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一套漂亮的裙子

    更新时间:2018-04-16 15:11:05本章字数:3236字

    回到宿舍之后,我在书桌前坐了下来,拿出随身听,强迫让自己安静下来。

    其实,这应该是一个美好的夜晚,节日的热闹和浪漫把这个古老的城市打扮得时尚、妖娆。我知道其他的人今天晚上都不会回来了,但这个宁静是我想要的。

    祝建华发信息过来说,他们在KTV预定了包间唱歌,让我早点过去,我编造了一个班级活动的借口拒绝了。文小威那个痛苦的表情,还有那番话,反复我的眼前和耳朵边回放。坦白的说,我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是很了解文小威,但今天这番话,让我意识到,我跟文小威确实是同一个世界中的人——那是我们的出身决定的,有一种深入到骨子里的自卑和敏感。

    我回想起了两年前我们在火车站初遇的那一幕,想起文小威爸爸的那张慈爱、温和的笑脸,心竟一阵猛疼起来。两年前,他们只是无心又好心的“收留”了下我,两年后,我却以一种我并不知晓的方式在深深地、持续的伤害文小威,我觉得自己很自私,很残忍。

    可是我该怎么办呢?

    我一边听着舒缓的美国乡村音乐,一边写着日记排解着内心的郁闷。

    心情渐渐平静之后,我给文小威发过去一条信息:小威,有些话我还是想对你说,不管好不好,都希望你别介意。晚上你跟我说到了家境,我觉得,我们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当然你还是比我强很多的),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中,可能会生存得更加艰难,但我们都还这么年轻,人生和未来都还有很多的可能性。你喜欢我,我觉得非常的荣幸和开心,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过早的涉入感情,可能并不是一件很值得、正确的事情。我希望我们都可以将精力用对地方,以更好的去创造未来。至于爱情,我想,属于你的,就一定是你的;不是你的,也不能太强求。缘分如此,人生也如此,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那时候没有微信,一条信息一毛钱,这条信息发出去之后,我还心痛了好一会。但如果这几句话能让文小威改变看法,那也是值得的。我知道文小威其实并不是不知道我上面所说的道理,只是他可能暂时失去了这份理智和冷静。

    文小威从来没有漏接过我任何电话,所有的信息也都回复得非常及时,这条信息也不例外。他很快发了一个信息过来:青青,对不起,今晚是我不好。我的那些话,只是一时糊涂,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们是老乡,更是朋友,这份感情本来就很珍贵了,是我太过的贪婪。你说的对,我们都还年轻,未来充满一切的可能,我更不应该那么看你,你是一个好女孩,以后不管你选择什么样的男人,即便不是我,我也会真诚的祝福你。

    这条信息,让我的心平复了不少。在我看来,什么问题,只要沟通到位,问题就可以减少很多,我又慢慢的开心起来了。

    九点多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响了起来,让我下楼去收取一个东西。我满怀疑惑的走下楼。我实在不知道是谁跟我邮寄了什么。走下来一看,是一个小女孩抱着一束鲜花说给我。

    她说前几天有人到他们的花店定了一束玫瑰让送给我,但对方没有留姓名电话。我也只好拿回了宿舍,既然没有人告诉我谁给我了定了鲜花,我也懒得管了,再说,也就一束鲜花罢了。

    不久,我便收到了张裕发来的信息,祝我圣诞节快乐,还问我能不能陪他出去走一下,我回复说天太晚了,又很冷改日吧。

    这一阵张裕没有像前一阵那么骚扰我了,他安静了不少,但每隔一段时间吧,依然会送很多零食来我们宿舍。渐渐地,大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我也没有因此很烦恼。听说张裕爸爸的产业很多,业务已经拓展到了美国、英国等,他是独生子,家里的钱多得用不完,大家每次吃他的、用他的,都用得心安理得。

    但我没有,我不想接受他的任何馈赠,甚至包括一片薯片。

    张裕没有问我有没有收到那束花,但我猜测估计就是他送的吧,我觉得他这种有钱人,就喜欢选择这种浪漫的方式,我一点都不喜欢,我觉得浪漫并不适合现在的自己。

    我拒绝了张裕的邀请,他也没有再说什么。

    又一个周末,秦凯终于从美国回来了。他利用周末和空闲时间给那个五百强企业做翻译,赚到了不少的外快,还深得那个老总的赏识。一回到学校,他就宴请我们这帮老乡。

    作为我们这帮屌丝中唯一一个走出过国门的人,秦凯不负众望,几乎给每个人都带回了礼物。给魏云的是一个包、给祝建华的是一套西装,其他的人也都有,而且礼物不仅实用,还很高大上。秦凯说这是那个老总免费送给他的,知道他有不少铁哥们、老乡,所以没有忘记大家。给我的是一套粉红色的套裙,还有一盒精致的巧克力。坦白的说,这份礼物我还是很喜欢的,但……

