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急转弯

    更新时间:2018-04-01 15:00:00本章字数:9310字

    第十一章 急转弯

    这场突如其来的倒春寒,并没有持续多久。毕竟,无论再强烈的冷空气,也无法扭转天道轮回。何况,五月本已经春末,连炎热的夏季都要到来了,又怎会有春天迟到的事情呢?就像一件事情本来已经发生了,怎么会被抹除呢?

    但这样的事情还就是发生了,就在领地公馆。尽管期间波折不断,但仍然发生了。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实名微信群仍然“硝烟”弥漫。领地公馆的业主们在实名微信群里看着阿庆等人“孜孜不倦”地攻击着金宁饭店物业,否定前期投票选举,都很是不满。一旦有业主对他们这种做法有质疑,或者是对业委会有质疑,便会遭到围攻。渐渐地,耐力持久的“阿庆”们占了上风。这时候,业委会的委员们固然是在群里闷声潜水,就连马青也不知道忙碌着什么,少有露面的时候。

    这天,老段被拉到一个新的微信群,微信群名赫然是“领地公馆业委会官方群”。拉他进来的,是一个仅见过一两次面的邻居。显然,一批人不断地把邻居拉进来。这个群两天内便到了近300人。官方群”建立以后,马青率先从“实名群”退群。一时,退群的人达到二三十人。自此,实名群一度便冷清起来。这个“官方群”里所做的事情,无非还是阿庆等人的炒作。

    阿庆他们炒作的素材,总结起来大约也就是几句话。第一句话是金宁饭店物业,全世界最差,配不上领地公馆。第二句话是上次投票程序和结果都有问题,不算!第三句话,要相信业委会,支持业委会开展新的投票,选聘优秀的物业公司。第四句话:谁反对业委会、质疑业委会主任,就是别有用心,是“反动派”,是侵犯全体业主的利益。当然,还有对马青的权威进行全方位地维护。

    老段本来就不常看群里的微信,但碍于那位邻居的面子,觉得刚拉进来便退群,实在无礼,便在两天后就退出了“官方群”。因为他实在看不了马青那种把业委会主任的职务当出“总统”感觉来的样子。因此即使对“官方群”里情况有些了解, 也是暖昕转告给他的。后来听说“官方群”里实在已经是乌烟瘴气,才偶尔拿过暖昕的手机看看大家在说什么。等他看了之后,顿时觉得恶心起来。

    正如上面总结的四句话一样,老段也清楚地看到了这些攻击背后的路径图。第一句话是攻击现有物业公司。第二句话是否定与现有物业公司续约的合法性。第三句话是在为启动物业竞聘造势、铺垫。第四句话是封口堵嘴,让业委会成为接下来所有事情的操控者。这种操作手法,颇似纳粹德国宣传部长、臭名昭著的戈培尔的宣传手法,其实质就是“谎言重复一千次就会成为真理”。戈培尔效应之所以百试不爽的原因,实际就是心理累积暗示造成了人们对谎言坚信不疑。当然,强行对信息进行封锁和夸大,也是戈培尔效应发生作用的一个原因。这种做法就是封锁真相,然后制造谣言,并千方百计地让人相信谣言。

    在老段的认识里,纳粹的这种做法,是人类在作恶方面登峰造极的手段。所以当他看到这个满是邻居的微信群中,居然也有这样的做法,居然也有不少邻居开始为之叫好时,心里的悲哀,其实多过了痛恨。无论什么时代,都有人会作恶,但这种“戈培尔式”的作恶手法,却必须建立在受众对谎言没有鉴别能力,对事实视而不见的前提下。从微信群的情况来看,这种做法似乎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收效,不少领地公馆的邻居们,平日里在职场中是知名企业老板、上市企业高管、专家学者、社会名流,都是在自己的领域中风生水起、叱咤风云的任务,可今天居然也纷纷中招,甚至有人几乎要对马青顶礼膜拜,着实荒唐。

