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定时炸弹?

    更新时间:2018-04-18 16:00:00本章字数:3134字

    我的脸红了,很红很红,也很委屈。六万就要买我的身,买我的心,买我一生的幸福吗?

    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张裕突然笑了:“乔青青,你想多了,我张裕想找女人,六万可以找无数个了,你信不信?我不是要你现在就来投怀送抱,先前我跟你说过,你还记得不?你说你心中没有别人,你还小,我说过,我可以等你的。”

    这个话,并没有让我刚刚那个懊恼的心变得稍微平静下来,我感觉我掉进了一个坑中。

    其实,换一个想法,如果真的能跟张裕这样大方有钱的人走到一起,也不是一件坏事情,可以让我衣食无忧,还能过上富太太的生活,这是很多女孩子都梦寐以求的生活。

    但是,可惜我并不是这样的女孩,我也从不追求这样的生活,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不会喜欢张裕的。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这注定了我们太多的不同,也注定了我跟他不可能有幸福和感情可言。

    张裕见我一直沉默,态度缓和了不少:“乔青青,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我就喜欢你甜甜的笑容。你看这一阵,你消瘦了多少?就算我不喜欢你、不追求你,可看见身边的同学遇到这样危难的情况,我也不能见死不救的,我张裕还是一个很仁慈的人的!”

    这句话功效很大,将我那个暗沉的心给提升了不少,同时,我对张裕的印象,也从前一秒的那个排斥中变得亲近了不少。不得不说,作为富二代的张裕,在人情世故方面,确实比我圆滑成熟很多。

    其实,我可能就读书成绩稍微好一点,然后能写几篇文章,其他的也都一无是处了吧。但无论是秦凯还是刘义,都说喜欢我,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觉得我现在还比较漂亮。可是色貌总有一天会衰老的啊,这更让我更加觉得有一种深深的不安全感。但文小威可能不是,我曾经那么不好看的时候,他都没有嫌弃过我,所以,他可能就是出于一种怜惜吧。

    临走的时候,张裕掏出一把钥匙和一张卡递给我:“这是我在学校附近的花园小区租的一套房子,你想过来的话,可以随时过来!”

    我没有伸手,“张裕,你刚刚不还说,不想我主动投怀送抱吗?”

    “哈哈,你想太多了,谁说让你过来就是让你献身的?我张裕还没有那么饥渴。我租的房子很大,你想过来吃饭搞啥的,都很方便的,学校宿舍那条件太差了,连一个卫生间都没有,洗个澡都不方便!”

    我再次感觉到了我跟富二代的差距。在我眼里,我住的大学宿舍不知道比我的高中宿舍、比我的老家,要好多少了!甚至好了上百倍都不止,我竟然不知道,还会有人说它太差了!

    “行吧,你不要就算了,但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常过来作客,以后也不要总是那么高冷哈,记得常联系我,就算你讨厌我,也不能讨厌我的那六万吧。”

    这话这么直白,让我没有拒绝的余地,再说,我有什么资本高冷呢?我觉得自己似乎也只剩下了这张皮囊了,可好看的皮囊,不比比皆是吗?

    回到家后,文小威和秦凯发信息说都找了我几次,都没有找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解释,如果实话说吧,那个实在不是我的风格,因为这会惹得他们更加同情我。本来我觉得他们对我的感情中,就有不少怜悯的成分,要是再知道这个,他们又不知道会怎样了。

    差不多十多天没有回社团和校报社,丢下了不少的工作,刘义也知道我请长假回家的事情了。这一阵听说学校的领导班子换好了,党委书记变成了一个女的,刘义没有怎么变动,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周五的下午,我接到刘义的信息:“请那么久假回家,没有发生事情吧?要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可以说出来的。”

    我赶快回复,没事,谢谢。

    这个信息显然很敷衍,刘义一下子就察觉出来了:“那么讨厌我啊?连说几句话都不耐烦?对了,还没有听你说看完了那本小册子的感悟呢?要不晚上一起吃个饭吧,老地方。”

    我当然回复好。

    晚上,我如约来到那个饭店。在去之前,我赶快又找到那本小册子,又翻了几遍,我有点忘记了。

    一段时间不见刘义,刘义似乎更加意气风发了。从他的谈吐和淡定上看,我感觉他的事业现在应该很顺利了。果真听他说:“忙了好一阵,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以后能多陪你吃饭了。”

    这句话让我很意外,我还想没有想过要经常跟他一起吃饭,他毕竟是老师啊!

