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江南少侠

    更新时间:2018-04-13 21:39:18本章字数:3807字

    华灯似锦,杨柳故地,烟火通明。

    这是苏州城的夜景。苏州是座很有年代的古城,古城的夜,很美,美得似是一幅水墨画。

    人们常说苏州是烟花温柔之地,它的美,宛若天上人间。确实,这说法并不夸张。这里有延绵起伏的锦绣高山,有川流不息的温柔流水,有银光彩烁的万家灯火,有沉鱼落雁的娇婉美人。

    但就是在这样的绝美夜色下,却偏偏有一人正埋头喝着闷酒,根本没有欣赏这世间奇景奇色的心情。

    她的名字叫林希如,在江湖中还有个响亮的名号:“江南第一女盗”。

    “为什么?那臭小子究竟有什么好的?我堂堂‘江南第一女盗’竟要为他担这心?”

    “为他担心也就算了,偏偏那臭小子却是根本不知领情的,这个冷血无情的死臭蛋。”

    “可恶,可恨,让人见到便要倒十八辈子霉运的天下第一死臭蛋!千杀的李归凡,你真是天下第一,举世无双的大混蛋!”

    手中的闷酒是一碗接着一碗的喝,嘴里是自言自语的怒骂。夹杂着又爱又恨又无奈的情感,不经意间,晶莹的泪珠已悄然划过面颊。

    林希如很哀伤,很愁苦,很生气,也很担忧。

    自从十年前,在风雨交加的草庐见到他,收留他伊始,她便一直很哀伤。

    与他朝暮相处,喜怒共享,浪迹江湖,不能不说愁苦。

    一个月前,月朗草庐内。他临场退缩,私逃婚礼,令她颜面尽失,丢脸到家。这让她很生气。

    逃离婚礼的理由:“诛灭魔教”“夺取宝藏”两条,又怎能让她不担忧。

    但她也明白,这就是李归凡,就是那个自小便扬言要“击败罗啸天,做天下第一”的李归凡。但凡是他所决意的事情,就是拿千万把刀剑架住他的脖子,他也是不会屈服,不会改变的。

    “这个倔强,固执的笨蛋”,她忍不住又是一骂。

    “姑娘何以在此独饮闷酒?”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将她从万千愁思中拉了回来,拉回到这间客栈里。

    林希如抬头,眼角余光一扫。只见问话者乃一身着华锦玉袍的年轻人,长得英宇不凡,浓眉大眼,乍看便知是自小受到良好教养的富贵公子。

    “你......谁?我在这里饮酒,关你何事?”林希如才不管他是什么帅气公子或富贵公子,这时候心中又苦又闷的,正没处找人发泄去。

    “在下青州段瑞祥,祖籍山西太原。见姑娘如此深夜,还一人独自在此喝酒,所以心中难免好奇,所以才......若是冒犯了姑娘,还请见谅。”段瑞祥拱手作揖,毕恭毕敬地说道。

    “段瑞祥?你父亲可是青州卫国公段刚?”林希如眼里亮了颜色。

    “正是家父。”段瑞祥道。

    林希如顿了顿神,才又重新打量起眼前这个人。

    一身华锦玉袍,身长八尺有余,眉宇间英气敛聚,确实长得俊帅,如此俊的一个人,就是放眼整个天下,也怕是能排得上号的。

    “起码比李归凡那混小子俊多了,他那么彬彬有礼,哪像那死臭蛋毫无教养的。”林希如当然没有说出来。

    “幸会幸会,不嫌弃的话,我请你喝一杯吧,段公子。”林希如脸上一变,妖娆地笑着。

    其实她也很美的,完美的轮廓,鹅蛋型的俏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再配以风情万种的笑容。她的美,绝对也是能排得上号的那种。

    只是一般认识她的人,不会有闲心去欣赏罢了,谁叫她是“江南第一女盗”呢?!

