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妥协

    更新时间:2018-03-23 14:00:00本章字数:8658字

    第六章妥协

    “以盘算,没穷汉”,这句老段家乡的俗语,着实颇耐人寻味。人人都在盘算,盘算着如何做自己的事情。有的人的盘算,是对自己好,也对别人好的;有的人的盘算,是只要能为了自己好,哪管他人的感受。虽然万事都需要盘算,但只靠盘算,往往不见得能如愿以偿的。所有才有了“以盘算,没穷汉”的说法。因为如果你只要盘算了,就能实现,那天下可不是就真的没有“穷汉”了吗?更何况,人与人的“盘算”水平到底是差距很大的。老段“盘算”事情,喜欢未虑胜、先虑败。这正是从这句俗话中得到警醒,而养成的思维习惯。即便是再认真仔细,“盘算”仍难免有些疏漏。过于乐观的人,在“盘算”时可就不仅仅是疏漏了,而是容易产生视野狭窄的毛病。因为他们总是朝着自己想得到的结果进行简单推导,对变化和环境因素考虑的过少。尤其是被“成功学”洗脑的人,在贪婪的功利欲望驱使下,人,早已成了金钱、权力、名誉、地位等物欲把持下的饿狼,眼睛里除了自己想要的功名利禄,实在看不到太多世界。当然,也有经验丰富的头狼,他们的“狼性”已入骨,他们不仅欲望强烈,而且精于“盘算”;他们不仅精于“盘算”,还善于带领“狼群”进行大型战役;他们也不仅止于能带领“狼群”进行大型战役,更善于以“目标是好的,过程不重要”的观点来蛊惑人心、利用他人来干道德领域的“脏活”。

    阿庆呢?他是一匹“头狼”?还是一匹“孤狼”、“饿狼”?他在业委会这件事情的“盘算”,胜算几何呢?

    业委会的讨论会召开了。阿庆早早来到现场,还带来了不少巧克力、红酒,殷勤地给大家分发、斟酒。志愿者们来了十多位,但业委会的委员们来得并不齐整,有三位不住领地公馆的委员都事先告了假,说明尊重大家的讨论结果。这一点大家倒是都很理解。好几位委员在开始成立业委会时就言明,他们参与只是因为没有足够多合适的人选,所以挂个名,不管事。

    阿庆看到李如曦进来的时候,赶紧迎了上去:“如曦姐,我跟你说个事。”他先把李如曦让到会议室外面,道:“现在换物业公司是一个趋势啊!这几天我了解到,咱们旁边的别墅区丽苑,成立业委会后,已经开始了更换物业公司的行动了。咱们可不能落后啊!”

    为了完成刘念辰给他的任务,阿庆最近已经接触了不少家物业公司,其中包含了好几个上市公司,也有越城市当地的知名物业公司。其中刘念辰重点推荐了的绿善物业公司。绿善物业是一个上市的物业集团,行业内知名度很高,希望进驻领地公馆的意愿也非常高。因为是刘念辰推荐的,而且绿善物业又是一个响当当的品牌,阿庆已经把绿善物业作为重点的引入对象了。为了在与绿善物业的沟通中显得有权威性,阿庆向绿善物业表明,领地公馆的业委会是自己一手成立起来的,自己也是业委会委员。

    “我自己花钱去考察了好几家大牌的物业公司、其中绿善、亿科、雅乐、共力这几家都回应了,他们都愿意参与。他们每家现在在管的小区我都看了,我觉得都比我们现在这个金宁饭店物业要强。我平时跟业主们沟通,大家都盼着成立业委会、支持成立业委会,就是为了想换一个好的物业公司。你们只要加快节奏,我这个金牌志愿者不用吩咐,都会帮你们把事情做得好好的!”阿庆不断地向李如曦灌输着自己的想法。

    李如曦听了觉得有些诧异,她没想到阿庆这么热心,节奏挺快,已经连物业公司都考察过了。她感觉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什么来,于是说:“多谢你啦,阿庆!有你和这么多好邻居们支持,是咱们的福气啊!你看还让你自己花钱,多不好意思啊!”

