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狼攻

    更新时间:2018-03-25 14:00:00本章字数:8567字

    第七章狼攻

    既然业委会的工作路线已经确定了,李如曦、尹墨宇、马青等人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续聘公投准备工作。关于选票的设计、金宁饭店物业公司的续聘合同文本等文案工作要做,投票的宣传、组织工作要做,向梅林街道物业办的报备等工作也要做,一时间,各项琐碎细致的工作纷至沓来。

    除了这些业委会的具体工作,业委会的委员们还要忙于回复来自微信群的业主提问。业委会成立后,由林红衣做群主的“领地公馆实名业主群”就成为了业委会与业主们沟通的主要平台。而业主们从业委会成立阶段的兴奋,也进入到对业委会实质性工作的期待。微信群中常常出现一些业主的提问,稍微回复慢了一些,业主们还会颇为不满。由于在“实名业主群”中要求与各家的房号一一对应,因此,常常出现的微信对话便是这样的:

    乖乖妈-风信子6:李主任,物业公司现在太不讲究了,周六周日还有装修户施工,也不管管。你们业委会要对他们监督一下啊!

    修禅心-青芷18:可不是呢,尤其我们四期,现在装修好厉害,还有违建。我觉得业委会要让物业公司把违建管起来。我虽然信佛,但是有些家把我们欧式别墅都快改成佛堂了,真是滑稽,也没人管管吗?

    宁静致远-金登草21:李主任、尹主任,能帮忙问问物业公司,什么时候可以退还我们的装修押金吗?

    如果隔了一段时间,仍然没有来自业委会的回复,怪腔调便会出来了。

    宁静致远-金登草21:哟,两位主任这么忙啊,都没时间回复我们哦~

    乖乖妈-迷迭香6-2:别急,他们手上或许有事情呢。我已经打电话给物业前台了,物业公司已经让装修公司停工了。

    宁静致远-金登草21:那也不至于半个多小时就不看看,真的是当了领导,就不一样咯~

    往往是几个小时后,忙碌不休的李如曦才得空看看微信,赶紧一通回复。

    如曦如昔-散尾竹11-1:

    各位美邻:

    非常抱歉,由于业委会最近的事情比较多,没有及时回复,请您谅解。

    1。关于禁止双休日进行噪音施工的事情,是我们小区一直以来的规定。但总是有业主对施工队管理不到位,仍出现双休日噪音施工的问题。这个问题,业委会已经通知物业公司,让他们双休日加强巡逻排查,发现问题,马上责令停工。大家如果发现双休日施工的,也请及时向街区管家反映情况。

    2。关于违建的问题,是今后业委会的一项重要工作。但因为业委会和物业公司都没有执法权,我们只能通过上门沟通的方式来解决。虽然“领地公馆业主公约”中有不允许搭建违章建筑的规定,但确实这个问题非常棘手。我们正在讨论方案,尽快向大家汇报。

    3。关于装修押金的问题,据我们了解,应该没有违章搭建的话,都可以退的。您可以跟物业公司协商一下,如果还有问题,我们业委会帮您协调。

    另外,业委会目前正在筹备全体业主大会,大会的主题是对“是否同意续聘金宁饭店物业”进行投票,希望大家到时候积极参与。

    领地公馆业主委员会

    每每看到李如曦这样忙乱的样子,老段就想笑。他能想象到手机屏幕那头,热情而忙碌的李如曦在工作的间隙中,仓促地回复微信的样子。毫无疑问,这不是一个有效率的状态。老段却因这种认真、善良而感动。当一个人全身心地投入到服务他人的工作中时,她的形象是美丽、动人的。这种美丽动人的形象,与效率无关,与能力无关,只与善良和真诚相关。

