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我们在喷泉中奔跑

    更新时间:2018-04-19 16:00:00本章字数:3171字

    我就这样的,背上了张裕的债。我知道,对现在的我来说,想在大学期间还清这笔巨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只能希望大学一毕业,早点找到一份好一点的工作,赚到钱,然后把这笔钱还回去。这样的话,一毕业,我就差不多负了一大笔债了,还有三年的助学贷款,差不多十万都有了,这让我感觉很沉重的压力。

    越是有这份经济压迫感,我在大学就愈加的自卑和节俭起来。秦凯买给我的那套粉红色的套裙,在穿过那么几次之后,我便彻底的收拾了起来,因为每穿一次,就在提醒一次我的贫寒,因为我没有与之相媲美的衣装,它会衬托得我更加寒碜。

    第二天,秦凯给我打电话,他只简单的问了一下我突然请假回家的原因,可能是他知道,我这个人比较好强,不会轻易说什么,所以也没有过多的追根刨底,只说我回去之后,大家都没有再聚一下,现在我回来了,就一定要聚聚,这个是我们这帮老乡一年多养成的习惯,每隔一段时间,大家都会聚上一聚,维持大家的感情。

    晚上,大家当然都很关心我回家的原因,但我很轻松的笑着说,就是爸爸突然有点不舒服小住院了一下,我太担心就请假回去陪了一下,大家便也没有再没有放在心上。眼下,我即将升入大三,而秦凯、祝建华他们,却面临着一个很严峻的问题,那就是就业问题。

    但我并没有从他们身上感觉到一丝的焦虑,尤其是秦凯,完完全全是一个淡定自若的样子,他已经通过了专业英语八级,而且又有很丰富的学生会经历,找工作对他来说,应该不会多困难,祝建华的专业——土木工程也比较抢手,找工作也不会有什么压力。

    也可能是因为临近毕业,我感觉秦凯的感情慢慢更加浓厚了起来,难道是他想在毕业之前,抓紧我吗?

    晚上照例是大家吃吃喝喝,然后说说最近的学习情况。吃过饭了之后,也是照例,秦凯送我回宿舍。

    “青青,好久没有跟你单独在一起了,我们去走走吧。”回去的路上,秦凯向我提议道。

    我想一想,也确实如此。

    我们就沿着学校外面的马路,一直的向前走。学校的位置很不错,算是处于市中心的位置了,附近有好几个中心公园,景色非常不错。

    今天晚上的秦凯,多了几分深沉,甚至有一丝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并没有多关注公园中的景色,但当那悠扬的音乐喷泉声响起来时,我的心神很快就被吸引了过去。

    “青青,你今年多大了?”突然,秦凯问道。

    “快19岁了。”

    “真年轻啊。”秦凯如有所思的感叹道,“青青,还有一年,我就毕业了,我们认识也有两年了,这两年,真是看着你一天天的长大、成熟,越来越像一个大姑娘了。”

    “恩,也谢谢秦凯哥这几年的照顾。”我有点不太习惯这种矫情。

    这时,秦凯转过了身来,很深情的望着我。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上一次,在饭堂的时候,秦凯跟我说过的那些话,我料想,秦凯肯定又要告白了,可是,现在,我真的很害怕这样。

    “青青,我不想失去你,你可以接受我了吗?我担心,我一离开学校,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大四上学期,我就要去实习了,可能见你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秦凯哥,我……”我在心中组织拒绝的文字。

    “青青,你到底在顾虑什么?如果你不喜欢我,你告诉我,是什么原因?我可以改!我知道你突然回家,肯定是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你竟然都没有吭一言半语,这让我有一种很大的挫败感,让我觉得,我其实从来没有真正的走进过你的内心,得到过你的信任。”

    其实,我想说不是的,这是两回事,不是因为我不信任,而是因为我自卑、好强,我不想看到别人的同情,更不想将自己的痛苦和伤口暴露出来。

    “秦凯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很信任你。”

    “那你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

    其实,秦凯并不知道我的家庭情况,他只知道我来自农村,但他可能觉得农村出来的孩子,就跟他和祝建华差不多吧,应该不会贫寒到连最基本的生活都难以维持下去吧。

    可能真正知道我的家境的人,只有张裕了,他应该是通过穆峰做过了调查。不过就算他不调查,在他的眼里,我们这类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青青,我很希望你将你的困难或者什么问题,能和我分享。我觉得我眼前的你,都不是真实的你,我想过很多次,如何看到一个真实的你,如何走进你的内心,但是我都找不到答案。我是不是很失败?”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走进更加亲密的感情中。”