    阿庆道:“没关系,将来业委会有了费用,给我报销好了。”

    李如曦觉得这是句玩笑话,笑道:“一定一定,加倍给你报销!”

    会议仍旧由业委会主任李如曦主持。她首先向大家通报了业委会的全套资料已经完成公示、备案等合法手续,然后就抛出今天的主要议题,业委会下一步的工作计划。

    尹墨宇拿出了一份自己编的材料,向大家介绍起了自己的计划。他把业委会下一步工作计划的目标定义为两个。第一个目标是提高领地公馆的物业水平,无论是原有的物业做,还是请新物业进来,这都是硬杠杠。第二个目标是要完成交接工作。这个交接工作包含了会所、小区的公共设施设备、水电隐蔽工程、门禁系统、诸多内容。尹墨宇提出来,先实现第二个目标,然后再考虑是不是对物业公司进行公开竞聘。这样做的原因是,业委会可以利用现有的物业公司对小区情况熟悉的优势,在交接工作中尽可能为业主争取更多利益。

    这时,有个心急的业主质疑起来:“这些交接的事情,到底是交给谁啊?物业交给业委会?还是老物业交给新物业?不就是那些东西吗?怎么还能争取更多利益啊?”

    尹墨宇放下了手中的书面材料,道:“既然有人问到了,我就简单解释一下。我们都是业主,不太懂物业管理的内容,我也是刚刚学习了一些法律法规。目前,我们小区的会所、公共设施设备、水电、门禁等这些需要交接的东西,目前还属于金宁饭店置业公司。而应该完成交接的另一方是谁呢?就是代表全体业主利益的业委会。但问题是,业委会成员对这些东西不专业、不熟悉。就连我这个搞建筑设计的,也不是非常清楚哪一段排水管线问题多、哪些绿化问题是正常到了寿命期限,哪些是因为管理不善导致树木枯死的。所以,这就需要物业公司来协助业委会来完成交接。还有一个事,应该对咱们小区的业主是个好事。金宁饭店置业公司,从十多年前开发领地公馆这个项目,从来没有做小区的公共设施交付工作。也就是说,到了今天,虽然最早入住的业主,像我,已经住了十年了,但这些公共设施的东西并没有在法律上交接到业主手上。所以,他们要想交接,我们业委会完全可以要求他们修复所有的公共设施,这些设施设备的修复、出新的费用,恐怕需要至少两三百万。这就是说,因为金宁饭店置业公司自己的疏漏,现在我们领地公馆的业主捡到了一个皮夹子。”

    捡皮夹子,是金宁的俗语,长期居住在这个城市的人都知道,捡皮夹子的意思是,获得意外之喜。

    在场的人,都把讶异目光聚集到了尹墨宇身上。新任的业委会委员,马青,更是把期待的目光投到尹墨宇身上。

    尹墨宇继续道:“本来呢,地产公司可以完成一部分项目开发就交接一部分,这样已经交接的部分,其公用设施等就是全新地交付给已经开发部分的业主了。比如最早开发的杜若和迷迭香两个街区,现在已经有十年时间了。如果当时就把这两个街区交付给业主的话,那么这两个街区目前的绿化、管线、道路、监控等基础设施的更新,都得动用业主的共用维修基金。可是也不知道金宁饭店置业公司犯了什么傻,到今天都没有向业主交付任何一个街区。直到去年,他们把最后一期的紫芸、青芷两个街区全部销售完,才想起来要一起交接。期间开发完成的金登草、绿夷、玉蕗藤、风信子、矢车菊几个街区也都没有交接。所以,他们目前要想把小区交付给业主,我们业委会就可以提出要求,把小区不完善的监控、管线、道路、绿化这些东西全部修葺一新,而且还是得金宁饭店置业公司自己掏钱,不需要动用我们的共用维修基金。你们说,这不是捡到皮夹子是什么?”

