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一场打闹 迫不得已

    更新时间:2020-02-02 22:13:25本章字数:3295字

    这个清晨,我是在一阵清香中醒来的。睡眼朦胧的我,透过一点点缝隙,看见锦江玲珑有秩的身材,正摇摇晃晃的喷香水。扑鼻的芳香瞬间把我从睡梦中唤醒。难得一见她大早上捣鼓。

    “你去哪?”

    “跟朋友玩呀~”我以为继上次窗台上的兑换后,她语气能稍微好一点,没想到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不过这也让她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质。我注意到她特意用卷发棒微微卷了发尾,显得她脸又明显小了一圈。上半身穿了假两件的套头衫,下半身用皮裙中和了休闲感,脚上换上了新买的高跟,妖娆的走着猫步,在我的床前转来转去,弄的我好不害羞。正准备起身去上课,她突然站在我的床边,伸手去拿上铺的东西,套头衫被上肢的力气带起,我在她正肚脐的下方看的清清楚楚,小腹一起一落,香味也变的更加深沉,差一点她的蕾丝花边就要闯进我的眼帘。

    似乎被锦江能看得出我的眼神,轻轻瞟了我一眼,转身潇洒的勾起单肩黑色皮包,朝宿舍门口走去。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顿时感觉她的时髦好像和这个校园并不相称,她从来没有双肩书包,也只有一对“妈妈送的”运动鞋。每晚夜宵不断,但身材却保持的无敌好。算了不想了,等我大学毕业了再说。生活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根本也没有必要拆穿。

    “雪豆,你的睡衣哪里买的?”知心姐姐从她的窝里探出头来。

    “忘了。”

    “看你c模c样的样子,连我都自愧不如了!”

    “哪有!”我看了看她的衣架,明明是你比较厉害好不好!硬生生把她从床上拽下来。“准备去上课吧,知心姐姐!”

    一边想着又是无聊的一天,一边换了一身突出腰线的半裙,我琢磨着今天什么时候能早点下课,又忽的想起知心昨晚的最后一句话“不是今天,是之前我见过!他在外面买香蕉,给其他女生分来着。”我转身看着她,果然是知心姐姐,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静静地躺回了她的窝里,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好吧,我洗漱过后,简单化了眼线和眉毛,涂了橘色的淡口红,也朝教室走去。

    准备在办公室帮老师签到的时候,突然一阵吵闹。原来现在是早上10:10,又一波新的下课学生要来交作业了。我不想赶上高峰期,快速找到我们班上课的页数,在右下角签上自己的名字,一抬头,准备离开。可又像上一次一样,我在匆忙的人流中,撞见了笑凯。他拿着老师的作业,匆匆进来办公室,一眼就撞见了我。

    但这次他什么也没有说,匆忙交上作业,看了我一眼,有点不对劲的离开了办公室。等我回过神来,自己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教室。

    教师里大家对着刘兆一阵嬉笑。刘兆只是一边不耐烦,一边笑呵呵的回答,又一边自顾自上下划着最新版蹭亮蹭亮的手机。我没有心情管这些,自顾自找了个靠边的座位,随意翻书,等着老师来上课。不过笑凯去哪呢?无论他去哪,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吧?巨大的问号驱动着我坐立不安,感觉自己在教室里一刻也呆不下去。要给他发个消息吗?他会回吗?

    “喂雪豆,知心没来吗?”刘兆突然坐在我的旁边,着实吓我一跳。

    “没有,被我叫起来···”

    “她去哪了。”

    “当然是···又回被窝里睡觉了。”他定睛看了我一会儿,有点明白了什么似的偷偷笑起来。

    “怎么了?她不是也常常不来上课吗?她的到难道是你签的?”

    “对呀,告诉你也没什么。你宿舍锦江和知心的到大多数时候都是我签。偶尔我不在,跟知心出去玩的时候,都是锦江找人签。她今天早上这么累,大概是昨天我们玩的有点high”他在我的耳边悄悄说。

    “怪不得。你有没有感觉今天怪怪的,老师平时都来上课了?”虽然我知道了带签到的人是谁,但是我依然控制不住自己想,笑凯去哪里了呢?

    “不知道。要不你去看看?回来告诉我怎么回事。”我跟他做了点头之交,匆忙往教务处赶。

    当我到门口的时候,看见班主任,神情紧张的站在校长旁边,平时经常挂着笑容的她,此刻双唇紧闭,神色慌张。我又进去一点,发现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才悄悄竖起了耳朵。这个时候,我看见校长旁边站着笑凯等一排学生,看起来他们没有挨的很近,应该是同一个年级,但是不同班。远处一小撮老师互相讨论着什么。笑凯背对着我,并没有看见我的到来。我凑近了,想听听老师们的谈话内容。

    “听说这次优秀班级考核是加上了贫困户评优的活动,意为评选出关心学生的优秀骨干班主任教师。”

    “对呀,我们班上正好有一个,况且她成绩也不错。”

    “我们班一个也没有,校长又要求每个班都上报成绩。时间又赶在贫困生评选之后···”

    “那不就是说···没有贫困生也要凑一个出来?”

