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逃!

    更新时间:2018-04-09 08:30:13本章字数:4220字

    向痕他们正在小心翼翼的绕过了一堆废石,轮红日如血般妖冶,映射在向痕他们眼中,瞬间就布满了整个瞳孔,猛然,首当其冲的京墨精致而且线条分明的脸庞隐隐地在抽搐着,两条剑眉小山般隆起,庞大的空间压力泰山般骤然锁定在京墨秀长的身上,一米八的身高诡异地慢慢一寸寸埋进泥土里。

    “你们快走!”鲜血从银牙缝中流出,而漆黑的瞳孔中渗透中隐晦的死气,登台境和通幽境一境之别,但两境中分别确实有天地之渊,强大的气流威压撕碎了京墨的素衣,一条条零零碎碎地裹着京墨那白暂而布满肌肉的身体。

    银辉悄然布满了京墨的额头,一道梅花印子滴溜溜地旋转着,一股股蓝色玄气喷薄着丝丝的冰气,一层又一层的冰霜化为鳞甲,红日猛然冲向京墨,京墨白暂的脸上映出血腥般的红色,冰甲处泛起丝丝道痕涟漪,寂静的可怕,流动的空气都被这奇异的景象唬得安静下来。

    张开枯枝般的手掌,骤然停在向痕他们的上几公分,浑浊的瞳孔紧缩,爆发出如看到兽王般的惊恐神情,“禁……?这是禁极?”老妪看着漫天的飞霜,好端端夜晚却被一阵阵雪霜染白了,银光泛映点点红色,泛起的涟漪转眼化为一个个道玄螺纹。

    禁是整个大陆里面最恐怖的东西,如果说命照和特殊体质是天地眷顾,那么禁可谓是对天地的挑战,甚至,传说中禁就是为了挣脱六道,穿凿道境壁,缔造新的天道人伦。而通常禁和命照等天地缘物是无法混在一体,而此时京墨却实实在在地打破了这个定律。

    京墨在空中双手舞动,一抬手,一道道玄冰柱激射而出。整个人似乎就在雪地里欣赏着这场自己制造的大雪纷飞,闲庭信步间,道玄螺纹猛然逆转,一个个红日被一股强大的引力靠近着京墨。

    老妪脸上漏出喜色,“桀桀,这是你自找的,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做到禁和特殊体质融为一体,不过,你死了之后,这个秘密我会知道了。”老妪脸上流出一丝丝疯狂,双手摆成奇异的手印,千轮红日发出耀眼光芒,丝丝空气被溶蚀,而老妪脸上泛起丝丝诡异的红色。

    那一层层的银色的冰甲被突如其来的耀光溶蚀出一滴滴水滴,京墨悬浮在半空中的身影踉跄了几步,似乎要摇摇欲坠。

    胖子已经顾不得老妪强大的威压,担心地惊叫一声。老妪狠狠地看向向痕他们这边一眼,手随便一挥,一块块大石头悬在空中,尔后,一扬,一块块石头冲向向痕。而老妪便转向正要从空中坠落的京墨,眼角不觉地扬起。

    “都怪你!”猴子看着那一块块如人般高大的石头,嘟囔了一句。但是双手没有停下,抱起身旁的大石,双手运劲,“胖子来帮忙!”说着,双手用力一推,整个石头飞出去,而胖子应声而起,一招鞭腿狠狠踢在了被猴子扔出去的石头,而老妪扔过来的石头已经到了,砰的一声巨响,石屑飞溅。

    而在空中还有几十块大石头砸向向痕他们,现在是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胖子站在最前面,双拳默默的运起玄气,这可是暗含通幽境的力道,不是一个小小的玄气者能抵抗的。

    “胖子退后点!”向痕大喊,他知道胖子这是打算用自己的命去换其他伙伴的命。

    有时候真的是可笑,通幽境的高手随随便便的一招,连结果都没看的一招,却逼得玄气级别的修者用生命去抵抗,这可能就是蝼蚁的命。这是向痕第一次那么渴望着力量。

    从那个蓝色的生命星球来到这个修炼成风,时不时就会大打出手,生死难料的异世,他不愿意再像以前一样。在小时候为了讨得孤儿院院长的开心,天天苦练强身健体的早操,后来全国掀起咏春热,而他们孤儿院也练习咏春。长大后,那个收养他的叔叔工作忙,没时间管他,他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就看叔叔书房里经书,以为能更容易和叔叔沟通,可没想到,那只是那位叔叔只是摆出来当装饰品而已。

