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善变的少女

    更新时间:2018-03-07 12:00:00本章字数:2065字

    肤如凝脂,白里透红,眉目如画,艳艳红唇,娇俏琼鼻,微显苍白的脸巧夺天工般精致,叫人看一眼便无法忘却!

    青丝如绢,冰肌玉骨,配一袭白衣,超凡脱俗,宛如画中的谪仙!

    过了许久,女子无意识的一声低吟惊醒了出神的袁成焕,袁成焕看着这不该存在于人世间的美人儿,心中不禁想到了一首诗: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美中不足的是,女子嘴角挂着一丝血迹,看这样子是受了重伤。

    “唉,我都自身难保了,再说了我身上也没有疗伤药,又怎么救她呢?”袁成焕低头呢喃道。

    “不过,如此美女若是能娶为我媳妇那就完美了,哈哈哈!”袁成焕心中无耻的这样想到,顺带着脸上挂起了一丝贱贱的笑容,整个人越发的猥琐了起来!

    正当袁成焕心中勾勒着这一宏伟蓝图时,忽然发现女子眼睛睁开了,二人的目光正好对视在了一起,袁成焕看着这明亮清澈的眼眸,心中的浮想瞬间泯灭,心神回到了现实!

    “啪”

    一道响亮悦耳的声音响彻在了寂静的林子里!

    刹那间,袁成焕便挨了一把掌!

    “无耻!”女子怒喝道!

    女子醒来后看到袁成焕那副样子,怒火攻心,再加上伤势严重,又昏迷了过去!

    袁成焕看着昏迷过去的女子,用手抚摸着被打的脸庞,心中不是一般的郁闷!

    “我还没把你怎么的啊,怎么就打我?”袁成焕无奈的摇摇头,在心中这样想着。

    时间不知不觉间便过去了,转眼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看着夜幕即将降临的天空,“得赶紧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袁成焕不由得急切了起来!

    用衣服将摘下来的浮生果包起来绑在身上,走过去抱起躺在草丛中的美人儿,袁成焕感受着少女入怀的丝滑感,心中顿生涟漪!但此刻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找到住的地方才是当前要要务!

    终于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袁成焕找到了一处山洞,袁成焕又出去捡了些干柴和枯草,生了一堆火又用枯草铺了一张床,将女子抱上床,袁成焕彻底瘫了下来!

    歇息了一会儿,袁成焕拿出在树林中采的天麻草捏出药汁滴在少女的红唇上,但药汁并没有被少女吸入口中,而是顺着嘴角流了出去。

    袁成焕一阵无语。“该怎么才能让她将药汁喝下去呢?我用嘴喂她?不,不,不!她醒过来会杀了我的,再说这是我的初吻啊!但她再不喝药就真的回天乏术了!”袁成焕心中矛盾的想着。

    “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算是我上辈子欠你的了,就把我的初吻贡献给你。”袁成焕最终抱着死的心态做了决定!

    袁成焕将药草汁嗪在嘴里,吻在少女薄如蝉翼的红唇上,一种温润之感透彻心扉!

    在经过五六次的亲密接触下终于将药汁都喂进了少女嘴里。

    看着眼前昏迷的美人儿,袁成焕饥饿的目光放在了浮生果上。“再不吃点东西,明天就成等死的了!”袁成焕自言自语道。

    “我还有大仇没报,不能就这样饿死,拼一把,富贵险中求!”袁成焕心中坚定的做了决定!

    袁成焕便拿起浮生果吃了起来,一连吃了十多个,袁成焕摸着鼓鼓的肚子,打了一个饱嗝。

    “唉,我怎么会没什么反应呢,不是说吃了浮生果会产生剧烈疼痛吗,咋没感觉呢?莫不是假的,不可能啊,《大陆异志录》怎可能出错呢?”袁成焕心中充满了疑问,由于实在是太累了,他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天亮了,袁成焕在梦中听到一悦耳动听的声音好像在叫他。袁成焕渐渐地醒了过来,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了,慢慢的睁开朦胧的睡眼只见一双愤怒的眼睛正在盯着他看。

    少女看见袁成焕醒了,停止了叫喊,二人大眼瞪小眼,袁成焕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忽然猛的站了起来。

    原来袁成焕睡觉不安分,滚到了少女的身边,手还放在了少女傲人的双峰上。

    “你醒了,好点了吗?”

    看着少女还有些苍白的脸色,袁成焕尴尬的说道,想缓解一下气氛!

    少女怒视这袁成焕,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你!”

    袁成焕怒怼道:“明明是我救了你,你还想恩将仇报,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哎,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袁成焕越说越起劲:

    “要不是我昨晚浪费初吻给你喂药,你早就见阎王了!”

    不过看着少女快要喷火的眼神,袁成焕这货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说漏了什么!

    袁成焕心虚的露出了一个自以为十分好看的笑容,停止了嘴上的语言!

    看着袁成焕停止了话语,少女终于不再压抑心中的愤怒吼道:“无耻的淫贼,等我好了一定活剐了你,我要……”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袁成焕,给少女喂的草药是天麻草,虽然有着治疗内伤的效果,但是却也有一个副作用,那便是:服用之人全身麻痹一天,所以不到要不得以时,没人会服用天麻草疗伤!

    “我要好好的吓唬一下这丫头!”袁成焕恶狠狠的想着

    然后他用色咪咪的眼神看着少女,吓唬少女道:“你再敢说要杀我,信不信我现在就非礼你,你现在可是不能动的哦,哈哈哈!”说着还做出一副双手要抓少女胸脯的动作,再配上一副猥琐的表情。

    听到这话,少女顿时停止了喋喋不休的谩骂,眼神惊恐的看着袁成焕,眼泪在眼眶边打转,声音颤抖的说道:“你不能这样做!”

    说着眼泪便顺着眼角流了出来,嘴里发出“呜呜,呜呜”的哭声。

    看着少女梨花带雨的哭泣,袁成焕顿时心软了起来,收起伸出的手,脸上换上了一副灿烂的笑容,说道:

    “好了,我是吓唬你的,我不会非礼你的!”

    “真的?”

    少女立刻结束了梨花带雨般的哭泣,脸上笑容可掬的询问道。

    看着变脸比翻书还快的少女,袁成焕心中暗叹道:“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不过嘴上却说:“真的,不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