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乱战

    更新时间:2018-04-08 15:00:00本章字数:9304字

    第十五章 乱战

    按理说,有专业水军“麻租户”辅导,全新的“打手群”在引导舆论上肯定能上一个新台阶。谁料到,“打手”们在“实名群”、“官方群”里冲锋陷阵虽然的确是所向披靡,应者寥寥,但这些寥寥的回应者却大多强有力的回击。

    一位曾在国有的重型机械企业工作多年的老者,终于忍不住发言了。

    开铲车的大叔-金登草21(李达复):对于420,我的态度是,要依法办事,才能服众。对金宁饭店物业,我的态度是,要尊重事实,不要搞造谣抹黑的批斗手法。据我在去年物业和置业交接时发生停电事件中了解到的情况,金宁饭店物业梅林分公司只是金宁饭店置业自己组建、挂个金宁饭店物业的名字而已。去年置业准备收尾,金宁饭店物业就要接管梅林分公司,置业不同意,因而产生了矛盾。这种情况下,置业不给梅林分公司年检,还不交电费,导致了会所停电,也导致了梅林分公司进入经营异常名单。后来在业主们的强力要求下,梅林分公司真正归金宁饭店物业管理。420投票之初,业委会不了解这个情况,在投票过程中发现梅林分公司三年没有年捡,李如曦主任指出来要求尽快纠正错误。当时业委会的意见是为了平稳过渡,为了顺利与置业的交接,就发起了是否续聘金宁饭店物业的投票。绝大多数业主都表态全力支持业委会的工作。感谢以李如曦主任为首的业委会的各位成员的无私奉献精神。在一次会议上,有人大发雷霆,也有某位业委会成员出言不逊,几乎容不得反对意见。这样的做法专横跋扈,早已背离了业委会的初衷。到后来风云突变,李如曦主任等四位被人泼脏水,被迫辞职。我不对业委会作任何评论,只讲事实。我是要在领地公馆养老的,希望有个好的环境,希望安全,希望生活方便,希望物业提供的服务与我们交的物业费要对等。各位业主都有自己的情况,不能强求统一,各人有各人的选择,大家要心平气和地讨论领地公馆大家庭的事,也不要说过头的话。小区里有亿万富豪,也是分期付款的业主,请給别人一点尊重,好吗!

    李达复退休前,是在一家国有的重型机械公司担任领导职务。为了规划自己的退休后生活,也为了儿子的小家庭能有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李达复不惜将大部分积蓄拿出来,买了领地公馆的独栋,就是希望在领地公馆含饴弄孙、安静养老。李达复也是420的志愿者。虽然已经70岁了,但仍然热心地东奔西跑,帮助业委会做事。可马青上任后,群里出现对原来的志愿者不断攻击,让李达复倍感伤心。虽然老伴儿总是提醒他不太激动,儿子和儿媳也总劝他不要太操心了,但看到这样的情况愈演愈烈,李达复还是忍不住出来说了几句。

    看到李达复出来点破了很多事实,姚源锋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他与李达复的儿子也比较熟悉,所以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姚源锋还是想让李达复闭上嘴,别继续把更多的信息给捅出来。姚源锋想起了老段曾用“儿子,做人要分清好歹”来讽刺他的事情,心里便有了主意。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今早路过一个院子,看见门上挂着一块牌子,上写两个字——“情人”,觉得挺有趣,于是轻轻推门进去,结果,还没走两步,突然从旁边冲出来两只大狼狗……。打狂犬疫苗回来,再揉揉眼睛仔细看了看那块牌子,才发现上面的两个字原来是“慎入”。唉,教训啊!年纪大了,眼神都不好了,智商也跟不上了,就别老捅咕那破手机了!

    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姚总你太有才了!

    紧接着“打手群”的成员们发出一连窜的笑脸和点赞表情,“麻租户”更是发出了一个丰乳肥臀的半裸美女动图,在手机屏幕上跳着舞。一时间,群里一片邪恶的喜悦。手机那头的李达复,气得放下了手机。刚放下手机,儿子就端着水、拿着药片走过来了:“爸!不是跟你说了嘛!你年纪大了,就不用操小区的心了。有事儿我来,也不能让你受他们欺负啊!这个姚源锋真是个混蛋,我骂他去!”李达复没有说话,只觉得头皮有些发紧,一阵阵头晕目眩,赶紧端起水杯把药片吞了下去。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他便泄愤般地退出了“官方群”,关掉手机,早早休息了。

    因为暖昕最近总是受到攻击,老段再一次进入了“官方群”。他进来几天,一直只看不说,想先了解一下情况。当看到这一条内容发出来时,顿时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在老段的老家山西,尊重老人,尤其是朋友、邻居家的老人,是一条人人都不能触犯的底线。

    老段-散尾竹6-1(老段):你们这样攻击一个70岁的老人,是不是太过分了?!你们没有父母吗?李总只是说了几句公道话,犯得上这么恶毒攻击吗?你们不怕人家家里的儿女找你们去吗?