    巧克力我很快就拆开了分开大家吃。在大家的起哄声中,我到卫生间换上了那套裙子。

    西北的冬天虽然很冷,但因为室内到处都有暖气,室内的温度可以达到20多度。所以在室内的话,基本都可以穿春装的。因为秦凯说不知道给大家的衣服合身不合身,祝建华也套上了那套西装,发现就跟量身定做的一样,顿时洋气潇洒了不少。

    在我从卫生间出来的那一瞬间,我从秦凯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个惊讶的眼神,他略微张大了嘴巴,神情凝聚,一眨不眨。

    “哇,实在是太好看了!我都找不到其他的词语了!”魏云首先叫了起来。

    紧接着,大家纷纷鼓掌,夸赞我那曼妙的身材和绝佳的肤色、气质在那套裙子的衬托下,将我的甜美、端庄、脱俗全部展现了出来。

    “真是仙女下凡啊!”祝建华夸张的说道,“秦凯,你这眼光真是太好了!”

    “合适就好,我也只是随便挑的,关键是要青青喜欢!”秦凯言不由衷的说。

    其实,可能是因为我平时总一身休闲的装扮吧,大家也就都习惯了。这种风格、这种款式及这个档次的套裙,我确实没有尝试过,也没有机会和实力挑战。但想不到,原来我也可以驾驭得这么好,甚至说更适合我。

    “秦凯哥,这套衣服花了你很多钱吧,这样我怎么好意思……”我又开始愧疚了。

    “青青又在见外了,这些没有花我什么钱,大家开心最重要。”说罢,秦凯招呼大家赶快开饭。

    那顿饭点的是一大锅猪手,秦凯说女生吃了这个好,胶原蛋白多,可以丰胸,还可以美容。我的脸微微一红,我虽然不是特别丰满,但就我这单薄的身材,能有一个34B的胸,其实已经很不错了,我想,这一点秦凯应该看出来了。

    “哈哈,青青不用再丰满了,哈哈。”魏云一边啃着猪手,一边不怀好意的笑着。我的脸红透了,我偷偷看了一眼秦凯,见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心里小小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那个猪手也是真的很好吃,我都忍不住吃了至少十来个,秦凯看见大家都吃得这么开心,很欣慰的样子。这几年以来,我知道他很精心的维系着我们这一帮老乡的感情,也因为有他,我们才能如此团结和紧密。

    当然,秦凯对我比对他们还更要好上很多。

    吃过了饭,大家又一起拍照合影,然后第二天秦凯去将照片冲洗了出来,分别挑选了几张送给我们。后来,那个照片我一直保留着。照片中的我,明眸皓齿,浅笑盈盈,秀美、端庄,笑得很青春、也很开心。秦凯站在我的旁边,高大挺拔的身材、立体的轮廓、坚毅又深邃的眼神,跟我显得那么近,又似乎那么的远。但不得不说,那时候的我们,应该是最快乐的。

    回到宿舍之后,我便将裙子脱了下来赶快洗干净,可能因为它好看又高大上吧,我一直都舍不得怎么穿。有几次穿上的时候,我走在大街上,竟然发现身边的回头率特别高,有一次,一个高年级的男生竟然还追着我要电话号码。

    吃罢饭后,一回到宿舍,我就收到了秦凯的信息:青青,圣诞节的花收到了吗?

    我没有想到,原来那束花竟然是他送的,还搞得那么神秘!我赶快回复信息:“谢谢,收到了,但秦凯哥你这么大方,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

    “你真的想感谢啊?那要不就以身相许吧!”后面还有一个坏笑的表情。

    我一下子脸红得发烧,这怎么可以?!

    我想了想回了一条信息过去:秦凯哥,这个玩笑可随便开不得呢!我可不值几件衣服呢。

    秦凯发了信息过来:你当然不值几件衣服,但我提醒你哈,别乱跑,你这条鱼,也说不定也总会跑到我锅里来的。

    睡觉的时候,我在脑子里想了想,其实秦凯也挺好的,什么都很好,但我总觉得好像是少了点什么一样。然后,又觉得自己很好笑,不就一部手机加一套衣服嘛,我想太多了。

    出于礼尚往来的心理,我觉得自己总不能白拿秦凯的东西,所以不久后,我将自己获得校报社的一个奖励品——一个精致的公文包和一个漂亮的杯子,送给了秦凯,秦凯很高兴,说他一定会好好爱惜。

    那也是我送给秦凯的、唯一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