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治疗之故事会(下)

    更新时间:2018-12-27 16:29:01本章字数:2022字

    张鹿给我递纸巾,我接过擦了擦眼泪。

    杨达一把抱住我:“小小你这个傻瓜,哭什么呢?你完全值得我喜欢,值得我骄傲!以后啊,肯定会有越来越多人喜欢你的!”

    “嗯!谢谢你大大,我也爱你!”

    “哎哟哟,这成表白大会了?”小白在一旁笑得很贱。

    “好了好了,接下来是我的故事了,第五小是谁来着?”张鹿看了看小朱和司徒盛。

    “是我是我!”小朱举手示意,“张鹿我听阿盛说你之前就认识小小,所以呢,我要听你们的故事。”

    “行啊,说给你听!”张鹿温柔地看着我,陷入回忆:“那年我高三,小小高一。在学校周年庆上,小小的班级负责美食板块。你们也知道我是十足的吃货,小小做菜又好吃,还是个萌妹,当然让我记忆深刻了。后来,说到底也是我对不起小小吧。她班上一个女生喜欢我,让人来探我的口风,我当时说:‘不认识那个女生,反倒觉得小小很不错’。之后那个女生就欺负小小,本来成绩很好的小小只好离开学校。哎……”张鹿有点忧伤地看着我,“小小,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其实我仔细想想,张鹿你也是很无辜的,是我自己之前太狭隘了。现在我已经当你是朋友了,你帮了我那么多,我还要感谢你呢!”

    “真是太好了,小小。没有什么比你的友谊更让我激动了!”张鹿很激动,说着就要过来抱我。

    司徒盛身子一侧,一挡,张鹿就跌进他的怀里。

    只见张鹿一脸“娇羞”说道:“阿盛你干嘛?”

    杨达激动地大叫:“天哪,我看到了什么!闪瞎狗眼啊!”

    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连忙用手捂住眼睛。

    “哼,我牌最大……”司徒盛把张鹿挪开,晃了晃手中的大王,“老朱,我呢,要听你的‘爱情故事’。”

    “阿盛你怎么那么记仇呢?”小朱感叹道,“我的爱情故事嘛……没有。”

    “怎么可能?虽然你是猪,但是一头猪也配拥有爱情啊!”一旁的小白满脸的不可置信。

    杨达捂嘴偷笑:“对,说得对!”

    小朱见推不开,便为难地看了我们一眼:“真要说?”

    “说!”我们几个人异口同声,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故事让小朱如此难以启齿。

    “好吧……我刚进大学的时候,社交应用开始流行,当时最火的一款应用叫‘么么哒’。我在上面交了一个女朋友,视频了,人特别漂亮,又是同城,我就想着要好好表现,争取奔现。可是一个月不到,我发现她居然是个骗子,她在这个应用里有好多个男朋友,骗了好多男人的钱……”

    “那你被骗了吗?”小白同情地看着小朱。

    “没有……”小朱说这话时居然毫无庆幸之意。

    “没被骗应该高兴才对啊!”我非常不解。

    “我不高兴的原因是,我没被骗是因为当时我父亲重病,我拿不出一分钱,就连送她的礼物都是自己手工做的。”

    “哈哈哈,老朱你搞笑啊!”小白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小白!”小朱捏了捏小白的腰:“还是不是朋友,居然笑我!”

    “呵呵呵,这不怪小白,我也觉得蛮搞笑的!”杨达也乐了,眼睛笑眯眯像一轮弯月。

    “小朱你也是因祸得福啊,后来伯父身体如何了?”张鹿关心地问道。

    “挺过来了,虽然现在需要人照顾,但起码没有离开我。”

    司徒盛拍拍小朱的肩以示安慰:“行了哥们,难为你了。”

    “司徒盛,到你了,哼哼!”我不怀好意地打量司徒盛。

    “你想干嘛?”司徒盛毫不紧张,回怼我一个眼神。

    “我要听你和张鹿的故事。嘿嘿嘿……”我激动地搓起了手。

    杨达也附和道:“对的,要听你们相爱相杀的故事!”

    小朱和小白默默不语,一脸的等好戏看。

    张鹿则放弃治疗一样,葛优瘫瘫在沙发:“看来清白真的要狗带。”

    “行啊,你们这帮腐男腐女,不就一个故事嘛,满足你们。”司徒盛故意说得很暧昧,还抛了一个媚眼给张鹿。

    张鹿立马直起身:“姓司徒的,我警告你啊,你得小心说,要说错了,看我不弄死你!”

    司徒盛霸气地一把把张鹿推回沙发,摸摸他的头:“稍安勿躁。”

    张鹿一把拍掉司徒盛的手,生气地鼓起腮帮子。

    杨达戳了戳我,满脸激动:“小小,怎么办,我忽然觉得鹿男神和你雇主好配好配哦!”

    我挑挑眉:“怎么,你决定不追鹿男神了?”

    杨达摇摇头:“怎么可能?腐再重要也没有男神重要,只要男神一天没有女朋友,我就一天不放弃!”

    “喂喂,说太大声当事人会听见的!”旁边的小白拍拍杨达提醒道。

    “哦。”杨达赶紧闭嘴。

    “好了,言归正传,你们还要不要听?”司徒盛朝我的方向望过来。

    “听啊,当然听啊,快说快说!”我满眼都散发着期待的光芒。

    “我的父亲与张鹿的父亲是生意上的伙伴,多年友好合作,称兄道弟。所以张鹿一出生我就认识他了,我一直把他当作亲生弟弟看待。我永远记得当年我的母亲因为猜忌父亲出轨而离开时,是张鹿一直陪着我,度过那段悲伤的时光。后来张鹿出国留学我是万分不舍的,所以现在他回来我特别开心……这就是我和张鹿的故事,怎么样,精彩吗?”司徒盛坏笑地望着我。

    “切——还以为什么呢!”我白了他一眼。

    “咚咚咚……”钟声敲响了十二下,居然都十二点了!看来欢乐的时光真的过得很快呢。一直讨厌不熟悉的人,讨厌说话的我居然生出了不舍。

    “谢谢大家今天的故事,时候不早了,大家回房休息吧。”张鹿像个主持似的完成了结尾语。

    “好的好的,希望大家不要梦到我哦,毕竟我的存在感是如此强大!”杨达朝我们眨眨眼。

    “大大,你又自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