    姚源锋等人还要狡辩那条隐晦的段子不是攻击李达复的,但看到老段发声了,很多这些日子里已经与林红衣、暖昕等一起自发组建的“地下抵抗组织”的邻居们也纷纷站出来谴责姚源锋。

    爱情的动作-迷迭香22-2(麻葵元):老段,你老抠字眼儿干什么?姚总哪里攻击谁了?说个笑话就不行吗?你不也在群里说过笑话吗?

    老段-散尾竹6-1(老段):滚!我嫌你脏。

    对麻葵元这种猥琐的人,老段感到非常恶心,也无意掩盖自己的想法。

    爱情的动作-迷迭香22-2(麻葵元):你干嘛骂人啊?我哪里得罪你了吗?

    老段-散尾竹6-1(老段):@爱情的动作-迷迭香22-2 我最后跟你说一次。你攻击别人我没有权利说你什么,但你辱骂我爱人,我是记得的。如果你还不悔改,我会用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方法让你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做水军,被人告了可不划算,所以麻葵元赶紧收了声。看到麻葵元不说话了,姚源锋感觉势单力孤,也打算多说了。加上李达复的儿子已经打来电话,愤怒地呵斥了他几句。于是姚源锋也不敢说什么了。

    受了“麻租户”表扬的肖晓依觉得这时候应该是显示自己能力的时候了。

    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什么事情都上纲上线,那以后还能在群里讲笑话吗?麻总的这个段子我前些天也看到了,没觉得什么啊。开铲车的大叔-金登草21(李达复) 李总,您是我们小区里德高望重的前辈,应该能理解的吧?可能姚总也是没看到上面您说的话,是误会啦!

    老段和暖昕看了,相视一眼,摇了摇头,关机休息了。

    “没有业主投诉,就不会深究”,这是桑律师告诉马青的关于政府处理类似事务的态度。其实,政府在业委会的工作上,的确存在法律法规的掣肘,法律赋予的强制监管条例并不太多。除了物业管理条例中的二十一条、七十一条之外,只有能查证业委会违法犯罪的事实,才能由公安机关介入处理。但区住建局物业科也好、梅林街道物业办也好,对自己主动执行物业管理条例中的这两条规定非常忌惮。因为稍有不慎,随时可能被业委会拖入到诉讼。这一点,桑律师非常清楚。但反过来说,如果过程合法合规,或者哪怕只是有些小的瑕疵,那即便有投诉,政府又怎么可能支持。从业主的角度来说,不是万不得已,也绝不会走这条路。所以无论是陆正德,还是桑律师,都一再告诫马青,要团结业主。只可惜,马青不可能做到团结所有业主。在她看来,团结一部分,必然要打击一部分,因为利益不可能一致。当然,也是考虑到利益并不足够大到能分享给每一个人。

    所以,马青既然没有打算改变手法,那么林红衣也不会停下脚步。从维护姐妹的权益,上升到维护小区业主合法权益的林红衣,此时已经有近百个明确表态的支持者。百位支持者都在一个叫做“依法依规建设小区”的微信群里。这些人一部分是林红衣原来的姐妹团群体,还有一部分就是“打手群”攻击后,对业委会的幻想开始破灭的业主。轩郦颜是这样,连马青曾经的好友,何采薇也是这样。有了这么多邻居们的支持,林红衣更加有了底气。于是,林红衣把业委会公示的“耍赖”数据内容反馈到了陆正德那里。

    互联网时代,手机上发送的任何资料都是“有图有真相”。所以面对林红衣这样的“行动”,陆正德就不敢“不动”了。于是,陆正德安排工作人员给马青和林红衣分别打电话,要求他们双方在6月14日上午9:30到街道物业办会议室。既然对420选票统计有争议,那么就双方在场,街道主持核票,当无争议。