    这,才是老段感到悲哀的地方。

    正如老段的判断一样,建立一个貌似权威的宣传载体(官方群),加上不断蛊惑别人退出别的群或者降低别的群里的权威,使“官方群”成为领地公馆的宣传高地。这样处心积虑的宣传手法——也就是马青所采取的“舆情管理”——必然能达到他们的目的。当然,如此“专业”的手法,如果再加上对更换物业方面的行家里手桑律师的指导,当有足够多的业主相信他们的宣传内容后,马青便可以裹挟着民意为所欲为了。所以,没过几天,本来对物业管理条例并不十分熟悉的马青、阿庆等人,忽然启动了一个行动。

    以“狼之队”为主力的几个业主积极串联,希望征集足够多的业主签名,来发起一次新的业主大会,直接选聘物业公司。其法律依据来自于市物业管理条例中提到的20%以上业主可以发起临时业主大会的规定。一时间群情激昂。从原来的纸质签名,到简便的短信签名,从发起的四个主要人员,到各个街区具体接收短信的负责人。高昂的热情和高效的工作,让阿庆极度亢奋。马青则在过程中不断强调,这是业主的权利,于是不少在“戈培尔效应”下对马青建立了高度信任的业主们纷纷表态,群里不断刷屏显现着最新加入发起临时业主大会的名单。到后来,微信红包也发了出来,名字为“抢到就得签”的微信红包,让不少围观的邻居们也中招了,不得不碍于面子把同意发起临时业主大会的短信发到了相关人员手机上。

    尹墨宇悄悄地给老段发了一条微信:老弟,你有空看看《乌合之众》这本书。

    老段早听尹墨宇介绍过勒庞的理论,勒庞的书中说道:“群众从未渴求过真理,他们对不合口味的证据视而不见。加入谬误对他们有诱惑力,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误。谁向他们提供幻觉,谁就可以轻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谁摧毁他们的幻觉,谁就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老段也知道尹墨宇是在提醒自己,在狂热的“群众”面前,不必要成为牺牲品。老段也回复了尹墨宇的微信:感谢老兄的提醒!瘸子部长保罗·约瑟夫·戈培尔有句名言:“宣传只有一个目标:征服群众。所有一切为这个目标服务的手段都是好的。”勒庞所说的,正在发生,而戈培尔所说的,早已开始了。

    回复完尹墨宇的微信,老段便打开了自己的Kindle(亚马逊公司设计和销售的电子书阅读器),找到了古斯塔夫·勒庞的这本经典著作翻阅起来。

    正在“官方群”中热火朝天时,一个冷静的声音出现了。

    Space-紫芸31(易可):友情提醒一下诸位,我们的领地公馆议事规则中,应该是要求达到35%才能发起临时业主大会的。还有,在420的计票结果还没有公示的情况下,发起临时业主大会是不合适的。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老段认识易可,他也是一位“斗士”。易可到现在还担任着另外一个小区的业委会副主任,可以说是业委会管理方面的专家。但在阿庆筹建业委会的过程中,早早地便以易可在他家房产证上没有名字而封杀了这种可能性。但易可倒是不以为意,仍然为业委会提供一些专业的建议,直到业委会改组之前,小区里有很多业主都对易可非常认可。但后来,易可成为了被攻击的对象。因为在阿庆等人攻击金宁饭店物业,以及随意否认420计票的事实时,易可凭借自己掌握的专业知识说了很多公道话。尤其是易可一针见血地指出,必须尽快抓住金宁饭店置业,在交接中完成小区监控、管线、绿化等出新工作时,这种攻击,就变成了谩骂,非常粗俗的谩骂。听说,在紫芸街区的小群里,甚至发生了三五个人一起对着他爆粗口的情况。但这位仁兄倒是心平气和。他的理由是,纵容这种谩骂,会让这些谩骂者自己名誉扫地,最后一定会有更多的人知道他们是动机不纯的。老段理解不了这种境界,但对易可也很尊重。因为易可一直强调的、在业委会管理上的“程序正义”的重要性,也正是老段自己所推崇的。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你算哪根葱啊?怎么哪里都有你啊?

    Space-紫芸31(易可):请注意你说话的语气。

    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你都不是我们的业主,你在这里有什么话语权?

    Space-紫芸31(易可):说我不是业主,请拿出证据。

    宁静致远-金登草21(凌威毅):你想当业委会主任想疯了吧?看你这个傻X样子我就来气!

