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集

    更新时间:2018-03-12 17:45:56本章字数:16134字

    1郭氏集团年会 夜 内

    体育场里面人山人海,东看台下面的草皮上搭建起了一个临时的舞台,舞台正中央的电子屏上显示着一行艺术字:郭氏集团二十年辉煌年会。偌大的舞台上,主持人拿着话筒说着话。

    主持人:下面,就让我们请上董事长的女儿,也是我们郭氏集团的千金郭乐乐,和她的乐队,一起为我们带来一首激荡人心的——一起摇摆!

    音乐前奏响起,乐队从升降台上升了起来,郭乐乐戴着耳麦,手里抱着吉他,身后是乐队的其他成员,有贝斯手、主音吉他、鼓手、钢琴,清一色的全部都是女人。

    郭乐乐满脸的自信,等到升降台停稳之后,她抱着吉他就往前走了起来,步伐鬼魅妖娆,雪白的大腿隐隐露了出来,撩人无限,火爆的身材骚气外露。

    郭乐乐:给我你的手,和你的腰肢,让我们融化在这节奏里……

    郭乐乐唱着歌,动作撩人,气势十足。

    2后台 夜 内

    郭氏集团董事长郭耀天西装革履站在后台,手摸着自己的额头,脸上满是愁容。

    正在这时候,郭乐乐和她乐队的几个成员从前台走了下来。

    郭乐乐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就独自一个人走了过去,站在了郭耀天的旁边。

    郭乐乐:爸,女儿刚刚唱歌那么劲爆的场面,你是不是没看?

    郭耀天皱着眉头:看了,看了,只是,你在部队的事情,你能不能再考虑考虑,就当是可怜可怜我这个孤寡老人好不好,我可就你一个女儿啊!

    郭乐乐:哎呀,爹,你就放心好了吧,女儿命硬着呢,况且,就是我们指导员都打不过我,一般的匪徒,也不会对我产生任何的威胁的。

    郭耀天:你这是要气死我啊!

    郭乐乐上前抱住郭耀天摇着身子:爸,你就放心好了吧,就这最后一年了,明年就退役,到时候,女儿给你找个长腿欧巴做女婿,生一大堆孩子哄你玩……

    3丛林 日 外

    丛林中,郭乐乐全副武装,手持95式突击步枪穿梭在林木之间,神情专注,在她的前面,一个满身是血的毒贩拖着已经中弹的腿艰难行进着。

    哒哒哒……

    一串子弹从95式突击步枪的枪口射出,射在了毒贩的脚下和周围,毒贩吓的瘫软,躺在地上,满脸惊恐地看着飞奔过来的郭乐乐。

    毒贩:姑奶奶,我错了,你放了我,我给你一张卡,上面有一百万美金,并且保证,从今以后绝对不再踏进中国半步。

    郭乐乐上前一脚踩住毒贩的胸口:不要给老娘来这套,我爹是首富,我不缺钱!

    毒贩的面目突然狰狞了起来,右手悄悄的伸向了腰间。

    特写:腰间的雷管。

    毒贩:这是你逼我的!

    说着话,毒贩拉响了雷管,郭乐乐满脸震惊,往后一跳,雷管爆炸,郭乐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4大离王朝 离阳城 皇宫 安乐宫 日 内

    郭乐乐身披华丽的帝后服侍躺在地上,长裙拖在地上,侍女甜甜守在郭乐乐的身边,轻声啜泣着。

    片刻后,郭乐乐缓缓睁开了眼睛,微微转头,看向了旁边的侍女甜甜,声音虚弱地:这是什么地方,你是谁?

    甜甜情绪瞬间变化,连哭带笑地看着郭乐乐:娘娘,你没死,你没事儿,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郭乐乐眼珠子一转,忍着痛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甜甜,上下打量一番:你还没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呢,你又是谁?

    甜甜一下子就哭了起来:娘娘,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的侍女甜甜啊。

    郭乐乐:你别闹,再闹我打你了,老娘是特种兵,最讨厌别人说我娘了!

    甜甜一下子哭的更厉害了:娘娘,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从小就跟在你身边,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就不认识我了呢。

    郭乐乐眼珠子一转,有些疑惑,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了门口,看向了外面。

    很远的皇宫之外,有袅袅硝烟迷茫在空中。

    郭乐乐:那边是怎么了?

    甜甜带着哭腔:娘娘,叛军已经打到城下了,刘将军晌午给宫里的消息说……说……说这离阳城守不住了,晚上就会破城了,皇上……皇上刚刚同娘娘一起服下了药酒,也已经驾崩了。

    郭乐乐:什么?叛军?皇上?别告诉我这是演电视剧,你也太入戏了吧。

    甜甜:娘娘,电视剧是什么?

    5离阳城 北门 日 外

    高高的城头上,大离的旗号插在墙头上,刘卫远将军身披满是鲜血的甲胄,跟周围的将士一起砍杀着攻上城头的叛军士兵。

    突然,一支利箭飞了过来,直直地刺进了刘卫远的甲胄当中。正在不远处砍杀着叛军的刘卫远儿子刘青山看向了父亲这边,大叫了起来。

    刘青山:爹!

    随后,刘青山飞奔着跑了过来,扶住了要倒地的刘卫远,跪在了地上,沾满鲜血的脸上,又多了几滴泪痕。

    刘青山:爹,你不能死,爹!

    刘卫远慢慢地伸出手来,沾染着血迹的手在刘青山的脸上轻轻触摸了一下。

    刘卫远:青儿,快去皇宫,接皇上和皇后娘娘离开离阳城,到定州去,淮南王手下还有数万精兵,够了……完全够了……

    说罢,刘卫远的手直愣愣地垂了下去,气绝身亡。

    刘青山仰天怒吼:不!

    6离阳城 北门 日 外

    城内,城头下面,郭乐乐提着裙子踏上了台阶,往城头上走去,甜甜跟在郭乐乐的后面,一脸的焦急。

    甜甜:娘娘,你不能上去,上面太危险了,你不能上去啊。

    郭乐乐:别整这没用的,你们这电视剧拍的也太逼真了,不看一看,那是会后悔一辈子的。

    甜甜:娘娘……

    这时候,郭乐乐已经走上了城墙,上去的一瞬间,她就愣住了,敌人已经暂时退兵了,城头上的伤兵靠着城墙,一队士兵正在打扫城墙上的尸体,郭乐乐看着满地的尸体和鲜血,直愣愣地站在原地。

    甜甜走到了郭乐乐的身边,低下身子有些焦急:娘娘,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郭乐乐表情僵硬,她慢慢的躬下了身子,伸手在一个死去的士兵鼻息上探了一下,表情一变,随后,她摸了摸士兵甲胄上的鲜血,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郭乐乐(内心独白):是血,真的是血,这绝对不是在拍电视剧,这是真的,难道……

    突然,郭乐乐站了起来:现在是哪一年,哪一天,告诉我,快点!