    现实生活中,林红衣正在做的事情,从道义上暗自支持人很多,肯在群里表态的人就少了很多,在这种艰难时刻,愿意陪着林红衣冲到一线的人自然就更少了。因为领地公馆里,这些林红衣的支持者里,有的是公务员,有的是家里也有些违建怕业委会报复,还有的是因为与马青及其拥趸们比较熟识,不好撕破面子。最终,6月14日出现在会议室中的是林红衣和暖昕,还有司机兼保镖的“老段”。

    金宁饭店物业公司也派出了两位员工,带来了所有保存着短信底根的手机备查。业委会方面又是委员魏京带着肖晓依、凌威毅等几位业主来了,一起来的还有柳依雪。相比较十天前交票时的和睦,今天从魏京到几位业主,都是满脸寒霜地瞪着林红衣等人,只有肖晓依却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过来拉着林红衣和暖昕的手,有说有笑。老段对这些人不熟悉,暖昕便低声向老段一一介绍。其中有两个女业主,连暖昕也不认识,还是久居小区的林红衣告诉了他俩才知道,一位叫做齐姗羽,另一位叫做俞舟。齐姗羽性格非常活泼,爱人做的是连锁的足疗生意。俞舟则是离异,自己一个人住,也是做生意的,算是个女强人。

    陆正德带着副手走进会议室的时候,看到壮硕的光头老段坐在会议室后面的沙发上,便问道:“你是业主吗?是哪一边的?”

    老段指了指暖昕道:“我是她的爱人,但我今天来的身份主要是保镖,来保护我爱人的。”

    陆正德笑道:“开玩笑,到我这里要什么保镖啊?来来来,坐到前面来!”

    老段一边坐到会议桌前,一边也笑着道:“没办法啊!我们小区微信群里已经有人要对我们这些‘金宁狗’们‘砍手’了!我自己倒是不害怕,但我们小区的确不同,一堆大男人,居然吓唬女人呢!所以我得尽到一个男人的职责啊!”说完,老段打开手机给陆正德翻看手机微信群中的内容。

    陆正德本来以为坐在沙发后面的光头大汉,是今天哪一方带来给街道施压的,刚才心里还犯嘀咕,要不要知会一下派出所。听到老段这么说,又看了老段的微信,心里又踏实了起来。他一边宽慰着老段,一边坐在会议桌的一头,准备步入正题。没想到,坐在他身边的齐姗羽挽着他的胳膊,一边噘着嘴一边嗔道:“陆主任,你看我们业委会一直是在你的辅导下开展工作的,怎么总有人捣乱啊?”

    陆正德一下子给弄了个不自在。在会议室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挽着自己的胳膊撒娇,这可是头一遭。陆正德赶紧推开齐姗羽,问道:“你是业委会的委员吗?”

    齐姗羽满脸堆笑地道:“我是业委会的志愿者啊!我们付出了那么多,怎么麻烦事这么多啊?”

    柳依雪也埋怨道:“就是啊!干嘛这么为难我们啊?我们不就是想换个好物业吗?为什么就不行啊?绿善物业这么优秀的物业公司,如果能为我们服务,有什么不好?真的想不通,怎么老有人打小报告!”说完,拿着眼睛冷冷地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林红衣等三人。

    凌威毅也满脸通红地向陆正德申斥:“你们街道对我们业委会的工作管这么多干嘛呢?前天晚上,我还和市政法委书记一起吃饭,我把小区情况跟他说了。他说,小区换物业的事情,流程上有瑕疵根本不算什么,只要给大家换一个好物业就对了。”一时间,几个人便齐声抱怨起来,会议室里变得乱哄哄的。林红衣和暖昕、老段相互望了一眼,都没有说话。暖昕打开了手机,忽然发现,他们三个人坐在会议桌前的照片已经被传到了“官方群”。官方群里姚源锋、阿庆等人已经开始围绕照片开始了攻击。在暖昕的提醒下,老段和林红衣也赶紧打开手机。从照片拍摄的方向来看,拍照的应该就是齐姗羽。

    此时,陆正德已经不耐烦了,腾地站了起来,道:“你们今天是来做什么的?要不要解决问题?不要解决问题,就请回,我也有工作要忙!”看着陆正德发了火,这一干人等赶紧安静了下来。

    陆正德道:“今天我通知你们业委会和420的志愿者来对420的选票进行核票,是因为你们之前公示的那个数据是不完整的。其中一部分短信选票底根在金宁饭店物业那里,所以请他们也来了。你们要是没意见,我们就开始吧!”