    “辛狠泼辣”“诡计多端”,这是江湖中人对她的评语,“啰嗦的八婆”“泼辣老妇人”,这是李归凡常对她说的话。

    段瑞祥眼色一亮,微笑着就了张木椅,坐将下来,一双眼睛盯着林希如看着。

    林希如当然知道他正盯着自己看。盏杯,倒酒,呈递给他。道:“段公子既然是卫国公的儿子,肯定也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了。来,小女子敬你一杯。”

    “好,来!”段瑞祥爽朗地举杯相迎,可一双英气弥漫的眼睛却始终盯着林希如。眼神很温柔,一种相见恨晚的眼神。

    林希如好像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自在的,毕竟她自小到大,便一直是个美人坯子。一直以来都是活在男人们的目光中,或猥琐,或艳羡,或痴慎的目光中。反正她已经习惯了。

    左手掩袖,仰首,又是一碗。

    抹了抹嘴角,她的脸上重又挂上了笑容,妖娆的笑。接着起身斟满了段瑞祥的酒杯。

    “不知姑娘何以在此独饮闷酒?”段瑞祥重复了伊始的问。

    “我的情郎,那该死的负心汉,在新婚之夜弃我而去,跑来这烟花垂柳之地,所以......”林希如忿忿道,举碗又往俏唇凑去。

    “哦。”段瑞祥的眼色忽暗了一下,眼神终也离开了林希如的身上,道:“所以你来这里是为寻他回去?”

    “是”,林希如泪眼婆姿,一副楚楚可怜的俏容,这是会令天下大多数男人心碎的表情,但估计李归凡是不怎么买账的。

    “因为没有寻到,所以姑娘便独自在此,以酒浇愁?”段瑞祥明显也是心碎了。

    “嗯”,林希如点了点头,这次索性将整坛苦酒拉将起来,往朱唇边灌。

    “姑娘切莫如此消沉。”段瑞祥起身夺去她手中的酒坛,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有种怜香惜玉的冲动,他突然想帮助眼前这个女子。

    为什么?他也说不清楚,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你别管我”,林希如瞪着他,撅着嘴。目光中并不存在杀气,却分明是愤怒了。

    林希如怒道:“你为什么要管我?关你什么事?我敬你是卫国公的公子,才请你一块喝酒的。你若赏脸,便坐下陪我喝;若不赏脸,便且去忙你的事!”

    “你我素不相识,如今却在此多管闲事,快拿来,让我醉死了又何妨。”说罢林希如伸手便要将那坛酒夺回。

    “你......你先别激动,姑娘。”段瑞祥轻轻一闪,躲开了林希如的出手。

    又道:“我虽出生在青州,可却在这苏州城里也生活了十多年,整个苏州城的人和事,我倒也是略知一二的。”

    “姑娘若信得过我,不妨将尊夫的名字说与我,也许我知道他在哪里。”

    林希如听了,停下了夺酒动作,泪汪汪的美眸不禁亮了,好似冲破了蒙雾般,亮了起来。

    她难掩笑容地问道:“当真?”

    “当真。我一定知无不言,只要能帮助姑娘,祛除心中的苦愁。”段瑞祥肯定的说。

    “他叫李归凡。”林希如道。

    “李......李归凡?可是当今名震江湖的‘江南少侠’李归凡,李少侠?!”

    “名震江湖?‘江南少侠’?”林希如苦苦地笑着,叹道:“也许是吧。可在我看来,他就是天下间最无耻的死臭蛋,最可恨的负心汉。”

    虽然是骂,但这骂里,却丝毫让人感觉不到怨恨。或许,这就是专属于爱人,恋人间的愼骂吧。

    看着林希如骂李归凡时,那充满激情与关爱的表情,段瑞祥只觉心下一冷,凉飕飕的。

    “姑娘大可不必担忧了。”段瑞祥道。

    “......”林希如静静地,瞪大双眼听着。

    “刚刚我还在罗家庄见了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现在应该还在这苏州城里。”段瑞祥道。

    林希如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活像两只欲滴出水来的嫩桃。

    她问道:“刚才?在罗家庄里?”