    “你这都是借口。”

    坦白的说,我说的不是借口,是真心话。于是,我说,“是真心话。”

    说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毫无进展。

    此时,耳边开始播放热烈奔放的《蓝色多瑙河》舞曲,那欢跃的喷泉随着音乐不断的跳动,很是壮观,也很是好看。

    我扭过了头去看那些喷泉。

    突然,秦凯拉起了我的手,走进了喷泉中。

    五六月的天,天气已经热起来了,我们走在其中,细密的水珠溅到了我的身上,衣服有点湿了。

    我尽量回避着水珠,但秦凯毫不介意,很快喷泉将他全部淋湿了。

    “青青,放开一点,好吗?”秦凯拉起了我的手,快速奔跑了起来。

    我毕竟还是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在秦凯的邀请下,还有音乐的震撼下,很快就忘记了刚刚的那一阵不快,在喷泉中奔跑了起来。水珠贱湿了我的衣服、我的头发,但我并不介意,我竟然感到了一丝发泄的快乐感。

    秦凯也仿似换了一个人一样,放下了刚刚的那股深沉与不快,他高大挺拔,我纤细轻盈,奔走在偌大的音乐广场,仿似一道并不为人注意的风景线。

    音乐很快停了下来,我们也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

    “怎么样,还好玩吧?”秦凯对着不停喘气的我说。

    我点了点头,“挺好玩的。”我还是一个孩子嘛,总有偶尔放纵的天性。

    我说的是实话,如果秦凯不是总跟我施加这种一定要跟我更进一步发展的压力的话,我还是很喜欢跟他一起这样“放纵”的。还记得有一次,我刚来的时候,他带我到网吧包夜,我看了一部十多集的韩剧,还跟着他学打了那一会男生都爱玩的游戏——传奇,我感觉挺开心的。我一直都是一个规规矩矩又端端正正的学生,所以,偶尔的“越规”便有一种新鲜感和发泄感,这个感觉还是不错的。

    就在我完全放松下来之后,秦凯突然上前一步,靠近了我,他长长的胳膊,一下子环抱住了我,嘴唇贴了上来。

    “乔青青,我喜欢你!”秦凯的手抱住了我的头,他深情的低语道。

    这个亲密来得太意外,我一下子六神无主了,我下意识的想去推开秦凯,但感觉我的力量很弱小。

    就在秦凯的嘴唇想进一步探索的时候,我的电话开始拼命震动了起来。

    “秦凯哥,我的电话响了。”我说道。

    大概是秦凯的兴致被猛烈又持续的电话声给扰乱了,他收回了双手,放开了我。

    我拿出电话,发现是张裕的。我赶快接听了起来。

    “乔青青,你答应我的事情,这么快就忘记了吗?”电话里的张裕,听不出很多的情绪,但声音低沉,还是少了一丝平日里的轻快。

    “我答应了你什么啊?”我很好奇。

    “你说过的,你现在心中没有别人,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赶快扭头张望,但并没有在周边看到张裕的影子,心里一阵恐慌。

    “你误会了,你现在在哪里?”

    “乔青青,在我的心中,是冰清玉洁的,不是一个爱撒谎的女孩。如果我发现你欺骗我,我是不会原谅你的。”说完这句话,张裕挂断了电话。

    我怔在了那里。

    “遇到什么事情了吗?”看到我脸上的阴影,秦凯问道。

    “没有什么,我们班长说在这里看到我了,以为我在拍拖了。”我的慌撒得倒是很溜的。

    “你们班长倒是很在乎你的。”我听出秦凯的话里有一丝的醋味。

    西北的天气干燥,不一会,我的衣服和头发渐渐干去不少,没有刚才那一样的狼狈了,我知道秦凯并不会在乎我这个狼狈,比这个更狼狈的情景,他都看过了。在秦凯的眼里,除了我的家庭和经济情况之外,我并没有特意掩饰太多,也并不很介意将自己最难看的一面留给他,所以我也因此知道,我可能并不是那么在乎他、那么喜欢他。

    回去的路上,我在心里酝酿,如何对秦凯说清楚。今晚,秦凯那么热烈的告白,我并没有明显的拒绝,不知道他会不会误解。不过相比秦凯的话来说,张裕的那个电话,才是真正的让我郁闷。在我看来,只要我没有明显的对秦凯亲近和表态,我们的关系还是在正常合理的范围内,可张裕的就不一样,我欠他,而且还是那么多。

    我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宿舍,连路上秦凯跟我说了什么,我都心不在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