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凶险!

    更新时间:2018-04-01 22:30:19本章字数:4043字

    瘦猴在空中淡淡的紫色玄气沿着手臂涌进铁棍子,棍子的另一头慢慢凝聚着紫色玄气,紫色玄气团越来越大,气团里一股强大的气流不断在波动着,猴子双手一抖,大喝一声,“紫气东来。”紫色玄气团如同流星般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嘭,嘭,嘭,三声响声,地面上腾起阵阵烟雾,碎石纷飞。猴子闷哼一声,巨大的气流瞬间从地上爆起,如同一朵巨型的蘑菇似得。

    向痕本来向下急速掉落的身形被这股突然起来的气流冲撞了,身形竟然能在空中缓下来,“猴子,这招可是你们部落的绝学呀,你竟然也学会了。”

    “可我们还是在半空,这么高掉下去。”胖子的声音像杀猪似得惨叫着。

    “我们下面就有几棵大树。”京墨声音有点虚弱,激活空间源纹耗尽了京墨所有的玄气。

    胖子是第一个落到树上的,可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听到咔嚓的一声,一根枯枝连同胖子继续往下坠,咔嚓咔嚓,又是几下树枝断裂的声音,然后胖子的一声鬼哭狼嚎,“疼死大爷我了。”

    猴子在坠落树上的时候,紫色玄气猛然从脚下喷薄而出,脚尖从最高的那根枝丫一点,枝丫发出沙沙的声响,接着身形真的像一只灵活的猴子,脚不断在树枝间虚点着,最后身形稳稳当当地落在胖子身边。

    “凌空点,猴子,你用得真的是潇洒中带着丝丝猥琐。”胖子看着这种轻盈的身法不由感叹道。

    咔嚓咔嚓,不断的响声从空中传来,猴子和胖子往上一看,一把寒剑从树顶上一直往下劈在,往下的力道终于在树干中间消磨殆尽了,一道素衣上带着点点血迹的人影在树枝间慢慢地一荡一荡,噗的轻响就落到地面上。

    “我收回刚刚那句,京墨比你帅。”胖子盯着眼前这个脸庞被勾勒得棱角分明的京墨说道。

    “啊,救命呀。”一声叫喊在胖子他们头上喊道,只见向痕四肢抱着一根还在不断摇晃的,粗壮的树杈,脸色煞白。

    ……

    “咱们可得说好了,我占大份的。”向痕扯着嗓子喊道,“这条蛇是我在千军万马中……”

    话还没完。京墨扯开着有点焦的蛇皮露出里面雪白的蛇肉,说:“我杀的。”

    “哈哈哈哈哈,向痕你是个专门捡漏的。”胖子吮着手指,“想不到葬天口里还真没有兽潮,果然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

    京墨皱了皱眉,摸了摸有点潮湿的泥土,放在鼻子上,一股血腥臭味随之而来,“咱们快点吃,你们德庆草原有没有关于葬天口的其他传说?”显然,这样的一个奇怪的地方一定会吸引一大批修炼者来寻找奇珍异兽的。

    猴子咬着流着油的蛇肉,一边含糊不清的说,“以前曾经有无数的大能者强行进入此地想寻找天地灵物,再不济都能混一两本功法出去,但是都只有进没有出。”

    “不过直到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脏老头,提着酒瓶,醉醺醺地走了进去,老头一踏足德庆草原之际,咱们可汗部落里的大长老也被惊动出关,却被脏老头撵了回去,然后那大长老留了句,哪一个部落敢惹他,就等着灭族。就继续闭关了。过了几年后,大家都以为过去了,想不到天降巨雷,葬天口发出脏老头的笑声,然后在雷光中,可汗部落的大长老看着脏老头身如巨雷中,双手握雷,用手一捏,雷化银龙,载着脏老头飞出葬天口。”

    “行,那我们出发。”京墨看着血红色的四周说道,既然有人能活着出去,那就是他们还是有一线生机!