    听到这里,尽管还是有几位没有完全明白的,但大多数人都已经知道,业委会有机会通过努力,让置业公司把小区修葺一新,再交接。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大好事。

    马青已经听明白了其中的意味,她有点兴奋地说:“墨宇先生,那咱们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把这件事情做好了,也是我们业委会成立以后的一大功劳啊!”

    其他的业委会委员们也都频频点头,志愿者们大多也没什么意见。

    阿庆心中此刻忽然泛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要解开一道谜题之前的兴奋感。他似乎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触碰到刘念辰并未跟他透露的、更换物业公司背后的目的了。但他又想不明白,刘念辰这样级别的老板,与这两三百万的“皮夹子”之间会有什么关联。因为以刘念辰的财力,这两三百万并不足以让他花费这么大心思。况且,这个“皮夹子”既不是他个人的,是不是能捡起来似乎也与他没多大关系。但阿庆相信,在刘念辰启动这件事情的背后,一定有一种复杂的、庞大的动力。复杂到刘念辰不便正面操作此事,而需要让阿庆出面,庞大到令号称十亿身家的刘念辰也愿意费尽心思筹谋此事。

    阿庆明白,也许他将很快就能了解到幕后的玄机了。

    会议还在进行者,李如曦道:“既然大家意见一致,那么我们就把与置业公司交接的问题作为首要的目标来推进工作了。”

    尹墨宇道:“是的。与置业公司交接的这个目标,至少关乎我们小区十年的公共设施是否需要动用共用维修基金的问题,影响比第一个目标还要深远。第一个目标是提高领地公馆的物业服务水平。这个事情是需要循序渐进的。金宁饭店物业公司已经在小区服务了十年时间了。近年来,其服务水平确实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小区已经有十年,很多绿化、道路等已经有了自然损坏,与他们服务好不好关系不大。我认为,就算是与他们有关系,我们还是可以给他们一个改进的机会。我们业委会给他们提出改进服务水平的目标,让他们花一年时间改进一下好了。如果还是改进不到位,那么就可以启动公开的物业竞聘,让更优秀的物业公司来参与竞聘。这么安排的另一个关键点就在于,可以在这一年里让金宁饭店物业公司的人协助我们完成交接。因为只有他们的一线员工才清楚,哪些地方设施设备、绿化、监控等是需要修复的。”

    尹墨宇的思路非常清晰,业委会的几大项工作安排已经随着他的话铺陈开来。

    “一年?!”

    尹墨宇的一大段话并没有在阿庆的心中产生太大的波澜,只有这两个字让阿庆显得猝不及防。他非常清楚,刘念辰交给他的这个任务,绝等不了一年。在原先的计划里,业委会成立后,第一件事情便是更换业委会。他记得,这一点要求,刘念辰是一再提出过的。假如说阿庆自己无法担任业委会委员,对阿庆而言是个挫折的话,那么这个一年的期限,就意味着阿庆所有谋划的失败。而这个失败,意味着阿庆交不上投名状,也就无法取得刘念辰的进一步信任,那个北欧俱乐部的梦想恐怕就得破灭了。想起来,前天晚上,他还跟自己年幼的女儿说,要带他去安徒生的家乡居住,在童话的世界里学习。女儿憧憬的眼神中,闪烁的光芒令他陶醉。这一刻,女儿的眼神似乎幻化成了一条魔鬼的皮鞭,正冷酷地抽打在他的心上。

    “不,我决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阿庆心中暗下了决心,桌下的拳头不觉地捏出了“咔咔”的响声。坐在旁边的马青,瞥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把一张职业化的笑脸再次朝向了李如曦。

    李如曦道:“这样也好。大家与金宁物业毕竟有十多年的感情了。虽说他们的服务水平需要提高的地方很多。但很多一线的老员工都兢兢业业。比如负责我家那边的绿化师傅老廖,别看平时说话不多,但他对那些花草树木看得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我相信,我们住在这个小区的很多邻居们都有差不多的体会吧!”

    忽然,有个声音响起来:“这个方法固然是好,但我们可以想想看,是不是还有更好的办法呢?”