    笑凯是贫困生吗?那他岂不是更优秀,处处都比别人好,况且他那么干净、温柔,肯定不是成绩不好的学生。又不是坏孩子,但他在这里干什么?巨大的问号盘旋在我的上空。

    “行了,老师们,同学们,今天叫你们过来没有设么别的事情,想必大家都听说了。马上贫困生评选活动结束,还要评选优秀班主任,与贫困生成绩直接挂钩。”这是什么鬼评判标准?什么神仙操作?什么时候评选还跟这个挂钩了?

    “但是校长,我们班上如果没有评选出来怎么办?”隔壁班的段老师问道。

    “那就没有资格。”“对了张老师,你们班虽然是毕业班,但是我了解到有些同学逃课严重,还有带签到的现象,你要注意了!”

    “是的校长,这件事我回去问清楚!之前还没有这种现象,肯定是他们偷懒了。”我的班主任张老师,此刻脸上颜色已经变的惨白,平日里力争上游的她今日突然被校长劈头盖脸的问话,我也是头一次看见。

    “笑凯,你们作为学生会的成员,遇到学生逃课应该怎么处理?”

    “···不包庇,上报学校处理。”他低着头,缓缓说道。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学生站出来哭丧到:“校长,我们班上一直几率都很好的,不能接受批评呀!我班上有同学家境不好,平时努力学习,肯定是有人背后说小话,不想让我们班评优的!”一边说着,他往前挪了两步,站在离校一米开外处。我着实吓了一跳,评优不评优都是自己的本事,为什么这么着急?难道?

    “行了,各个学院自会调查清楚。你问问看,学生会不会监督吗?”笑凯面无表情的站着,我能感受到他强烈的难受。而刚刚哭嚎的同学则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他一把抓起笑凯的衣服,面目狰狞道:“你们搞的什么事,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学生会表面一套,背地一套,从来不为学生考虑!”

    我的心头一紧,现在该怎么办?我不想被他们发现,怕他们一时间尴尬,又不想让此时的事态越演越烈。

    “行了别打了”张老师离的最近,先是愣了一下,也赶紧上前阻止。

    “什么别打了,张老师我看你们是串通一气吧!”跑过来的这个老师应该是咆哮的那位学生的班主任。眼看事态就要变坏,我着急的不得了,想跑回去找刘兆她们来帮忙,又害怕时间来不及。我紧紧盯着笑凯,生怕他们再打起来。

    “干什么呢!还是高校的老师和学生呢!”校长一反常态,义正严辞的拍了拍桌子,随后拿起一本书“啪”的甩手,丢在地上。这才止住了这场争吵。

    安静下来的教务处比平时显得更加尴尬,阳光照在每个人脸上,时间滴滴答答的过去了,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的严肃感充满了整间房子。大家似乎都有话要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就这么僵持了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分钟···沩幽的出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和我心里的波澜。

    “校长,我们公尺这段时间就要完工了,这是我们的完稿图纸。”因为我站的地方靠后,他从门口进来,没有注意到我。但我猛的想起他好像说过,有个地方要求赶工,难道就是我们学校?我想踮起脚尖,试探着让他发现我的存在。

    “行了,大家都回去准备吧。”校长恢复了平静,老师们也识趣的四下而去。两个班主任老师和笑凯他们也一言不发的一哄而散。

    我被一个人忽的紧紧拉住。

    “雪豆,你过来!我刚刚就看见你过来了,幸好你过来。你回去跟班上学生说一声,不准它们出现任何逃课的现象。还有,我们班上临近毕业,贫困生数量可能不够。这张表格你回去填一下交给我。现在校长要求很严,刚刚又那样训斥,我担心会对我们班上的同学毕业率有影响。”张老师一把拉住我,从包里悄悄递给我一份表格。我打开一看,吓了一跳。让我这不是弄虚作假吗?但是如果没有学生上报的话,岂不是会有更多学生毕不了业?锦江怎么办?知心怎么办?我不敢多想,收起表格,心里一横,反正我已经考取了研究生,暂且这么做吧!

    我的脑袋又开始嗡嗡作响,等我折回教室的时候,刘兆一把拉住我问了个遍。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没想到贵公子出生的他,也目瞪口呆。

    “这件事可要保密了。而且,你不能那样做。”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