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进谷!

    更新时间:2018-03-28 21:00:09本章字数:3372字

    远方一股烟尘不断被扬起,在烟尘中一只只如灯笼般的眼睛盯着向痕他们几个人,向痕瞬间起了鸡皮疙瘩,似乎站在小土包上的他们已经沦为了被兽潮们争抢的猎物。

    轰隆,一道闪电劈中了远处的柳树,断柳幽幽地冒着火光,一只只身上缠绕着丝丝红色玄气的凶兽从火光中慢慢向着向痕他们走来,地狱开门,放出这些凶兽来肆虐人间。

    向痕小腿打着颤问,“我们真的要逆行闯进葬天口吗?”这些看起来被饿了许久的凶兽,他们这几个人一进兽潮肯定连骨头渣子都没了。

    京墨一声不吭,长剑一抖,剑尖处纳有万千星辉缓缓地流动着,淡蓝色玄气从京墨细长的指尖倾泻而出,缠绕着长剑。锵的一声轻响,复玄纹在京墨手掌悄然地激活,一个奇异的符号里有一个小蓝点顺着凹槽迅速游走,当蓝点走到尽头时候,京墨身旁的玄气似乎听到号令缓缓地融入复玄纹中,复玄纹把吸纳的玄气又慢慢地渡入京墨体内。

    一个呼吸间,京墨体内的玄气恢复得七七八八,京墨紧闭的双眼徒然一睁,淡蓝色的玄气从体内急剧涌出,银发往后不断飘着,而身形已经飘出几丈开外。

    冷月斩,一道弯月在虚空中一闪,玄气在弯月成形之际徒然暴增,弯月如闪电般向着前方飞驰而去,噗的一丝响声,冲在最前面的红焰豹王的前肢被齐齐削下,却没有一丝兽血滴下,因为伤口被一层薄薄的冰覆盖着。

    豹王菱形的双眼猛然睁大,盯着眼前这一个敢伤害它的人类,三道火焰瞬间合一,可是火柱还没来得及飞出去,豹王后颈一痛,一双幽绿色的绿宝石般的瞳孔冷冷地看着,碧眼蛇王吐了吐舌头,满嘴的血腥味让蛇王享受地闭上眼睛。

    ……

    “满身牛屎味的臭牛,看大爷的一盘子。”声大如雷,这边话音未落,盘子转眼就狠狠地落在铁牛犀的屁股上,嘭的一声,铁牛犀的屁股硬生生地挨了这一盘子,下意识地后蹄往后一踹,这一下子出乎了胖子所料,连忙用铁盘子在身前一挡,双手像接住了两个从天而降的大铜锤一样,又麻又痛。

    胖子被这股力道一下子撞飞几里远,啪的一声摔在泥沙里,尘土飞扬,“哎呦,你这死牛,痛死你爷爷我了。”灯笼般大的眼睛从几里外不断地靠近着胖子,铁蹄缓缓地披上了青色玄气,转眼间灯笼般大的红眼睛就来到胖子面前,前蹄猛然跃起。

    “银犀踏”,青色的玄气在前蹄上急速地流转,微风被这股青色玄气带起,一阵沙子迷了胖子的眼,哞的一声巨吼,狰狞又充满着鲜血的欲望,双蹄猛然踏下。

    如坠星般的一根铁棍不偏不倚地戳中了牛脖,铁牛犀一痛,双蹄胡乱在空中乱踢,试图踢开那根棍子,胖子见势趁机拿起铁盘子狠狠地敲在牛蹄上。“死胖子还不跑,你以为这是铁牛犀吗!你看清楚,这是银犀王。”猴子气喘吁吁之际不忘调侃胖子。

    头角弯曲盘旋,通体银色,体积庞大,两只铜铃般的红眼睛,这可是破窍境界的银犀王,是铁牛犀的王呀,破窍境界的银犀王周身银鳞闪闪,这些鳞片能抵挡普通的兵器攻击。

    “奶奶的,这浑球还会扮猪吃老虎。”胖子咽下一口口水,还好猴子救得及时,要不然真的迷迷糊糊变成肉酱了,而且还是带卤鸡味的。

    一条碧眼蛇王在沙面上弯曲前行,但是速度却没有减慢,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那个衣衫褴褛,但是跑路方式奇特的少年,向痕不时地回头看看,“死蛇烂蛇,我都走S形了,还紧追不舍,没看到那边有个肉质肥美的胖子吗?”嘴里不停地诅咒着,可是脚下玄气悄然暴增,沙尘被向痕带起,速度又一次暴增。

    向痕气喘吁吁地回头时,那条碧眼蛇王身形暴增,玩弄完猎物就得赶紧吃进肚子了。如同一条绿色丝带在沙漠中被风吹起,那几只如银针般的獠牙暴露在空中。

    向痕小腿发软着,十里,八里,五里,越来越近,向痕甚至闻到了那股蛇腥味,拼命地催发着体内的玄气,身形一顿,脚被碧眼蛇王用蛇尾紧紧地缠着,向痕整个人狠狠地摔在地上,碧眼蛇王随即缠绕而上,舌头缓缓地舔着向痕清秀的脸蛋。向痕绝望地想要闭上眼睛时,一道寒芒贴着自己的脸而过,然后热乎乎的血迹糊在脸上,为什么我还没有痛感就流血了?