    淡淡的血红笼罩着整个葬天口,这个葬天口其实就是一个峡谷,两面环山,峭壁上乱石丛生,一根根粗壮的枯树枝就错落在期间,有许多兽骨,甚至是白骨就在路的两旁,连宝衣护甲都腐烂了。大能们持的兵器大都是五品以上,五品兵器放在外面,都是传世之宝,能几百年不会腐朽,而白骨旁错落的兵器都是腐朽不堪。

    向痕看着满地的尸骸,不由地脖子缩了缩,“这个地方好邪门呀。”

    “两面环山护龙腰,湖泊泱泱蓄天势,前骑平地随风起,后深不见可藏身。藏龙之地,是一个灵地。能把一个灵地变成这个生机全失的废地,是有大凶之物。”胖子煞有其事的说,“我说咱们就在这等兽潮没了,我就用空间源纹出去就好,这地方真的太恐怖了。”

    京墨用同情的眼光看着胖子,“空间源纹刚刚强行闯进来的时候,已经被葬天口那股神秘的力量彻底的磨灭了,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出不去。”

    向痕盯着葬天口外面,外面兽潮嘶吼声连天,远远看去,看到一片片火光冲天,草原上的人烧草起大火来阻挡兽潮的进攻了,脸上神情没落,咬了咬嘴唇,如同一只被雨水打湿的流浪狗。

    京墨不由地心里揪了揪,“我们会出去的,你们可以见到你们的亲人的。”

    “我亲人?我没亲人。”猴子低声的嘀咕,“我,是个孤儿。”

    “我,比你好一点,我是个私生子,哈哈哈哈”胖子笑声中有着无尽的悲愤,试想在一个部落里面,私生子,而且还是没有天赋只会吃的胖子竟然是私生子。

    可能处处都是白眼吧。可我呢,我,

    “我是……”

    你只是孤独而软弱的败狗而已。

    向痕耳边莫名的响起这句,这个人浑身抖了抖,惊慌地看看周围,似乎那个嘲笑的人就在附近。

    我是向氏部落里的向痕。”向痕揉揉自己的鸟窝头,那一声森严,无上的威严如同来自深渊的声音悄然失踪,“我有叔叔和婶婶。他们对我很好。”

    向痕强作笑容。

    是很好,每一次婶婶都怕向痕长成隔壁家的胖子似得,每一顿边给自己儿子夹着剑兔肉一边让向痕别吃那么多;生怕向痕缺少锻炼生病就让他去放羊;怕向痕被其他雇主骂就留他在自己家看羊;叔叔每次看到自己在干活都客客气气地跟自己说一声谢谢;这种感觉……真……真好。

    “向痕,你别笑了,你这个笑容谁都觉得你难过。”胖子慢慢道,“你们向氏部落还有你这种玄气二品的奇葩,肯定连练武堂都不给你进去吧。”

    京墨缓缓地把剑收入剑鞘中,“那你们是打算就在这里了却余生?”

    “屁!”猴子把嘴里咬着的不知名的野草往地下一吐,“正因为就只有是孤儿,才不想这辈子就委屈我自己一个人。”

    “那我们出发。”京墨看着血红色的山谷,整片山谷都死气沉沉,这里唯一的生物就只有他们这几个,可是,京墨总觉得有人在窥探着他们,神识是很玄妙的东西,在玄灵大陆上,普通的修炼者的神识都是伴随着实力的增强而增强,除了某些特殊体质。

    向痕他们一路人沿着古道走着,向痕看着两边的泥沙松散,而两边的悬崖上都在相同的位置上有一条明显的划线,分明这是一个湖泊,而那划线是湖泊的水位线,因为这里曾是高原,高原上的唯一活水就是冰山融水,所以这个湖泊大部分时间的水位都是不变的,所以那两岸的痕迹是被湖水长期侵蚀的现象。

    血月慢慢的挪动着,这一晚真的很漫长,似乎没有尽头,向痕他们四个人从兽潮到现在,只睡了四个时辰,身心疲惫不堪,可是不敢睡觉,因为一睡可能就是醒不过来了。

    啪,啪,啪一声声轻轻的响声落入向痕四人的耳朵里,在血月下是那么的诡异,就在向痕鸡皮疙瘩都起来的时候,京墨的长剑一挥,点点星辉洒落在剑尖上,银辉凝于剑上,整把剑就像被寒霜附在上面,这支奇异的队伍里面,京墨永远充当保镖的作用。

    京墨眼帘一掀,漆黑平静的瞳孔里带起无尽寒意,右手寒剑送出,刺的一声,空气的爆破声一阵阵的响起,显然连京墨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于是一出就是必杀技,打一个措手不及。

