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沩幽身世 笑凯朋友

    更新时间:2020-02-04 23:54:47本章字数:3167字

    笑凯,我想看见你笑,​你知道吗?

    “你如果做了这件事,会影响自己读研的。”

    “真的?”

    “我自己都想考,我当然知道了。”刘兆在我耳边悄悄说。我拿起表格,自己一个人盯着看了很久。笑凯的脸庞映入我的眼帘,他笑起来真好看……但他为什么总是不笑呢?

    一节课就这样了无生趣的结束。我拿着表格走出教室,想起打架的场景,不寒而栗。那位同学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笑凯?难道他怕自己毕不了业?他是几班的同学?

    这么一路想着,我往老师办公室走去。希望在那里能见到一些蛛丝马迹。

    刚一进办公室,就很巧合的撞见了那位急躁的同学,他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生闷气,尽管坐在老师的桌子后面,一起一伏的肚皮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眼神望向窗外,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

    “着么了?在生气?”

    “……你是”他被吓了一跳。猛的一回头,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你是因为今天在教务处的事情吗?”我轻声说道,又怕他起警戒心,“我刚刚路过而已。”

    “今天你在?”

    “嗯。我看到你生气了,差点打笑凯。”

    “你认识他?你们什么关系?”

    “女朋友。”

    “你们是一伙的吧,都想看我笑话。”

    “其实,我并不知道他今天的事情。我的朋友也并不多。”

    “那你……”

    “我从小虽然成绩优异,但一直都羡慕别人家的孩子。羡慕他们可以交到很多朋友,羡慕他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而我,只要有小伙伴找,我虽然迫不及待想玩,但妈妈就会告诉他们我要学习,下次再来。紧接着就没有下次了。”

    我接着说:“你和笑凯都是一样的情况,你们之前认识吧。我想,我和你们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我没有这样的机会跟朋友打架,因为我没有什么朋友。”

    “我们生来就低人一等,什么都要靠自己去争取。太难了,真的太难了……”说着,他的眼泪已经在眼里乱打起了转转。

    “其实,我们都差不多。也都是靠自己去争取,我为了考上研究生,差点腰间盘突出,泡在自习室没日没夜的学习,但明天是什么样,依然不知道。

    虽然我不缺零用钱,但跟你们相比,我根本不会赚钱,连走出去的勇气都没有。有时候看着笑凯,我担心自己将来有一天什么也不懂。

    跟人不会打交道,不会找赚钱的机会,甚至自己赚的少,但还自以为自己聪明。不能跟他一样,也是一种自卑吧。”

    他没有说话。稍微愣愣,好像有些不可思议。

    “你们应该是朋友。”

    我起身,到老师办公桌上签了字。想着什么时候能把老师交代的事情办了。却被他一把拽住,“你是那个考上研究生的学姐?你叫雪豆?”

    “嗯。”

    “可以加你微信吗?我们老师天天夸你。没想到笑凯那小子竟然……”

    “好呀。”我掏出了手机,扫码的时候我看见他的头像是精心包装过的,朋友圈的内容干干净净,没有广告,没有经商的烦人信息。我没有告诉他我现在正面临的难题,我想保持自己所谓的优雅。

    有时候,这种让人烦恼的保持优雅,真的太过于累赘。

    现在我该怎么办?老师交代下来的任务,难道要让我谎称自己是贫困户?等评选结果出来之后再撤销?这不是让自己骗人吗?我怎么能骗人呢?​笑凯呢?你还好吗?

    “妈妈,你什么事?”妈妈的电话响了,担心她质问我,万一她知道了学校给我的任务。

    “你这两天不来医院啦?沩幽可是跟我说了你好多次,你什么时候来一次哈,跟你说点事。”

    “能有什么事呀妈妈。”

    “怎么那么多废话,来就行了。”

    “哦。”

    现在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一根弦紧紧的绷住让我很不爽快。

    我上了车,朝医院的方向去。大街上难得的熙熙攘攘,接近夜晚的闹市区灯火通明,我好像和他们格格不入,这种感觉很久没有过。是我太敏感了吗?每一天不都一个样!

    “妈!”