    于是,老段时不时地在“实名业主群”里说说话,帮业委会几位善良、真诚的邻居们出出主意、解解围。在老段的建议下,业主们对业委会的意见和建议,不再通过群里发送,而是改为发送到业委会公布的一个电子邮件中。业委会则会安排人每日查阅邮件,予以回复。针对业主们有时候会把本该找物业公司的事情,也变成了要业委会帮助找物业公司的情况,老段只要看到,便在群里友善地提醒邻居们,这些事情直接联络物业公司即可。老段自己在越城市的山西商会中也担任一定职务,同样是一个服务于特定人群的松散组织。他清楚这样的事情是出力不讨好。尤其是对这些松散型组织没有管理经验的李如曦,在开始的时候,更要多一些理解和支持。

    老段在群里就是实名,老段-散尾竹6-1。在一个周五的晚上,老段翻开了微信群,发现群里正在热闹地交流着呢。

    单翅蝴蝶-玉蕗藤22:业委会本来就是为业主服务的,怎么问个事情就是不肯回复呢?早知道这样,就选别人了。

    红衣胜火-风信子3-1:蝴蝶妹妹,业委会的邻居们是义务为大家工作的,他们不是咱们雇来的保姆,随时待命为大家24小时服务的。就算是保姆,咱们小区这几百户,他们想服务也服务不起来啊!

    林红衣总是这样,不卑不亢。

    单翅蝴蝶-玉蕗藤22:林姐说的对,你们家女儿啥时候办婚礼啊?可得告诉我们热闹一下啊!

    这位单翅蝴蝶,叫做肖晓依,在玉蕗藤街区的一个独栋别墅中。40岁的肖晓依离异独居,不过据说最近刚刚谈了年轻的男友,常常陪着她在小区里骄傲地散步。肖晓依常常参加林红衣组织的轰趴(HomeParty,家庭聚会),也在聚会上卖出了不少自己代理的红酒。她知道林红衣在为李如曦解围,便马上改变了话锋,与林红衣聊起了家常。

    老段忍不住也跟了一段。

    老段-散尾竹6-1:多谢@单翅蝴蝶-玉蕗藤22能理解。其实业委会的确需要大家多支持。他们刚刚成立,又没有相关的经验,再加上都是贡献出自己的业余时间来为大家做事情。所以,我们作为邻居,应该多给他们一些关怀和理解。他们在初期的运作中可能会有一些错误,但我个人认为,只要是非原则性的错误,我们都应该多包容。当他们的一些工作做得不妥当的时,咱们可以通过专用的电子邮箱发一些建议。如果大家有时间,也不妨积极当志愿者,为他们分担一些工作。

    红衣胜火-风信子3-1:【赞】

    如曦如昔-散尾竹11-1:@老段-散尾竹6-1 感谢段总的理解和支持!

    这时,阿庆忽然出现了。阿庆的群名是国际庆-散尾竹7-1。

    国际庆-散尾竹7-1:@老段-散尾竹6-1 开水浇花,不是善意。

    这几个月来,老段大多数时间在忙于自己的事业,与阿庆没有什么碰面。即便路上碰着了,阿庆也总是绕着走。老段想到,如此近邻,却成了这样的光景,难免唏嘘感叹。在群里,老段也从未主动与阿庆有过任何对话,因为之前的交锋,让他对此人有了下意识的防范。可这一刻,阿庆在微信群里来找事了。

    老段-散尾竹6-1:抱歉,我这个人有洁癖的,不是说随便什么人都愿意交流的。请不要随意@我。

    群里顿时寂静了。足足过了十多分钟,阿庆又出现了。

    国际庆-散尾竹7-1:什么原则性问题不原则性问题,有问题就是有问题,哪里能包容?业委会就是为业主服务的。而且,当务之急是要成立监事会。我们小区里有各方面的专家,比如法律专家胡德大律师、建工大学建筑专家李院长、ACCA高级会计师冯老师,这样高端的国际化人才,我们要充分调动起来。光有业委会是不行的,还有成立监事会,让这些优秀的人才成为我们监事会的成员,帮助业委会做事情,业委会才不会那么忙乱,也会少出错。只有这样,我们小区才能真正走向国际化。

