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420选票交接

    更新时间:2018-04-04 15:00:00本章字数:9129字

    第十三章 420选票交接

    这世上总是有人不明白,一些事情“硬干”是很难干成的。尽管的确有人靠着威胁恐吓,靠着泼脏水、骂粗话实现了很多龌蹉的目标,但这些方法不见得对任何人都有效。马青和阿庆等人显然对平日里温和的林红衣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他们认为对李如曦有效的方法,在林红衣身上一定也会生效。

    群里对于林红衣的攻击已经升级了。关于林红衣与金宁饭店物业有生意往来、金宁饭店物业公司免去了林红衣的物业费等事说得有鼻子有眼。

    宁静致远-金登草21(凌威毅):某些业主,为了物业公司给自己免物业费,就什么下作的事情都干得出来!至于吗,就为了几万元物业费,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吗?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光是物业费,可能真不一定至于。但是那位姓林的大姐家里可是有绿化的生意哦。你看看,小区里这么多绿化,万一金宁饭店物业被选跑了,她的生意不就没了吗?能不急吗?

    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红衣胜火-风信子3-1 红衣姐,你别跟他们计较。难道说因为自己是业主就不能跟物业公司做生意了吗?谁规定的!

    肖晓依跳出来,看似在位林红衣打抱不平,其实,却是让谣言更逼真了。不明就里的业主们看到肖晓依如此亲昵地和林红衣对话,自然相信林红衣与物业公司有生意往来是真实的了。善良的人们啊,给你致命一击的往往不是迎面气势汹汹冲过来的敌人,而是隐藏在你身边的“朋友”。因为你对朋友总是不加以防备,而那位“朋友”既然想要出卖你,下手也一定是不遗余力的。

    暖昕看到了,禁不住问老段:“老段,你看他们在说林姐跟金宁饭店物业有生意往来啊!你觉得会是真的吗?”

    老段看了微信群里的说法后,道:“我对林姐不太熟悉,也就是最近几次,你和好些个大姐天天在一起聊选票的事情,我才算认识了。说实话,这一下子认识了好些个邻居,我都还,没认全呢。我觉得,人和人相处,坦诚相见。你可以直接问问林姐。就算是与物业公司真有生意,只要不妨碍业主的利益,那也没什么啊!”

    暖昕点了点头,然后通过微信一边安慰林红衣,一边直白地求证。林红衣直接予以了否认。其实暖昕也早知道林红衣已经好些年都不做什么生意了,更没听过她做过什么绿化生意。只是知道,她早年做过五金的生意,还曾经给自己送了一堆指甲刀、剪刀和小男孩喜欢玩的折刀。现在看到林红衣如此坦诚地否认,暖昕不禁有些自责起来。她觉得自己不该对林红衣有所怀疑,所以转过头来跟老段说:“老公,林姐说他们都是在造谣。我相信林姐,她不是那样的人。我觉得,林姐这样受人攻击,太可怜了,我看不下去。”

    老段道:“是的,我也觉得这样欺负自己的邻居,实在是太过分了!”

    暖昕道:“那我在群里帮林姐说说话,要是说不过他们,你也帮我说说好不好?你就告诉我怎么回复就行,不用拿你的手机发。这些婆婆妈妈的事情,你们男人瞎参乎也不好。”

    直到此时,暖昕和老段还只是认为,这些争端只是邻里之间的意见相左引起的。但暖昕在群里一再为420计票的志愿者们、尤其是林红衣辩白的时候,同样也遭遇了围攻和谩骂。甚至一位白天才刚刚在会所打扑克牌认识的麻姓业主,晚上在群里发现暖昕在为志愿者们辩白,便凶猛地冲出来,以最淫秽肮脏的语言攻击暖昕和几位女业主。当后来此人被揭穿,他不是业主,而只是租住在这里时,他几乎是同时便在群里发出了房主发给他的、关于参与小区物业选聘等事宜的授权书。但尽管如此,“麻租户”恶名还是传播了起来。领地公馆的女业主无论是在微信群里还是小区内部,看到他的身影总是像看到一头发情的公猪一样,远远地避开他。