    话音刚落,齐姗羽马上站了起来,双手抱在胸前,脸上一副夸张的表情道:“什么核票?我们没有接到通知是来核票啊!你知道吗?你知道吗?……”齐姗羽依次问她身边的几个人,那几位也都做出了惊讶的表情。尤其是俞舟,瞪起眼来,说道:“谁这么胡说八道!不怕烂舌头啊!”业委会委员魏京此时说话了:“陆主任,我是业委会委员,我叫魏京。今天我们来不是来核票的,我都不知道啊!”

    陆正德道:“我专门安排人给你们三方打电话的,你可以问问金宁饭店物业公司的人、可以问问420的志愿者,他们是不是来核票的?我跟你们说,我这里工作人员打电话,都是录音的,因为要考核服务态度。你们说不知道就不知道了吗?我们这里工作人员打电话给马青的时候,我还在旁边呢!”

    齐姗羽等人听了顿时一愣。还是齐姗羽反应快,赶紧坐下,伸手推了一下陆正德道:“陆主任,你们街道应该是支持我们工作的啊,420有很多瑕疵,之前你们不是也跟业委会马主任开会,说是可以搁置420的吗?”

    陆正德听了,暗自咒骂了马青几句,道:“当时,你们业委会主任跟我说的是,420没有开始就出问题了,当然可以搁置。这样吧,你们既然搞不清楚情况,你们安排个人先跟马青联系。先让他们也说说。”说完,便转过头来望向了林红衣等三人。

    林红衣和暖昕分别把自己愿意配合街道和业委会核票的态度表达了出来,也拿出了根据林红衣保留的复印件进行复核的统计表。看到林红衣拿出了复印件,对面的几位脸色都变了。他们没想到谨慎的林红衣还留了后手。如果拿着复印件与原件一一核对,那样他们在公示的数据中做过的“调整”就会完全曝光了。齐姗羽显然想做今天的主角,她一边暗示肖晓依赶紧给马青打电话,一边大声说道:“这是业委会的选票,凭什么你们要留复印件!”

    林红衣面无表情地盯着齐姗羽的眼睛说道:“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能?”林红衣在领地公馆人缘极好,平时非常温和。但这些日子以来积攒在胸中的怒火,早已变成了眼中的利剑。一句反问,就让齐姗羽不敢再说了。肖晓依接过了话头:“红衣姐,你这段时间确实受了不少委屈。但这又何苦呢,其实大家都是为了小区能有一个更好的物业公司。你们这么拦,是拦不住的。”

    林红衣冷冷地道:“我们当然拦不住,也没有权利拦。依法依规换物业,是所有业主的共同心愿。我没有权利拦住的,法律法规会拦住的。”然后便不再说话。

    陆正德又让老段也发发言。

    老段道:“陆主任,我刚才说我今天是做保镖来的,是有原因的。此时此刻,我们在现场的照片已经被这位齐小姐拍了,发到了我们小区的微信群里了。”

    话音未落,齐姗羽“啪”地拍了一下桌子道:“你别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拍的?群里是我发的吗?你仔细看看!”女强人俞舟这次没有说话,只是恶狠狠的瞪着老段。

    老段没有看齐姗羽,只是给一边给陆正德看着微信群里各种歇斯底里的叫骂和“麻租户”凶恶而淫秽的诅咒,一边继续说道:“都是成年人,谁做的谁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们,每一张照片都可以通过技术手段锁定拍摄照片的手机号码和机主,因为每一个手机都有一个唯一的机器码。所以,是谁拍的,我能查实。也许有一天,我报案之后,会有执法人员找到拍摄照片的人的。”

    老段说话不紧不慢,但话里透露出来的压力像一块无形的巨石,压向了齐姗羽,旁边几个人也不由自主地看了齐姗羽一眼。齐姗羽赶紧故作镇静地端起了水杯喝了一口。老段学过心理学,齐姗羽的说谎的表现实在是再经典不过,旁边几个人下意识地看她一眼,也印证了照片确实是由齐姗羽拍的。老段看着眼前这一幕,感觉像一出小丑剧。他实在没想到,自己在领地公馆居然能见识到如此泼皮无赖的女子。更关键的是,这样的女子还是名校中文系的大学毕业生。老段好学文,因此对中文、历史、哲学等科班毕业的人总是高看一眼。可眼前这个女子,却让老段怎么也没办法把她与文化联系到一起。按说,齐姗羽算是有两分姿色,如果不画着俗气的妆容的话,还可算是个小家碧玉。可不巧的是,齐姗羽画着血红的唇彩,配上一双曲线笨拙的眉毛,加上时而娇嗔时而凶狠的表情,实在是令老段不能直视。

