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 16-1礼物

    更新时间:2018-06-16 10:00:00本章字数:2922字

    104.

    刑雨妃在会所度过了她三十四岁生日,往年妃姐的生日派对都可谓是万人空巷,纸醉金迷,激情高涨,把生日当做世界末日来过。可今天,现场只来了我、徐冰还有张岱,绝对的低调奢华有内涵,像错觉跟参加了哪位的告别式。

    “没走错地方吧?就我们仨?其他人呢?别藏了,都出来吧!”徐冰四处张望,感觉误闯了女厕,畏畏缩缩,疑神疑鬼。

    “别瞅了,我今年就请了你们几个。”刑雨妃把我们招呼到沙发上排排坐,拿来酒和高脚杯。

    徐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啥啊?早更了??”

    刑雨妃开了手里的拉菲,倒了四杯,先后送到每个人手上,然后举杯。

    “来!咱们先碰一个!”

    喝完一口,邢雨妃煞有介事的说:“我要宣布件事。”

    徐冰问:“啥事儿?”

    邢雨妃说:“我想好了。”

    这话从邢雨妃嘴里说出来,有种老妖要下山吃小孩儿的感觉。

    “你想好啥了?”

    “我想找个男人。”

    我们全松了口气。

    “艹!我以为啥大事儿呢!男人,你不是一直货源不断吗?怎么?最近资源紧缺?还是供不应求?”

    “这次不一样,我认真了!”

    “啊?!认真?!!”刑雨妃此话一出,把我们仨都震住了。

    “怎么个认真法?”我问。

    “不想找一个只会温暖我被窝的男人了,我要找一个能暖床、暖胃、暖身、暖心的全能男人。”

    “说白了,你不就是要找个热水袋吗?去超市买了就有了!”徐冰嘴特欠,又开始他那不着调的玩笑话,刑雨妃白了他一眼,不搭理他。

    向来只用身体谈恋爱的刑雨妃,这回竟然想转型精神层面了?

    我们仨都觉得她定是受了啥刺激,要不怎么会突然说这些。可谁有这能耐能让她受刺激?我们都想知道。

    “你是不是受啥刺激了?”我问。

    “被甩了?”徐冰问。

    “怎么可能?咱们妃姐怎么可能被甩,她甩别人还差不多!”张岱反驳徐冰的质疑。

    “难道是肚子被谁搞大了?”同样的问题,没等我张嘴,徐冰先问了出口,幸好徐冰嘴快,替我挨了刑雨妃一酒瓶子。

    “你们甭猜了,我没受啥刺激,就是突然有一天感慨这转眼自己都三十四了,是该找个踏实可靠的男人稳定下来了。”

    这台词相当熟悉,一般晚八点电视剧里,那些有钱公子哥把别人肚子搞大了的惯用台词。

    我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一致认为刑雨妃肯定是病了,且病得不轻。可她说她没病,吃完蛋糕后,我们轮番用酒灌她,灌到滴酒不剩之时,她还说一样的话,看来她这回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头,她确实积极去寻找对象,努力的要把生日会上的言论变现。她先是找了个老家伙,五十来岁,吓了众人一跳,我问邢雨妃是给老人家找姨太太呢?还是给自己找小爹啊?

    我并不是要对长辈大不敬,刑雨妃这选择比她爱玩“集邮”还让人费解,话说这婚姻是两个人的事儿,你刑雨妃婚前任性爱玩怎么样都行,等结婚以后,这可是要对长辈负责任的啊。

    她说老夫少妻没什么不好的呀,有多少名人不都是忘年恋吗?现在人家不也各种的晒幸福嘛。

    邢雨妃话已至此,我们这局外人不能做得比当事人还矫情,愿她和老头勇敢冲破世俗的眼光,排除万难,情比金坚。

    就在我们一片祝福声中,他俩这事儿没两天就黄了。主要原因还是那身体硬伤,老头儿燃烧了生命的全部也没能温暖邢雨妃的被窝,换而言之就是老头不好,导致她也不好,大家都不好了,肾宝都难保。

    邢雨妃后来还找过小鲜肉,结果人家嫩得连毕业证都还没拿到手。跟妃妃还没安全上垒呢,就开始管妃妃要钱,要妃妃管三餐,要妃妃帮交学费……好比真养了个儿子,妃姐二话不说来了一句:“你丫,滚犊子!”