    甜甜:娘娘,现在是永明六年,八月初一啊。

    郭乐乐:永明六年?哪一朝?明朝?可是我记得明朝没有这个年号啊。

    甜甜:娘娘,你不要吓奴婢啊,现在是大离朝啊,太祖建国到现在,刚好三十年的历史。

    郭乐乐:大离朝?建国三十年?

    郭乐乐(内心独白):竟然是一个架空的王朝,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平行空间穿越么?建国才三十年,就这样了,真菜!

    甜甜:娘娘,我们还是回去吧。

    郭乐乐(内心独白):对,赶紧回去,找找方法,不能留在这个地方,我得赶紧回去,不然不知道我那败家的爹又要悬赏多少人民币去找我了。

    想着,郭乐乐转身,准备要离开。

    就在这时候,一支利箭破空袭来,嗖的一声插进了郭乐乐的冠冕之中,盘着的头发瞬间散开,披散在了郭乐乐的身上。

    刘青山(OS):娘娘小心!

    说着话,刘青山已经冲到了郭乐乐的身前,护住了郭乐乐,抱着郭乐乐,来了一个回旋。

    慢动作:郭乐乐在刘青山的怀里跟着刘青山转圈回旋,两个人的眼睛对视在一起。

    猛然间,刘青山和郭乐乐跌到在了城墙边上。

    箭矢嗖嗖嗖地飞了过来。

    士兵(OS):叛军的进攻又上来了!

    7离阳城 北门 日 外

    城头下,打着“闯”字旗号的叛军蜂拥过来,架起云梯就开始往上冲,远处还有弓箭手在支援着攻城的叛军。

    城头上,大离朝士兵奋力拼杀着冲上墙头的叛军士兵,火油被倾倒了下去,烧着了下面几个正准备爬上来的叛军士兵。

    刘青山看向郭乐乐,郭乐乐稍稍有些慌张。

    刘青山:甜甜,赶紧送娘娘回去,我稍后就到。

    说完,刘青山拿起长剑就冲杀了出去,和攻上城头的叛军士兵绞杀在了一起。

    甜甜爬了过来,慌张的哭着:娘娘,我们赶紧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

    郭乐乐眼神聚焦起来:不,我不走,不管怎么说,老娘我堂堂边境杀手,是绝对不会做出逃跑的事情来,况且,刚刚那贼子竟然敢射开我的冠冕,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要给他一点教训。

    甜甜一脸慌张:娘娘……

    8离阳城 北门 日 外

    距离城墙三百米处,“闯”军首领李有成骑在战马上与侍从谈笑风生,背后是一面“闯”字大旗。

    城头上,刘青山还在奋力杀敌,郭乐乐站了起来,看了城下闯军中军一眼,随即从地上捡起了一把沾染着血迹的弓,拿起一篓子箭,向着城墙门楼上面跑去。

    (转场)

    郭乐乐带着弓箭在城门楼里面的阶梯上向上跑着。

    (转场)

    郭乐乐上了城门楼,从郭乐乐的视角上看去,城下一片开阔,闯军首领李有成骑在马上,依旧谈笑风生,捋着胡子,得意洋洋。

    郭乐乐拉弓张箭,将箭头高高抬起,指向太阳,太阳的光芒有些刺眼,弓已经被郭乐乐拉满,甜甜从后面上来,看到郭乐乐拉开了硬弓,张大了嘴巴。

    甜甜:娘娘,你好有劲儿,这张弓,就是刘将军也拉不满。

    突然,郭乐乐放下了弓箭,将弓和箭都扔在了地上,看向了甜甜。

    郭乐乐:这张弓的力量太小了,有没有能够射三百步的弓。

    甜甜:娘娘,这张弓的力量已经算是很大了,除了太祖的那张震北弓之外,没有弓能射三百步远,而且,太祖的那张弓,自从太祖驾鹤西归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够拉开了。

    郭乐乐:这张弓在什么地方?

    甜甜转身,小心翼翼地指向了后面的墙壁:那里。

    门楼内的墙壁上,一张金光灿灿的大弓挂在那里,大弓的旁边,还有几支闪耀着金光的箭。

    郭乐乐看着那张弓,张大了嘴巴,一脸的惊喜:给我拿下来!

    甜甜:娘娘,我们还是赶紧逃命吧,这张弓,自从太祖去世之后,就没有人能够拉得开,淮南王是我们大离朝有名的大力士,可是,就连淮南王都拉不开那张弓,我们就别费力气了。

    郭乐乐一脸嫌弃,伸手推开甜甜,径直走向了那张大弓,伸手就将那张闪着金光的大弓给拿了下来。

    看着这张大弓,郭乐乐嘴巴微微张了张,伸手在弓面上轻轻抚摸了一下,灰尘被拭去,弓面上露出了两个大字:震北!

    郭乐乐:就是他了!

    说着话,郭乐乐拿着弓箭,走了回去,将箭矢搭在弓弦上,随后伸手一拉。

    轻轻松松的,弓被拉开了,甜甜一脸吃惊,立马就跪了下去。

    9离阳城 北门 日 外

    (一组蒙太奇)

    震北弓闪耀着金光,城头上,双方交战的士兵一个个都是停止了交战,吃惊地看向了城头之上。

    刘青山杀掉对面一个叛军士兵,抬头看去,表情平静,但是,眉宇间却是多了一丝丝的凝重。

    闯王李有成也是停止了跟身边人的谈笑风生,看向了城楼之上,表情上多了一丝丝的慌张。

    10离阳城 北门 日 外

    城墙上,大离朝的士兵们一个个都是跪了下去。突然,一道金光从城楼上滑过,飞向了天空,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追向了那支箭矢。

    李有成看着空中飞过来的金光,立刻慌张了起来,催马向后,准备要逃离。

    马匹还没转过身子,只听噗嗤一声,金色的箭矢就已经刺透了李有成的胸甲,刺入了李有成的身体。

    李有成嘴角喷出一口鲜血,从马上跌落下来,周围的士兵一阵慌乱。

    城墙上,刘青山拿起了手中的利剑:弟兄们,给我杀,杀光反贼!