    “怎么,不欢迎啊?”他一边点菜,一边开玩笑道。

    老实说,刘义虽然比我大上十来岁,但我感觉跟他的交流越来越没有任何阻碍了。可能他常年和学生打交道,深谙学生心理吧,又加上他面容也非常年轻朝气,我时常不觉得他跟我有很大的年龄差距。

    我从来没有去打听过刘义的家庭和爱情情况,他传递给我的感觉,也似乎总是一个单身的感觉,但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也不重要。而且我始终总觉得哪里不对。其实老师跟同学吃饭,在大学其实也是正常的,秦凯就经常给学校的那些老师和领导一起吃饭。

    如果刘义没有跟我说过他喜欢我,也没有吻过我,我想我应该就不会这么敏感了,但,这个让我无法释怀啊。

    吃饭的过程,还是很轻松的,我们一直在交流写作方面的感悟。刘义说他也很喜欢写写东西,但平时工作总是太忙了,所以想写也没有时间写,他还让我坚持下去,不要把这个爱好都丢弃了。

    我当然也夸赞了他半天,因为话题不沉重,也不敏感,我显得很放松,对刘义的好感也增加了不少。我觉得自己也需要这样的朋友,一起能聊聊爱好,理想,还能有共同的爱好和志趣,挺适合我的。这种感觉,是跟秦凯、跟文小威,甚至还有张裕,都没有的感觉。我感觉,我的骨子里也还是很文艺的。

    最后,刘义也还是很真诚的问了我的家庭情况,我说爸爸出了一个小车祸,我就回去看了一下,现在没有问题了。

    他看我说得轻描淡细的,也不再追问什么。他可能觉得年前帮我申请的那笔五千元的助学金,应该够我生活了吧。

    五千确实足够我生活一年了,如果没有什么其他意外的话。

    走之前,我还试探了一下张裕,问刘义知道不知道张裕。

    “张裕家境很好的,但性格似乎不是很合群,你比较单纯,我觉得还是少跟他们那样的人来往好。”我没有想到刘义对张裕还挺熟悉的。

    “你怎么那么熟悉他?”

    “当然,学校里像张裕那种家境的人有几个?他进学校的手续,都是我办理的,我自然熟悉。你怎么问起他来了?”

    “就随便问问,张裕跟我是邻班,对我还挺好的,经常送我东西。”

    刘义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那你喜欢他吗?”

    我赶紧摇了摇头。

    “你既然不是很喜欢他,就不要随便招惹他吧。”

    “可是,”刘义的那句看似漫不经心的话,让我的心多少起了一丝涟漪,但我又不知道怎么启口跟他说。

    “我也不想招惹他。”

    可能是我脸上的表情泄露了什么吧,刘义似乎嗅出了什么。

    “青青,你如果真的有什么困难,你开口跟我说,能尽力帮你的,我肯定都会尽力。但是,我不希望你委屈或者将就一些什么,很多事情的发展,可能都并在你的控制与预料范围内。”

    其实,现在就已经不在我的预料范围了。张裕给了我六万,那不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吗?他现在有耐心,仁慈,但并不代表他会一直的仁慈有耐心,我很担忧。

    但我真的没有办法,这个烦恼我都不知道能开口向谁说。

    这个世界上,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只有穆峰,我只好再求助于穆峰。

    第二天,我便约穆峰吃饭。其实我经常跟他一起吃饭的,学校外面的那个做刀削面的小餐馆,都差不多是我们的第二饭堂了,价格又才几块钱,很适合我跟穆峰这样的人。

    “穆峰,你说我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张裕他说不要我还钱。”

    “我跟你说了啊,他肯定不要你还钱的。”

    “他不要钱,那我就欠了他一个大人情啊!我总有清还的一天的。”

    “别说得那么严重,我看他就是挺喜欢你的。我经常听他说,你是他见过最清纯、甜美的女孩子。”

    “那你觉得我应该接受他吗?”

    “看你自己呗。喜欢就接受,不喜欢就好好跟他说呗。不过,我感觉你似乎不会喜欢他。”

    “你知道就好。那这样我就不好还他了啊。”

    “我看,你就陪他一个晚上算了呗!哈哈。”

    我生气的拍打他的头:“叫你胡说八道,叫你胡说八道!”

    但其实我也知道,穆峰并没有胡说八道。

    “你都一穷二白的,你除了以身相许还能怎么还?真是的!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那么保守做什么呢!”穆峰满不在乎的样子的。

    话虽如此,可我也不能犯贱到这个程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