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别离

    更新时间:2018-03-16 12:21:53本章字数:2545字

    凭栏处,流水潺潺,凄冷的月光,扬在栈桥上,轻轻的泻下来,凝聚于星影交辉的湖面。

    玉盘着高高的发髻,浓妆艳抹,穿一袭红裙,踏鎏金靴,矗立在湖边,俯身,凝望着一江秋水,泪慢慢的在流淌着。

    孤灯薄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泪水涟涟,望穿秋水残月归。

    一声嗟叹,多少往事,浮跃上心头,轻拂衣袖,凝眸遥望江上漂泊的一叶孤舟,隐没于死寂的黑暗中,湖水黑魆魆的,漠然吞噬着行尸走肉的灵魂,山峰峥嵘,流水蜿蜒曲折,掬一捧清冽的湖水,且闻水声潺潺,顿觉心旷神怡 。

    岸畔边,秋风萧瑟,凉意陡然升起,落叶恰如断絮地棉花,纷纷扬扬飘落,血红的叶,荡漾在水上,涟漪很轻,承载着每一片叶子,向往它们希冀的远方。

    她的满目,便都是这诡谲的殷红了。

    “玉小姐。”

    她终于回过神来,旋即掉转过头,丫鬟阿华端着壶殇茶具,停驻在路旁,轻声呼唤着玉。 

    玉怔了一下,凄然笑着,说道:“是阿华啊。”

    “小姐,苏府出事了。”阿华神情肃然,道。

    “什么?”

    清明时节,小雨淅沥,城中的茶馆,来了位奇怪的客人。

    客人披一件漆黑的斗篷,深邃的檐帽遮掩住面容,他脚踏木屐,彳亍着走到柜台边,排出几枚银币,语气低沉道:“一壶酒,不要温;牛肉 三分熟,要带血,尤其是血淋淋的,撕咬起来极有质感。”

    掌柜脸上陪着笑,连声应允着,客人叮嘱罢,忽然把嘴附到他耳畔边,嘴唇翕动,呼出些许热气,轻声道:“掌柜可知这城中的苏家?”

    “自然知道。”

    “那很好,”他又排出几枚银币,狰狞的诡笑赫然显现,“我托你为我办件事。”

    “什么事?”

    “自然是苏家的事。”

    ...................

    “ 举樽空对碑,荒冢无人识,”

    玉恍然从梦中惊醒,腾地便从床上坐起来,呼哧着喘一大口粗气,旋即疾声道:“来人!”

    “小姐,你怎么了?”阿华冲进来,惶恐不安的叫道。

    “我……我做……做噩梦了。”玉形容枯槁,披头散发颓然坐在床上,期期艾艾的说道。

    “什么噩梦?”

    “我梦到我死了,然后我在聆听别人为我写的悼词。”

    “悼词,是怎样的悼词呢?”

    玉的额上汗涔涔,在阿华的记忆里,这是玉第一次表现得如此“失态”。

    她回想着梦里支离破碎的场景,惘然道:“是一首诗词。”

    “诗词?”

    “我觉得,这是不详征兆。”她断言。

    “小姐,那我先退出去了。”阿华似乎格外忌惮与预言有关的神鬼之论,便倏地变了脸色,急欲告辞离开。

    玉丝毫未察觉到阿华神情转变的端倪,沉默半响,摆手示意她退下。

    阿华便像得了特赦似的,道声“小姐无梦安好”,便惶急的退下去。

    玉又沉沉睡去,然而她没有料想到,噩梦也很快接踵而至。

    玉彳亍着走在路上,沿途风景不胜凄凉,凋零的树木,荒芜的墓碑,枯叶散在崎岖的山路上,不慎踩到一连叶群,便旋即发出“啪啪”震耳欲聋的动静。

    寰宇一片苍茫,玉彳亍着,恍然抬眼间,蓦地便看到一座装饰华美的凉亭。

    凉亭座落在高山之巅,大有“一览众山小”的豪迈气魄,亭子的横梁上悬挂着一幅金碧辉煌的牌匾,上书:紫竹亭。

    进得紫竹亭,忽听闻有人唤她,急转身,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就极突兀的显在她眼前。她尽全力推开那张使人怵目惊心的脸,一面放声惊惶的嘶叫道,一面急欲寻找托身之所,好尽快逃离这可怖的梦魇。

    “你还想往哪跑,我的大小姐?”

