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惊吓

    更新时间:2018-04-28 10:52:09本章字数:3001字

    然后,我竟然看到了一幕让我脸红心跳的镜头,那么赤裸、那么夸张,我第一次看到这些如此让人害羞的东西,本能的捂上了眼睛。

    “我曾说过,要和你一起看的!”秦凯将我的手掰了下来,强迫我看。

    天啦,人怎么可以这样,这个完全颠覆我的认知和逻辑。我还没有经过人事,我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个状态。从小到大,我都是在一个封闭又狭小的环境中成长,我不知道这个一直被遮遮掩掩的行为,具体会如何,也不知道会有如此的夸张和独特。

    我转过了头,祈求秦凯:“秦凯哥,求你放过我,好吗?”

    酒精和画面的刺激,秦凯的欲望已经被点燃了,他呼吸越来越急促了起来,手不停在我的后背和臀部上摩擦。

    我彻底慌了。

    “青青,你知道吗,在我的心中,你真的就是一个尤物,我很多次,都在梦里幻想,抱着你睡觉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说罢,他就抱起了我,将我逼到了墙角。

    因为大学宿舍的床铺是在上面的,下面是桌子,所以这个条件限制了秦凯的不良动机。

    此时的秦凯,已经不再是秦凯了,而是一个被野兽和欲望控制的男人。他的双手在我的身上一点点的游走,从胸部,到腰肢,再到臀部,他每移动一寸,我便发出一阵颤抖。我,人生第一次, 被一个男人如此大胆、热烈的抚摸,我惊恐,但我更害臊,脸红得发烫。

    他抱起了我,将我平放在书桌上,我开始剧烈的反抗。

    秦凯开始扯我的衣服,我已经顾不得羞耻了,开始喊救命。

    “青青,你不喜欢我吗?告诉我,你是喜欢我的,是吗?”

    残存最后一线理智的秦凯,还在试图从我的眼中寻找一丝真心和真情,但我的恐惧和反抗,让他感到了失望。

    我的衣服已经被秦凯掀起,白色的胸部第一次袒露了出来。看见这份极致的诱惑,秦凯竟然停下来了。

    我想到我的清白可能就将这样被毁,我感觉了心痛,也感到了耻辱,泪水汹涌而出。

    “真像是一件高贵的艺术品,不,青青,我不能这样毁掉你。”秦凯眼中的那份欲望之火,渐渐熄灭了下来,我从他的眼中,再次看到了怜惜。

    他将我扶了起来,我不停的颤抖着,无法停止。

    秦凯关闭了电脑屏幕和声音,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他整理好我的衣衫,将我拉进他的怀中,双手摸着我的头发,喃喃说着:“对不起,青青,我是喜欢你,可能我不能用这样一个强迫的方式,请你原谅我。”

    秦凯的突然大转变,让我一下子安定了下来,刚刚的那份惊恐和羞辱,被一种痛苦所代替了。

    我不再为自己在秦凯面前裸露了身体而害臊,曾经在那个淋雨的时刻,我知道自己已经几乎全部在秦凯面前暴露了,我更知道,这几年对他的依恋中,他有很多兄长的影子,他虽然口口声声称我是一个尤物,但我知道,他对我有很多的怜惜。

    我虽然没有经历过爱情,可是我知道,感动不能代替爱情,因为感动终有一天,会让妥协全部散尽,那么,我会失去所有坚持下去的动力,那样我会更加无法掌控以后,所以,我能做的,就是一开始,就不要将感动转化成爱情。

    秦凯拥抱了我好一会后,抱起了我的头,他深情的吻了我。我从他的眼睛中也看到了那种深情,我没有回避,但也没有迎合,仅仅是麻木的站在那里。

    “青青,我会努力的,有一天,我会真正地走进你的内心。”

    我尽力挣脱了出来,看着秦凯:“秦凯哥,别这样,放手吧。” 然后,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我木木地走在大街上,感觉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炎热天里,我竟然感到一阵阵的寒冷。刚刚被秦凯划过的肌肤,那年轻又敏感的肌肤,现在似乎依然还在颤抖着,我的脑袋中一片的空白,感觉世界完全乱掉了。

    我无法形容内心的感觉,仿似又有百团棉花压抑在心中一样,就在刚刚,我仿似经历了一场炼狱。

    包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来,我知道,此时应该不会有很重要、紧急的电话,就没有理会,但它停了一下之后,就持续响亮的震动起来,我拿出来滑开,毫无气力的接听。