    暖昕向老段学说此事时,老段不禁一愣。这么迅速地发出授权书,显然是做好了别人质疑他身份的准备了啊,但为什么呢?一个租客,怎么会如此关心房东在小区里的“政治权利”呢?这件事情,在老段心中始终是一个小小的疙瘩,想不明白。

    每天中午一场小吵,晚上一场大吵,每一边都有多人参与。一边是忙着骂人、围攻,一边是声辩着自己和邻居们的清白。一边是训练有素、精力旺盛的“狼之队”,一边是满怀委屈和愤慨的“散兵游勇”,胜败自然不难猜测。老段晚上也总是会看看群里的动静,但因为连续数日的出差,没法当面安慰妻子,也只好发微信劝慰一下。

    这天暖昕打电话跟老段说:“老公,前两天,林姐要去街道反映情况,正好我要出差。结果后来发现,是林姐一个人去的。之前去街道就是她一个人去咨询的。但这是第二次去街道了,她联系了当时所有的志愿者,结果没有一个人陪她去……。”

    老段道:“啊?这样啊!那林姐心里肯定不好受。这样的事情,由一个人顶着很不合适。尤其最近这些人这么攻击她,她就更需要有人拿行动来支持。林姐这人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感觉她很正直,也是个特别善良的人。下次如果有类似的事情,你不管咋样,都得调整一下安排,陪林姐去一趟。要不然,会让人寒心的。”

    暖昕嗔道:“看你,我是真的出差啊!再说,你看群里乱哄哄的,那帮人逮谁骂谁,你又不是没看见。让我去出头,你就不怕我惹火上身啊?”

    老段道:“你的性格我还不知道?跟我一样,见不得那些混账东西无端欺负人。业委会啊、物业公司啊,这些事情婆婆妈妈的,我也不好多参与。不过你别怕,有我呢。再说,都是邻居,也不会怎样的。”

    暖昕道:“那好!下次如果红衣姐有类似的事情,我一定陪她去。上次因为出差没去,我心里就感觉可内疚了。”

    这个下次,并没有等多久。

    6月5日一早,暖昕按照前一天林红衣与她约好的时间,陪着林红衣去了梅林街道物业办。因为就在两天前,陆正德让街道物业办的工作人员通知林红衣,带上全部选票原件,到物业办会议室,由街道物业办人员在场监督的情况下,把选票移交给业委会。很不巧的是,这一天,也只有暖昕一个人有空,能陪着林红衣前往。

    其实,在林红衣去街道的这两次时间里,马青并没有闲着。她又仔细咨询过了桑律师,明白指导函对业委会的约束性有限,因此便决定继续往前推进。在梅林街道物业办下发第二封指导函后的三天,也就是五月三十日晚上,马青精心筹划的“多进二”物业选聘大会正式召开了。当晚,有六七十人赶到了距离小区不远的五星级酒店中参加了这场选聘大会。绿善、亿科、雅乐、共力等几家物业公司纷纷亮相,介绍了自己的公司和方案。紧接着,马青登台演讲。精心准备的幻灯片,加上清晰的思路、干练的作风,让很多参加这次选聘大会的业主们死心塌地地成为了马青的粉丝。这些粉丝里,不乏企业老板、公司高管,他们甚至在阿庆等人的带动下,振臂高呼,一定要让领地公馆走向国际化!

    对这次会议的召开,桑律师是持反对意见的,也一直试图阻拦。因为他觉得做这样的事情太引人瞩目,容易出乱子。但轰轰烈烈的“多进二”物业选聘大会在马青的坚持下最终还是召开了。绿善物业、共力物业顺利地成为七八家报名企业中的胜出者,成为未来他们计划召开的业主大会票选的两家候选企业。当晚到场的不少业主,在两个多小时内便成为了马青的粉丝。这些业主大多以四期大户型住户为主,一套房的起步售价大约就得近2000万元。因为在之前,四期的物业管理费用比一二三期都高,而且地下室也收费。一直以来,这就是四期业主愤愤不平之处。虽然说,这个较高的物业费用里包含了一张价值一万多元的会所的会员卡,但仍被很多四期业主所诟病,认为物业公司是在捆绑消费。这次,马青提出了解决方案,那就是降低四期的物业费,或者把这张会员卡改成可选项。这一举措深得人心。再加上马青用绿善物业管理的项目为例,解释了物业管理与房价增长的正相关关系,让很多到场的业主对绿善物业能给自己房子迅速增值有了强烈的期盼。所以在马青、阿庆来看,这是一场非常成功的选聘大会。