    最近给她逮着个富商的儿子,我见过,是挺有钱,算不上大豪门,充其量算个土豪。俩人处得不错,那男的确实是个合格的供暖产品,也有快点结婚的打算。这眼看就要做少奶奶了,那男的突然拿出本册子,里面全是一系列豪门家规,里头第一条就写着:女方必须比男方年纪小。邢雨妃说这好办,她已经请户籍所的领导吃过饭了,新的身份证下周就能到手。里头还说了一条:准媳妇必须得是个处女,必须由医院验明正身,这终于有让邢雨妃犯难的事儿了。

    “都什么时代了,还有这封建思想,到底是想跟我结婚还是跟我处女膜结婚啊!”刑雨妃隐忍,压下火气,含了口酒吞下。

    “你膜呢?”徐冰正在挑战刑雨妃神经的极限,被刑雨妃狠瞪了一眼。

    我和徐冰为这事儿笑得花枝乱颤的,徐冰又说:“哈哈,不打算嫁了?” 

    邢雨妃沉思片刻后一脸不服气的说:“嫁!管它是啥门,挤破头我都得进去!”

    我告诫:“妃妃,你可得想清楚了,豪门可不是这么好进的!”

    “老娘早想清楚了,我要的是少奶奶的生活,他们要的是儿子,各取所需,很合理啊!”

    邢雨妃信誓旦旦的眼神跟念书时期课本上董存瑞的眼神一样一样的,誓死也要炸掉敌人碉堡。 以为生米煮成熟饭能推翻那条规矩,可几次三番,邢雨妃想趁月事当天霸王硬上弓,却被那富二代冷静的断了她念想。

    一周后,刑雨妃高唱着《义勇军进行曲》,斗志昂扬去了那家她熟悉的医院。刑雨妃活了三十四个年头,身无大碍却把自己推进了手术室数次,真刀真枪的挨自己身上,当事人都愿意了,我们旁人也不好多说些啥。

    这次做的是处女膜修复术,手术做得很顺利,她和她的处女膜重归于好了,又做回处女的她说这是她的第三辈子。

    终于在新长征路上遇到了曙光,一个月后,她终于把理论变成了现实,拿着新二代身份证和热腾腾的处女膜证明,像拿了吉尼斯世界纪录一样摆在富二代面前,说:“资料齐全,赶紧批准通过吧。”

    手术没白做,几经周折,刑雨妃终于与豪门二代举行了婚礼。在希腊爱琴海摆的婚宴上,香槟流成河的现场,我们三个激动不已,一是看着自己的闺蜜出嫁感到万般欣慰,二是能参加这个旷世盛宴感到无比荣幸,三是帮咱几个乡巴佬圆了出国梦我们不胜感激。往昔知道刑雨妃底细的猪朋狗友她一个没请,生怕人多口杂搅黄了局,就连请徐冰这大嘴巴都是签过事前协议,才敢让他出席,他犹如安插在刑雨妃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若他稍不留神跟谁说秃噜嘴了,刑雨妃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就被毁于一旦。

    都说豪门有风险,入前需谨慎。刑雨妃发挥了丁维“小坚挺”优良意志力,坚挺的存活了下来,大日子过得风风火火。她“上辈子”本来就过得奢侈,挨了那么多刀,“这辈子”她要加倍的奢侈。可逍遥的日子没过得上几天,刑雨妃又开始犯难了。婆婆下了指令,叫她怀孕,早点为家族延绵子嗣,任务要求生一男一女,凑个“好”字,男丁优先。

    “天啊!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封建思想!”跟上次一模一样,刑雨妃火冒三丈,含了口酒咽下。

    张岱一把将刑雨妃杯子夺下:“你都打算要宝宝了,还喝!”

    “这生男生女,先后顺序岂能是我决定得了的?初中时候没学过生物吗?”刑雨妃又拿出一支酒杯,刚想拿酒,发现82年的红酒被徐冰抱走了。

    “当初做这样的选择你就该考虑清楚,要求一个21世纪的女性还是处女,你就该知道会有今天。”徐冰说。 

    刑雨妃默不吭声,我第一次见她如此犯难的表情,看来这次撰写的是《文化大革命之封建思想的剿灭》,要有场恶战要打了。

    周末一结束,刑雨妃乔装去了趟妇科私人诊所做检查,化验报告要等一个礼拜。一个礼拜后证实真是她输卵管出了问题,还给出了一个晴天霹雳的结论:想受孕可以试试人工受精,成不成功就要看老天的造化了。

    她说再这样下去,哪天她想不通,她就去东莞算了。

    “别去祸害东莞的百姓。事实已经是这样了,虽然有点残酷,你终究得要接受吧。”

    “我接受,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要去尝试!”刑雨妃狠狠地喝下一杯纯伏特加,又一次把自己推进了手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