    于是,老段不再提偷偷拍照的事情,转过头来对陆正德继续说道:“一个小区的事情,因为事关全体业主的权益,所以依法依规是业委会工作的基础,也是前提。如果我们允许业委会不依法依规做事,那么业主权益被侵害就会成为必然的结果。420的选票在这里交接的时候,交接表上写得很清楚,还有一百多张票在物业公司那里。但业委会却故意装聋作哑,随意公示了一个数据。这种做法,实在是胆大妄为。加上最近几个月,业委会主任用谎言和谣言来迷惑业主,煽动少部分人攻击邻居,把小区弄得乌烟瘴气。我认为,这个业委会现在已经不能代表我们业主的权益了。当然,我相信魏京魏总可能是不知情的,但业委会主任马青是需要承担责任的。她已经不适合继续做我们的业委会主任了。”

    “我自己在山西商会担任秘书长,也是理事会成员。虽说工作性质不同,但道理是相通的。我们的理事会不是全体会员的领导,而是愿意承担责任、愿意做出贡献、愿意为全体会员服务的人。除了例行的会议组织和日常运作,事关全体会员的重大事件,没有全体会员的授权,理事会不能随便做。所以我认为,领地公馆的 业委会没有认清自己的角色,反而自以为是业主的领导,还在群里拿着公司老板决策、下属必须服从的那一套来给业主洗脑,简直是荒唐至极!在此,我向陆主任表个态,只要合法合规,业委会的工作我全力支持。但如果业委会还是这样任性妄为,我作为业主,一定不会放弃主张自己的权益。最后,我想请魏京委员转告那些攻击谩骂我爱人的业主。我已经聘请了律师,而且对微信群里攻击谩骂的证据已经做了固定。我会用法律的武器来保卫我爱人的权益。无论他们是什么上市公司的老板,还是亿万富豪,在我看来,都只是一个缺乏基本道德修养的人,所以,让法律来主持公道吧!不过,大家毕竟是邻居,如果这些人里有人愿意道歉,只要是真诚的,我想我爱人和我都会愿意接受的。”

    老段的话,令陆正德十分惊讶。他实在想不到这个看起来粗犷的光头壮汉居然能如此条清缕析、有礼有节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所以不由地点了点头。

    转过头来,陆正德又问魏京:“怎么样?你们跟马青联系了吗?”

    魏京看了一眼肖晓依,肖晓依赶紧说道:“联系了联系了!马主任说她没有接到你们打的电话!你看,我们确实不知道今天是来核票的。”

    陆正德不动声色地道:“你们不是来核票的,那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魏京道:“陆主任,今天我们是来送材料的,是关于我们6月30日准备正式召开临时业主大会,选聘物业公司的相关材料。”

    陆正德道:“这个我知道。但你们不是得首先把420的表决结果公示完整才行吗?”

    这时,齐姗羽已经缓过劲儿来了,手里拿着一摞材料,拉着陆正德的胳膊道:“哎呀,陆主任,你就先看看嘛,不是要指导我们的吗?”

    陆正德赶紧闪了闪身,接了过来,简单浏览了一下之后,把材料倒扣在桌面上,问道:“好!就算你们要召开临时业主大会,你们的这些发起临时业主大会的材料在小区公示了吗?公示了多久啊?”

    肖晓依道:“公示了公示了!严格按照规定公示了7天!”

    陆正德没有看肖晓依,直接盯着魏京,问道:“魏总是业委会委员,你们的材料是哪天公示的?”

    魏京一下懵了,诺诺地道:“额,这个,这个,好像是……,啊呀,应该是公示了,马主任跟我说公示了,具体哪一天,这个,我……。”

    这时柳依雪赶紧打开手机,想看看当时拍的公示的照片,被陆正德制止了,道:“你们不是都说公示了吗?还说公示满7天了吗?到底哪一天公示的,一个人知道的都没有吗?”

