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奇异光阵

    更新时间:2018-04-26 19:56:56本章字数:3062字

    向痕体内玄气顿时一扫而空,玄气海干涸得剩下焦土,向痕眼睫毛微微动着,眼睛艰难的睁开着,用力调动起玄气,却发现,自身的玄气像从来没有存在的样子,而且自身和天地玄气的链接竟然消失了,可以说,自己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了。

    乳白色的雨滴还是在下着,向痕看看自己,发现衣衫褴褛,而且胸口处还多了一处伤疤般的粉嫩的纹路,那凹下去的金色纹路伴随着向痕的苏醒,悄然恢复正常。

    一声声羊咩的叫声从天儿降,声声羊叫汇成如风吹草原般,形成一道又一道的草浪,向痕无形中被这声波推开。就在向痕身形不由外飞去的时候,铛的一声钟鸣,谷内玄气就在向痕感知中,飞速的消散,向痕还是不甘心的拼命的催动着,期望能感受到一丝丝玄气。

    一动也不动,就像满满的空气里头就缺少了氧气,无论向痕怎么催动,玄气就是被隔绝了。一声声的钟声,旁边的石头都震碎了,而老妪却满身鲜血的倒在一旁,奄奄一息的样子。

    雨滴落下,石头腐烂,化为一堆碎屑,偌大的谷内全夷为平地,羊咩叫的声音停息了,但钟声依然,稚嫩的羊咩低弱的传来,钟声戛然而止,雨滴在空中诡异的停止,保持着下坠之姿。嗒,一滴水滴落在积雨上,凌厉灭杀的冰冷感,从天而降,一滴滴水珠化为一柄柄长剑,剑意凝聚而成山,稳稳的悬浮在空中,不动,却连无形的风也要绕道而行。

    嗒嗒,两滴雨滴落在地上,还在悬浮在空中的雨滴,势似万箭齐发,嗖嗖的风响,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小小的坑洼,先是石头破碎,再者尘土飞扬,最后,连土地也在一层层的削去。

    剑尽势还来,雨停了,剑意如贯日长虹从天外而来,笼罩范围内都像豆腐般,彻底粉碎。剑势向八个方面砸下,一阵阵各异的乐音在剑势激荡处传来,奏成战时行军曲。向痕听得血气翻涌,在古时代,打仗都是靠号角战鼓等声音传达命令,最为闻名的就是这一首战时行军。听闻是一代军神薛寒在对阵羌狄大军时,冰天雪地,士兵在冒雪奋战,杀声震天,薛寒就站在城头,看着漫天飞雪,战场那一个个杀红了眼的士兵,看到远方那冰裹的天地,豪气冲天,手持鼓槌,奏下这一首战时行军曲。不仅将士,连那素来鄙视武将的文人雅士也能哼上一两句。

    山谷震动,道痕凭空而成,璀璨的光芒从尘土飞扬中腾升,各种乐音在这一瞬间停下,寂静无比,而此时站在皓月上的黑狼怒嚎,从皓月直扑而下,狼毛像钢针竖立着,一步千里,再一步便来到那一团道痕上方,绵绵的剑意缠绕着黑狼。秋雨落在草原上,泥入大海里,黑狼周身玄气凝结成一柄利刃,直插那一团五光十色的道痕。

    一条道痕在利刃上一触,就拦腰砍断,其余的的化为小虫往空间里钻走后,露出里面那纯白色的东西。利刃连道痕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也能砍,利刃再次挥出,空中出现数道刀刃,分别攻取上中下三个方位,那一团纯白色的东西分八个方位散开,猛然撞入地下。

    八道刃光也追着白气撞下地面,闷响了几声,如撞入棉花的声音,皓月上的黑狼不安的在地上摩擦着爪子,双眸盯着向痕,在它眼里,向痕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瞳孔中的猩红色退去,幽绿色的瞳孔锁定了向痕的位置。

    黑玄气再次凝结八把刀刃向着那白色的八个方位而去,电弧发出噼啪的响声,刀刃口上一只狼头遥遥的悬着,似乎在和什么东西在对峙。

    皓月横亘而行,砰砰的碰撞声,空间波纹泛起,银色道痕溢出铸成一面墙体,皓月旁电弧大盛,滋啦声不断,轰在墙体上,墙体并没有打穿,银色道痕就是空间范畴里的道痕,流转间有大海的腥味,有草原那股草地的馨香味,电弧钻进去后,墙体破裂,可很快又有新的道痕缝补起来,维持着这方天地的道则。

