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人人都有

    更新时间:2018-04-10 22:52:15本章字数:2187字

    厅内,戏台中央,紫藤木椅上。

    一双秀气如女人的手里,捧着一面陈旧的青铜令牌。令牌确实很旧,旧得让人不忍追忆它的年代。

    这双纤秀的手,自然便是罗啸天的。手虽然纤秀,甚至有点单薄和清瘦,略显磷骨突兀。但却绝没有人敢轻视它,因为它是属于罗啸天的手,因为这双手里,握的是“无尘剑”,一把斩魔诛妖,纵横江湖未曾一败的剑。

    而如今,罗啸天手中,自然不是握着剑,而是令牌。

    “晚辈虽然知道自身资历浅薄,未涉太多江湖之事,但起码自幼跟随家师修道悟禅,人情道理还是懂得一些的”。

    武当大弟子黄奇风接赵无延问,兀自说道。语气虽然看着是很坚定的,但只要是稍微有点细心的人,也能发现他额头上比黄豆还大的汗珠,正散发着冰凉的寒意。很明显,表面坚定的话语,是掩盖不住他内心那份直沁心脾的恐惧的。

    黄奇风继续道:“罗庄主侠义柔肠,济世安民,为天下武林勘明正路。十年前,庐山顶诛魔一战,率领各路英雄侠士,齐心协力,终灭为祸世间,为非作歹的落雨轩魔教,拯救苍生于水火之中。这些功业晚辈是至死不能相忘的,相信在座诸位武林同仁也是不会忘记的。”

    别看这黄奇风平时好像很沉默,很内向的样子,但话匣子一开,却又有些滔滔不绝了起来。

    “家师曾在晚辈临下山时特别叮嘱过,罗庄主素来仁义侠气,于天下武林,江湖众生也是立有不世功绩的。所以,不管是谁要与罗庄主过不去,就是与我们武当派过不去,即使他是独行剑客也好。”

    说到这里,豆大的冷汗珠“哗”得从黄奇风的额头流下,划过他四四方方,棱角分明的面颊。

    其实谁也不会听不出来,在说到最后“独行剑客”四个字时,他的声音是多么的小,如此巨大的语调反差,让人觉得既滑稽又可笑。

    只是,大家却分明没有心情去注意这些了,更别提笑了。可以肯定,这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内心又何尝不是跟黄奇风一样呢?一样的紧张,焦虑与恐惧。

    当然,也包括戏台中央紫藤木椅上端坐着的罗啸天。只是他从来就是喜怒无色的人,所以众人无从注意罢了。

    罗啸天还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静静地听着,面无表情。

    “哼!”

    一句极具轻蔑的“哼”声,将众人的注意力从黄奇风身上转向戏台下方左侧。

    戏台下方左侧的那一席,坐着的正是号称“岭南第一剑宗”的逍遥派弟子。这一次的罗家庄宴席,多数门派大宗都是派一两名代表(当然,必须是有话事权,在江湖中响当当的一等一人物)来参加,偏偏这逍遥派却别具一格,整个宗派五十四名子弟,是一个不落地前来赴会了。

    当然,来者不拒,这是罗家庄一直以来的行事风格。作为中原近数十年来最具领袖气质的名门大宗,若是连这点气度都没有,那还算什么领袖?

    “别说得太好听,什么大道理都叫你说了。”刚才发出“哼”声的逍遥派掌门李自犹不屑道。

    “李掌门言下之意,莫不是晚辈适才所说有错?”黄奇风脸色一红,恐惧略有散去,只是加上一层隐隐的“愤怒”。

    “没有错!”

    “既然没错,怎听得李掌门好像另有什么说法?”又是一句咄咄逼人的反问。

    “只因我就是看不惯你们中原人这厮虚伪的面目。”李自犹这回没有让黄奇风说下去,“什么为了罗庄主而战,什么为了天下苍生,都是放屁!”

    逍遥派创立于岭南蛮地嘉应,自古以来便与中原武林不甚相合,也许是风土人情所致,也许是因南人血液的“蛮横因子”(这个是中原人士对南蛮边民略带歧视的说法)。所以,逍遥派从来就是不服中原各大宗的,即便是强盛如今之罗家庄,他们也是从不买帐。

    “说得好像你们倒没有收到令牌似的,明明就是大家都收到了这该死的令牌,却非推说罗庄主出来。”

    “你说什么?李自犹!”黄奇风显然已被激怒了,脸涨得通红,“唰”得从座席跃腾起来,左手按住剑柄,杀气禀烈。

    “别......黄贤侄,这是罗庄主的地方,切莫动怒,有事好说。”

    见那边厢李自犹一桌五人也针锋相对的怒站而起,杀气盛绝,未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赵无延起身拦住了黄奇风。

    “阿弥陀佛!施主切莫冲动,我们今日来罗家庄,本就是与庄主共计决策,同御大敌的,万万不可在此时坏了和气,两败俱伤。”说话者是少林净空大师,但见他身着金色袈裟,头披佛冠,灰发灰须,慈眉善目。

    既然是德高望重的少林净空大师发话了,黄奇风李自犹他们纵是有千般不爽,也只有先暂时往肚子里咽着。都怒忿忿地坐将下来。

    至此,戏台中央,紫藤木椅上坐着的罗啸天,脸上还是毫无表情,一言不发。大家也并不奇怪,因为他本就是极其不爱说话的人。从出生到现在,他从不说哪怕一句废话,能用两个字说完的话,他绝不会多用一字。

    “没错,如今我们可不是来这罗家庄争吵残杀的,说句不中听的话,我们的门派,不管历史有多悠长,声望有多显赫,即便是如今这如日中天,领袖群雄的罗家庄,只怕也是面临空前一劫啊!”这句话说得很老实,只因说这话的人,本就是个老实人。此人正是江南云绣门单传弟子,江湖人称“云绣君子”的贾诚逸。

    其实不用分说,但是看一眼他的相貌,便可知道他一定是个君子,正所谓“相由心生”。丹凤眼,棱角分明的金字脸型,鼻梁直挺,说话斯文有礼,这几乎是所有见过他的人对他的第一印象。

    “贾大侠说得没错,如今想必是那独行剑客疯了,又或者是走火入魔了,他针对的,可不仅仅是罗庄主,连同少林,武当,峨眉......等大大小小七十七个名门望派,可都是收到了这催命家伙的。”与席一位体态臃肿的中年人说着,自怀里摸出一面令牌来。

    很陈旧,青铜造的,跟罗啸天手中一样的“屠侠令”。

    这时,在座各位武林大宗才都纷纷揣出了各自的宝贝。

    什么宝贝?

    青铜制造,陈旧的,旧得让人不忍追忆其年代的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