    国际庆,的确是国际化,每一段发言中必然会有国际化之说。

    但阿庆的发言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响应。只有老段坏坏地在后面跟了一下。

    老段-散尾竹6-1:@红衣胜火-风信子3-1 林姐,今天的天气不错啊……

    @红衣胜火-风信子3-1:【捂嘴笑】

    阿庆的这段发言,也是经过一定思考后才做出来的。对于业委会最终做出的“妥协”路线,他仍是感觉不满意。毕竟,如果通过全体业主大会的投票,万一超过半数的业主对续聘金宁饭店物业公司持肯定态度,那么他的短时间内操控业委会来更换物业公司的想法就会落空。所以,他才有了成立监事会的想法。既然他自己有违建,不能当业委会委员,那么可以通过监事会来控制业委会。

    客观地说,这时候的阿庆,方寸已乱。他想不到更好的方式来应对当前的问题,只能想到一些简便易行的方法。殊不知,奔波呼号了很长时间,他的成立监事会的想法始终没有得到业委会的响应。因为业委会最近实在是太忙碌了。

    在筹备“是否同意续聘金宁饭店物业公司”的业主大会的最后一次筹备会议上,业委会委员和志愿者们对关键的文件内容和投票组织方式进行了民主表决,最后几乎是一致通过。为什么是几乎呢?因为只有阿庆一个人表达了反对意见。阿庆提出的反对意见主要是针对投票的组织方式的。

    因为业委会的人手短缺,并没有专职人员。为了解决没有足够人手完成具体的投票事宜,因此业委会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那就是可以请各街区的物业管家向各家送票,但管家不得拉票劝票来干预业主投票。业主填写好之后,可以送达会所。不在小区居住的业主,管家可以通过手机短信的方式,向业主发送短信选票,然后保留短信备查。为了防止金宁饭店物业公司的管家干预业主投票,业委会在选票的表格上还特意写上了监督人和监督电话。

    阿庆反对这样的方法,是因为他认为金宁饭店物业公司一定会利用这样的方式来干预业主的选择,那样,他的计划就更没戏了。陷入了困境的阿庆,犹如一只不慎落入陷阱的孤狼,完全看不到希望和未来,只有“狼性成功学”控制下的头脑,还不断地、下意识地抵抗着事情的进程。在这方面,阿庆距离一只优秀的头狼,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此时,刘念辰的电话来了。

    刘念辰约阿庆吃饭的地方是一个农家乐菜馆,距离领地公馆大约有近20公里。春寒料峭,乡村的夜晚仍是寒意十足。刘念辰一直没有主动提到更换物业公司的任务进度,只是频频举杯,似乎今晚就是一个无主题的聚餐而已。几杯冰冷的白酒下肚,阿庆的心开始热起来了,就跟桌上那个硕大的鱼头砂锅煲一样滚烫。他似乎认为,这是刘念辰对他的慰问。虽然没有奢华的饭店环境,但越是如此越表明,刘念辰开始把他当自己人了,能得到这种信任,是他最看重的。

    “风哥,来,我敬你一杯!”阿庆举起了酒杯。

    刘念辰也举起了酒杯,道:“好!不过,这一杯酒,咱们为什么喝啊?”

    阿庆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斩钉截铁地表了态:“为了完成风哥交给我的任务!”说完,阿庆一饮而尽。

    但刘念辰却慢慢地放下了酒杯,把头转向了沸腾的鱼头砂锅煲,一边拿着勺子舀起煲中雪白的鱼汤,再倒入煲中,一边喃喃自语道:“这汤啊,好喝,可就是太烫了。还得等一下啊,我多来几下就凉了。”

    阿庆并没有明白刘念辰的意思,笑道:“嗨!风哥,你把火关了不就行了嘛!”

    刘念辰看了一眼不解妙义的阿庆,再点了他一下:“对啊,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啊!”