    说话的人叫柳依雪,与林红衣和李如曦都比较熟悉。在这次业委会的筹备中,她虽然不算是一个最积极的志愿者,但却算是很稳定的志愿者了。大凡有业委会有需要的时候,她都会积极参与,即便自己来不了,也总是安排人来帮忙。四十多岁柳依雪的家境殷实,保养得当,俏丽的面容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样子。加上知性得体的着装,以及温婉可人的声音,柳依雪在小区的姐妹圈子里总是受欢迎的。据说,柳依雪的家世不俗,有通“天”的人脉,再加上他的爱人是越城市的一位处级干部,因此柳依雪身边少不了一些希望傍着大树乘凉的邻居。

    柳依雪仍然用她那温婉可人的声音说道:“其实,金宁饭店物业在咱们小区已经十年了,要是能提高和改善,那早就提高了。所以我不指望他们能做改善。加上小区已经销售完毕,金宁饭店置业公司撤走后,给物业公司的补贴以后就没了,提高物业服务水平更不用指望了。刚才墨宇大哥提出的这个思路能为咱们小区争取一些利益,这当然是好事。不过,算起来,平均到每家,也就三五千的事情。能在领地公馆住的业主,这个钱根本不是问题。反而是大家对物业服务水平的提高是很急迫的,要不然,大家为什么都积极支持成立业委会呢?”

    显然,柳依雪有不少拥趸,几个她带来的志愿者们纷纷表态。

    “对啊对啊!其实换物业公司才是首要任务嘞!”

    “金宁饭店物业十年前的服务水平是超一流,但是现在也落伍了。你看我家的可视对讲系统,从开始就一直没办法用,反映了很多次,就是解决不了!”

    “谁说不是的,还有我家下沉式的庭院,每年到雨季就会淹水,我自己安装了水泵,可有一次小区停电了,也没有备用电,把我家的地下室淹得一塌糊涂!”

    “我家进了小偷我还没说呢!大晚上的,小偷居然都摸到我们卧室了,你说可怕不!金宁饭店物业居然说自己没有责任!他们真是脑子进水了。”

    一时间,会议室嘈杂起来。几个大嗓门的志愿者纷纷说起起金宁饭店物业公司不是来了。

    阿庆精神为之一振。这突然间的局势变化,让他又看到了希望。于是,他站起身来,向那几个你一言我一语地抱怨的志愿者们摆了摆手,说道:“大家安静一下!安静一下!我来说两句!”

    毕竟阿庆在筹备业委会的过程中花了不少心血,大多数人都认识这位热心的“庆总”。于是会议室渐渐安静了下来。阿庆道:“我觉得柳总说得有道理,看起来大家也都有类似的想法。我认为墨宇大哥太谨慎了。关于置业公司交接的问题是非常重要,但并不影响我们选聘新的物业公司嘛!最近我也了解了很多物业公司,人家都非常专业。尤其是绿善、亿科这些中国知名的公司,他们都有专业的队伍,他们来帮助业委会交接,专业水平上肯定没问题的。所以,我建议还是先开展选聘物业公司的事情。等新的物业公司进来,让他们的专业团队来帮助我们交接就可以了。至于说可能有些人对金宁饭店物业公司有感情,我觉得这大可不必。就像我们请个保姆,服务水平不行,咱们就换嘛,哪能跟他们讲什么感情!难道要我们牺牲实现的国际化社区的目标,来迁就金宁饭店物业公司的低水平服务吗?”

    这个的说法得到了柳依雪和她身边的几位志愿者的赞同。而林红衣则与坐在身边的暖昕对视了一眼,彼此没有说话。

    阿庆跟柳依雪交往过几次,但并没有深入地交流。他知道柳依雪是小区里非常有经济实力的业主。他多次想接近这位人脉“通”天的实力派,但总未能如愿。因此,刚才的发言能得到柳依雪的认同,阿庆心中自觉得意。

