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玫瑰花的小王子

    更新时间:2018-03-10 22:11:49本章字数:1885字

    这是我拿一场桌球换来的故事。

    自从不知道什么人散布了我打桌球强到不要脸的谣言之后,我发现越来越难找人一起打球,球瘾发作,和烟瘾酒瘾没有什么区别,我发了一条朋友圈,下午有没有闲人,竹园三楼见。

    等了三个半小时,下午就快要过去了,终于有一条评论,——我。

    欣喜若狂,还没来得及点开对话,大梅的号码抢先占领了屏幕。

    “杰哥!你很闲嘛?”

    “——我。。。并没有很闲。”

    “陪我喝酒,我失恋了。”

    “——喝酒找你男票啊,找我干嘛,我要打球。”

    说完我反应过来,失恋的人应该没有男朋友了。

    “——好吧,现在嘛?”

    “嗯!”

    在北门某一家破败的小饭店找到大梅的时候,她点了油油腻腻的一堆串儿,酒是不少,只开了一瓶。

    我总觉得老天是不公平的,大梅有女神的外表,却长了颗汉子的心,最过分的是她还有五十岁大妈的恋爱观,总是说自己还小啊,以后再找男朋友。所以听说她失恋,冷静的思考一下之后,还是着实吃了一惊。

    面前的她满嘴食物,一边费劲地嚼,一边让老板娘给我拿瓶可乐。其乐融融的两个人的聚餐,好像我不是来安慰谁,而是参加某个趴。

    我迫不及待直奔主题“——诶?谁失恋了?”

    “我啊,杰哥,让我先吃会,等会跟你讲故事。”

    “——我。。。看你平时吆五喝六的,怎么失恋这么大的仪式就找我一个人?”

    “因为你不八卦啊!还有,我想你帮我把这个故事写下来,打印到纸上,撕碎了就当啥事也没发生。”

    “——好,你们年轻人真会玩。”

    等到大梅把所有带脂肪和蛋白质的串儿都吃完了之后,她一抹嘴。

    “好了,可以开始了,那个男的,唐××”

    “——等一下,用真名嘛?”

    “嗯!”

    “——不怕暴露?”

    “嗯!与其相信他会看到,还不如相信你的公众号没什么人看。”

    “——我。。。好,唐志楠,诶?我怎么没听说过你什么时候认识什么唐志楠。”

    “暗恋啊!”

    “——艹,所以今天算是表白遭拒嘛?”

    “差不多,你听我说。”

    “——好,你继续。”

    “大二的时候,我有次回学校坐916,遇到一个男生,很帅气,有可能是穿正装的原因,我觉得他看起来贼顺眼。然后就偷瞄了他手里拿的简历——唐志楠,大四。发现他居然是我直系的学长,不自觉的就记下了他的联系方式。”

    大梅说着,我觉得她就要变身偶像剧里的女神,塞着耳机,阳光洒到脸上,头发被风吹起,如果她还十分有意境的把头靠上车窗那就更完美了,凭916的速度和西沣路的坎坷,一定能把她的脑门嗑的bangbangbang作响。

    不好意思我不厚道的笑了。

    大梅继续陶醉着,“但是我比较矜持,就没立刻去认识他,下车之后,各自分别,怅然若失。”

    “——喂,你连人家名字和电话都知道了,你还想怎样,你已经赢了好嘛!”

    “可是我并没有联系他啊,等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大三了,因为优研加了院里的群,在一堆非主流杀马特的QQ昵称中,发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词条——唐志楠。我想也没想就加了好友啦,假装问了一些优研的事情,然后知道了他因为工作不满意所以读研,还知道了他的导师。之后的所有问题都问的他,他一直很热心,我还借感谢的名义请他吃了好几次饭,虽然都是他付的钱。”

    “——这不是挺好的嘛!那他难道看不出来吗?还是今天被识破了?”

    “我准备复试完就告诉他,认识并且喜欢他很久了,但是今天在楼下看到他了。就刚刚,我准备回宿舍找室友一起吃饭,看到一个打扮精致的女生朝他走过去,关键是,那个女生我还认识!”

    “——所以他是有女朋友?”

    “嗯!”

    “——那你怎么没发现,你太大意了吧!”

    “好吧,是我一直以为天底下所有的年轻人都理所应当是单身。”

    “——哎呀算了算了,你应该庆幸没有说破,不然你的老脸往哪搁。”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所以才找杰哥你出来喝酒啊!虽然你只喝可乐。但是奇怪哎,好像说出来之后,两个人一分析,确实没有什么大不了。”

    说是没什么大不了,可大梅还是喝的烂醉回去,美其名曰点了这么多酒不喝太浪费了,又不能退。

    扛着她回宿舍的时候,天色已晚,还飘着小雨,好像天空的某个地方裂开了,我轻松从容,可说完故事的大梅却烂醉,狼狈,目露失落。

    我听她的故事时,从头到尾像是听一个笑话,可听完之后,却觉得有什么地方有些沉重。

    这好像是一个反转之后的玫瑰花的小王子,只是这朵玫瑰花不是小王子留在他的星球上那朵独一无二的,而是地球上随便某个花园里的四千分之一,大梅不是大玫,也没有瑰。

    我扛着大梅若有所思,说“大梅,你有没有看过小王子啊?”

    大梅迷迷糊糊的说“没有,但是有一天我看了四十三次日落。”

    我知道她会哭,或是把脸转向我看不见的夜色里,或是回到宿舍,或是在见到我之前。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自己承认喜欢一个人,不过还好,落在她身上的雨也落在我身上,还落在路上走着的很多人身上,希望她没有太过多余的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