    “你来啦,妈跟你说哈,最近妈观察了沩幽,觉得人家小伙子不错,又是帮妈妈忙上忙下的,你看最近医院不是床位紧张吗……你那张脸是什么意思。”

    “不是,妈,我不是因为这个。”

    “行,你现在去后面病房里看看叔叔阿姨吧!”早就猜到妈妈又让我帮忙照顾病人,但照顾病人可以,但乱七八糟说这么一堆。我可是笑凯的女朋友​。

    “嗯。”

    没办法,我辗转来到病房里。不出意料的,沩幽在病床的对面坐着,定睛看着床上的人。

    叔叔被氧气罐包围,睁着眼睛,是我没有见过的苍白,面无表情的他,眼睛下面被青色的半月牙团团围住。病房里充满了医用酒精的味道。

    “我其实是跟我爸生活的。我妈是后妈。”他看见我进来,意味深长地说。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觉得这世间每个人都生来不易。

    “我的亲生妈妈跟我爸意见不合,常常因为一件小事就吵的不可开交。如果事后我再不开心一点,他们就会很生气。我的童年是在打骂中度过的。

    但我感激我的爸爸,他虽然生病,但还坚持供我读书。”说着,乐观的他也低着头,开始轻轻揉着太阳穴。

    “那……”

    “我妈妈后来跟我爸离婚了,组建了新的家庭。当时法院把我判给了我爸,我妈那边的后爸对我也很好。

    有一次我在工地里摔了一脚,妈妈叫叔叔过来带我去了医院,要不然现在我就不能走路……。”

    “我不知道这件事。对不起。”

    “没什么,习惯了。”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难受的地方。”我看见躺在病床上的叔叔轻轻咳嗽着,喉咙里像卡着什么东西呼噜呼噜呻吟里一会儿。

    “今天老师让我上报贫困生数,也就是让我充当,谎报信息的事情我可干不出来。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不能跟朋友说,更不能让我爸妈担心。”

    沩幽突然嬉皮笑脸起来,又回到起初见他时的阳光。“那你就能跟我说啦?其实,人生大多数时候不是明显的非白即黑,而是中间的灰色地带。”

    我盯着他的眼睛,好像找到了莫名的认同感。我需要的就是这种感觉。一种极大的释怀让我全身感到了放松。困意也随之而来。

    “你等一下。”过了没几分钟,沩幽推门进来递给我一杯茉莉花茶。

    “来,拿着。”我都感觉自己“唰”的一下,脸就红了。

    他见我没举动,拧开饮料盖子递给我。一口下去,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清凉。燥热也消失殆尽。

    “你在哪里买的?”

    “楼下有自动售卖机。”他说完,一张英气逼人的脸凑近,看着我:“你看我,够好吧!”

    呃……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办,只是下定决心,老师交待的事情一定办好。

    “我要走啦,就是过来看看你。”

    “看我?别忘了跟我去吃好吃的!千万别忘哈~”

    “嗯”。下了楼,我忍不住大口呼吸了两下新鲜空气,空中下了几滴毛毛雨,把晦涩的空气洗刷一新。

    给妈妈去了电话,就急急忙忙返回学校,不知道现在笑凯在干什么?我要给他发个消息吗?万一他没回呢?

    算了,先回到学校再说。公交车路过隔壁学校时,我心里忍不住笑的痒痒。好像看见笑凯骑着车,在来时的路上冲我微微笑着,样子好看的像春天的太阳,能一扫我心中的阴霾。

    他说我笑起来很好看,但他偶尔的笑才更让我开心吧!

    下了车,回到宿舍门口。我看见笑凯微笑的身影站在宿舍门口。我想叫他,但发现他听不见。走进了,才发现他隔着栅栏,好像是有说有笑,给一个女生递东西。

    “笑凯,你……”这里是女生宿舍,那个女孩子已经消失在走廊的尽头,笑凯拿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金黄色的香蕉。心里某个位置开始不受控制,砰砰跳起来,我想我是无法忍受这样的事实。

    知心之前说的对,“我看见他给一个女孩子水果……。”我转身想走,我为他担心难过,想要走进他的心里,但……已经忍受不了笑凯的举动。

    学生们一个个有说有笑,但我感觉从上到下的嘲讽已经把我团团困住,唯有一走了之才能让笑凯感觉到我浑身上下的愤怒。

    “等一下,我没有!”他几乎同一时间抓住了我的胳膊。路上有两个人驻足,但我来不及多想这些,愤怒已经灌满我整个人。我摔掉了他的胳膊,一转身,任凭笑凯的声音留在身后。

    “等一下,你去哪?去哪?”

    惶恐,除了惶恐还是惶恐。锦江难得在寝室呆着,但我没有什么心情看她。倒是她先看见我,先是吃了一惊,后鼻子里“哼”的一声,自顾自的打开电脑。

    哼,有什么了不起?分手总在下雨天,也难怪嘛。可是刚刚的一幕怎么也忘不了,像一根绵绵的针穿过我的​身体,隐隐作痛。我豆难得见到他的笑,为什么?巨大的不服气吞噬着我。

    好像精神分裂一样,我一边想占有他,一边想刺激他​。

    不对,她怎么在我前面回来?难道刚刚和笑凯见面的人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