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城市不会因为你文艺而善待你

    更新时间:2018-03-10 22:04:49本章字数:1505字

    1、关于猥琐

    每次主动想写推送的原因差别都很大,有时候因为涨粉急于表现自己,有时候因为长期不更新怕读者以为我死了,或者遇上下雨天单纯想散布负能量。

    最近大概是迫于生活吧,给别的公众平台供稿,每篇30-80块不等,一天不吃不喝正经下来写七八篇,全是故事加套路加广告,blingbling的闪烁着大量梦想、独立、远方和自由之类的词,想来有点道德败坏。

    当然不敢再写的另一个原因是怕用力过猛,年纪轻轻就丧失想象力,我还是要做回有良心和无力感的小吏,缓缓向外界输出内心里的猥琐。

    没错,我喜欢用猥琐,不管是形容别人还是自己。

    ——早起一手刷牙一手记下感想的时候,连续吃一周黄焖鸡的时候,大量阅读的时候,翻开书我就觉得猥琐。

    怎么坐着都不舒服,尤其是刚泡好一杯茶,生活在显示一副文艺而静好的样子。哎!哪有什么现世安然啊!穿戴整齐坐在图书馆的窗边像是故意在塑造什么样的形象,真是猥琐。我从来没有想要塑造什么形象,文艺或者猥琐,我只想诚实的反应外在世界,表达自己。

    2、语言缺陷

    我努力通过文字弥补言语上的缺陷,虽然对于很多人而言,自我表达只是一件和吃饭睡觉一样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相比之下我的努力很可笑也很恐怖。

    我见过很多不以文字为职业的人,不费力气就能找到合适的自我表达方式,这让我怀疑写作的意义,但是每当和外界交流,我又觉得还好我还能写作。

    和外界交流时,我是一个黑洞——面试黑洞、谈话黑洞、课堂提问黑洞,吸收并且消化掉所有对面抛来的有趣话题。

    当然改变也是可以一蹴而就的,最近英语口语的课堂提问,我从一个极端变成另一个极端,被老师一再逼问之后突然蹦出了惊人的语量,这场伽马射线暴一样的现象,不知道是出于内心的黑洞还是出于红巨星一样发热的大脑。

    反正结果是震撼的。

    坐下来之后同桌问我说的是什么,我说我也不知道。

    我是真不知道。

    回答任何问题总是逻辑混乱,时序和组合向来和我没多大关系,未来我可能成不了一个优秀的逻辑工作者。

    所以痛定思痛,痛则思变,买了价值不菲的口语课程和面试课,买完更痛。

    这个面试课就有意思了。因为面试面的一塌糊涂而买,一周之后觉得自己进步神速,然后面试方通知说面试过啦!

    暴击!!!

    在朋友的安慰下,我也觉得没什么可惜的,毕竟投资自己比投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靠谱多了。想了想给我带来巨大收益的稳如狗的上证50,嗯,的确靠谱多了,投资自己只有损失,不用担心什么涨跌。

    3、一个夜晚

    身后的新闻联播声音巨大,我塞着耳机开到百分之六十音量,仍然阻止不了思路的涣散,搬着笔记本到窗口去躲避,不小心看到楼下调情的小情侣,我想,按照大文豪的做法,此刻我应该学习鲁迅找来一把弹弓打他们屁股。

    不,知识分子要深沉,不能时刻裸露着如智障一般的天真。

    我应该去跑步吧,趁着感冒还没好,留一点性感大鼻音,咳嗽声里要能听到吞吐量,才能低调的向外界散发出一种蔫蔫的聪明劲。

    操场上跑步总能收获巨大的意外,抱着吉他在舞台上唱歌的小伙儿,从安和桥唱到天空之城再唱到乌兰巴托的夜,我一瞬间错乱的满脑子想着他是不是在唱我的歌单,还是按时间顺序。

    这么会唱歌!

    这么文艺的人!

    一定有大堆粉丝!

    然而跑近的时候,清楚听到台下的人大声说他唱的什么鬼,换一首!!

    我想跑上去认识他一下啊,一圈一圈的跑完,还是怂了,走开了。

    想到前阵子有个读者投稿,大致意思是喜欢罐子的公众平台上的江湖散文以及民谣以及巴拉巴拉一大堆。好友说让他别学吉他别听民谣,太容易当真了,分不清现实。嗯,然后我就听信了好友的话,没让这个稿子发表。以免更多的人走上个人崇拜的歧途。

    想想自己也是,如果只是因为台上的人唱这些歌,那他不过是另一个自己,而且还是曾经的自己。

    好不容易卖掉了吉他,干嘛要回头看一眼记忆里自己矫情的丑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