    会议结束后,刚刚从如雷般掌声、欢呼声中走出会议室的马青得意地拨通了桑律师的电话,告知了他会议的情况后,桑律师却冷冷地说道:“我知道你的感觉。你认为,赢得这些老板们的认可和掌声,让平日里的成功人士为你欢呼,比把这件事情做成更重要。但,你会后悔的!”职业特点让桑律师明白,疯狂的言论管制和洗脑式的受众崇拜,会让一个人迅速膨胀、及至毁灭。他左右不了马青,只是想让她至少能略有清醒。

    但马青显然没有理解桑律师的意思。让人崇拜的感觉,就像一剂效力巨大的春药,让马青不能自已。她认为一个成功者的历程,没有一些轰轰烈烈的大场面,怎么能称得上完美?更何况,这次“多进二”的物业选聘,她又获取了大量的“粉丝”。她觉得,不能让这些粉丝们失望。于是,没过几天,在她一再坚持下,两家物业公司在“实名业主群”里的网络路演(就是马青让绿善物业、共力物业两家各派代表,在“官方群”里图文并茂地描述自己的物业服务方案,回答业主问题)开始了。

    马青,彻底被个人崇拜这个病毒吞噬了。尽管在她昂扬的斗志背后,还有不为人知的利益驱策,但在实际的选择上,她更容易被崇拜者们赋予她的荣耀和光环所左右。是的,她迷恋那种感觉。

    个人崇拜本来就是通过不适当地夸大个人作用,把个人凌驾于他人之上、组织之上、规则之上,导致群众的盲目崇拜。这种人类历史上散发着尸臭味的遗产,在基层民主自治的环境中有天然的土壤和养分。大多数的业主其实都没有足够多的时间参与到小区具体的事务中,所以对于肯出头为小区做事的人存在自发的感恩。如果这个人又具有像是马青这样干练的“强者”,加之能通过“戈培尔效应”式的宣传洗脑的话,自然不乏崇拜者。虽说,领地公馆的业主大多是见过些世面,也颇有些财富和地位的。但财富和地位,并不见得就代表了一个人独立思考的能力。反而是,这些财富和地位都高于马青的人们对她的忠诚和赞誉,以及在各种场合下无原则地维护,让马青更加陶醉其中,更是“人来疯”起来。

    但这次网络路演,却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成功。以暖昕、何采薇、轩郦颜、易可等为代表的领地公馆业主们纷纷对绿善物业提出了非常具体的问题,这让本来觉得网络路演只是个形式的绿善物业措手不及。看着微信群里狼狈不堪的绿善物业,马青虽然对暖昕等人恨得牙都痒痒,但还是要做出一个公正的样子,以维持秩序的面貌出现。直到暖昕等人开始追问绿善物业对于会所经营的想法、四期业主的物业费与会所会员卡是否可分开等问题时,马青终于忍不住了。

    Belinda-散尾竹39-1(马青):绿善物业请回答业主的问题。没关系,如果有问题,你们回答结束后,我来补充。

    马青把这一条发出去就开始后悔了,本打算马上点击撤销。但她非常清楚,此时的微信群里不知道有多少业主正在紧盯着群里的一举一动呢。因此,一时便显得非常尴尬。

    塔城蓝-散尾竹6-1(暖昕):回答会所经营方案,怎么还要马主任来补充回答呢?

    暖昕反应非常快,迅速地提出了质疑。紧接着,好几位业主也跟着表达了疑问。绿善物业也不好马上发言,而马青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终还是肖晓依出来解了围。

    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绿善物业回答的过程中,难免有一些跟业委会想法不一样的。那样马主任就得补充一下啊!