    阿庆此时才有些感觉。他看着“风哥”问道:“你的意思是……?”见阿庆迟迟不能理解他的意思,刘念辰这才地把他的想法和要求透露给了阿庆。只是,从这一刻起,阿庆在刘念辰的计划中,其价值已经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到底是一只头狼,他在阿庆最迷茫和手足无措时,及时出现,帮助阿庆理清楚了思路。刘念辰在这次谈话中给了阿庆一些诱惑。其中有一些能印证阿庆对刘念辰在更换物业上有这么大动力的猜测。比如说,更换了物业之后,可以实现对会所的控制,在会所的经营中,阿庆将会具有非常大的话语权。当然,还有社区的广告、各种产品的宣传入场费等,这些都是可以插手的领域。但阿庆非常清楚,刘念辰并未告诉他全部的“利”。通过这段时间筹划业委会成立,考察物业公司,阿庆认为他所获知的信息,已经超过了刘念辰告诉他的内容。刘念辰只是提到了阿庆可以对会所及广告宣传这两块事情加以筹划和分配。当然,前提是阿庆需要协助换掉物业公司。阿庆此时还不知道要协助谁,刘念辰只是让他实施“釜底抽薪”的计划。

    对于具体的任务,阿庆的执行力往往是超强的。他首先解决的是召集人手的问题。从方法上来说,就是以“利”凝聚人心。当然,冠冕堂皇点说,就是财散人聚。只是,这里的“利”,是他们一起完成任务之后的“利”。以“利”凝聚人心,是最迅速的办法,加上阿庆对人的选择也是有针对性的。因此,几个得力人手很快靠拢了过来。

    肖晓依(@单翅蝴蝶-玉蕗藤22)是第一个被阿庆说服的。她早就筹谋着要在会所中搞一个红酒吧,来面对领地公馆这些高端客户们塑造自己红酒的品牌形象。加上四十多岁的肖晓依,还是一个“颜控”,也就是对帅哥的请求简直没有抗拒能力。

    凌威毅(宁静致远-金登草21)是第二个被阿庆说服的。凌威毅在装修的时候,交给了物业公司十万元的装修押金,约定好如果装修中出现违章搭建的情况,那么押金就会被扣除。结果,凌威毅装修过程中出现了不少违建,等竣工完毕后,他又拿着押金条去找物业公司要求退还押金去了。当时的物业公司是由金宁饭店置业公司直接管理的,只是挂了一个金宁饭店物业梅林分公司的牌子而已。现在已经接管了领地公馆的金宁饭店物业在账面上没有这批置业公司收取的押金体现,自然无从退起。物业公司的管家表示,只能通过金宁饭店集团内部协调来想法解决。一来二去,这押金到现在有一年多了,仍然没有退,于是凌威毅便与金宁饭店物业公司结了仇。事实上,凌威毅的叔叔还是金宁饭店集团的管理层,但这仍然没能阻止凌威毅对金宁饭店物业公司的仇视。对凌威毅,阿庆只跟他说了一句,要换掉金宁饭店物业公司,凌威毅便毫不犹豫地加入到“队伍”中了。

    姚源锋(@假装是医生-绿夷33-2)是阿庆高球俱乐部的好友,主要做园林工程。姚源锋是一个贪杯之人,几杯酒下肚后,他甚至都不问阿庆会许诺他什么,只是觉得要讲义气。酒喝多了的时候,更是狂喊,领地公馆,就没有我们高球俱乐部的人办不成的事情。酒醒之后,他又总是旁敲侧击地询问阿庆,之前说换了物业公司之后,园林养护这块可以外包一部分给他的事情,是不是唯一的、排他的。

    除了姚源锋这个关键主力外,高球俱乐部成员中,阿庆的人缘颇佳。这当然是得益于他隔三差五地送点礼品、组织点聚会,取得了不少人的信任。因此这些人中,对阿庆的话并没有什么疑问,声称阿庆既然是为了小区着想,那么他们一定全力支持。当然,这些人,阿庆并未采取“利”诱的方法。更多采取的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办法,激发了这些人的“义气”而已。