    “青青,咋不接电话呢?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突然好想你。”我这才知道原来是刘义。

    这一阵陪文小威,又忙着跟老乡聚会,我都冷落了刘义了。本来前一阵,我们每天都聊得还挺开心的,但因为我心中始终介意他是老师,就也无法放开。

    突然听见刘义这么直白温暖的话,我感觉我的感情似乎找到了一个爆发点,我竟然哽咽了起来:“老师,我……”

    我情绪再次失控,让刘义一下惊慌了起来,“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刘义的惊慌,让我一下子感到了自己并不那么孤单脆弱,我那百般的情绪终于找到了一个奔逃点。

    十分钟后,刘义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没有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一下子将我拉到了他的怀抱中,我嘤嘤地哭泣了起来。

    刘义摸着我的头发,宠溺地说:“傻孩子,想哭就哭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天塌下来了,我也会帮你顶着。”

    其实,我什么事情也没有遇到,我只是受到了一点惊吓,然后遇到了不会处理的情感问题而已,这些确实算不上什么大事。再说,再大的事情,我也都经历过来了,这又算什么呢?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刘义面前的这份松卸,让我看到了刘义的真心,也让自己看到了,原来刘义已经开始慢慢进驻我的内心了。

    刘义带了我去他的宿舍。学校跟他配有一间单独的宿舍,也方便他管理学生。坐在他的宿舍里,我看着他下厨煮鸡蛋面我吃。他说平时里,他也总在饭堂吃饭,很少自己做饭吃,今天第一次,想为我下厨一次,我感觉很感动,不禁笑了。

    我没有告诉他我在秦凯那里受到的惊吓,这让我也难以启齿。我只说突然想起了家里的一些事情,有点难以自制。刘义也没有再问我什么,在他眼里,我什么都很简单,还容易受伤害。

    吃过了饭,我还在刘义的宿舍里午休了一下,刘义说,以后我可以经常去他宿舍里午休,但是我考虑到我们还是师生关系,自然也不便过于张扬,便回拒了刘义的提议。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我就跟刘义走到一起去了。在没有任何第二个人知道的情况下,我们保持着这种亚亲密的关系。刘义总说,跟我在一起,让他再次找到了曾经那份久违的甜蜜和快乐,还让他有了初恋的感觉,我也一点点的沉醉下去。

    刘义知道我家境不好,他担心我总出去兼职会很辛苦,于是每个月都会给我五百元的生活费,一开始我都是坚决不要的,但每次,刘义总会温暖的塞给我,说相比我给他的快乐而已,这一切都不算什么,而且,随着我跟他的一天天亲近,我也慢慢接受了这种支援,还以一个心安理得的样子。

    上一次,跟秦凯那样一折腾之后,我感觉,我跟秦凯再也无法做朋友了。只要一看到、一想到他,我就会想起那些羞赧的画面,就会想起自己袒胸露乳的样子,而且每每想到这些的时候,我竟然还会升腾起一种愧对刘义的心。

    这个心理很奇怪,让我也渐渐意识到,原来刘义在我的心中竟然是这样一个分量和地位了。虽然我们之间从来没有任何承诺和表示,但我竟然无形之中,已经将自己视为了刘义的女孩,觉得自己不能对不起他一样。

    但就这样让我完全放下秦凯,我又做不到,我知道他是爱我的,在那样的关头,他都能克制自己保全我,说明他对我的爱,是真诚的,并不以占有为目的。也因此,我更觉得我很感激他。平心而论,秦凯这几年待我确实是没得说的,可惜,他在我的心中,一直充当的都是兄长的角色。我可以对他哭、对他骂,可以将我最难看、最真实的一面袒露他,可是我没有办法将爱留给他。

    我知道这样对秦凯不公平,可是,我也是一个忠于自己内心的人,不会欺骗,也不忍心欺骗,再说,欺骗他一时,又如何欺骗他多时?秦凯那么聪明,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过后,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吧,秦凯都没有再组织老乡聚会,我想,估计他也是为了回避见到我吧。这样对大家也都好,这些不堪与尴尬,需要时间来冲逝。

    我本以为秦凯会安安心心的准备论文、实习,但一个女人的暴吼才让我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