    猛然间,大离朝的士兵都是站了起来,向着身边还愣着的叛军杀了过去。

    大离朝士兵个个面目凶狠,士气如虹,杀的叛军士兵节节败退,逼的很多叛军士兵纷纷跳墙逃生。

    11离阳城 北门 日 外

    郭乐乐站在城门楼内,手握大弓,看着城下,甜甜跪在郭乐乐的身边,小心翼翼。

    郭乐乐:这么说,只要能够拉开这张弓的人,就要成为这个王朝的皇帝?

    甜甜:是的,娘娘……不……陛下。

    郭乐乐突然看向了甜甜,表情兴奋:不论男女?

    甜甜:是的,太祖有祖训,不论男女,只要能拉开此弓,就将成为大离朝的皇帝。

    闪回:

    太祖的酒会上,太祖坐于上方的席塌,后面放着金光灿灿的震北弓,桌上摆着山珍海味以及酒壶酒杯,群臣分坐下面两侧,中间有舞女在跳着舞。

    太祖喝了一口酒,摇摇晃晃地将酒杯放下,看向了台下,伸手将震北弓拿了出来,轻轻摸了一下,看向了下面。

    太祖,醉醺醺地:高处不胜寒——寂寞惹人怜——高手寂寞啊——

    特写:起居注在册子上写下了太祖的话:高处不胜寒,寂寞惹人怜,高手寂寞啊——

    太祖:真寂寞啊——

    突然,太祖站了起来,手拿震北弓走了下去,走到一个身披甲胄的将军面前,太祖伸手将震北弓放在了将军的面前:来啊,司马将军,你是我大离朝最勇猛的将军,你试试,若是能够拉开这震北弓,朕就将这皇位传授于你!

    司马将军立马跪了下去:陛下,臣不敢!

    太祖哈哈大笑:不敢还是拉不开啊?

    司马将军:这……

    太祖:给,拉,拉开了,传位于你,拉不开,你就告老还乡,回去种地!

    司马将军怯生生地看向了震北弓,伸手将震北弓给拿了过来,随后,他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想要将震北弓给拉开,但是,震北弓却是丝毫没有被拉开的迹象。

    司马将军满头大汗,太祖突然一笑,伸手拿过了弓来:高手寂寞啊……

    司马将军跪在地上,满头大汗……

    太祖:来啊,把司马将军送回家中,革去一切官职,就做个种地先生吧……

    两个士兵从门口走了进来,抓着司马将军就往外走。

    司马将军:陛下,臣一片忠心那,那弓,除了陛下之外,根本就没人能够拉得开啊!

    太祖拿着弓,在大殿上走了一圈,每次将弓放在一个大臣面前,大臣都会吓的立马低头下跪,一圈之后,太祖回到了席塌上,手持震北弓醉醺醺地说着:这震北弓就代表着皇权,谁若是能够拉开这震北弓,这大离朝的皇位,就是谁的,见震北弓……如见朕,拥生杀大权……呵呵呵。

    特写:起居注将太祖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全部记录了下来。

    太祖倒在了席塌上,双手抱着震北弓,就那么睡着了。

    闪回结束。

    郭乐乐看着城下。

    这时候,刘青山带着一众将领上了城楼,上来之后立刻跪了下去。

    刘青山:陛下,请昭告天下,继承大统!

    众将:昭告天下,继承大统。

    郭乐乐呵呵一笑,突然转身看向了刘青山:继承大统,我继承你妹啊,叛军都打到城下来了,还让我继承大统,你这是想要我的命啊。

    说完,郭乐乐立马就将手中的震北弓给扔在了地上,转身就往下走。

    甜甜以及刘青山跟众将领让开一条路,随后跟了上去。

    12大臣府邸 日 外

    工部尚书李中庸府邸的后院里,几个家丁正在填埋着一个大坑,大坑里面隐约可见金条和银两,李大人穿着官服看着家丁,在边上急的团团转。

    李中庸:快点,你们倒是给我快点啊。

    就在这个时候,礼部侍郎王永清和四个大臣走了进来。

    王永清:尚书大人,你这是干什么啊。

    李中庸:皇上驾崩了,这离阳城也快破了,我这不也得准备准备嘛。

    王永清:准备什么啊,那震北弓,被皇后娘娘拉开了!

    李中庸:什么,皇后娘娘?

    王永清:是啊,皇后娘娘给拉开了。

    李中庸:那我们赶紧去拜见皇后娘娘啊,她可是我们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王永清:李尚书,你想的太简单了,叛军还在城外呢,大势不可逆转啊!

    李中庸:那我们也要拜见啊,皇后娘娘就是个女人,就算她拉开了大弓,也还是一个女人,我们怂恿她登基,然后让她带着我们向叛军投降,有人带头投降,到时候就算是杀,也轮不到杀我们啊!

    王永清:李尚书,你这明显是让皇后娘娘替我们去砍头啊!

    李中庸:我的王侍郎,都到什么时候了,只要咱们的头不被砍,砍谁的都可以啊,这种时候,能自保就不错了啊!

    王永清看着李中庸,没有说话。

    李中庸:还愣着干什么啊,跟我一起进宫,逼宫皇后娘娘登基为皇!

    13离阳城 皇宫 日 外

    郭乐乐走在皇宫的大道上,甜甜跟在身子后面,小碎步走着路,身后还有刘青山等一众武将跟随在郭乐乐的身子后面。

    郭乐乐: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跟着我,我不想做什么皇帝,我只想赶紧回家,逃离这里。

    刘青山:陛下,事关我大离朝的江山社稷,此事,不能迟疑啊,还望陛下早日昭告天下,继承大统。

    郭乐乐(内心独白):真烦人,我还是赶紧回去,找到回去的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14离阳城 皇宫 安乐宫外 日 外

    安乐宫外,刘青山带着一干武将跪在宫门口,宫门紧闭着。就在这时候,李中庸一行六人相互搀扶着走了过来,个个喘着粗气,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刘青山等一干武将。

    李中庸:刘将军,你跪在这里干什么啊?

    刘青山:陛下不肯登基,我们要跪到陛下登基!

    李中庸:刘将军,你跪在这里算什么啊,想让陛下登基,那也得进去说啊,这样,我们几个替你跪着,你直接进去跟陛下说,让陛下登基!