    陶醉于崇拜者的赞歌,是很容易令人自我膨胀的。而这种膨胀会带来毫无理由的自信和固执。于是,错误就自然会找上门。这一晚的网络路演,绿善物业最终呈现给领地公馆业主的,是一个毫无经验、没有针对性设想的方案。反而是共力,表现得不卑不亢,各种思路、方案都准备充足,给领地公馆的业主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事后,柳依雪大怒之余,又不得不亲自出马,说服共力退出,由雅乐补充了上来。

    应该说,桑律师这位老江湖算得比较准。大张旗鼓地推进,不顾业主感受地硬干,换来的一定是领地公馆业主们的反弹。也就是网络路演之后,才有了林红衣到街道物业办反映情况,陆正德要求对选票原件交接的安排。

    梅林街道物业办的会议室里,几位新鲜出炉的核心志愿者,杜岚、肖晓依、柳依雪、凌威毅等看到了林红衣和暖昕,都热情地打起了招呼。业委会代表魏京虽然与林红衣和暖昕都不认识,但也都微笑着打了招呼。这让现场本来有些紧张情绪的陆正德心里踏实了许多。作为街道物业办主任,陆正德这两三年见多了小区业主之间为了更换物业的事宜,吵得不可开交的情形。眼前看到的双方,都温文尔雅,彼此非常热情而客气,自然就松了一口气。选票和统计单交接完之后,林红衣说道:“还有一百张选票是物业公司的街区管家通过手机向业主发送和回复的。原始材料在物业公司管家的手机里。你们回去可以去拿。”

    肖晓依赶紧道:“好好好!林姐啊,你就不用多操心了。我们回去就拿。你看你,还得忙外孙子,还要忙这些事,多辛苦啊!”

    林红衣笑了笑,没有答话。刚才一直忙着统计和交接的暖昕听了,便多留了个心眼儿,说道:“这样吧,刚才交接的时候,我们已经把各街区的选票原件数目都统计出来了,我们都签个字,然后请陆主任也签个字。”说着,暖昕一边签字,一边在交接的清单上写下了一行字:“除已交接的纸质选票原件外,还有一百多份电子版选票原件在金宁饭店物业公司处”。紧接着,各方签字后,暖昕把交接清单拍照留存了下来。

    交接工作在一张领地公馆业主的合影中结束了。合影中的柳依雪依旧是优雅中带着冷淡的笑容。其他人大多满面春风。尤其是林红衣,脸上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合影中,只有站在林红衣旁边的杜岚的表情极不自然。因为杜岚知道,经过今天,林红衣与她多年的姐妹情分,就算是走到了头。可杜岚自己也没办法,她实在无法控制自己,她更无法拒绝那个人的请求。在四十岁的年纪,还能有一个疯狂的追求者,虽然只是暧昧,但也足以令她内心欢愉、不能自已。她有家庭,可那个懦弱、无能的男人除了令她后悔年轻时的冲动之外,再无其他。作为一个成熟、健康的女人,而且又是家里全部收入来源的创造者,她应该享有自己足够的自由,她有权利安排自己的生活。杜岚知道这次的做法得罪了曾经大部分的好姐妹,但毕竟她是个生意人,更何况,还有一个疯狂的“他”。每每想到他,杜岚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嘴角上翘起来,似乎,嘴角边隐约出现了一个浅浅的梨涡,于是姐妹情分的事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选票交接完了,林红衣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在回来路上就对驾车的暖昕说道:“妹子,我这可算是解脱了。这算是啥事啊!我不就是为了姐妹情分,才不让他们为所欲为吗?结果火惹到我身上了。今天交接完了,我可就轻松了,什么都不管了。”

    暖昕知道,林红衣说的姐妹情分是什么意思。她是为了李如曦才参与到这件事情里面来,后来李如曦被攻击,她就更觉得应该护着李如曦。到后来,身边的姐妹们都纷纷支持她,要她把选票交给政府,而不是交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

    暖昕斟酌了一下,道:“林姐,我有句话说了您别生气。其实我觉得你的坚持其实已经超过了姐妹之间的情谊,而是在坚持原则。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结束后,后面再有人问起,咱们可不能再跟人家说,我们是为了姐妹之间的义气。事实上,我们就是为了原则和底线。做人做事情,没有底线哪里行啊?你看他们在群里,一幅无法无天的样子,我就不相信,政府都管不了他们吗?

    林红衣道:“你说的对。为了姐妹情分而坚持,就狭隘了,也难免会不分对错。为了原则和正义坚持,那样才是正道。别看你年纪轻轻,却很有见地呢!”