    左手蓝色玄气如同精灵般舞动着,京墨左手狠狠撞在剑柄处,蓝色玄气眨眼间沿着剑柄而上,如同一条蛟龙般吞噬着寒剑,蓝色的剑上带着点点星辉,像夜晚的大海上倒影着点点繁星,如梦如幻,没等向痕他们反应过来,蓝色的海洋波涛汹涌着带起无尽的星辉向着他们旁边的大石头涌过去,惊涛骇浪带着无尽缠绵的剑气,一浪又接一浪扑打着石头。

    向痕和胖子,瘦猴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可是经历了兽潮,他们都把京墨当成了领头羊,因为京墨是他们之中实力最高的。

    那一波又一波的浪潮裹挟着无尽的剑气冲刷着那块巨石,刷一双血爪凭空而现,那羸弱的双爪眼看着就要被无尽的剑气削去,那对爪子如同幻影一般又凭空消失,一个气泡离向痕他们悄然出现在不远处,而且在寂静的血夜下,似乎向痕他们没发现,就在此刻,寒芒一闪,星辉洒尽,落在气泡下三寸,滋滋声音响起。

    这不是普通的星辉,剑尖上那不是九天玄辉,而是幽火星辉,星辉看似九天玄辉圣洁而寒冷,但是内里却是淡淡幽绿色的火焰,最令敌人头疼的一点是,因为淡然星辉如同玄冰一样寒冷,所以这幽火星辉在洒落时,敌人是没有灼烧之痛,待疼痛之感爆发之时,幽火星辉的火势已成,防不胜防。

    啪啪之声更快,虚空中一只奇异的动物出现了,这只动物似鱼非鱼,有着鱼的身体,而身体两侧的鱼鳍化为两对微微透明的翼,在翼之间还能看到淡淡的血丝,而最奇怪的是有着普通凶兽的獠牙和强壮的四肢,腮部微微的闭合着,满嘴的獠牙不断地向着京墨嘶吼,而身上被幽火星辉灼烧得现出一个个黑色的小斑点,鱼身不断地在岩石上翻滚着,企图拍灭身上的幽火,但这可是幽冥中的东西,怎么会是那么容易就熄灭的呢?

    那个气泡中带着点点血丝,越飘越高,在空中悄然破裂,水滴从空中缓缓地飘转着,一丝丝玄气在其中盘旋着,当一滴水滴正要地上坠落时,又一个气泡承托着那一滴水滴缓缓地升起,一个气泡,两个气泡,越来越多的气泡凭空出现在空中,在旋转中带着幻彩般的玄气。

    “好漂亮呀,这是什么?”胖子看着身边越来越多的气泡,如同在梦中,一时间痴痴地站着,神情有些木然。

    “糟糕,这是幻梦鱼,这些气泡能给人制造幻……”京墨还没说完,手里的寒剑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而神情却是有点痛苦,双眸紧闭,脸上一点血丝都没有,而长而往上翘的眼睫毛不断地颤抖着,似乎遇见什么可怕的事情。

    猴子的铁棒在手上不断的翻飞着,满脸狰狞着,露出咬紧的牙齿,对着空气不断嘶吼着。

    向痕在旁边不断地推着京墨,“京墨,你怎么了?”可是京墨却一动不动,得了魔怔似得。

    “你以为你救得了所有人吗?”一把声音如同锋利的刀片,闯进向痕的耳朵里,不断地回响着,“你已经强行轮回两次了,前两次霸气而归还不是败狗一条,而如今也就废人一个,你还打算再来一次?”

    “你们多事了。”一道霸气而沧桑,如同天地道音般霸占了整个空间,将那把阴暗的声音狠狠地挤碎,“吾将荣耀而归,尔族将诛。”豪气中带着无尽的杀气,有着上可逆击苍鹰,下可擒获蛟龙的霸气。

    而向痕脑海里却如同干涸的土地遭到了八级地震,不断地分裂着,他承受不了这种如此凶悍霸道的道音,清秀的脸庞变得煞白,耳旁流出殷红的血,向痕紧紧地捂住耳朵,可是道音还是不断在回荡着,道音刮落了周边空间的道痕,道音中道痕不断流转,四分五裂的灵识更加的粉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