    说着话,李中庸就将刘青山给扶了起来,自己跪了下去,王永清等人也是跪了下去。

    刘青山看着李中庸:这……你们……

    李中庸:愣着干什么啊,快点去,让陛下登基,也好带着我们投降啊。

    刘青山:你说什么,投降?

    李中庸:不不不……说错了……是带着我们打败叛军,重整大离江山!

    王永清等人:对对对,打败叛军,重整大离江山!

    15离阳城 皇宫 安乐宫 日 内

    安乐宫内,郭乐乐躺在床上,用被子蒙在自己的脑袋上,不断的用脑袋砸着床榻。

    郭乐乐:我到底造了什么孽了,别人穿越都是太平盛世,长腿欧巴高富帅,我怎么就穿越到这战火连绵的破地方了,啊……

    甜甜站在床榻边上,一脸的焦急:陛下,群臣都在外面等着呢。

    郭乐乐: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你的陛下,你不要再这样叫我,你再这样叫我,我就要崩溃了!

    就在这时候,已经洗漱干净,穿着整齐甲胄的刘青山走了进来,一下子就跪在了郭乐乐的床榻前面。

    刘青山:陛下,先皇已驾鹤西归,国不可一日无君,请昭告天下,继承大统!

    郭乐乐在被子里面沉默片刻,随后拉开了被子,钻了出来,坐在床上,看着刘青山,微微楞了一下。

    郭乐乐(内心独白):似乎还挺帅气的啊。

    刘青山:陛下,请昭告天下,继承大统!

    郭乐乐微微一笑:那你倒是说说,我要是当了这皇帝,有什么好处啊?

    刘青山:陛下登基,我军将士定可以横扫叛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到时候,这天下的所有,都将会是陛下一个人的。

    郭乐乐:这样啊,那我要是想娶五个老公呢,也可以么?

    刘青山一愣:陛下……这……这……

    郭乐乐不屑:你不是说天下的所有都是我的么,连我想要五个男人都不可以,还说什么天下都是我的。

    刘青山镇定了下来:可以,陛下即是这天下共主,自然可以。

    郭乐乐一笑:好啊,让我当皇帝也可以,我先把你纳入我的后宫,你可愿意?

    刘青山面颊绯红:陛下,臣……已有家室了……

    郭乐乐:那你说个毛线,滚,赶紧滚出去,老娘还忙着呢,再敢打扰我,我就杀了你们!

    刘青山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16定州 淮南王府 夜 内

    淮南王府议事大厅内,淮南王赵奕光坐在几案前,家臣郑龙成弯腰站在对面,小心翼翼。

    字幕:淮南王 赵奕光

    淮南王:胡闹,完全是胡闹,这群人脑子被驴踢了吧,竟然让一个女人做皇帝!

    郑龙成:王爷,这是情势需要,那个女人,她不仅拉开了震北弓,更重要的还是皇上带着所有的皇室成员一起服毒自杀了,她现在是皇室唯一活着的人了。

    淮南王:可是她也不姓苏!

    郑龙成:王爷,姓苏不姓苏已经不重要了,对于离阳城的那些人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活命,如果有一个人能够让离阳城内所有的军民百姓凝聚到一起,别说她是个女人了,就算是一头猪,他们都会推举她做皇帝的!

    淮南王踱步沉思片刻:传令,全军拔营,驰援离阳城,驱逐闯贼!

    郑龙成:王爷英明!

    特写:淮南王眼神凝练,看着远处,嘴角微微翘起。

    17离阳城 皇宫 安乐宫 夜 内

    安乐宫内,郭乐乐躺在床榻上熟睡着,嘴角处有口水缓缓流了出来,郭乐乐下意识的伸手抹了一把嘴角,鼻子哼哼了两下。

    梦境:梦中,白云飘飘,周围仙气笼罩,郭乐乐茫然无措地看着周围,一个仙风道骨的白胡子老头走了过来,微微笑着,正是太祖。

    郭乐乐:你是谁?

    太祖:这个王朝的缔造者,那把震北弓的主人。

    郭乐乐:你就是太祖?

    太祖:是我。

    郭乐乐:你的不肖子孙都快把你的家业败光了。

    太祖:不怕,有你就行。

    郭乐乐:难道你就没发现,你已经绝后了吗?

    太祖:不怕,有你就行。

    郭乐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别什么都推给我,我告诉你,我不是你们这的人,我要回家去,很快就要走的。

    太祖:我知道,我懂,而且,我还知道,如果你不能把这个国家治理好,你就回不去。

    郭乐乐:你这是什么话?

    太祖:你拉开了震北弓,那么,治理这个国家就是你的责任,在你没有治理好这个国家之前,你哪里都去不了。

    郭乐乐:你放……

    猛然间,郭乐乐清醒了过来来,她摸着自己的脑袋,龇牙咧嘴,头很痛的样子。

    郭乐乐:混蛋!

    18离阳城 皇宫 安乐宫 日 内

    郭乐乐坐在梳妆台前,甜甜替郭乐乐收拾着发冠。

    郭乐乐:那个刘将军呢?

    甜甜:陛下,估摸着,刘将军这会儿应该是带着人在巡视城防呢,那闯贼首领之前已经被陛下给射死了,但是又冒出来一个叫什么高振祥的人,统领了叛军。

    郭乐乐:去,把他给我叫来,告诉他,就说老娘愿意当这个皇上了。

    甜甜大喜,立马跳了起来:太好了,娘娘,不,陛下,以后啊,我们就再也不用看别人的眼色了。

    19战场 日 外

    硝烟迷茫的战场上,到处都是叛军士兵的尸体,一队胸前印着“淮”字的士兵正在打扫战场,抬着叛军士兵的尸体丢进一个大坑里面,在这不远处,淮南王身披战甲站在山坡上,看着前面已经隐约可见的离阳城,郑龙成和一队护卫站在淮南王的身后。

    郑龙成:王爷,刚刚得到的消息,那个女人已经登基了,我们还是来迟了一步。

    淮南王:哼,登基了又能怎样,现如今,这离阳城内,只不过就是些残兵败将而已,谁能拦我,谁能挡我!

    郑龙成:王爷,还是小心些为妙,离阳城能抵挡数十万叛军两月有余,定不是软柿子。

    淮南王:那又怎样,这些叛军,在我面前,还不是一个照面就败了个干干净净!

    郑龙成:王爷,切不可心急啊!

