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急促电话 嫉妒眼神

    更新时间:2020-02-01 15:24:56本章字数:3650字

    (偷偷的看你

    偷偷的想你

    偷偷的爱你

    偷偷的习惯

    最后,偷偷的哭了···

    ···

    ··

    ·)

    “你笑起来真好看···”我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此刻的沉默。笑凯还安静的趴在桌子上,看起来也累的不轻。

    “喂?你是?”

    “雪豆,我是沩幽啊。”

    “啊?什么事?”原来是他,不过这么晚了,他为什么打来电话?不管了,先问再说吧。

    “我?没什么事。额,不过,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语气跟今天比起来有很大不同,为什么这么冰冷呢?不过我不想再问,可能是他打来的无聊电话吧。

    “我在隔壁学校准备吃烧烤···”或许多说两句就能缓解当下的尴尬,希望他能早些结束这个话题,因为笑凯这个时候紧紧的盯着我。他的眼神跟刚才的不一样,似乎泛起阵阵火苗,像一只狂躁的野狼看见扎眼的白兔,跃跃欲试的向前,做好准备一击必中。我心里一阵寒颤,莫名其妙的恐惧起来,背后一阵凉嗖嗖的风吹进来,吹的我拿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这么好的事情呀,跟谁?”沩幽问的有点着急,我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一根紧绷的弦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被撑断。

    跟谁?我的眼神似乎有点期待,也有点懵懂,甚至带些委屈的看着笑凯。

    他好像觉察出什么,眨了眨眼睛,一转头,对着师傅说:“师傅,这边的好了吗?”

    “跟···”

    “哦?也正常。说说都有什么好吃的。”大概是听出手机这头有人说话,但也毫不避讳的直接在手机里跟我唠起来。而且,掷地有声,振振有词。世界这么大,我活在自己安安静静的小心思里不好吗?为什么碰到感情的事情,为难的感觉就这么苦恼呢?要不我就直接说还没有做好,然后尽快结束这样的话题吧。

    “你们的烧烤来了。”阿姨穿着泛油光的微群,迈着轻盈的步伐冲我们走来。笑凯也看着我,似乎觉察了什么,刚才的眼神也一扫而空。亲昵的拿了根鸡翅,在我眼前晃晃,笑着说:“吃吧!还冒着烟呢,不够再说。”他大概是觉得不好意思嘛?

    “有鸡翅、韭菜、生蚝···”糟糕,我在干什么?笑凯刚才的眼神明明就是很生气,明明就要把我一口气吃掉一样。我不敢看他的眼睛,怕他一个生气起身走人,更害怕他会真的一口把我吃掉。

    “这样啊!味道怎么样?”沩幽紧跟其后,咄咄逼人的问着。

    “我···还不知道。”他大概不会让我尝一口试试吧···

    “那···你下次来我这里,我请你吃好吃的!记得存下我的电话哟!”一通电话终于结束了,我松了口气。

    “我···”最担心的还不是他生气或者走人,而是——

    笑凯静静地坐着,盘子里已经被他啃完了几个骨头,三个韭菜。他毫无挂虑的自顾自吃着,对我,却是极大的打击。我自顾自心理状态起起伏伏,他却了无生趣的吃着烧烤,事不关己又高高挂起的样子,憋的我肚子里一肚恼火。恨不得刚才的电话里,接着沩幽的话继续说下去。不过转念一想,他要是不在意,怎么会带我来这里,又怎么会问我今天在医院见到的是谁呢?

    “对了,今天你去医院了吗?”我故作镇定的问他,也拿起了一串烧烤,食而无味的咀嚼了一会儿。直到我一整跟鸡翅都啃的干干净净,笑凯才慢慢放下手中的串儿,找准了时机,看着我,意味深长的说了一个字:“嗯~”搞得我满心期待被落空,​好像贼人是我一样!

    天灵灵地灵灵,魔镜呀魔镜,此刻世界上最尴尬的就是我了吧?还不如不问来的好。沩幽呀沩幽,你可真找的好时间,打得好电话呀!现在你一定得意的不得了,但我满腔的委屈找谁说呢?

    “还想着见到他呢?这个男生真讨厌!”他淡淡的说道。眼里划过一丝浅浅的忧伤,让我目瞪口呆。心里某个位置开始被填满,强大的认同感竟然让我感觉被爱满满包围,瞳孔里的他无限放大,再也装不满,撑的我的眼角涩涩,一股暖意涌上心头。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的呢?或许是上次在操场?还有他的吻···

    “好吃吗?”

    “嗯!”

    “要是吃饱了,我们去喝奶茶吧!”

    还要去?我的生活是有多单调,他简简单单一句话我竟然大吃一惊呢。从遇见它开始,我的生活观念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冲击。

    知心在朋友圈晒出了她的男朋友,还私聊我帮他点赞。我定睛一看,她的男朋友正是我们班上的刘兆。一看是刘兆,刘兆平时生活的点点滴滴就在我的脑海里铺展开来。我们都知道刘兆是班上最瘦的男孩子,麦色的皮肤,成天扒拉着最新款的苹果手机,目不转睛的盯着。大拇指上的指甲永远留的最长,用他的话说,是“对祖宗的尊重。”而我们并不明白这样的逻辑。或许这个世界上总有一半的人不懂另一半人的快乐吧···大家都知道他对英语成绩很在意,特别是每次考完试后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但谁都能看得出来,平时上课他根本不用功,大家都被他“基因好”,“从小受到的教育好”这样的外在条件给骗了,只有我清楚,每次在自习室里,他也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功夫不负有心人,努力的人在这个年代,总不至于太吃亏。可他和知心是一对,怎么就没有人发现呢?仅仅因为他们外貌根本就不搭吗?一个瘦,一个胖,一个黑一个白?一个果断泠冽?一个可爱伶俐?