    从此向痕就学会一个人,自己哄自己开心,自己和自己妥协。

    而到这个异世,父母不在,一直寄人篱下,向痕也没想要什么当英雄,有时候觉得就在德庆草原上放放羊也不错。

    可现在……

    就在这时候,低沉的磁性的声音响起,“是不是太小看禁极了?”一声嗤笑戏谑的笑意伴随着漫天雪花下降,一下子冰封住咆哮向前的石头,原本向着京墨激射而去的老妪身影急速减缓,眼睛瞪得死死的。

    道玄螺纹是道痕进一步的极道体现,一些极致的特殊体质或者一些高级命照才会出现,天地震动之意。原本对这个修炼世界并没有太多认知的向痕,一下子把世人常常挂在嘴边的罕见异象都看见了大部分。

    道玄螺纹不断地拉扯着小红日,在老妪拼命激发下的千轮红日猩红大发,眼看京墨就要被高温焚烧得一干二净的时候,被高温融化的液滴眨眼间又冰化,京墨嘴角轻轻扬起,看着老妪冲到跟前。

    滋滋滋,一条条冰柱撞上迎面而来的红日,而京墨双手印结一开,一股龙腾之意萦绕而上,寒芒伴随着强大的战斗意志,以京墨为中心一圈深蓝色的光圈如涟漪般不断散开,如波涛般,而猖狂的红日,如火山爆发,火星四溅,峡谷两旁的石头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压挤压破碎。

    一阵红光涌上老妪如干柴般的脸上,红日如同在呼吸般,瞬息间变暴涨了一倍有余,此时的老妪耷拉下来的眼皮在悄然微微颤动着,浑浊的眼眸里那红光越来越肆虐。

    向恒只觉得通体发热,连呵出来的气体都是热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胖子,你说我们还能活下去吗?”

    胖子想了想这几天每一次都是死里逃生,一步步下来,如果不是京墨,他们早就死在这里了;可现在呢?京墨还在上面,以登台境去对抗着那天眷之技--清照,“我,我也不知道,但我不甘心就这样死在这!”

    “去你的,老子还没活够呢!”猴子艰难的挺直着腰杆,一场大战下来,他们这些弱小的角色早就已经要油尽灯枯了。

    老妪奇怪的笑声响起:“桀桀,今天,不管你们几个活没活够,都是你们的忌日。”双手一翻,迅速结印,一个个玄奥的印记在空中浮现,道印涌出,一股肃杀之气慢慢腾起,忽然左手玄气涌出,凝结为刀,在右手一划,点点血液在空中飘舞,道印血光大盛,红日嗖的一声,腾起浓浓火焰,空间啪啪的细密的声音,被这一股炙热烤得崩塌。干枯的右手带着血气,在红日上一掌推出,红日如巨大的流星般向京墨飞去。

    京墨背脊上腾起一簇簇幽幽的深邃如海底幽蓝,一身抖动着,寒气骤然而至,双眸盯着那一个红日,右手举起,徐徐的慢慢推向前,每前一分,空间就会出现一道道裂痕,如同初春湖面一条条裂开的缝隙,红日和布满幽蓝色的手掌接触,白暂的手掌微微停顿着,滚滚向前的红日停下了脚步,京墨脚步一步步的,缓缓的往后退的,啪,一块带血的冰块掉落在向痕他们跟前,啪,啪,细细密密的一块块石头掉落下来,在清照红日的映射下,化为一滩血水,“走!”京墨一声大吼,右拳关节发出似乎鞭炮的声音,两鬓的碎发被汗水沾湿,不复之前的从容,红日光芒大盛,老妪闷闷哼出一声,一轮红日散为十轮小红日,十日一线,向着京墨冲过去。

    胖子一咬牙,拽着猴子和向痕往着那一个葬天谷深处飞奔而去,向痕不由得急了起来,“胖子你干嘛!京墨快撑不住了!”“要不然还能怎样,要我们全部人都要去送死吗!别忘了,京墨这样做是为了能让我们逃出去。”之后,胖子二话不说,薄薄的玄气直接覆盖在脚下,加速向着谷内冲去。

