孩。但即便真的如此,难道我就真的高贵了吗?这个世界,难道会因为我多了一份漂亮和动人,我就有可以藐视和我一样出身的文小威吗?

    我仰起头,痛苦的摇了摇头。“文小威,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我,我并没有更加高贵和优越。不要这样,我们是一样的!”

    “你知道吗?这两年,我是多么担心,我怕你会渐渐的离我越来越远。我是多么担心有一天,你就选择了一个我高攀不及的男人啊!”文小威的脸在抽搐着,眼神透露着绝望。

    “小威,你要相信我,能让我选择的,肯定是爱情,而不是物质!”

    “不,不,这个社会,没有物质,怎么会有好的爱情?我知道,你是在心里看不起我,是吗?”

    我沉默地扭过了头。

    “你告诉我,你不爱我,为什么又能靠近我,为什么?难道你只是太孤单,太无助?”文小威抬起头,眸子里露出一丝的慰藉,也正因为如此,我知道,他其实不是在责怪我。

    “我……,小威,如果我的言行让你误解,我向你道歉,我这就退出你的生活。”我满腹的歉疚。

    “别,求求你,青青,不要离开我!就算你只是需要我,甚至是利用我也好,我都愿意,一千一个愿意,一万个愿意。”

    “小威,你这是何苦呢?何必要这样自欺欺人呢!”

    “你根本不懂我的感情,我愿意这样,我喜欢这样,只要你还在我的身边,我的世界中,我的生活就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那顿饭吃得很沉重,吃过了饭,我坚持独自回到了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