    那一边,马青一等选票来,便组织人加紧统计。在统计过程中,连凌威毅这样的上市公司高管也亲自上阵,一边统计居然一边也寄希望于在统计中能出现数量巨大的差错。但毕竟4月20日晚的志愿者们也人数众多,又因为事关重大,一再核对,统计结果非常扎实。等统计结束时,的确就差了在物业公司那里留存底根的一百多张的短信选票。马青他们等数据出来后,面面相觑,彼此看着,谁也不说话。好一阵儿过去,阿庆开腔了:“怕什么!我们就说就收到这么多票!物业那里的一百多张票我们装糊涂就好了!打死也不能去拿那个票啊,拿回来,前面不都白辛苦了?我们后面的业主大会就开不起来了吗?”

    其实,众人都想到了这一点,只是真的撕下脸来,直接耍赖,他们还多少有些顾虑。阿庆则是想到了瞿大师的“教导”:想做好生意,有两条铁律。第一条是不要脸,第二条是,坚持不要脸。他认为,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用些手段不算什么。即便这种直接耍赖的事情,又算得了什么呢?看着阿庆提议了,众人也的确没有好主意,于是把目光都转向了马青。马青用上门牙咬着下唇,沉默了很久后,抬起来,道:“干!就这么干!”

    晚上,是领地公馆微信群最热闹的时候。有热闹,自然就有人看。所以,领地公馆不少暂时把自己置身事外的“吃瓜群众”都会在晚上散步回家后,便打开微信,看看群里闹得怎么样了。尤其是很多家里的男主人,平日里基本不参与发言,但却也逐渐对微信群里的众生相开始感兴趣起来。有的男主人自己并没有加入 那几个微信群,于是晚上便会忙不迭地叫来自己的太太,一起看看领地公馆的“连续剧”有什么新进展了。

    照例,还是阿庆先冲了出来。

    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经过志愿者们从中午12点就开始的统计和核对工作。到晚上19点,统计工作已经结束了。6月5日业委会从街道交接来418张调查表,经过统计,有281张调查表是有效的,还有137张调查表因为与产权证登记的人名或电话号码不相符,所以是废票。统计出来完全没有双过半。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这就是民意调查表消失这么久的原因吧!因为事实上420根本没有过半。有人把这些资料抓在手上,就是想要掩盖420的阴谋!大家还不知道吧?据说还有一百多张调查表不见了?到底谁把这些调查表弄丢了!

    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想想真是危险啊!要不是有头脑清醒的业主,我们小区就会给少部分人蒙骗啦!

    宁静致远-金登草21(凌威毅):现在想想看,当时业委会一再跟大家说,420有程序上的瑕疵,容易给金宁饭店物业钻空子。当时很多业主还不相信。你们看看,现在不就是这样吗?而且肯定有人在背后帮助金宁饭店物业,才会在那天晚上出来一个“双过半”的结果。

    那位叫做麻葵元的租户,此刻也异常兴奋地跳了出来。

    爱情的动作-迷迭香22-2(麻葵元):这帮人就欠X!一个个抓起来,挨个X!这结果出来了,不逼逼了吧!最恨那些到街道告密、投诉的人了。

    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去投诉呢,也是自己的权利。但是如果是怕被做假的东西被戳穿了而去投诉,那就是居心不良了。

    “狼之队”口径统一,绝口不提选票二字,而是咬死了就是民意调查。同时还声称,这是林红衣自己说的交出来的“全部资料”,所以追问“差了一百多户的资料到哪里去了”,就成为他们主要攻击点。

    这一下,群里又炸了锅。

    这一段时间以来,支持林红衣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一些是林红衣一直以来的好姐妹和老朋友,还有一些是实在看不惯群里谩骂攻击做法,出于对被攻击者的同情,也主动过来支持林红衣他们。大家几乎每天晚上都会聚在一起商议商议。所以,此时正在聚会的十多个人都跳了起来。大家一边相互招呼着,一边自己在群里义愤填膺地驳斥着这些言论。暖昕还把在街道签字的交接表发出来,说明还有一百多张票是短信投票,底根都在物业公司那里。但“狼之队”的人哪里肯听,直接用铺天盖地式的责难把这个真相的关键点给顶到了数十条微信之外。大家又提出请业委会公示各家投票的底根,好让业主自己核对自己当时的投票,但“狼之队”却仍是置若罔闻,直接刷屏覆盖掉了事。