    阿庆想过要去找马青,但他感觉到马青不一定会买他的账,再三斟酌后,阿庆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阿庆许诺出去的这些“利”,连阿庆自己都不知道最后能否兑付,或者说最终会兑付给谁。但这世间,就是有人会为了这些不知道能否兑付的“利”便奋不顾身地冲在了前面。而更可悲的,是那些因“情”而被利用的“朋友”、“兄弟”。那些人情、交情、友情,甚至带有一些“义气”掺杂在一起的“情”,就可以让一个人为了自己的“朋友”、“兄弟”不辨真伪、不问是非、不设底线地去勇敢背书、去“并肩作战”。这种不问大义,只论私情的“义气”是如此地盛行于当今时代,堪称为时代的悲剧。其背后透露的是,人情关系中以物质交往、礼尚往来的陈腐的人际交往文化愈发兴盛,而以观念、思想、文化的交流为主,能秉持君子之交的文化则正在逐渐成为稀有品。于是,无论是官员还是名流、无论是商人还是学者,大多无法免俗地沉醉于世俗交往而不自知。这些世俗交往的兴奋度降下来时,却又静静地坐着,感受那无边无际的孤独和寂寞。

    这是最“好”的时代,是阿庆、刘念辰这样的“聪明人”们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是老段、尹墨宇这样的“普通人”们最坏的时代。

    人手聚集齐整后,阿庆将这些“聪明人”组织在一起开起了会。他们迅速地组建了一个名为“狼之队”的微信群。这个群里只有阿庆、肖晓依、凌威毅、姚源锋等七八个人。阿庆告诉这些“特战队员”们,他自己有两个微信号,其中一个叫做“国际庆”的是常用号,另一个“丽影”是马甲,一般不说话。但没有人知道,这个“丽影”正是阿庆安排的“潜伏者”,一个双料的“间谍”

    阿庆埋伏了一个很关键的人,这个人是不能被身边这些支持他的人所知道的。这个人在目前这个阶段,还承担着重要的“潜伏”任务。Ta的重要任务就是,能随时随地把业委会的动态汇报给阿庆。这个人,是阿庆一个人的,连刘念辰都毫不知情。

    很快,林红衣的“实名微信群”中就起了波澜。

    在关于“是否同意续聘金宁饭店物业公司”业主大会正式投票的一周后,也就是“狼之队”会议后的第二天晚上八点,姚源锋在发起了“冲锋”。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今天我无意中看了一个东西,给大家看看是不是真的啊?如果是真的,那我们可能就是被骗啦!

    说完,姚源锋便在群里发了一张截图,截图的内容,是金宁饭店物业公司梅林分公司被工商部门以经营异常为由列入黑名单的查询结果。

    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业主惊呼:“哇,真的吗?什么原因啊?是不是账户被冻结了?牵涉到犯罪了吗?”

    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我刚才到全国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的官网上也查到了,现在还在黑名单里面的。看样子这事情是真的哦。这可怎么办,要不要投票续聘这样一个黑名单的公司啊?

    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这个事情是属实的。我刚刚打电话给区工商局领导了,他让下面人在他们内部系统查了,金宁饭店物业公司梅林分公司确实是在黑名单中。给我们领地公馆服务的,恰恰是这个梅林分公司啊!

    说完,阿庆又贴出了业委会召开业主大会时公示的金宁饭店物业公司提供的合同。文件显示,签约主体是中的乙方是空白的。

    宁静致远-金登草21(凌威毅):这业委会做的什么工作啊?怎么进入黑名单的公司还能帮着掩护他们啊?金宁饭店物业公司公示的合同中,乙方居然是空白的,这不就是存心想要捣鬼吗?幸亏我还没有投票。

    这几个“狼之队”成员彼此呼应,很快在群里掀起了一阵风浪。一些业主也被这些风浪裹挟,不断质问业委会,要求业委会尽快调查、澄清。

    李如曦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些内容。她赶紧把这个情况在业委会工作群中做了通报,然后拨通了尹墨宇的电话:“尹哥,你看到了吗?金宁饭店物业梅林分公司在黑名单里面,群里业主都炸了,你看怎么办?”