    淮南王:哼,不心急不心急,当年若不是父王让着太祖,这大离朝的天下,早就是我们赵家的了!

    20离阳城北门 日 外

    离阳城北城墙上,士兵们穿着残破不全的甲胄,坚定地站立在城头之上,用渴望胜利的眼神盯着从下面走上来的郭乐乐一行人。

    郭乐乐身穿龙袍,后面跟着甜甜还有刘青山等一干将领往城墙上面走着。

    行至城墙顶上,郭乐乐看向了北面的方向,一马平川的开阔地上,一匹战马上坐着一个身穿“淮”字军装的士兵,正在向这边疾驰着。

    刘青山:那……那似乎是淮南王的人。

    郭乐乐:淮南王?

    刘青山:淮南王在定州有数万人马,之前皇上下旨勤王,淮南王迟迟不来,我们都以为他不来了呢。

    郭乐乐:之前没来,现在却来了?

    刘青山:是的。

    郭乐乐:有问题。

    正在这时候,那战马和小兵已经到了城下,战马急停,高高的昂起了马头,小兵端坐马上,拿出淮南王印,底气十足的喊了起来。

    小兵:淮南王领兵十万大破叛军,将于正午时分举行入城礼,特命礼部着手准备!

    说完,小兵片刻不停,转身催马就走。

    郭乐乐看着那小兵,眉目间多了一丝丝凝重。

    郭乐乐:看来,这个淮南王的心思很是复杂啊。

    刘青山:陛下,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郭乐乐嘴角一抽,不屑一笑:就按照他的要求准备呗,另外,把城内所有的士兵都调过来,在北门口列队欢迎!

    21离阳城北门 日 外

    离阳城的城墙在经历过了大战之后看上去显得千穿百孔,北门外,两万多名士兵列起了一字长蛇阵,个个精神焕发,斗志昂扬。

    郭乐乐坐在阵前,身后跟着刘青山等一众随从。

    一字长蛇阵的对面,淮南王的十万大军同样列队,淮南王骑马立于阵前,身后跟着郑龙成。

    淮南王:刘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青山:奉皇上圣旨,列队欢迎淮南王凯旋!

    淮南王:皇上不是已经驾鹤西归了吗,不知刘将军说的是哪个皇上!

    郭乐乐不屑一笑,站了起来:当然是我这个皇上了,都说淮南王力大无穷,现在看来,是可惜了,竟然长了一双狗眼,白瞎了自己的一身力气。

    淮南王气急:你……一介女流,纵使你拉开了那震北弓,也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你就不怕我这十万大军杀将过去,将你埋没在马蹄声中吗?

    瞬间,淮南王身后十万大军发出了震天的战吼!

    郭乐乐的身后,那些个士兵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更是脚下发抖。

    郭乐乐轻轻瞄了身后的士兵一眼,从龙榻上站了起来,伸出了手去。

    一个随从立马将震北弓递到了郭乐乐的手中。

    郭乐乐拉弓张箭,瞄准淮南王:那我们可以打个赌,到底是你的人马冲过来的快,还是我这弓箭射过去的快。

    震北弓被拉开之后,立马就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光芒刺入了每一个淮南王士兵的眼睛里面,一个个震惊无比,相互看看,士气下去了大半,其中有人甚至已经跪了下来。

    而郭乐乐身后的士兵们,则是昂首挺胸,瞬间有了自信。

    站在淮南王身边的郑龙成立马凑近了淮南王。

    郑龙成:王爷,那娘们手里有震北弓,如果我们强行冲杀,怕对我们不利啊。

    淮南王喉结一动,咽了一口唾沫:好啊,好一个震北弓,不愧是太祖留下来的东西。太祖的祖训,我自当遵从,可你毕竟一介女流,即便拉开了这震北弓,也依然无法让天下所有人都信服。

    郭乐乐:恩,那你倒是说说,要如何,你才能够信服。

    淮南王:太祖文征武略,自乱世出,手持震北弓扫平天下,此乃英雄胆气。你虽一介女流,但是,若能建立与太祖一样的功勋,我定当信服与你,到时候,不仅是我,这天下的所有人,都会信服于你!

    郭乐乐:好,你的要求,朕答应,朕会亲自训练军队,一月之后,御驾亲征,将叛军赶到长江以北!

    淮南王:好!

    22皇宫 安乐宫 夜 内

    安乐宫内,几盏油灯发出着微弱的光,照在几案上。郭乐乐趴在几案上呼呼大睡着,桌子上放着几张布帛,布帛上,是诸葛连弩的设计图纸。

    甜甜拿着一件披风走了过来,轻轻地披在了郭乐乐的身上。

    郭乐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看向了甜甜。

    甜甜:陛下,回床上歇息吧。

    郭乐乐揉了揉眼睛,沾染着墨汁的手将两只眼睛揉成了黑黑的熊猫眼,随后,郭乐乐将两张图纸交到了甜甜的手中。

    郭乐乐:这个拿着,速速交到兵器局手中,让他们在半月之内打造出一万套诸葛连弩。

    甜甜:陛下,你的眼睛。

    郭乐乐伸手擦了擦眼睛:我眼睛怎么了?

    23演兵场 日 外

    演兵场上,一万名士兵齐刷刷地站在下面,郭乐乐站在高台之上,身披铠甲,看着台下的一万士兵,目光凌厉。

    郭乐乐:你们都是我大离王朝最精锐的士兵,再过一月,就要随朕亲征,将那可恶的叛军赶尽杀绝,有没有信心!

    众士兵:有!有!有!

    24淮南王府 日 外

    淮南王府的后花园里,淮南王和郑龙成坐在亭子里面下着围棋,周围是荷花碧水,还有小鸟渣渣的声音。

    郑龙成:王爷,我今天去看了看,那个女人,练兵似乎有一套啊。

    淮南王:那又怎样,就凭她区区一万人,还能翻天了不成。

    郑龙成:王爷,还是小心为妙啊,什么事情都可能会发生,莫不如,我们早做决断,乘着她威望还不太高,逼宫让其禅位!

    淮南王:不急不急,这个女人虽然不简单,但也太过自傲了,区区一万人就去亲征,那跟送死没什么区别,我们只需要等着前方战报,等到她一死,立马昭告天下,到时候,不费一兵一卒,我就能够继承这皇位。

    25演武场 日 外

    泥塘里,一队士兵抱着圆木,坐着仰卧起坐,个个咬紧牙关,显得很是费劲。

    郭乐乐站在一旁,身披战甲,手中拿着长鞭,神色严肃。

    郭乐乐:你们要时刻记住,你们是一个团队,团队中的任何一个人不用力,都会导致你们无法从泥塘中爬出,只有你们团结一致,齐心协力,才能够战胜一切的困难!