    的确,微信就是这样。信息是碎片化的。中途开始看微信的人,很少有耐心把群里数百条微信一一看完。所以,“狼之队”的集团攻势,必然会让一些“吃瓜群众”中招。

    林红衣和暖昕等人商议了几句后,便把家里的选票复印件拿出来,组织了几个姐妹整理,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开始统计。为了复核总体数据,林红衣还带了几个当时的志愿者和业主,到物业公司调取短信投票的所有副本。金宁物业公司的副总赵墩宜连夜赶来接待了他们。在复核了志愿者身份后,赵墩宜把短信投票底根的复印件全部交给了林红衣。

    第二天中午,也就是6月6日的12点,统计结果出来了,结果与420志愿者们当时统计的结果分毫不差。

    这一下,林红衣心里有了底。便把核票的情况和结果拍照,通过微信发给了梅林街道物业办的陆正德。陆正德收到这个图片后,感觉自己一阵心烦。处理物业纠纷的事情,陆正德一向有自己的心得。在他看来,纠结的双方无论是因为什么样的动力来互掐,只要有一方能软下来,他的工作就好开展了。所以,“主动不如被动、被动不如不动、不动不如等行动”是陆正德处理物业纠纷的座右铭。意思是,主动参与小区物业纠纷的事情,不如被动去做,被动去做,不如等着这件事情所有相关的人和单位做出行动后,再决定自己怎么做。总之,在小区里,有一方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就可以出手为另一方提供支持了。陆正德把这样的做法叫做顺势而为。

    近几年来,就他所管辖的区域内,业委会的成立风起云涌,一换物业就是双方对立、矛盾冲突不断。在这个职位上,他自然明白问题在哪里,也知道这几年换物业浪潮中的风云人物是桑律师。桑律师一出手,很少有不成功的。自从做完了欢乐嘉苑这么大小区的物业置换后,更是“声名远播”。要知道欢乐嘉苑的事情还连累陆正德吃了一个内部处分呢,陆正德岂能不认识桑律师?相反,他两个人非常熟悉。陆正德也明白,目前街道物业办对业委会的管辖权力是不足的,所以虽然他知道在当前情况下,一个小区成立业委会,就是一个红色警报,但他没有办法去提醒和制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各个小区都被桑律师之流的撺掇着成立了业委会,然后争吵、冲突,最终换了物业。换了又怎样,其实除了物业费涨了,可能没有什么本质改变。所以,很多换了物业的小区,也不太平,纷纷开始起诉业委会的人出卖小区利益。这些业委会的人被弄下去后,又会选新的业委会出来,然后再换物业。如此,是一个死循环。在陆正德看来,基层民主自治根本搞不成,业委会除了会在利益驱动下做事之外,根本不会当真地代表业主利益的。

    领地公馆一向是他的辖区内的一杆旗帜。所以,当陆正德知道领地公馆成立业委会的时候,他悄悄地叹了一口气。事情果然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看着林红衣发来的照片,陆正德明知她被坑了,也无能为力。他感到业委会那一边的势力很大,每次一来就十多人,而林红衣这里总是孤零零地一两个人。他认为,业委会实现自己的目标,只是时间问题了。尤其是当他打听到背后是桑律师在操盘时,心里就更加明白,领地公馆的物业肯定是得换了。

    面对林红衣不断反映的情况,他也不能不行动,于是便把情况汇报给了区住建局物业办。反馈情况的同时,他不忘把街道之前发出的两封指导函带了过去。这样做,矛盾已经交出去了。所以,从住建局回到自己办公室的陆正德感觉一身轻松,一边喝着茶,一边翻看起了当日的报纸。

    像所有官僚机构一样,中国的官僚结构一样也是法定权力分解非常明确,责任分工很细致。只要政府的官员们把自己该做的做了,那么责任就追究不到自己头上。这也是为什么“官僚结构”本来是一种理想的组织形式,但最后“官僚主义”却成为中国官场的通病的原因。既然陆正德已经根据权力划分,顺利地把矛盾交给了区住建局,那么就看住建局的“行动”了。因为“不动不如看行动”嘛。

    住建局的行动,迅速地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