    李如曦感觉自己有些驾驭不了这样的局面了,她为难地看了一眼尹墨宇。尹墨宇心里非常清楚,刚才这些志愿者们提到的大多数不满的问题,基本都与交接的事情相关。但人总是感受性动物,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很理性地切割责权利,明确哪些事情是物业的责任,哪些事情是开发商的责任,还有哪些应该是自己的责任。尹墨宇也没有从事过公益性的、松散型的组织管理。从根本上来说,这个业委会,应该是代表全体业主权益的,是要响应大多数业主诉求的。但短时间又实在没有办法扭转每个人的看法。业委会的工作,也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满意。但是作为业委会的成员,他深知,业委会必须要服从大多数业主的意志。因此,业委会的运作也得严格按照规范来操作。

    尹墨宇想了想,道:“如曦,你是业委会主任,我有一个想法你看可不可以?大家的意见都是为了小区更好,只是观点有些不同。你看是不是这样?我们业委会的委员们各自都把不同意见记录下来,回家自己都考虑一下,然后我们再开一次会,由委员们民主投票表决下一步的工作方向。这样可能比较客观一些。”

    李如曦听了,松了一口气:“好的好的!那我们就两天后开会讨论!”

    会议结束后,林红衣和暖昕并没有马上离开,她俩一边帮着李如曦收拾会议室,一边聊了起来。

    林红衣问道:“你有什么感觉啊?”

    暖昕道:“姐,我觉得挺好啊,业委会开会还挺热闹的。就是感觉把物业公司比成保姆,不好就直接不讲情面给换掉,感觉有些不好。说实话,我看我们散尾竹街区的保洁大叔、绿化师傅们都很敬业的。对了,门岗还有好几位保安师傅也很热心。说实话,可能是我幼稚,我比较看重情分。”

    林红衣道:“人非草木,怎么能没有感情呢?不论怎样,一个服务了十年的物业公司,他们的很多员工和业主之间就像朋友一样了。完全不讲感情,我也感觉不妥。”

    有了柳依雪等业主们提出来的诉求,又有了两天的缓冲期,阿庆感觉轻松了许多。但要想提高成功的可能性,这两天就需要阿庆做出快速反应。在离开会议室步行回家的路上,他打定了主意,决心从明早开始就与十一位业委会委员开始个别沟通。因为通过业委会的两次会议,他已经深深地感觉到,业委会委员资格对于实现他的目标有多重要。仅仅是志愿者的身份,让他在业委会的决策工作上,没有可以发力的地方。所以,他只能间接使力,通过单线沟通,给这些委员们“洗洗脑”了。

    两天时间里,阿庆通过打电话、面谈这样一些“业务员”的基本功夫,与十一位业委会委员挨个沟通了一次。在与业委会委员沟通的时候,阿庆也是分类作业。针对那些只是挂名,不想管事情的业委会委员,阿庆主要是动员、鼓励他们要担起责任,为小区更换一个高端物业来提升小区形象、实现房价增值来做努力。针对那些积极参与业委会工作,但对小区当前物业公司有不满情绪的委员,他便以金宁饭店物业存在的诸多问题来增加与他们的共同语言。对于李如曦、尹墨宇、马青这三位,都是积极参与,且都有一定想法的,他便积极引导,让他们认为更换物业和公共设施交接等工作并不矛盾。李如曦并没有太多意见,马青则提出来,在选择物业公司的时候,建议让业主们参与到推荐的过程中。只有与尹墨宇的沟通中,阿庆遇到麻烦。

    尹墨宇听完阿庆的意思后,点燃了一支香烟,镜片后的双眼紧盯着阿庆,道:“阿庆,首先我个人非常感谢你积极活动,推动了业委会的成立。我之所以最后同意参与业委会的工作,也是因为领地公馆是我将来要养老的地方。所以我愿意为邻居们出点力。既然要出力,就要把这个力出在公益上。所以我考虑问题,是从怎么帮小区业主获取最大利益的角度出发的。你的意见我已经知道了,但实话实说,我认为欠妥当。那天会上我说了,交接工作更重要,而物业服务水平,是完全有可能在业委会监督下改善、提高的。如果金宁饭店物业确实在我们监督下仍然没有改善服务水准,那么业主们随时可以发起业主大会来展开竞聘。所以,我认为公开选聘物业公司的事情,还是暂缓为好,至少等我们把公共设施交接完再说。”