    段瑞祥道:“是的,就在刚才。”

    “他去罗家庄做什么?莫不是真的想去挑战罗啸天?”

    “确实,他在临走的时候,好像对罗庄主说了‘迟早有一天,我要击败你,做武林天下第一’这话。”

    “哦?!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臭蛋。在这之前呢?在这之前,他去罗家庄做什么?”

    “这个我也不清楚。”段瑞祥喘了一口杯中酒,继续说道:“我只知道他此去很厉害,相当厉害。”

    林希如道:“厉害?怎么说?”

    段瑞祥道:“他救了罗庄主的千金罗婉芙,以一人之力,当堂废了鬼旋刀刘敬,诛杀地狱玄针姜渔翁,你说厉不厉害?”

    林希如道:“厉害。”

    段瑞祥眼光中充满了崇敬的味道,叹道:“但这还不算是最厉害的。他与‘沧州纨绔公子’李孝贤激战,战了几百回合,竟然完全不落下风,我敢保证,今夜过后,他李少侠的名号只怕要比以往又响亮了。”

    “哦。这个当真是厉害了。”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林希如却显得很平静,因为她早已习以为常了,早已习惯了这些年江湖中人对他的褒扬赞誉,宛若习惯了男人们对自己的痴愼目光一样。

    “不过,他救了罗啸天的女儿,这又是如何说起?”她转又问道。

    段瑞祥道:“魔头李孝贤与鬼旋刀刘敬,地狱玄针姜渔翁,在今日罗家庄召开的武林宴席中突然出现,声言要取罗庄主的性命,并且好像是势在必得的样子。”

    “哼......势在必得。放眼天下,有谁能对‘无瑕无垢’的无尘剑势在必得的?”林希如笑道。

    “没错。没有人能。就是当年独步武林的赤松真人复现,也绝不能。”段瑞祥道:“但他们却有把握,更扬言是十分的把握。”

    “因为罗婉芙?”林希如问。

    “是的。只因他们以为控制了罗婉芙,所以便掌握了罗庄主的命门。”

    “结果呢?结果是李归凡那小子从他们手中救走了罗婉芙,他们失算了?”

    “没错。李少侠在洛轩客栈里救了她,从‘飘逝水鬼’秦钟的手中救走了她。”

    “所以,当魔头李孝贤面对整个江湖正道名宗的讨伐压力时,当他亮出杀手锏底牌,企图胁迫罗啸天时,李归凡领着罗婉芙出现了。”

    “是的,当时他们穿着一叟黑衣,头戴斗笠,我们一开始还真以为是魔教中人呢。”

    说到这里,林希如仿佛明白了什么,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后来怎样?李孝贤被诛灭了么?李归凡又往哪里去了?”

    “没有。李孝贤出了名的诡计多端,这一次他从怀中突然弄出了什么稀奇的弹物,往戏台中只是一掷,顿时浓烟蔽日,毒气熏缭,我们兀自反应着本能的自保,便让他给生生逃了。”

    “李少侠,李少侠的话,他留下那句要击败罗庄主的话后,便独自走了。我想他应该是回洛轩客栈了吧,因为他也正是在那里遇见了罗婉芙,并从‘飘逝水鬼’秦钟手中救走了她。”

    林希如的眼睛突然明澈一片,充满了精神。适才的郁闷愁思仿佛在顷刻间烟消云散了。

    这一次她发出了会心的微笑,这种笑并不常有,比之平日里常挂于她颊间的妩媚笑容,不知要美上多少百倍。

    “谢谢你。”丢下三个字,她头也不回地朝酒肆大门外奔去。

    望着林希如渐渐远去的俏丽背影,想着她适才那美得不可方物的会心一笑,耳畔回味着如银铃般清脆的“谢谢你”三个字。

    段瑞祥有点自嘲,有点苦涩地轻笑着,口中喃喃自语道:“李归凡,世间有如此为你哀愁担忧的女子,你应该很幸福吧。”

    自语毕。仰首,便是一杯苦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