    京墨掌心不断透出幽蓝冷光,道玄螺纹如雪花般加持着京墨周身的那一片空间,可即使是这样,鞋子早已被血水打湿。禁极是天地禁忌,逆苍天而行,直接盗窃天地命数。一轮接着一轮的红日轰炸在京墨掌心前,没有想象中的惊天之势。第一轮红日渐渐湮灭,瞬间崩坏,而大雪覆盖,凝结为一块块黑色的冰晶,而第二轮红日接着在京墨掌心再一次的炸开,京墨踉跄的后退了一步,体内的禁极似乎运转不过来了,道玄螺纹慢慢停滞下来。

    老妪干咧着嘴说:“嘿,小子,你挺仗义的吗,待会让我收拾完你,就送你兄弟下去见你。”

    深吸一口气,半曲着的手缓缓的一寸寸推出,似乎推动着泰山般。终于双掌完全推出,连成一线的的八个红日散开在京墨身旁的八个方位,完全封锁了京墨的出路。然后,猛地双掌合十,八个红日向着中间飞去。

    京墨艰难的咽下一口腥甜的血,“我还没输呢!”眼眸微微盯着老妪的身后,嘴角扬起微微笑意。而手中迅速结印,天地气机一下子吸引到了京墨身前,空间终于碎屑纷飞,虚空中点点星光飘落,双手紧紧合十,星光布满双手时,十指一离,一个凝结成形的道玄螺纹,吼的一声,一道猛兽的嘶吼声从道玄螺纹中传出,白暂的双手向前一送,伴随着一声声的巨吼,两条触须慢慢探出,然后就是鼻子,一双龙眼如出水般荡漾起阵阵空间涟漪。霸道之意肆虐而至,而此刻京墨身形踉跄了几步,龙角还未出,龙息喷出之际就把空气凝结成冰,冰块中还带着点点星光。。。。。。

    随着京墨的手往前一送,道玄螺纹向上冲去,龙头直接冲向血色的夜空中,空中留下点点的星辉,八轮红日的火焰和龙头的寒气相互碰撞相互抵消,旁边的枯枝和石头凭空就湮灭了,没有一丝丝的声响,从有到无,一步而成。

    巨龙直接张开大口吞下一个红日,老妪颤巍巍的身躯终于坚持不住了,吐出一口鲜血,身形艰难的在半空中稳下来,“小子,你也不好过吧!”

    京墨咧开嘴笑了笑,感受到体内的玄气海一片空荡荡,自言自语道“想不到拼到这一步。”双手虚弱软趴趴的举起“可是,我和你不一样!”竖起了中指。

    寒龙虚弱的只剩下一个淡薄的影子,而此时也只剩下一轮红日了,瞬息间,寒龙和红日通通不见,嗖嗖两声,在空间再度出现,相撞!砰!一条虚空银光直接贯穿而来,虚空被打碎,无法迅速的自我愈合,而星河银辉直接倒灌而来,这可是老妪和京墨的大杀招!

    两股强烈的玄气相撞,如同两个星球相撞,一股巨大的玄气波直接就把京墨和老妪从半空中压下去,老妪啪的一下重重的摔在了石头上,有吐了几大口鲜血,但是眼光依然盯着那个能和躲在谷中多年修炼的自己相抵抗的年轻人。

    京墨紧闭双眼,似乎被这玄气波一下子击昏了,他下坠的地方正是乱石堆中,老妪冷冷的从鼻孔中哼出一声,就闭眼运功调息,显然老妪认为京墨必死无疑了。

    哗哗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快!快!”老妪睁眼一看,看见向痕他们三个人衣衫褴褛的,盯着那个还在往下坠的京墨!瘦猴在胖子跟前偷偷伸出一脚,胖子正赶路,没留意,哎呦一声摔个狗啃泥,京墨身子眼看就摔在胖子身上,向痕偷偷用玄气覆盖在胖子身上,猴子二话不说,双手微微抬起,玄气也早已覆盖在其上,砰的一声巨响,烟尘扬起,当然,伴随着胖子的杀猪般的叫声,“哎呀,痛死我了!”

    老妪并不是不想直接扑杀了京墨,在江湖行走多年的她深知斩草不留根的害处,可是,她现在的确没有任何的玄气了,随便一块石头精准点的,都能把她弄死,看着那三个鲁莽的少年,耳边恍惚间响起刚刚京墨的自言自语的,“我们不一样。”

    他有朋友,而自己孤身一人。

    向痕看着正在调息的老妪,“要不!我们往深处走?”猴子迟疑了一下,一咬牙!出口被灵腾阵锁死,也就只能这样了!“走!”

    就这样,一行四人,向着葬天口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