    阿庆虽不死心,但仍然没法说服尹墨宇,只好作罢。

    事实上,此时的尹墨宇已经风闻这两天阿庆的活动迹象。但此时的尹墨宇还并未对阿庆产生足够的重视。如果尹墨宇能预知未来,恐怕此刻的他就能早早做好筹谋,从而避免领地公馆的一场动荡了。

    终归,阿庆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当这些业委会委员们又坐到一起时,风向发生了变化。好几位并不住在小区的委员提出来,选聘物业并没有坏处,也不会影响交接,反而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让金宁饭店物业能直接体会到危机感,从而促进服务水平的提升。还有就是,如果有新物业公司通过选聘进入领地公馆,同样也能帮助业委会完成交接。如此种种,都是阿庆的那一套说辞。面对这种状况,李如曦不知道该如何说服这几位委员。尹墨宇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明确对尹墨宇的路线设计表示赞同的就是马青。

    “我认为墨宇先生的这种做法是稳妥的。这样的路线设计并不是不打算公开选聘,而是要先把公共设施的交接完成,把业主们的实际利益抓到手里,然后再开始公开选聘。再说,确实有相当多一部分业主对金宁饭店物业有感情,我们现在就强行推动公开选聘,很多业主估计从情感上接受不了。”马青如此表态道。

    在中国,除了由强权领导坐镇的会议,其余大多数的会议都是一种妥协式的会议。业主委员会本身就是基层民主自治的组织,大家都不是专职身份,彼此之间的约束力是非常弱的。而作为主任的李如曦又是一个热心有余但魄力不足的女同志,尹墨宇虽然秉性刚正、个性强硬,但终归他是一个对规则和程序非常尊重的自律者。

    这种状况下,会议最终达成一个妥协的路线。业委会首先召开一个关于是否同意续聘金宁饭店物业的业主大会,续聘期为一年。如果同意续聘金宁饭店物业的户数和面积均能超过小区业主户数和面积的50%,也就是俗称的“双过半”,那么这个结果将会成为业主大会的决议,将由业委会代表全体业主与金宁饭店物业签订一个一年期的物业合同。在这基础之上,迅速启动公共设施交接的工作。如果并未双过半,那么就尊重大多数业主的意见,启动公开选聘物业公司的工作。公共设施交接的事情可以穿插在其中,也可以等新的物业进入后开始。

    虽然尹墨宇觉得这样的做法牺牲了太多的工作效率,但他也认识到,业委会这样的基层民主自治组织,本来就不能把效率放在第一位。公开、公正的原则、严格地尊重程序的正义,才是业委会运作的核心。因此,尹墨宇也对这样的“妥协”投了赞成票。

    独裁特征越明显的组织,效率越高。好似我国封建历史中那些恣意妄为的帝王们,贵为天子,金口玉言,即便决策错了,也会有人乖乖执行。这样的决策当然是效率极高。只是,当我们已经步入现代文明社会后,人民已经成为这个国家的主人。具体到每个社区,业主委员会就成了业主们积极实践基层民主自治的平台。既然是民主自治的,那必然要防止业委会成为任性的“帝王”。或者说基层民主自治的具体实践中,是有“帝王”的话,那这“帝王”就应该是国家的法律法规、业委会的议事规则等。

    有人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遵守规则的普通人,另一种是创造规则的聪明人。此种说法出自何处,无从考证。也许,这样的说法用于科学研究、用于商场鏖战、用于官场博弈可能是有些价值的。但这样的说法用于领地公馆的业委会工作中呢?是“创造”规则的聪明人是正确的?还是遵守规则的普通人是正确的呢?谁会获得最终的胜利呢?

    这些问题的答案,也许只有亲历者才能体会。而领地公馆中的普通人群体和聪明人群体之间的价值观冲突,正如火星撞地球一样的场面,即将拉开帷幕。普通人们和聪明人们即将粉墨登场,为了各自的“领地”而不惜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