    “怎么没见你上自习呀小雪豆?”

    “怎么见你突然上自习呀知心姐姐?”

    “我当然是为了刘兆学习英语啊~!”爱情的力量真伟大~这句话绝对有源头的。不过,​我们现在就不要想学习不学习了吧!时间才是最宝贵,我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费!

    “我~当然是在隔壁学校吃烧烤呀!”

    “我就知道,终于你母胎solo要解放啦!我们待会儿下自习在学校外面买点水果,可别让我碰见了哈!”

    “喂!”

    “回聊回聊,刘兆找我有点事情!”

    笑凯没有什么动静,忽而静静地在手机上打几个字,忽而看看路边的商店。不一会儿,选择在一家人不多不少的奶茶店门口停下脚步。

    “就这家吧!我们上二楼。你看你要喝什么。”他发号施令的样子让人不得不愉快的接受。

    “抹茶、红豆、香芋、麦香···emmm我要···”

    笑凯看着我“扑哧”一声笑了,眼里满是宠溺的目光。他大概想说,你看看你,买个奶茶都要选半大天!也难怪,我之前从未觉得自己跟可爱有关系。他这样的眼神,恐怕是暴露自己了。

    “我怕我胖了!···胖了不好看!”

    “我比较喜欢有肉的,不像他们说的那样。”

    “也行,我是挺喜欢变的瘦瘦的,但是现在胖胖的也比较有手感!”我看着他做了个鬼脸,“我要一杯大杯麦香奶茶!”

    “老板,我要经典珍珠。两个一起。”“你先上去吧。”

    “呃···我等你吧。”他没有说话,拿了奶茶陪我上了二楼。虽然是晚上十一点,奶茶店却门庭若市,总是有不少社团的学生聚在一起出谋划策。但我马上就要去读研究生,应该要和大学的生活告一段落了吧!在这之前,我敢说整天和书本作伴的日子让我艰苦难耐,从未想过享受大学丰富的校园生活的我,总是拒绝各种各样的活动。按部就班的学习,做父母和老师眼里的乖孩子,直到笑凯的出现我才意识到,我做了多么错误的决定。但还好我有一点小聪明,也幸亏有他在。

    “好喝吗?”

    “嗯!”他现在的样子怪可爱的,无忧无虑的吮吸着珍珠,好像肚子里空荡荡的。

    “你不准备去参加其他的兼职了吗?”

    “不准备了。你说的对,还是好好学习来的好。”他迅速回答,我也沉思了一会儿。心里直嘀咕:你确定吗笑凯?不过,此时的空气虽然安静却一点也不尴尬。最后一口热奶香进肚子里以后,我的困意慢慢涌上心头。

    “笑凯好困呀,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我的眼睛已经耷拉到睁不开的样子。笑凯一边咬着吸管,皱了皱眉,两根眉毛齐刷刷的倒八字起来,蛮不怀好意的说:“这就困啦!”往后几乎很多时候,这句话总挂在他嘴边,导致后来他一说这句话,我就习惯性的不再接话。因为我知道,他永远会告诉我,我还困的太早!我就怕有一天他要很早睡觉,我大概会发愣:一种属于我的巨大习惯,会不会在那一刻成为我从未发现的专属安全感,一旦打破,就意味着我将无法挽回,并且付诸东流?

    “想回去睡觉啦~!我一般上这个点就睡觉了。”

    “嗯。”我们上了车,我只记得我靠着软绵绵的衬衫,摇摇晃晃着脑袋,回到宿舍楼下。

    “笑凯···”我下了车,脚步却不肯离去。

    “怎么了?来,晚安吻要吗?”

    “嗯!”路上没有什么人,他的眼睛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睫毛忽闪忽闪。温暖的唇贴过来,轻轻一吻,他看着我说:“回去吧。”见我没有动静,他笑了,看着我说:“我看着你。回去吧!”

    “那你呢?”我担心他一个人在黑夜里不安全,这个点确实到了该休息的时间。

    “我待会儿就回去,还要送车呢~!”“放心吧!”他攥了攥车把手,一阵风吹在他的头发上,淡淡的清香袭卷而来。

    我这才放下心来,又担心他送车回去太晚,没走两步,就挥挥手,让他离开了。他是一个很懂事的男孩子,总是给我安心的感觉。

    “雪豆,我看见你的那个男生了。”嗯?知心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已经困的不得了,换上睡衣裙,顾不得多想。

    “我觉得有点问题诶!”

    “怎么了?”我的心一紧。预感哪里会有问题。毕竟知心的爱情观从来都乐观的不得了。

    “我看见他在外面买水果···”

    “买水果?不会呀,今天晚上我们在一起的。”真是的,吓我一跳。

    “不是今天,是之前我见过!他在外面买香蕉,给其他女生分来着。”她一口气说着,我心里的秋千一下子摆到了最高点。忽而来的是阵阵难受和压抑的感觉。转眼又觉得实在筋疲力尽,一天的时间发生太多事情来不及想,又是沩幽的出现,又是那通电话,又是奶茶,又是晚安吻···现在又是这样的事情。明天问清楚吧!​忍不住心头一紧。

    “哎呀,不过没~那么多~事情啦~”她的说话声越来越没有底气。

    “小锦子还没有回来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