    黑狼怒了,双爪在皓月上轻轻拍动,黑玄气凝为狼头,一口咬在道痕墙上,银色的道痕从狼嘴如液体般流出来,墙壁硬生生的被咬出一个大窟窿,皓月从中穿过,消失不见。

    整个峡谷内只有八道纯白色的光柱在升腾着,隐隐中有一团东西从中而出。一片寂静无比的峡谷,更显诡异。

    呼呼的风声在向痕耳边响起,向痕心里一沉,皓月从向痕身后浮现,惊觉他身旁站着一头黑狼,口水垂涎着,围着他慢慢的踱着。獠牙露出,后肢在地上一撑,电弧早已破体而出。

    滋啦的响声,一道破天雷向着向痕就轰过去,八个由玄气而凝成的狼头紧跟其后,封锁住了向痕所有的出路,这只黑狼非要把向痕置之死地。

    向痕现在没有任何的玄气,狼头气势逼人,早就摧毁了向痕逃跑的心思,要知道,现在的向痕仅仅只是个放羊郎,对生活毫无追求。向痕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死。

    白雾冲天,八大光柱同一时间仙乐齐鸣,天道鸣响,仙鹤,灵犀,金乌等仙禽光影绕着白光飞腾。一声风铃声悠悠传出,仙乐的风格大变,如狂风大作,暴雨倾盘,再一声的风铃声,仙乐戛然而止,白色的盘丝缠绕在黑狼的腿上。

    黑狼身形向着等死的向痕扑过去,猛然被白线拉扯住,白线把黑狼的脚勒出血痕,黑狼祭出一组黑色碎片,碎片腾起,排列成行,相互嵌合,沧海升起,波涛汹涌,几条蛟龙腾跃而起,浪花零星点点,在皓月映衬下更加的浩瀚;一转眼,桑田农耕,一人,一牛,一箪食,一蝉鸣。沧海桑田,那一组小小的黑色碎片有着时间的威力。

    碎片组成一个残破的黝黑铁牌,咚,咚,咚三声如战鼓擂动,狼吼如潮,一匹匹的野狼从黑玄气后爬出,抖了抖身体,歪歪扭扭的站起来,双眼幽绿色,不安的吼着,黑狼对天一声长嚎,野狼们直扑八条白光柱。

    黑狼感觉到向痕身体里有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似乎很为重要,顾不得腿上有白丝缠绕,一招“百狼拜首”直接使出,仅仅是为了拖延那白光里面那家伙出来。大口张开,向痕一拳挥出,黑狼凭空消失,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向痕感到背后一股热气,而獠牙已搭在自己的皮肤上,痛感钻心。

    向痕绝望的闭上双眼,但血液又再一次不由自主的咆哮奔腾着,有种要破体而出的感觉,脉络要被血液撕裂开,向痕正欲调息运气,整个人听到呼呼的风声以及狼的呜咽声。睁眼一看,八道白色光柱里隐约有东西和野狼们在厮杀着,脚下空荡荡的,原来黑狼没有把他直接弄死,而是要把他带上皓月,欲横渡峡谷。

    向痕站在皓月上,脚下踩着如棉花般的玄气上,可就是能托住自己,不让自己掉下去。黑狼就在向痕身旁,静静的站着,可就这样,玄气势缓缓形成,深渊般,怪石嶙峋,深不见底。一时间,向痕甚至透不过气来。

    黑狼一步步向着向痕走去,眼神如冰山般冷峻,也带着沧桑变化的浑浊,气势越来越高盛,如一面城墙向着向痕坍塌下来,向痕的脚步欲往后挪开,黑狼低声的嘶吼着,似乎是在对向痕这种侥幸行为的警告。

    八条白光柱竟相互碰撞,一阵清脆的羊叫,向痕听来只觉得耳朵轰鸣,大脑陷入一片混沌,只是天音,除却一些的只有一些修为通达天地的时候,才会在声音中暗合天地玄理,在普通的声音中都能产生攻击力。

    八道光柱纠缠之后,刹那间羊声带着撕裂之意,道玄螺纹涌出后瞬间也崩碎了,光柱爆发出惊天的威力,一只只仙禽在光柱内挣扎着,凤鸣龙吼,各种声音在一瞬间爆发,又呼吸间寂静下来,空间碎片四处飞散,剩下一个巨大的空洞,漆黑无比的深渊挂在空中。

    皓月上的黑狼的双眼间的白毛中生生凸起一个小肉瘤,肉瘤内一只只暗黑色的猛兽影像从中走出来,肉瘤猛然撕开,一条黑光也激射而出,战鼓擂动,风声雨声齐作。

    一静一动间相互对峙着,峡谷一时间显得诡异,站在皓月上,早就被那猛然的变化震晕过去,毕竟,向痕体内玄气消失,而白光和黑狼的玄气势太过刚烈,加上那一声羊叫,向痕就昏过去,可体内的暗金色血液又再一次奔流。

    又一声的羊叫,八道光的位置有一道白色溪流流动,八个不一的符号闪烁着,更像是蠕动着,正北方的符号升腾起来,接着是东北方,如果向痕现在是清醒的话,看到这个阵图,肯定会很诧异,因为,这是中国古代时期的八阵图。

    黑狼肉瘤里一道纯黑色的光激射而出,落在阵内,八个方位的符号都在抖动着,若隐若现。黑狼此刻是想阻止大阵的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