    Space-紫芸31(易可):你误会了,我没那个想法。另外,别生气,对身体不好。

    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我去!真服了你了易可!你真是什么事都不动火啊,你还是男人嘛?

    宁静致远-金登草21(凌威毅):他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是个太监。太监说的话,我们怎么能相信……。

    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对,你就是太监!

    Space-紫芸31(易可):@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 庆总你还打不打算再跟踪我了啊?还有,造谣说我不是业主,怎么迟迟拿不出证据来啊?另外,你去年不是说要帮小区解决手机信号不好的问题吗?你说是能找到运营商的高管,能凭你的面子少收费用来帮我们建基站。可后来大家都知道,其实运营商强化小区信号是不收费的,还要交给小区钱。这个事儿,你还记得不?

    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懒得跟你说,谁愿意跟踪你?你不是小区业主,大家都知道啊,要什么证据啊?小区信号的问题,很快就能解决了,你没出力还胡说八道什么。真是个太监!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Space-紫芸31(易可) 你就是个太监!太监!太监!太监!太监!太监!太监!太监!太监!……

    姚源锋亢奋地在群里刷着屏,满屏的太监终于淹没了易可的对话,易可不发声了。于是,“官方群”里继续开始发红包、拉签名、晒成果。如此几日后,马青、阿庆等人开始在群里庆功了,他们表示已经争得了240户业主的支持,几乎接近40%,达到易可所说的35%的要求也是没问题的。此时,马青在“官方群”里明确回答了两个问题,一是不与金宁饭店物业公司续约了。之所以不续约,理由有很多,主要是指金宁饭店物业的水平不行,领地公馆需要大品牌、国际化的物业公司进驻。当然,还有一个爆炸性的理由,马青卖了个关子,说近期会公布。二是420的选票有没有、在不在,都不重要了。因为新召开的临时业主大会能覆盖掉420的结果。表完态以后,马青便率领一众“崇拜者”风生水起地筹备起临时业主大会来。首先,马青早早地就定好了开会的日子。当然,马青更没忘了“舆情管理”。因为,没有人比马青更清楚,即便临时业主大会开起来,想把金宁饭店物业选下去,恐怕还是困难。

    领地公馆业委会的公众微信号,自从给金宁饭店物业发出“恭喜”的公函后,便再未发出任何信息。忽然,5月中旬的一天,微信公众号连发三条。

    第一条是关于回答微信群中业主近期疑问的。但这一信息里的十数个问题回答,主要是围绕为什么不与金宁饭店物业续约、420投票有问题以及业委会的操作是合法的三个方面展开的。如果细心的业主能跳出来看问题,或者事后再来看,恐怕就能明白无误地看到这一条微信的内容其实就六个字“:不续约,换物业”。 对不能与金宁饭店物业续约的爆炸性理由在这里公布出来了。这个理由就是“金宁饭店置业坚决反对业委会与金宁饭店物业续约,还警告业委会,如果与金宁饭店物业续约,将会把领地公馆带向深渊”。这个内容的确是非常具有爆炸性。同属一个集团的置业公司居然向业委会明确表态,其兄弟公司金宁饭店物业是如此不堪,实在令人费解。对420投票的无效,这个微信中提到,业委会找了五个律师/律所来对420的合法性进行评估,结果是这些律师或者律所都认为420存在瑕疵,如果业委会要签约,恐怕要承担法律责任。

    第二条,是一封由被聘为业委会顾问的胡德大律师所开的律所提供的律师意见书。里面提到金宁饭店物业公司梅林分公司不具备为领地公馆服务的种种理由,并提出420投票该被认定无效。

    第三条,则是一封加盖了公章,签署了七位业委会委员名字一份公文。公文是关于公开选聘领地公馆物业公司的通知,里面提出了12条参加竞聘企业的基本条件。

    这三条公众微信,是马青信心满满的命令,是一声总攻的号角。在他们全力冲刺的路上,将会脚踏着谁人的权益?号称代表业主权益的业委会,如此强行急转弯,动力究竟是什么呢?但不管这些问题的答案是什么,总之好不讲理的急转弯,让领地公馆的业主们开始了强劲的反弹。