    “还不起来吗,你附近还有几条碧眼蛇王。”京墨冷淡的声音响起,向痕睁开眼,锁住自己的蛇身慢慢的软下来,碧眼蛇王已经身首异处了。

    “呼,”向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谢谢呀,京墨。”边爬起来边把蛇身揣在怀里,悄声嘀咕“让你刚刚追我那么爽。”

    京墨幽深如古井般的眼光看着向痕,脑袋里闪过刚刚那一幕,舍我其谁的霸气,号令天下的强硬。弹指间,红莲花开,众兽泯灭的景象,这分别是两个不同的人呀!“赶紧跑,我体内玄气也快被耗完了。”

    向痕苦着脸说,“不是吧,又跑!”可是脚下却生风一般,身形继续在众兽间飞跑。

    “救命呀,大爷我跑不动了。”猴子粗喘着气,“胖子,你背背我!”

    在一旁的胖子更是气若游丝,话都说不出半句,只能用手在空中不停的摇着。

    “不肯就不肯,手需要摇那么多下干嘛!”猴子闷闷地说道。

    “不,不是,我忘记了我有这个!”胖子难得得说上一句话。

    一缕缕虚无缥缈的玄气浮在源纹上,点点的银色如同星辰般布满这个源纹,白色雾气缠绕着源纹,神圣而深邃,如古佛前一盏摇曳的千年不灭油灯,一丝丝玄幻的力量在白色雾气和星辰交汇的地方缓缓地流动着。源纹形状如同一只蚕虫,栩栩如生。

    猴子见其不凡,问道:“胖子,你身上怎么那么多好宝贝,这是什么?”

    胖子一边跑一边大吼道,“是一个挂名师傅觉得我天赋过人,在我小时候给我娘,说给我保命的。”

    “什么!”猴子的表情比看到这个奇异的源纹更加惊讶,“竟然有人觉得你天赋好!”

    “对呀,我娘说那是个师傅当时可是会飞天的,就是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是化灵境界的高手了。”

    “你那个挂名师傅是瞎的吗?”

    “额,你怎么知道……”

    “没事了。”猴子痛苦的抱着头,这种好事竟然给这个胖子捡了。

    “京墨,向痕!”胖子他们在兽潮中大喊。

    冷月斩,一丝剑气从胖子身旁的一只银犀王的脖子激荡而出,牛头带着一丝冰寒的玄气飞出去,京墨双手拿着剑,剑上深蓝色的玄气若隐若现。“什么事!”京墨问道。

    胖子拍了拍胸口,“大哥,你下一次出场能不能别那么惊艳。”从手中拿出那只蚕虫般的白色源纹,京墨是从大家族的人,知道的东西也比德庆草原的人多。

    京墨脸色有点惊喜,没想到会在这遇上这种东西,他们有救了!“这是四品空间源纹。这种源纹只有在二流以上的城市才会看到,想不到今天在这里见到它,我们今天能从这里脱身可以就得多谢你了,胖子。”

    胖子得意的挠挠头,“没有没有,我本来就那么英明神武。”

    向痕看着再一次汹涌而来的兽潮,催促道:“赶紧叫其他人过来吧!”

    猴子低沉的说,“我们分散的之后,刚刚剩余的人,都找不到了。”

    京墨抬起那如同装着星辰般深邃的眼睛,看到周围只有一双双被欲望支配着通红的兽眼,低沉一句,“天地无情,以万物为刍狗。”说着,瞬间涌起蓝色的玄气如瀑布倾泻般注入空间源纹内。

    “叮”的一声轻响,空间源纹悄然被激活,一条环绕着星辰的薄雾缓缓从源纹处流出来,缠绕着京墨的手,“快,捉住我的手。”京墨声音有点急促,蓝色的玄气变得有些虚弱轻浮,空间源纹是四品源纹,能达到短距离的空间转移,在关键时刻可是能保命的东西。但是越高品的源纹,越是消耗修炼者的玄气。

    嘭,雾气炸开,点点的星辰之力围绕着京墨,璀璨的星河渐渐地定住了,一滴滴银色的液滴凭空凝聚,那是空间源纹里空间道液被释放出来。

    道液与道痕不同,道液是存在于源链里头,天地灵兽吞食日月精气,转而有些许道液被源链吸收。道痕是要有天地之力,日月精华,经过岁月变迁,自然而成。而道痕小兽更是少之又少,在整个玄灵大陆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空间之力越来越浓郁,而京墨的脸上一片煞白,玄气被消耗到了一个极点。向痕他们已经相互握紧,与京墨点了点头。

    京墨狠咬舌尖,噗,一丝淡蓝色的精血吐在空间源纹上,蚕虫缓缓地蠕动着身体,空间道液不断的聚集旋转,那一粒空间大液滴被一丝精血沾染,瞬间爆开,如同薄雾一般覆盖着四个人。

    四个人都被空间之力裹着,银色的空间道液夹杂着蓝色玄气不断地流转,向痕透过银色的液滴看到不远处就是葬天口,心里不由的沉了一下,这时候空间出现淡淡的裂痕,如同碎片般要逐渐的消散,下方一只只凶兽仍不断地从葬天口狂奔而出。

    “糟糕,葬天口似乎有东西阻碍着空间源纹,我们进不去了。”京墨的声音也开始有点慌乱。

    空间碎屑四处飞散,空间道液被莫名的蒸发,蚕虫蠕动的速度越来越慢,向痕感受到脚下那股空间托力开始消散,正要下跌之际,向痕莫名的陷入黑暗。

    向痕的瞳孔缓缓转向黄金色,巨轮悄然转动,古字不断地涌动着。

    嘭的一声,四个人如同四颗坠落的流星般往葬天口里面跌落,胖子的声音在空中惨叫:“妈妈呀,好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