    两人商量过后,迅速展开分工,由李如曦在“实名业主群”里回复业主的质疑,表示将尽快调查和澄清。而尹墨宇则迅速赶去与金宁饭店物业公司的领导核实情况。

    老段和暖昕是散步回来后才看到群里的情况的。老段首先打开手机中的企业信息查询工具进行了查询,结果显示,群里显示的信息是真实的。老段放下手机,仔细地研究了一下。他发现有四种情形会让工商部门把企业列入经营异常的名单。一是企业未在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信息;二是企业未按照工商部门责令的期限公示有关企业信息;三是企业公示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四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企业。如果是因为第三项的问题,那么续聘金宁饭店物业就真的存在重大问题了。

    没过多久,尹墨宇在群里做了回复。

    楮烟墨宇-杜若19-2(尹墨宇):

    各位美邻:

    感谢热心业主为我们提供信息!

    我们已经对金宁饭店物业公司梅林分公司的情况进行了紧急调查。现查明梅林分公司是因为没有在规定的期限内公示年度报告信息而导致的。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去年和前年,对梅林分公司进行直接管理的是金宁饭店置业公司。而在今年金宁饭店物业公司收回梅林分公司后,在交接上存在疏漏,所以没有及时按照工商部门要求在网上提交年度报告信息,导致梅林分公司被纳入经营异常名单。但纳入经营异常名单,并不意味着就是黑名单。

    金宁饭店物业公司已经承诺:

    1。尽快完成年度报告信息的录入和公示,梅林分公司将很快移出经营异常黑名单。

    2。本次续聘的乙方主体,将会是金宁饭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而不是梅林分公司。

    特此说明!

    领地公馆业主委员会

    看到了尹墨宇的回复,老段心里踏实了。不过看来金宁饭店置业公司在实际管理梅林分公司的时候,完全没有把兄弟公司的品牌利益放心上啊!老段转头又一想,金宁饭店集团是国企,旗下的两家公司之间出现这些问题,倒也不奇怪。毕竟现在的国企,懒政怠政的事情仍旧会有的。

    但阿庆和他的“狼之队”成员并未收手,继续趁势追杀,在群里营造舆论。

    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梅林分公司居然在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快两年了。过去两年,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物业公司服务下的啊!我们怎么能接受呢?反正我投反对票!

    宁静致远-金登草21(凌威毅):我希望业委会能够停止本次业主大会,对这样的物业公司,我们不认可,不信任。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就是,这样的物业公司配不上我们领地公馆这样的高尚社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能跟他们续聘呢?我要求金宁饭店物业公司从领地公馆滚出去!

    姚源锋已经逐渐进入了状态。老段似乎都能透过手机屏幕看到此人涨红的面孔和脖子上爆凸的血管。老段想不到,在领地公馆这样的社区中,会有这样素养的人。毕竟,微信群是一个公共场合,是需要有足够的自我约束的。

    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大家别激动,也许业委会的领导们之前就知道梅林分公司是经营异常的,只不过没有当回事罢了。我相信业委会能处理好这样的事情的。

    肖晓依习惯于腹黑地说话,一句看似维护业委会的话里,已经埋下了带着毒药的地雷。

    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我早就建议过了,只有成立监事会,业委会的工作才能得到监督,才会规范地运行。这才开始,就已经有了这么大的纰漏,往后可怎么得了。这样下去,我们的小区如何走向国际化,会不会沉沦下去呢?谁都没有权利阻挡我们小区迈向国际化的脚步!也只有国内国际一流的物业公司才能帮助我们走向国际化!所以,我也建议业委会停止这次投票,直接进行公开选聘物业公司的程序,让优秀的物业公司为我们小区服务!

    “国际庆”的话语中,充满了“鸡血”的味道。虽然没有什么逻辑性,但到底是具有一定的煽动性。不少不明就里的业主也都纷纷说出了自己的担心。这一刻,阿庆收获了慢慢的成就感。相反,李如曦、尹墨宇等业委会委员们则感受到了深深的压力。他们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辛勤的工作和克制的态度,在这些充满了挑战意味的言论面前,没有任何的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