    以易可为代表的几位业主,在群里不断地质疑业委会此举的合法性,追问420计票的结果。

    Space-紫芸31(易可):我们一定要搞清楚,先把与置业的交接工作做完才是重中之重。毕竟,听说金宁饭店置业公司已经准备注销了,万一换一个对他们不熟悉的物业公司,就不能在交接中帮业委会、也就是帮助我们业主争取最大的权益,那损失可就大了。我之前那个小区的交接工作,是全程参与的,里面有很多门道,如果是一个全新物业公司来,不一定会尽心的。

    易可的说法得到了很多业主的支持,认为业委会大可不必这么着急。也有业主提出,即使换一个物业公司,只要是专业的,他们的工程部门都应该能够帮助业委会交接的,不见得非得是金宁饭店物业才行。易可也都根据自己所掌握的专业知识进行了回答。

    Space-紫芸31(易可):新来的物业公司,其实他们不会在意交接环节的。因为如果小区有很多设施设备已经陈旧,或者金宁置业公司原来的设计、施工等就有缺陷,在新来的物业公司也不会承担这个责任,因为这是开发商的责任,不是物业公司要掏钱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更希望小区的设施设备是已经陈旧了,这样他们就可以动用共用维修基金来进行小区修缮,这里面自然也会有一些猫腻,你懂的。而金宁饭店物业公司与置业同属一个集团公司,即便将来置业公司注销了,我们还是可以通过金宁饭店物业公司来找他们集团公司,我们的权益能得到保障。

    易可的“科普”行为很快便遭到了攻击。于是他在周旋一阵后,又不说了。易可的策略就是这样,有机会就跟业主说说,被围攻了也不生气,大不了先停下来。

    胜雪荷-青芷09:请问420的投票结果怎么还不公示啊?我觉得一次投票结果还没有结束,就开始另一次投票,这是不是有些不妥啊?再说,你们拿律师的意见就否决420,可行吗?如果律师意见就能否定所有业主的决定,那还要法院干什么?

    “胜雪荷”也是一位小区的老业主,在青芷街区有一栋独立别墅。她名叫轩郦颜,是一名在职的公务员。而她的爱人则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投资了不少产业。领地公馆知道轩郦颜的人不少,但并不是因为她公务员的身份,也不是因为她家中雄厚的财力,而是因为她知性和善良。轩郦颜二十年文化系统的工作熏陶,加上非常喜欢读书,因此气质里多了恬适淡雅的文艺范儿,穿上旗袍时宛如旧时上海滩的文艺名嫒。轩郦颜的家族与金宁饭店有较多的交集,但这并不妨碍她对金宁饭店物业的公正评判。一直以来,她都认为十年前的金宁饭店物业,的确配得上金宁饭店这样的金字招牌,但如今随着领地公馆入住率越来越高,金宁饭店物业公司确实存在着水平有所下降的情况。加上近些年,领地公馆的违建情况越来越严重,一些设施设备陈旧,她觉得物业公司管理没有尽到管理责任。她还为此专门找青芷街区的管家提了书面意见。后来物业公司的领导专程登门拜访,表达了感谢。也是通过那次沟通,她才知道,违建问题始于金宁饭店置业公司直接管理小区的时候,是置业公司为了促进别墅的销售,答应购房者可以在自己家的院子范围内随意改建。从那时起,小区就开始违建成风了。及至去年金宁饭店物业公司正式接管小区后,也曾与各级部门反映情况,监控违章搭建的问题,但无奈何梅林街道的控违部门却很不给力,常常是报了手续很久的不见得拆,有些没有任何手续的,倒是迅速冲过来就拆。知道这样的情况后,轩郦颜虽然很痛心,但也知道自己无从改变状况,只能尽量提醒自己要做一个理性客观的业主,尽量保障自己作为业主的基本权益便好。这次小区更换物业的风波中,轩郦颜曾经也很希望通过公平竞争,引入优秀的品牌物业公司来给金宁饭店物业公司施加压力。这样的话,如果金宁饭店物业公司继续留用,他们也会因竞争压力而提高服务水平。如果确实金宁饭店物业没有竞争过别家公司,那么由一家优秀的物业公司来提供比金宁饭店物业公司更好的服务,也是业主得益。她自己在政府体制内工作多年,一贯对“程序正义”非常推崇。近来看到小区乱象后,觉得非常混乱。所以想问问,业委会在基本程序上的问题究竟是如何打算的。

    谁知,轩郦颜的问题提出没多久,就被围攻了。

    宁静致远-金登草21(凌威毅):420已经成为历史了,还揪着不放干嘛?金宁饭店物业给你多少好处?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真不明白我们小区为什么有这么多糊涂蛋,护着一个私人企业、还是上了黑名单的小物业公司干什么?这么一个破公司,一年出了五六起盗窃案,我们还能相信吗?