    26演武场 日 外

    演武场上,无数个火圈被点燃,周围站着无数的士兵,郭乐乐快速跑了过去,从一个又一个火圈里面钻了过去,等到钻过最后一个火圈,她一个跟头翻了起来,拍拍手,看向了士兵们,士兵们满眼震惊和崇拜。

    郭乐乐:上了战场,死的最早的是胆小的人,只有勇往直前,才能够给自己拼出一条活路来!

    27演武场 日 外

    演武场上,一个士兵直愣愣地站在地上,随后向后倒了过去,被下面十个士兵用手结成的网兜接住。

    郭乐乐:信任,这也是战场上的一条准则,上了战场,你要绝对相信你身边的战友,把你的后背交给你的战友!

    28演武场 日 外

    从空中看去,演武场上一片繁忙,所有人都在积极训练着,有钻火圈的,有抬圆木的,也有做队列训练的。

    郭乐乐站在高台之上,看着正在训练的士兵们,慢慢地捏紧了拳头。

    29淮南王府 夜 内

    淮南王端坐在内厅的席塌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安静地看着,这时候,郑龙成从外面走了进来。

    淮南王看了一眼郑龙成:什么事情。

    郑龙成:就在刚刚,那个女人带着一万人出发了。

    淮南王神色一凌:派人跟上,一有动静,立马飞鸽传书过来,只要那女人一死,立刻上报于本王。

    30 湖州 日 内

    闯军中军大帐内,高振祥和一众叛军将领分列坐着,高振祥坐在正中,几案上摆着酒杯和酒壶,高振祥喝了一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高振祥:这还真是天不绝我啊,那个女人真以为区区一万人就能够打败我十多万大军吗。

    将领:更可笑的是,她还要拿这一万人跟咱们打野战,真的是找死。

    高振祥:那就告诉她,这一仗,我们约了,明日晌午,本王要好好享受享受那水嫩嫩的女人,哈哈哈……

    31湖州 日 外

    战场上,两方士兵已经列队完毕,郭乐乐站在阵前,看着远处的闯军首领高振祥。

    高振祥淫邪一笑:小娘们,是你自己送上门来呢,还是爷爷我过去找你呢

    郭乐乐:有本事你就过来呗。

    高振祥:好!

    说着话,高振祥举起了手臂:兄弟们,都给我听好了,待会儿不要伤了那女的,抓到那女的,赏银一千两!

    叛军:吼!吼!吼!

    高振祥:给我杀!

    瞬时间,高振祥身后的士兵们一个个一起冲杀了出去,高振祥留在原地,捋着胡子,脸上满是笑容。

    郭乐乐站在阵前,没有退却,右手缓缓举起,身后所有人都是拉开了弓箭,等到郭乐乐将手狠狠向前挥过去的时候,铺天盖地的弓箭一下子就射了出去。

    叛军士兵纷纷被弓箭射中,但活着的人却更多,一个个红着眼杀了过来,转眼就冲到了五十步的距离上。

    郭乐乐再次将手举了起来:换弩!

    传令兵甲:换弩!

    传令兵已:换弩!

    传令兵丙:换弩!

    身后士兵齐齐换弩,将崭新的诸葛连弩对准了冲杀过来的叛军士兵。

    郭乐乐:放!

    唰唰唰唰唰……

    诸葛连弩的连续发射威力显示了出来,如收割机一般,冲杀过来的叛军士兵纷纷倒地。

    阵后,高振祥的脸色慢慢发生了变化,突然,他看向了旁边的传令兵,大吼了起来:鸣金,收兵!

    当当当当当当当……

    听到号令的叛军士兵纷纷后撤,但是后撤却是在瞬间变成了逃跑。

    这时候,郭乐乐从侍从手中接过一把长剑,向前一指:立功的机会到了,勇士们,随朕冲杀破敌!

    32离阳城 日 外

    城墙上,几个士兵慵懒地站在城头上,注视着下面的平原。

    一个士兵骑着马快速接近城墙,身上插着一面黄龙旗帜,一只手捏着马缰,一只手挥舞着黄色布帛包着的战报。

    士兵:湖州大捷,皇上亲率大军大破叛军,杀敌两万,俘虏八万,长江以南再无叛军!

    城头上的士兵兴奋大叫。

    (转场)

    街道上,行人如织,百姓们摆摊的摆摊,逛街的逛街,突然,骑马士兵穿过,刮起了一阵旋风。

    士兵:湖州大捷,皇上亲率大军大破叛军,杀敌两万,俘虏八万,长江以南再无叛军!

    街道上的行人欢欣鼓舞。

    33淮南王府 日 内

    淮南王:杀敌两万,俘虏八万,你现在这是连本王都敢欺骗了吗?

    淮南王站在后花园的凉亭里面,棋盘已经掉落到了地上,棋子满地散落,郑龙成坐在对面的石凳上,一个小兵跪在地上。

    小兵:王爷,我只是如实上报而已,飞鸽传书写的清清楚楚,而且,就在刚刚,前方的战报也已经到了离阳城。

    淮南王暗暗捏紧了拳头,咬着牙齿:死娘们!

    34淮南王府 日 内

    夜色降临,外面一片漆黑,淮南王府正厅却是灯火通明。

    正厅内,淮南王端坐上首,郑龙成和几个谋臣坐在下面,一个个愁容满面。

    谋臣甲:王爷,如今这局势突变,那女人在前方打了大胜仗,声望上涨,要想拉那女人下来,怕是不那么容易了啊。

    谋臣乙:是啊。

    正厅内沉默片刻,郑龙成却是突然看向了淮南王。

    郑龙成:王爷,现在还有一条路可走,不知当讲不当讲。

    淮南王:讲!

    郑龙成:让太后赐婚!

    淮南王:赐婚?且不说这事儿那娘们愿意不愿意,就是这太后,又在哪里?

    郑龙成:当年太祖驾鹤西归,太后娘娘便是遁入了佛门,这么多年来,朝中上下都已经忘记了太后娘娘的存在,可是,如若太后娘娘赐婚,怕也是没有人敢不从,毕竟,太后可还是那个货真价实的太后!

