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意料之外 匪夷所思

    更新时间:2020-02-29 21:26:57本章字数:3536字

    我做过很多场梦,上交材料后的这个夜里,这场梦境是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因为很多梦我都记不起来。那次在作业堆里,看见过的笑凯的诗歌,做梦的时候差点读出来,做完梦,几乎全忘。只剩下零星的字迹,从一行末端开始渐渐消失,像萤火虫一样散开,在漆黑的梦境里围绕成一星半点的光芒,把一个女孩子牢牢围住……

    她,跟我长得差不太多,圆圆的脸颊,说起话来可爱的不得了。吧嗒吧嗒的朝我走进来,“这是笑凯给你的,不要误会啦!”

    “你去哪?”我在梦里,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想要问清楚,她来自什么地方,要去往哪里。只知道,迷迷糊糊的感觉下,我分明还带着半分的清醒。

    有人会对一个梦境,记得这么清楚嘛,谁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就连当时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心情,都原原本本复制下来。废话,肯定是有的。不想期待那么多,也不想想那么多,只觉得该来的,总会来吧……谁说过梦里的不会在现实发生吗?

    “知心,你要去上课吗?”“喂!知心!”掀起她的被子,只见一只单身狗抱枕,在圈着被子里的余温。杯子是有温度的,还有一股淡淡的洗发水味道。她大概是早早出门了。不会刘兆也跟着走了吧?锦江那家伙就更加不会早上去上课了。

    “别吵啦!”我不明白她起床气怎么那么重,还要两条腿蹬着床铺,发出难听的嘎吱嘎吱声。

    “无聊!你不去还不让别人去上课呀?”我只能在心里嘀咕。不过也更加衬托出她的洒脱,如果不这样,谁愿意睡在上铺的是一堆不会说话不会动的哑巴空气呢?

    微信里前段时间加的男孩子,昨晚连发了两条关于贫困生鉴定的朋友圈,落选的感受和滋味,凭白不好受。但是我凭白被选上,这滋味,也有一些奇怪,意犹未尽的难过。锦江妈妈给她的那件粉色的衣服,挂在她座位上摇摇欲坠,吹起一阵香水的味道。她真的太有女人味,太有女人味的女人,不光男人喜欢,女人也一样喜欢。

    帮她收起衣服,我出门买了早晨一贯吃的奶黄包,和现磨豆浆。几乎每一次老板都会直接递给我要买的,大概是——人太多,他也不想问吧。话说,从早餐店到教室的距离,往往就是我吃早餐的距离。这个老板非常人的瘦,大概和我差不多的年纪,但是听说已经可以一早创收一万块,光光是给大学生卖早餐,就能赚到这么多,还当真的羡慕。

    “学姐?”

    “额……”谁在清晨美好的早餐时光中,把我叫住?

    “你也要去上课吗?”

    “原来是你,早啊。怎么,一早上在自习室没有出来?”

    “对呀,我还没有考过英语六级,怎么能睡到这么晚,今天还有很多事情呢,所以我就……”

    “你这样子,这么勤奋,让其他不努力的同学看到怎么办?”

    “那有什么用?我连贫困都选不上。还不是因为学生会的决定,到现在我都心里不舒服。没办法啊,还是好好学习,改变命运来得好!”

    “……”我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太多时候,不是做什么事情没有趁早,而是事情来得太早。“其实我……”

    “学姐,你那个时候也是这么好好学习的吧?要不然怎么能考上研究生呢?”

    “也不要光想着学习,你看看人家早餐店的老板,一天就赚钱几万。”

    “学姐,你真的很……可爱嘛!”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留下我一个人吮吸着嘴里的黄奶油,愣愣的站在路上。可爱?我很……可爱?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一路上走过来,还能聊聊天,真的很开心呢!

    不过他叫什么来着?跟不知道名字的人说一路话,还是挺怪。算了,没有必要问这么多。说的开心就好,到要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到了教室拐角的办公室,我隐隐约约看见笑凯站在里面,但他身边围着太多人,学生会总是这个样子啊,一天到晚没有头绪的被被人缠着,问左问又。但是之前在办公室的时候,为什么小学弟会说,学生会的人都不干正经的事情呢?恐怕他的误解也会烟消云散吧,毕竟早上还过来开开心心的说话。

    “刘兆?你不是跟知心走了吗?”

    “没有啊,她去哪了?我不知道呀~!顾不上能和你说了啊,他们叫我过去帮忙呢!”

    “你去哪?”

    “学生会给我发消息了,我去看看!”

    “你哪里多出来的学生会朋友?“

    “前女友找我,我能告诉你吗?”

    “真怀疑你们的价值观,一个个谈起恋爱来,这么潇洒!”

    要不要给笑凯发个微信呢?他在忙什么呀,不上课吗?算了,万一他忙起来没有回复,我该左想右想了……不过昨天晚上,他的吻,软绵绵的,我们……皮肤碰在一起,黏黏的感觉,很舒服。

    毫无疑问,百无聊懒的一节政治课结束了。今天必须要去趟医院,平常下午没事就要去一趟,况且昨天妈妈话里带话的,怎么好好的沩幽就不是他爸爸亲生的了?还有为什么沩幽就不知道呢?

