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激战

    更新时间:2018-05-17 22:51:10本章字数:3115字

    白羊静静的站着,悬浮在羊角处一层层的玄气覆盖着荧荧星光,一片落叶摇摇飘落,下坠方向不偏不倚就是站着的地方,叶片一点,白羊前方稍稍几寸的地方竟叶脉白光升起,几个呼吸间,叶片化成点点白光,消散而去,而白羊前方的白玄保护墙泛起点点涟漪。

    黑狼站着,眼角稍稍看到向痕所在的位置,片刻后缓缓地向着看过去,“我这几年会有莫名的不安,我们这个层次的,似乎不该有这样的感受,所以,我必须恢复到之前的状态,甚至是到达那一步!”声音还是停留在原地不紧不慢的传出,而身形如炮弹般,通体黑色的毛发倏忽狂长,身形每靠近白羊一分,就涨大一分,转眼间,向痕就见证了一只洪荒巨兽,毛发长如瀑布,双眼铜铃般大小,心脏跳动声音大如海啸拍岸。

    一只巨爪从天而降,向着白羊便踩下去,狂风暴起,连白羊的白玄墙壁也泛起层层波澜,白羊轻笑一声,“呵,想不到那么多年过去了,你依然还是喜欢这一种状态,那好,我便奉陪!”

    羊角处白光肆意飞舞,巨爪踩在白玄气墙上,火光四溅,白玄气墙摇摇欲坠,印出一只巨大的狼爪在其上,海能容山,纳入百物,平静如镜。大阵白光荧荧道痕疯狂的舞动着,冲向着白羊,白羊绒毛起伏一片片波澜,道痕充斥着羊身,白羊头顶火花闪烁,几个呼吸间,大阵中两只巨兽摇摇相对,猛然,白羊头顶那一片白玄气墙八声齐响,每响一次,分别八角其一便升腾更高,大阵内白玄气更充盈一分。

    嘭的一声巨响,白玄气墙破裂,气流冲天而起,点点碎片欲要割开那盖天的巨爪,黑狼匆忙收脚。点点红血洒落,狼掌下白光闪烁着,白色玄气肆意钻进那伤口处,巨浪般的白玄气掀翻那一巨爪,黑狼巨大的身形在空中摇了摇。

    “一草唤众生,风催岁月老,步步沧海变,回头望桑田。”黑狼额前的黑令牌鸣出龙吟,一条粗壮的黑玄气缭绕着令牌,深渊无尽的吞噬感,大道雷音疯狂在令牌周围炸裂,远远望去,那一片天地黑色涌动,和大阵白玄气格格不入。黑色令牌在裂痕处长出一根藤蔓,藤蔓上刻满了一个个诡异的符号,道痕涌现正欢跃从空中浮游着,藤蔓上符号闪动着黑玄气,道痕如惊散的流萤,四处逃开,藤蔓缠裹着黑令牌,令牌上在呼吸间长满了淡绿色的灵草,一片盎然。

    “那么快就定胜负了?”白羊慢慢的走前几步,双眼闭合,黑玄气涌现轨迹流星皓火,明灭清晰,岁月化种成树,树亦腐朽,“你似乎还没回到巅峰呀!”一把岁月刀遥遥的从黑狼头顶横亘着,刀尖指向白羊,“以前的你,从未有过‘定刀’这一步。”

    话音一落,白羊眼中精光一闪,“洪荒八卦,朗朗乾坤,囊中天涯,掌内红尘。”一点红业火,降落在羊角虚化的白令牌上,八卦印上星海浩瀚,星海迷雾一转,草原碧波千顷,浪花拍打蓬蒿,飞絮间越过高山,大鸟展翅惊扰水下潜龙。八卦方寸,纳有世间万物,时而碧波绿野,时而滔滔浪花……

    阵中玄气拉扯成三块,黑玄气一块,白玄气一块,而向痕那几乎不可察觉的角落里一块。

    藤蔓“蛇行雷奔”,闪电奔袭,藤蔓向着四周蔓延,碎石化成尘埃,枯树上竟落上点点雨露,芽儿冒出,一道道奇异的痕迹依在其上。道痕中暗蕴的大道碎片,在空间中如流萤四散着,可这些痕迹也暗蕴着大道,但却不会飘散,隐约中又似乎和大道相悖。藤蔓转眼便来到白羊跟前,“浮生流光”黑狼低沉的声音响起,藤蔓上异花盛开,奇异的馨香扑鼻,岁月悠悠,如酒醇,如花香。羊角处层层的白玄气墙拍打着上一波接一波的黑浪花,白玄墙削弱成薄如纸片,羊角缠绕着黑玄气,呲呲的轻响,羊角布满蛛网般裂痕。

    异花上黑光大盛,一条黑色长河从花蕊处喷薄而出,河中鲤鱼化龙,仅仅在眨眼间,在实际中,那可是经历多年的修炼,才能鲤鱼化龙。鲤鱼跃出水面,夹杂着岁月长河之水向着白羊甩去。一滴浪花中,一座古庙从战乱中残垣破瓦到香火鼎盛,钟鸣不绝于耳。又一滴浪花,一座青楼,歌姬貌美,才子踏破门槛,转眼人去楼空,珠黄人老独梳妆。

    鱼鳞上布满奇异纹路,大道雾霭弥漫着鱼身,白羊的眼帘的皱纹肆起,岁月的诡异力量在侵蚀着。“久违的岁月,可你还是没有一点进展呀!”