    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我们领地公馆这样的国际化社区,需要有国际品牌的物业公司品牌才能满足我们的服务。谁都不能,包括金宁饭店物业公司这样的、连物业资质都没有的企业,来阻挡我们走向国际化的脚步。任何阻挡小区走向国际化的努力,都是愚蠢的、可悲的。

    腹黑的“神补刀”总是恰到好处地出现。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轩姐,其实420已经没有意义了。不是好像有人说选票都丢了吗?我知道您有亲属是金宁饭店的高管,但您也是政府领导,这种事情相信您不会站在私人喜好角度看问题的。

    于是,轩郦颜目瞪口呆。她的确看到了最近群里有不少人在攻击邻居,虽然觉得不妥当,但毕竟没有发生直接面对她的冲击。今天面对如此不问青红皂白的质问和攻击,禁不住血压上升。虽然想拿起手机回他们几句,但一双手竟气愤地抖个不停,连看也看不下去了。

    “官方群”里一些轩郦颜的好友都纷纷站出来打抱不平。但无奈抵不住群起而攻的狼道高手,终是作罢。只能私底下与轩郦颜私聊,一边安慰她,一边痛骂那些群里的“恶霸”们。

    “实名群”里,原先的志愿者们也纷纷站出来,想要为自己所做的420计票讨个公道。

    塔城蓝-散尾竹6-1(暖昕):不管后面要做什么,420的计票是有结果的,怎么能随便就否认呢?这是这么多志愿者们付出的劳动,也是小区业主们认真投票的结果。

    宁静致远-金登草21(凌威毅):什么投票结果?之前的投票隐瞒了很多事实,你没看到吗?金宁饭店物业上了黑名单,之前业主们知道吗?没有一级资质,业主们知道吗?

    塔城蓝-散尾竹6-1(暖昕):这一点,前任的主任们给出过解释的。现在金宁饭店物业的梅林分公司是之前置业直接管的时候造成的经营异常,现在补交了报表,已经移出了经营异常了。再说,经营异常也不是黑名单啊!一级资质的事情,之前业委会也给了说明,国家已经取消了物业公司资质要求。你们怎么还抓住不放?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金宁饭店物业有什么好?你干嘛像个泼妇一样,死命要维护金宁饭店物业呢?你们这些人都是脑子有问题,说了这么多,还不明白吗?现在马主任不都是为了大家好?

    塔城蓝-散尾竹6-1(暖昕):你一个男人,跟女邻居说话就这么粗鲁吗?请注意自己的素质!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粗鲁?女人不都喜欢男人粗鲁吗?

    手机旁边的暖昕被气得眼泪都掉下来了,这一幕刚好被从楼下上来的老段看到了。

    “老公,这些人太过分了!”暖昕委屈地道。

    老段一边安慰暖昕,一边打开手机了解详情。当他看到姚源锋竟然这样在微信群里攻击自己的爱人,禁不住火冒三丈。她让暖昕安静一下,自己到了电脑边,登录了微信电脑版。

    这时,群里的主题已经变成了一些对金宁饭店物业有感情的业主被围攻了。有一些业主提出,金宁饭店物业的绿化师傅们最近补种草皮的事情,并发出了这些师傅们工作的场景照片。这本来是一个写实的照片,却也被人在群里围攻了。其中,最起劲的就是姚源锋。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惺惺作态!净搞些表面工作,有个屁用。金宁饭店物业已经烂透了。

    老段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在群里说话了,看到刚刚欺负了自己爱人的姚源锋还在叫嚣,便迅速地跟帖上去。

    老段-散尾竹6-1(老段):好的地方要表扬,不好的地方要批评。如果说,物业公司做了好的事情,也要挑刺,这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有什么好?就金宁饭店物业这种私人小公司,根本配不上我们小区。

    老段略一沉吟,又跟了上去。老段-散尾竹6-1(老段):我认为金宁饭店物业公司有很多事情做得还是不错的。比如说,有一次我儿子的遥控无人机落在了树上,孩子非常着急。后来,北门的保安师傅常海就主动爬树上去,到树梢上给孩子把飞机拿了下来。这就是很好的服务啊。为此,我还特意让我十岁的儿子亲笔写了一封感谢信,送到了物业公司。当时我儿子不理解,为什么一定要写感谢信。我教育他说,儿子,做人要分清好歹啊!