    再回到办公室帮老师收作业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人在走廊里,跟往常的叫嚷声不同,这里极其的安静。笑凯应该已经忙完了吧?

    “你在哪?”

    “我有点不舒服……在医院。”

    “啊?怎么啦?不会吧,你会跟人打架?”

    “傻不傻,我不会跟人打,人家还不会打我啊~”他说话声音有点轻,像是上气不接下气,我心里一紧,他不像是会惹事的人,好好地怎么会在医院里?

    “你等着,我这就去医院!”

    “嗯,你来吧,我在门诊这边。”

    等我下了车,就看见笑凯一个人捂着头,他当然是一个人,什么事情也不愿意麻烦别人,什么情况也都不会主动说出来。有点让人心疼,也有点叫人……佩服。

    “好点了吗?”

    “好多了,你能来看我,我很高兴。”

    “什么呀~我妈妈在这边上班,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现在没什么事情也会来这里帮帮忙。”

    “原来是这样……”我忍不住想起上次在车上看见笑凯,他躲躲闪闪的样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忍不住想去问,可是总是不忍心去问。毕竟,坐在沩幽车里的,是我。

    “今天早上我见到上次和你在办公室吵架的学弟了。感觉他很开心呢,也没有因为评定不了贫困生而觉得不爽,一早上就在自习室看书学习,还真是个认真学习的孩子……你怎么了?笑凯?”

    “你别跟我说了,我头疼。”

    “我是想说点开心的事情的,那我能问谁把你打成这样吗?这么丧良心!”

    笑凯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眼睛里又是一样的充满秘密,深邃的瞳孔盯着我,好像在说,我不想告诉你,也不想让你担惊受怕。

    果然——“你不认识。”

    “怎么搞的嘛,你现在还头疼吗?”

    “医生已经给我开了药,说是回去好好休息就行。”

    “怎么打的头,这是有多残忍。”

    “小姑娘别问这么多。”他的一双眼睛慢慢的靠近我,我以为他又要吻过来,下意识的闭着眼,不敢让身边的人看见。

    “嘻嘻……看你的样子,真可爱。”又是可爱。

    “早上就被人说我可爱,现在又被你说我可爱,我到底哪里可爱了?不能换个词形容我吗?”

    “谁说你可爱了?”

    “就是那个学弟呀,我也不知道,他就随口说一下,说不定他就是那样的人呢!”

    “你呀,真傻!”被他冷不丁拍拍头,到让我想起来要去妈妈的办公室走一遭。

    “我去我妈那里一趟,待会儿就下来。你一个人在这里休息一下哈~”

    “等一下。”

    “什么?”

    “没事,你着急,就先去吧!”

    “妈妈,我来啦!”

    “雪豆,阿姨不在。我也是刚刚过来找她。”

    “沩幽?”我冷不丁想起他的出身,忍住没有说出口。或许,承担起秘密应该是成长以后要接受的事情。

    “来,给你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呀~巧克力!”

    “对呀,给你!”他张开手,几个黑色纸包装的巧克力显现在我的面前。他这种大哥哥的样子,可是当真亲切可爱呢!

    “正好,我男朋友也在下面,待会儿给他也拿一个!”

    “什么?你男朋友?……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他突然往我这边靠靠,浑身散发着可怖的气息,让我措手不及。

    “对呀。只准你有女朋友,不能我有男朋友。”

    “谁告诉你我有女朋友了?”

    “难道你着呢吗帅,不应该有吗?”

    “那你觉得我眼里这个人怎么样?”

    “哥哥你别拿我开玩下了,我还小呢,怎么能跟你上升到一个档次上。你是女生见多了,纯心拿我闹着玩呢吧!”

    “雪豆,我没有,我小时候……”沩幽突然缓缓拉起我的手,我的身体不自主往他身边靠。

    “别动她!”另一只手被另一股力量狠狠拽住,双手一松,两个黑色巧克力巴拉巴拉掉在地上。

    笑凯和沩幽对视着,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恐怖,两个人脸上写着一样的表情——杀气。

    “雪豆,你是喜欢我的吧?要不怎么会做我的女朋友呢?”

    “别说了,你能给他什么!”

    “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吵了!”我受不了拉来拉去的阻力,只觉得头顶嗡嗡作响,整个人要不由自主的撕裂成两半。好不容易他们松开手,我大概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没想到弄巧成拙。

    “雪豆,你故意让我看见他?”笑凯冷笑一声,小哦让利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冰冷。

    “我……喂!你去哪!你别乱跑呀~”我很担心他头痛,现在又在气头上。正当我要上前去追的时候,后面被沩幽一把拉住。

    “哥哥,你能别开玩笑了吗?到这个时候了。”

    “你不知道男生都是竞争性动物吗?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不施以援手,只怕你会不高兴呢~!”

    “什么?”

    “别动,我开车,到路上等他,或者把你先送回去,这样你就能提前见到他了~!”

    “嗯,行!那我们快走吧!”

    “雪豆,别着急。我会慢慢让你知道的。别怕。”这句话,让我又是一个冷不丁的寒颤。他刚刚说他小时候什么?为什么要告诉我呢?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找到笑凯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