    虚化的白令牌流散,大阵中玄气更为浓稠,八角的白色碎片向阵中收拢,八道纯粹的玄气匹练笼罩着白羊,一片片柳絮夹杂在玄气中,向痕定眼细看,发觉柳絮间铭刻着远古符文,神秘而玄奥,覆盖在羊角四周,竟能与“岁月”相媲美。

    羊角附上那薄薄的远古符文,流溢着五彩光芒,暗暗的消融着那黑玄气。“一寸天地,萤火皓月,粒米天下,一丈红尘。”白羊步步踏出,红莲现于其脚下,头顶八卦阵轮转着,一声声木鱼敲击传出,道痕溢出间便被木鱼声敲碎,五彩道痕如烟火般炸开,眼帘处皱纹消失,羊角的裂痕也渐渐恢复往常的样子,那腾跃在空中的鲤鱼,拦腰砍开两截。

    羊角顶上的八卦阵转动着,白羊话音一落,八卦阵内阴阳两条小鱼缓缓分离,大雪纷飞,寒意凛冽,片片雪花轨迹飘忽不定,所到之处,空间凹陷,八卦阵飞出,原本阴阳双鱼化成一片碧波,转眼已然是惊涛骇浪,一层层空间重叠在这乾坤八卦内,大道钟鼓齐鸣,仅仅一个呼吸间便化为寂寥。大道也不敢为其鸣唱!这是逆天之技。向痕眨巴着双眼,在部落里,他曾听闻大长老提及过,“那可是平常人一辈子也触及不了的境界。”而现在,这一幕真真切切发生在向痕面前。

    异花上一条长河滚滚而来,岁月的痕迹汇成这一条河,一片片远古符文流逝在长河中,远远看去就是一条黑色巨龙,黑龙冲向八卦阵的中心,黑狼选择了硬碰硬!岁月长河,空间重叠,两样都是向痕从未见过的玄技,涉及到这些大道隐秘,是遭到天地谴责的,可眼前这两只巨大的异兽就把这隐秘修至成为自己的杀技,只能说都是天眷之人。

    岁月长河内暗涌流动,黑龙贯入八卦印中,岁月中繁星涌动,七彩琉璃佛音道痕四方窜出,梵语古音九天坠落,向痕灵魂陷入一片迷雾,仅仅只是道痕流溢,便让向痕失魂般。咔的清脆声响,古音戛然而止,七彩琉璃佛音道痕也被砍成两截,天地也不能被认可,杀意破天地!

    岁岁又年年,杯酒洒黄土!八卦印强烈的抖动着,一幕幕沧海桑田,绿岭雪峰,空间重叠间,渗透着岁月痕迹,八卦印转动间稍稍停滞,岁月亘古,黑龙从绿茵上呼啸而过,白色玄气轨迹静静的耀着,条条道纹镶嵌紧密,一声龙吟,沧海幻变桑田的之际,道纹锁链绷紧,哗哗声音大作。

    空间幻变间,龙吟凝成黑色玄气,卡在一根白纹锁链上,一环崩坏,隐藏得极深,白羊没料想到黑狼竟能发掘,而且,一举便能崩坏道纹锁链。

    黑狼冷笑几声,“看来,你也没多大进步呀!”覆水难收,岁月长河硬生生的回到异花处。黑狼头顶定势的岁月刀,闷哼一声,刀转眼飞出,七彩琉璃佛音道痕也随之切开,岁月斩天骄!黑色古符文黑曜石般夺目,鸣出阵阵狼嚎。笔直得向着羊角削下。

    白羊大笑着,步步生莲,八卦印内,沧海缓缓成为桑田!崩开的那一环锁链处,一个古文白光璀璨,八卦印内秩序再回到井然!猛然八方对应的碎片轻震,一道道白光轮廓融入白羊额前的虚幻的八卦印中,八卦印旋转间空间扭曲如麻花,岁月刀黑气暴动,一声声钟声天地祭音,每逢一响,一层空间封锁就破除,八卦印旋转间,一个太极古印若隐若现,空间封锁更加紧密,爆发出虚无吸力!钟声越来越细弱,不甘的鸣唱着。

    高下立判!岁月刀猛然抽回,可在那空间沼泽中,岁月刀割不完的空间,一片又一片,流溢在其上黑色玄光,黯然下来,远古符文也赫然残损!

    “小子!待会你赶紧跑!”黑狼猛然对着向痕喝道,“没想要连累你!”说着,岁月刀如夕阳迟暮,回光返照般,黑玄气在远古符文流转,回鞘刀!破开身后层层空间,并没有回到黑狼头上,反而向着靠近向痕的方位白玄气墙刺开!

    此时大阵玄气加持在白羊和其虚幻的八卦印上,而这时候,岁月刀在白玄气墙上撕裂一道缝口,“死到临头!还想那么多!”白羊空间枷锁笼罩在黑狼四周,整个八卦阵一层层的玄气威压而下,黑狼巨大的身形急速缩小,不甘的对着白羊嘶吼着,狼牙间流出鲜血,狼毛失去亮泽。

    “那就这样吧,那么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