    群里顿时出现了几分钟的平静。在书房里的老段听到了暖昕在卧室开心的大笑声:“老公!你太棒了!真解气!”

    足足过了五分钟,姚源锋才冒出了一句:老段,你果然很有文化啊!有文化的人确实厉害!

    老段-散尾竹6-1(老段):我是说一个道理。做人,如果别人做了对你好的事情,你要感谢。反之,也不能懦弱。老姚,我们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我知道,你才是有文化的人,中文系毕业,科班出身,而我只是个传统文化的爱好者,所以我要向你学习,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常海师傅做了好事,当然应该受到表扬。我看我儿子不理解,认为别人做了好事也无所谓,我才严肃地教育了他。@赵员外 赵总,当时感谢信我让儿子送到了会所的客服前台,不知道你们收到了吗?

    @赵员外 是物业公司项目负责人,老段总在群里看到他发布通知,回答问题,所以一并问了问他。老段说的是真事,他也确实这样教育了儿子。当然,此刻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说事,是为了帮暖昕解气。

    没一会儿,@赵员外 发声了:@老段-散尾竹6-1 段总,您好!感谢信我们当天收到了,而且当月还表扬并奖励了常海师傅。

    于是,姚源锋像被一双臭袜子塞在嘴里一样,当晚再没有说过话。

    两个群里,各种争论此起彼伏,老段和暖昕却觉得有些心寒。他俩都是北方人,已经习惯了北方邻里之间和睦得像一家人一样。但领地公馆各个微信群中发生的种种乱象,的确让他俩人感觉失望。于是,他俩便决定暂时不再多言,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也罢。但尽管有了这样的决定,他俩每每看到群里有邻居无缘无故被攻击的时候,仍旧会忍不住站出来说两句公道话。

    没过两天,针对近些天微信群里业主们对420结果要求公示的呼声,马青毫无征兆地贴出了一份会议纪要的图片。会议纪要上签署着梅林街道物业办主任、副主任、马青及几位业主的签名。会议纪要中提到,梅林街道物业办同意搁置420的选举结果的公示,同时要求业委会把后续物业公司选聘工作做好。从日期看来,这个会议纪要在马青手里已经有几天了,只是看到了业主们的反对意见比较多,才贴出来表明420计票之事被废除是有官方说法的。看了这份会议纪要,虽然业主们对梅林街道物业办居然会同意搁置420选举结果公示的决定都不太理解,但毕竟是有个官方说法,大多数人虽然心里不爽,也感觉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作为实名业主群群主的林红衣,近期虽然没有在群里发声,但却感觉心里的压力越来越重。她觉得,家里保险柜中放着的一摞选票,仿佛变成了定时炸弹,随时会炸响。这些天,马青也联络过她一次,要她利用群主的身份,把易可给踢出去。因为易可总是在群里扰乱人心,不能和业委会保持一致。林红衣觉得易可并没有在群里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作为群主不好随意踢人出去,就没有答应。可能也正是林红衣拒绝了要求,马青才起了要建一个想踢谁就踢谁、自己完全能说了算的封闭式“舆情管理”微信群。

    种种迹象,让林红衣浑身不舒服。这些事情她平生以来从未遇到过。而杜岚、肖晓依等人明里暗里传达给她的私下交易,她也有一点恐惧感。毕竟,这不同于一单生意,而是事关小区这么多业主的大事。所以林红衣一直瞻前顾后,不知所措,更不知道在群里该说什么。直到五月下旬,业委会开始了大张旗鼓地搞起了物业公司竞聘的报名筛选工作,并且决定要在六月底召开业主大会的时候,退无可退的林红衣才终于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