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t 20

    更新时间:2018-03-27 17:00:00本章字数:1724字

    Part 20:

    我忽然感觉到了,鼻息处有一阵湿热的气息,惹得我的鼻子痒痒的直想打喷嚏。当我正为这个痛苦难耐的时候,有一瓣湿湿的唇贴了上来,轻轻的啄了一下,又马上离开。我为这意外的事情感到莫名的欣喜。

    她的唇又一次贴上来了。这次再没有离去,留在了那里,轻轻的吮吸。我忽然又感到了鼻子堵得厉害。眼角一阵湿热。有泪滑下了。这个样子的谢雨寒啊,有谁舍得狠心离去? 

    伤于斯,感于斯啊!

    爱我的人我不爱,我爱的人不爱我。这是铁定的定理。孟蝶的割腕殉情终究没能挽回她的爱情。只是不知道痴情的孟蝶现在究竟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度过了生命的危险期。

    刚才去看她,她已经不在。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或者说什么人把她弄到了哪里。正郁闷不堪的时候,又遇见了先前给我通风报信的那个哥儿们。不好意思直接问他孟蝶的情况,却说要请他喝酒。理由很简单,为了答谢他昨晚给我报信。

    喝了几瓶后,他倒没什么事情,我却把自己给灌晕了。跟狗熊似的狼狈不堪。最后他也快要喝迷糊的时候,给我迸了一句:“孟蝶可能是休学回家了。”我佯装不在意,挥挥手,说:“她回不回家,管我屁事。”

    听了我的话,他也没再提起与孟蝶有关的任何事情,一直到最后我俩要分开各自走路。我却开始后悔了,刚才死撑什么面子呀。现在没了信息来源,只落个空自着急。只能是活该。

    谢雨寒许是感觉到了我的眼泪。她用手轻轻拭着我的眼角,说:“怎么还像个孩子呀?”话语里有着母性本能的关爱和呵护。我一阵感激。不由的拿手臂紧紧地环抱了她。热烈的回应她。

    我突然间的举动,吓了谢雨寒一跳。她惊慌的连忙躲闪。我闭着眼却不放手。 她无奈的附在我耳边柔声说:“徐水,你放手。”我小声说:“我不。我怕自己一松手,就再也抓不住你了。”谢雨寒挣开我已经放松的手臂,不高兴了似的说:“徐水,你醉了。我知道。”

    “我没醉。我自己清楚。”我跟谢雨寒顽抗到底。谢雨寒直起身子,说:“我累了。你好好的睡觉吧。我回去了。” 我叫了声:“雨寒,你别走。”其实,她就在门口,并没有离开,却没有应我。

    门吱的响了一下。我知道那是谢雨寒走出去关门的声音。一阵失落敲打在我的心上。我头疼欲裂。分不清孟蝶是谁,谁又是谢雨寒。我开始胡乱的讲话。声音由低到高,又由高到低。最后,没了声音。那是睡着了。

    醒的时候,不知道是几点了。反正感觉着屋子里黑糊糊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手机在响。指示灯不停的闪动。我摸过来,看见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很陌生的电话号码。我接通了。是谢雨寒的声音。我很惊讶。

    谢雨寒问我:“头还疼了吗?”我说:“没事了。”谢雨寒又说:“你还会记得我吗?”我糊涂了,不明白谢雨寒在说什么。我接着说:“会的,会的呀。”然后,我听见谢雨寒啜泣的声音,她在克制着不让自己哭泣。

    我急了,问她:“雨寒,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出了什么是啦?”谢雨寒吸着鼻子,抽抽搭搭的说:“阿水,我很好。没有任何事情。”停了片刻,她又说:“阿水,我走了。”我更急了,急切地说:“雨寒,你为什么要走?什么时间?”“不为什么。”“你在哪儿?”谢雨寒干脆的说:“你不要问了。问了也是白问。我已经走了。马上就坐上车了。”

    我颓然无声。谢雨寒说:“阿水,我会想你的。你会记得我吗?”“嗯。会的。”“阿水,我走了。”我忽然想起,我应该挽留她一下:“雨寒,可以不走吗?”谢雨寒终于哭出来了:“我也不想走啊。可是不可以呀。我留下来只会伤害你。”

    “我不怕。真的,我不怕的。”我说。谢雨寒很激烈的反驳我:“你会的。以后你就不要再想我了。我不值得你去想念。”“为什么?”我仍不死心。谢雨寒缓了一口气,说:“我不配和你在一起。因为我和孟蝶一样。也有过别人的孩子。”

    谢雨寒的话于我没有多大的反应。也许是曾经经历了太多的过程,对谢雨寒这样的结果已经麻木得没了感觉。谢雨寒是怎么挂断电话的,我不知道。电话里没有了谢雨寒的声音的时候,我把手机合上,啪一下扔到了床上。拉过被子把自己紧紧的裹起来。寻了个绝佳的位置,舒服服地躺下。只想好好地睡上一觉。

    徐水水还是那个徐水水。可是,孟蝶已经不知所踪,谢雨寒也走了。只剩下一个白痴样的徐水水,他除了睡觉,还能做什么?没有谁能够控制另一个人的感情。所以,徐水水说自己要好好的睡一觉,就没有谁站出来反对。

    2005年4月17日——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