    淮南王沉默片刻:好,明日一早,你便随我去见太后,这婚,我定是要让太后赐下来。

    淮南王阴沉的脸色渐渐变得奸恶起来:只要那臭娘们成了我的女人,这权利之争,也就变了味道了。

    35离阳城北门 日 外

    离阳城内一片喜庆的气氛,北门口,百姓列队欢迎,郭乐乐带着大军凯旋而归。

    郭乐乐身着戎装,骑在高头大马上,当她的马匹穿过城门洞后,全城百姓纷纷下跪。

    百姓们:皇上万岁,皇上万岁,皇上万岁!

    郭乐乐面容平静,招手示意。

    士兵们个个兴奋,看着路边的姑娘。

    姑娘们羞红了脸蛋,轻颦浅笑。

    36离阳城 皇宫 安乐宫 日 内

    安乐宫内,郭乐乐怒摔太后的懿旨,甜甜吓的赶紧捡起了懿旨,刘青山跪在一旁,没有说话。

    郭乐乐: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包办婚姻,况且,我可不是她儿子,也不是她女儿,她说嫁我就嫁啊!

    说着话,郭乐乐看向了刘青山:刘将军,朕既然是皇上,这婚姻大事,就理当由朕自己来做主,况且,这太后不是已经遁入佛门了吗,就让她六根清净一点,不要管这凡尘俗事。

    刘青山:陛下,臣以为,太后的赐婚合情合理,叛军虽然已被赶到了江北,但毕竟还拥有强大的实力,朝廷若想平叛,还得有足够的财政支持,而现如今,朝廷的财政大权,实际上大部分都掌握在淮南王的手中。

    郭乐乐:打个仗,需要那么多的钱吗,回头修整一个月,我就带着儿郎们杀过长江,将叛军赶尽杀绝!

    刘青山:陛下,长江天险,若没有一支水军牢牢地掌控河面,恐大军过河之后,立马就会变成一支孤军,后勤不济,纵使陛下用兵如神,也难以击溃叛军啊!

    郭乐乐沉默片刻:那,打造一支水军,需要多少银子?

    刘青山:起码,白银三百万两!

    郭乐乐:国库还有多少银子?

    刘青山:尚有余银五千两……

    郭乐乐:这么少,你逗我呢吧!

    刘青山:陛下,臣不敢妄言。

    郭乐乐彻底的沉默了下来,抬头看向远处,没有说话。

    37安乐宫 夜 内

    安乐宫内,郭乐乐席地坐在案桌前,甜甜坐在郭乐乐的对面,用手肘着下巴,看着郭乐乐,郭乐乐同样肘着手,看着外面。

    甜甜:陛下,你真的考虑好要嫁给那个淮南王了吗,我看那淮南王根本就不是个好人。

    郭乐乐:不嫁能怎么办,手里没银子,就没法打造水军,没水军,就不能过长江,不能过长江,就不能打败叛军,不能打败叛军,就谈不上治理国家,不能治理好这个国家,我就回不去,如果回不去,我就永远都见不到我的战友,还有我那老顽童的爹了。

    从郭乐乐的视角看去,透过窗户,天空中挂着一轮圆月,周围有几颗星星闪闪发亮。

    郭乐乐:我也是人啊,我也想家啊,我也不想一个人在这陌生的地方啊,我也会哭啊。

    说着话,郭乐乐大哭了起来。

    38泰康宫 日 内

    泰康宫内,郭乐乐神态自然地坐在龙椅上,底下站着众大臣,刘青山站在左手第一排,淮南王坐在右手第一排的椅子上,神态自若。

    郭乐乐:宣旨吧。

    甜甜拿着圣旨,上前一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淮南王长相俊美,文武双全,甚合朕意,封为皇后,择日举行封后大典!

    噗嗤一声,后面一个大臣笑了出来,立马又捂住了嘴巴,没有笑出来。

    下面的大臣一个个也是憋着笑,想笑又不敢笑出来,硬生生地憋着。

    淮南王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看着郭乐乐:本王是男人,怎么能做皇后,你不要欺人太甚!

    郭乐乐轻轻一笑:那淮南王的意思就是说,你想坐着皇帝,让我去做你的皇后了?

    淮南王大张着嘴,想说话又没有说出来。

    片刻后,淮南王憋出了话来:本王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这封号,得换换。

    郭乐乐:千百年来,一直都是这样的封号,我看啊,你就是想坐坐这皇帝的宝座……甜甜!

    甜甜:奴婢在。

    郭乐乐:把震北弓拿过来,让淮南王拉拉看,要是淮南王能够拉得开,这皇帝的宝座,我就让给淮南王,不过,若是淮南王拉不开,那就只得乖乖坐朕的皇后了。

    甜甜立马将震北弓拿了过来,走下去站在了淮南王的面前,一伸手:给!

    淮南王看着震北弓,脸红脖子粗,憋着气,没有说话。

    郭乐乐:看来淮南王是对这个封号没什么意见了,那就尊朕的旨意,礼部的人,着手准备,一定要给朕的皇后大办一场,当然了,这银子,就不用国库的钱了,朕的皇后,有的是钱,先拿出来一百万办办这婚礼吧。

    淮南王:你……

    郭乐乐:退朝!

    39淮南王府 日 内

    淮南王府上,王永清跪在淮南王的面前,淮南王在屋子里面来回踱步。

    淮南王:王永清,王侍郎,这银子,怎么说也算不到我头上吧,皇上成婚,为何还要我掏钱!

    王永清:王爷,微臣也是没办法啊,户部连年亏空,能拿出来的银子也就几千两,根本不够大婚开支啊,皇上与王爷大婚,总不能办的很寒酸吧,到处都需要花钱啊。

    淮南王:那也不需要一百万两银子吧?

    王永清:王爷,这是陛下要求的,说要是没一百万两银子,这婚礼,就不能办。

    淮南王:这是抢钱,她这分明就是抢钱!

    王永清:王爷,微臣就是一个办事儿的,您也别为难微臣了,把银子给了,了事儿就好了,一百万两银子,对于王爷您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啊。

    40淮南王府 日 外

    淮南王府院落里,几十个箱子摆在地上,王永清走到了一个箱子面前,打开了箱子,里面是银光闪闪的银子,王永清立马就露出了贪婪的眼神,盯着箱子里面的银子。

    淮南王站在王永清的后面,一脸肉疼的看着王永清。

    淮南王:王侍郎,这些银子,够了么?

