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更新时间:2018-03-10 22:12:21本章字数:1205字

    人生而平等,然而事实从来不会简单地收敛到某一句话,有的人生来就好看,有的人生来就不好看,比如我,圆脸,不漂亮,倒也不至于丑到担心嫁不出去。

    长成什么样不是我能决定的,并且这长相从来也没对我构成什么威胁,便也没太上心,再加上后来开始写文章,虽然每次都在努力地让自己写的东西离屎远一点,但至少有一门手艺,不会担心在这世上饿死。

    搞文学的人大多自命清高。

    以前我的眼睛总是长在头顶上,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极少数的有才华有气质的女青年。最烦的两件事,一是化妆,二是刷微博铺天盖地的美妆博主教你化妆。

    怎么?什么时候这世道变得只看脸了,更有甚者,冠冕堂皇的说——化妆是对别人最起码的尊重。

    后来看王小波的书气得要死,原来他也说过这句话,我想很多人这么理直气壮,很有可能是曲解了他的原话——倘若有一位妇女修饰得恰到好处地出现在我面前,我是很高兴的,这说明她在乎我的看法,对我来说是种尊重。但若修饰不得法,就是一种灾难。

    换句话说,好看的人化了妆,那是锦上添花,难看的人化了妆,该是丑人作怪吧。

    可惜我领悟到这些的时候,这个疤早就盘踞在脸上。

    好看这件事情大概与我再无半点关系了,夜深的时候,仰面躺下,这个疤的重量真实可感,只有靠叹气把这重量卸掉一些才能睡着。

    我开始疯狂地买一些厚重的粉底,翻微博上以前删掉的美妆博主。起初非常可笑,总把自己抹成花猫,等到上大学的时候,已经熟能生巧,靠一层层粉底完美的遮住了这个疤。

    生活还算仁慈,我报了一所远在千里的大学,开始全新的生活,没有人知道我之前是什么样子,自拍也总是修得很精致。

    当大江捧着满天星向我走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这条咸鱼彻底翻身。生命里有一些人的出现,像带着光荣的使命,大方的伸出双手,把从命运的悬崖跌落的仓皇狼狈的你接住。

    我似乎从没有想要感谢某个人或者某件事,除却沉默寡言,对生活里少的可怜的一些善意的感恩,也都被紧随其后的转折消磨完了。

    可那时我很想感激命运,在我只身面对无尽的窘迫和狼狈的时候,大江带着无尽善意出现,握住我想要对生活伸出的中指。大江是十足的优质男,最可贵的是有爱心,常常会在朋友圈转发一些救助弱势群体或者小动物的公益活动,这大概是很多女生的理想型了吧。

    挽着大江的时候我总意到忘形,认为自己离人生赢家不远了。

    有次我们去看下午场的《心花怒放》,一部倒叙的电影。回到各自家中,大江说很遗憾没能参加我的过去,他要读完我所有的文章,将功补过。

    第二天清晨,我被一阵愤怒的敲门声吵醒,披头散发打开门,门外的大江早就怒不可遏。

    “你分明就是个骗子!”大江冲着我吼道,我从不知道轻言细语的他原来嗓音这么洪亮,“什么美女作家!什么狗屁才华!你看看你的脸!”

    我伸手想遮住这个疤,可大江已转身离去。

    回屋关上门,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畅快。

    我拿起手机想发一张有疤的自拍,打算和这个虚伪的世界决裂,点进朋友圈却看见大江的动态——呼吁大家看到受伤的流浪猫流浪狗要多多伸出援助之手哦,配的是一张耳朵受伤的小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