    玉停下脚步,循声望去,一袭黑衣赫然显现在庭院里。

    黑衣语气冷漠,低沉,却极富有穿透力,玉感到他字字似一把利锐的尖刀,刀刀诛心!

    “求你不要过来。”昔日风光无限的玉,今日却显得如此狼狈不堪,她哀求道,眼泪欲要脱眶而出。

    “苏府倒闭,我好心收留你做我府上的丫鬟伺候我们一家,可是你这泼妇,居然打伤我的父亲,你这恶人,该当何罪?”黑衣人突然愤慨道,步步紧逼过来。

    “不,你撒谎,苏府没有倒闭,我也没有做你的丫鬟!”玉感到自己以及自己的家族受了莫大的羞辱,便义愤填膺的反驳道。

    “休要再花言狡辩,你这恶婆,打伤我父亲,如今又欲带罪潜逃,我暗中潜行多日,终于于今天,将你人赃并获。”

    “你休要打诳言,我哪有什么赃物?”

    “你打伤我父亲,并盗走了他的手帕,那面手帕可谓价值连城。”

    “诬赖我,你恐怕很快就要有牢狱之灾了,我会将你告上官府。”

    “你们苏家在清朝固然享尽荣华,但是,你也不看看当今天下,是何人当道?”

    玉骤然泪如雨下,虔诚的跪拜下去,乞求他的原谅。

    “我不知道阁下与我们苏家有什么恩怨情仇,但是我希望阁下,可以不再纠缠我们苏家,苏家历来与世无争,不愿落入俗世的泥潭,如果阁下执意要报仇,那请了结我的性命,以换取苏家的安宁。”

    “可怜的女人,至死都在为苏家寻求开脱,也罢,我便了结你的心愿。”

    锋利的刀闪着猎猎寒光,玉浑身打颤,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流。

    “不要害怕,死亡自是很快的。”“魔鬼”持刀在手,爱怜的摩挲着玉的脸,柔声慰籍道。

    “不,求你不要杀我。”

    “为你们苏家所行愚蠢荒谬之事付出惨痛的代价吧!”

    手起刀落,“噗嗤”一声,刀狠狠刺入她的心窝。鲜血骤然喷涌而出,她的面颊上现出一轮红晕,蓦然倒地,神态却显得异常安详,脸上带着分明的微笑。

    “一直以来,我梦寐以求的,即是这遥不可及的解脱。”

    “现在,你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解脱,你远离了喧嚣的尘世,去了那高洁的天堂,你获得了上帝的拥抱,你成了“自由人”。”

    “不,我从不信奉基督教,我的信仰只有一个,就是无上的自由。”

    “你的解脱,是为了自由,对吗?”

    “正解,没有什么比自由更显得弥足珍贵了。”

    “但是你因此失去了生命,没有了生命,即便你获得了无穷的自由,又何妨?”

    “你兴许不了解我的悲惨命运,所以你无法设身处地,站在我的立场上思考问题。”

    “多愁善感可以使人产生死亡的念头。”

    “多少个不眠之夜,我曾动过寻死的念头,然而我骨子里的那份贪生怕死的劣根本性却时刻警醒我:生命诚可贵兮!于是,我经历了无数个生死存亡的循环,死亡,生存,死亡,生存,不断萦绕在我的脑海。”

    “你成功了,你如愿以偿,死了。”

    “对。”她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告辞了。”

    “告辞。”

    天堂的大门慢慢启开,她掉转过头,千万张血肉模糊的脸,如潮水般疾速向她涌来。

    “人固有一死,别离自然是难免的,你们的冤屈,我无法为你们伸张,然而,公道自在众人心,人世间自会有正义之辈为你们伸冤呐喊!”

    天堂之门洞开,鬼魂幽怨的叹息声响彻九天云霄,她又回头望了一眼,泪潸然而下。

    “别离这毫无意义的一生,别离了,我这悲惨的命运。”她忍着悲痛,慢慢地吟着,信步迈入这昭示着光明及安宁的天府之国。

    第一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