    王永清:够了够了,王爷还真是感慨啊,一百万两银子随随便便就拿出来了,就是国库,也没这个魄力啊,王爷真是富可敌国了!

    淮南王:少拍马屁,拿着银子赶紧滚,要是办不好婚礼,我唯你是问!

    王永清:放心好了,王爷,婚礼啊,保证给您办的漂漂亮亮的!

    说完,王永清看向了侍从们:抬上银子,咱们走!

    一群侍从立马走了过去,抬着银子就往外走。

    这时候,郑龙成走了过来,站在了淮南王的旁边。

    郑龙成:王爷,皇上真的好手段啊,一百万两银子,就这么没了。

    淮南王看向了郑龙成:少废话,以后别跟我提这一百万两银子的事情!

    说完,淮南王转身就走,郑龙成愣在了原地,看着淮南王的背影。

    41安乐宫 日 内

    安乐宫内,郭乐乐坐在席塌上,王永清跪在郭乐乐的对面,低着头。

    郭乐乐:这么说,银子已经到手了?

    王永清:按陛下的吩咐,一百万两银子,分文不少,全部都充入了国库里面。

    郭乐乐:恩,去找户部支取五百两银子,作为这次婚礼的开支。

    王永清:陛下……这……

    郭乐乐:有什么意见么?

    王永清:臣不敢,这就去办!

    说着话,王永清站起了身子,退了出去。

    42淮南王府 日 内

    淮南王府内,淮南王被穿上了红色的婚服,头上还盖了一个红色的盖头,淮南王伸手扯开盖头,看着礼部侍郎王永清。

    王永清立马跪了下去:王爷……不……皇后娘娘,这是祖制,封后大典,皇后必须要盖着盖头啊!

    淮南王:疯了,你们都疯了,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男人,纯爷们,什么狗屁的皇后,老子不是皇后!

    43皇宫 安乐宫 夜 内

    郭乐乐端坐在安乐宫内,甜甜陪在旁边,郭乐乐的脸上满是笑容,甜甜一脸兴奋,喋喋不休的说着。

    甜甜:你不知道,淮南王全程绿着脸,垮火盆的时候不规矩,还差点将衣服给烧着了呢。

    郭乐乐:这还只是个开心,他想跟老娘玩,老娘一定让他生不如死!

    甜甜一愣:陛下是还有什么招数吗?

    郭乐乐微微一笑:那是自然!

    44皇宫 永寿宫 日 内

    淮南王躺在床上,身上还穿着昨晚成婚时候的婚服,他在床上昏昏欲睡着。

    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人妖嬉笑的声音。

    淮南王抿了抿嘴唇,眨巴眨巴嘴巴,睁开了眼睛。

    正在这时候,五个穿着女装的男人走了进来,一个个妖娆鬼魅,手中拿着手帕,还轻颦浅笑,挤眉弄眼。

    淮南王坐端,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模样。

    常妃:皇后娘娘吉祥,我是皇上新纳的常妃。

    安妃:皇后娘娘吉祥,我是皇上新纳的安妃。

    柳妃:皇后娘娘吉祥,我是皇上新纳的柳妃。

    玉妃:皇后娘娘吉祥,我是皇上新纳的玉妃。

    明妃:皇后娘娘吉祥,我是皇上新纳的明妃。

    这时候,常妃上前一步:皇后娘娘,皇上说,以后我们都得听你的,你让我们往东,我们不能往西,后宫的日常事务,全部由皇后娘娘管理,明日就是七夕了,我们想从皇后娘娘这里支取点银子,给皇上准备个礼物。

    淮南王全程傻愣,这会儿突然暴怒了:滚,都给我滚出去!

    45皇宫 安乐宫 夜 内

    已经入夜了,郭乐乐走过去躺在了床上,长出了一口气,看着外面的夜空,眨巴了一下眼睛。

    甜甜(OS):皇后娘娘,皇上已经休息了,你不能进去。

    淮南王(OS):滚开!

    彭的一声,房间门被推开,淮南王站在了门口,甜甜立马走了进来,跪在了郭乐乐的床榻前,一脸惶恐。

    甜甜:陛下,皇后娘娘硬是要闯进来,奴婢拦不住。

    郭乐乐从床榻上慢慢坐起,微微一笑:你先下去吧,朕要跟皇后娘娘说说话。

    甜甜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间门,淮南王走了过来,坐在了椅子上,喝了一口茶水。

    淮南王:死女人,你是准备要玩死我吗,给你点脸,你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郭乐乐神态自若:哦,皇后何出此言,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啊,如果真的受了什么委屈,可以跟朕说说,你即是朕的皇后,朕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淮南王:别给我装傻充愣,你告诉我,那个什么所谓的五个妃子是怎么回事儿!

    郭乐乐一笑:原来皇后是为这个事情吃醋啊,不过,那也都是正常的啊,古往今来,哪个皇帝不是三妻四妾啊。

    淮南王突然暴怒:你不要忘记了,你是个女人!

    郭乐乐:女人又怎么了,女人就不能当皇帝了吗?可是我当了。女人就不能多娶几个男人了吗?可是我也娶了。皇后啊,这种醋,你还是少吃一点为好,好好的去替朕管理着后宫,要是管理好了,那也是大功一件啊,没准哪天心情一好,朕就过去宠幸你了。

    淮南王气的发抖:好啊,既然这样,那我今天就办了你,不要忘记了,你现在也是我的女人!

    说着话,淮南王就向着郭乐乐那边走了过去。

    郭乐乐微微一笑,看着淮南王。

    46皇宫 安乐宫 夜 内

    安乐宫内,郭乐乐的寝室外,甜甜守在门口,贴着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

    这时候,一队侍卫走了过来,甜甜看向了那一队侍卫,一脸的焦急。

    甜甜:淮南王在里面,可能会对陛下不利,你们守在这里,哪里都不许去,听到里面有动静,就立马冲进去救皇上,听明白了吗?

    侍卫:明白了!

    就在这时候,寝室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叫。

    淮南王(OS):啊……

    几个侍卫相互看了一眼,面色严峻,立马破门而入,冲了进去。

    47皇宫安乐宫 夜 内

    几个侍卫站在门口,一脸的慌张,看着床榻那边,立马跪了下来。

    床榻那边,郭乐乐用反手擒拿术将淮南王擒拿在了床上,淮南王一脸痛苦的趴在那里。

    淮南王:放……放手……痛……痛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