    齐姗羽先是向从陆正德手里拿回资料来看,结果陆正德没给。她只好假装打电话,悄悄地躲到旁边打开手机翻看起来。未几,齐姗羽大声道:“我知道!我们是11日公示的!”

    老段笑了,陆正德也笑了。陆正德看了一眼老段后,对这魏京等人说道:“好!上面写着是6月11日公示,今天是14日,公示期没有满啊!你们送材料来说要在630日开业主大会,肯定是时间不够的,你们回去再继续准备吧!刚才这位段总说得好,只要依法依规,业主们都会支持业委会的。”

    魏京呆住了。而几个女子开始围着陆正德软磨硬泡起来,现场乱作一团。

    一旁的老段看罢,心中一动。老段问陆正德道:“陆主任,我们今天是来核票的,你看时间不早了,抓紧开始吧!”

    陆正德听了,大声说道:“不要吵了,你们回去自己看物业管理条例,还有你们的议事规则,只要按照里面的要求来,我们都会支持你们工作的!今天是来核票的,我们得开始了。我们这里工作也很多,不能一味浪费时间了!”

    齐姗羽又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双手抱在胸前,挑起了眉毛气哼哼地道:“我们今天没有接到通知来核票,我们就是来送材料的!”其余几个人纷纷附和。

    陆正德听了皱了皱眉,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

    老段灵机一动,道:“陆主任,既然对方不肯配合核票,那我们在这里就没什么事了!要不我们先走吧。但我们怕回去,又被业委会主任造谣攻击我们,你看怎么办?“

    陆正德一听,也下了决心道:“好!你们先回吧!你们回去跟业主说,就说我梅林街道物业办说的,是业委会不肯配合核票。”

    陆正德话音刚落,林红衣和暖昕还没有反应过来,老段就一边答应着陆正德,一边拉着两个人往外走。几乎是站起来的同时,两个人也明白了老段的用意。这一个举动让魏京等人大惊失色,慌了手脚。他们没想到面对他们“无懈可击”的配合,陆正德竟然会有这么强硬的态度。肖晓依赶紧上来拉住林红衣和暖昕的手,好说歹说也不让走。但林红衣和暖昕客气了几句,坚决离开了会议室。

    门关上的同时,会议室里轰的一声响起了杂七杂八的怒吼声。这一刻,老段非常同情陆正德,但也非常感激这位街道基层干部。

    不知道最终魏京和这些“热心”的业主们是怎样离开物业办会议室的。老段打开微信看了起来,发现从早上他们三个人的照片被发出来的同时,“官方群”围绕着林红衣、暖昕、老段的围攻就一直不停。这些围攻者里,除了增加了齐姗羽、俞舟两位女干将之外,还有几个不知道是不是业主的人在里面发言,因为他们只有一个网名,没有任何房号信息。

    大内李总管:业委会拿到选票统计的时候,我去了,看了我的选票。签名不是我的,显然是有人造假。既然造假,420就无效!

    打狗棒(专打各种狂吠之犬):这么多年,街道、城管和物业公司勾结,从领地公馆获取了多少利益啊!现在又加上了这几个所谓的“正义业主”。你瞧那光头的德行,活闹鬼样子,一看就是动了他的利益,他才那么激动地往前冲。

    桃之夭夭:【开心一刻】物业公司“成功续聘”某小区物管项目,庆功会上支持续聘老物业公司的业主代表和物业公司领导分桌就坐。主菜是红烧王八。席间物业公司领导发现自己桌上的王八小,业主桌上王八大,很生气。管家见领导不开心,把物业公司领导拉到一旁,小声解释道,全力支持续聘老物业公司的业主是人养的王八,物业公司是野生的王八。领导听了,豁然开朗……。

    说完,又把林红衣三人的照片贴了出来。 

    大内李总管:领地公馆难道有两个业委会吗?我们不能因为这几个人的私利,而损害了大部分业主的选择权利!他们两家好几年都没有交物业费了,金宁饭店物业内部的员工都知道!我只认识右边最著名的老段。另外两个娘们儿是谁啊?

    桃之夭夭:把那个林红衣@出来!让我们看看什么鬼?还有,金宁饭店物业,他们凭什么不交物业费?他们不交,我们也可以不交!还有那个光头,让我如何去尊重?

    领地公馆的微信群中,乱战不止,此起彼伏,尤其几个刚刚冲出来没有标明房号的“马甲”,更是像被踩着尾巴的野狗一样,狂吠不止,直至中午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