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霸王硬上弓

    更新时间:2018-04-13 15:00:00本章字数:9195字

    第十八章 霸王硬上弓

    仅仅二十分钟后,马青私信发给了老段一个“领地公馆业委会官方群”的邀请。没有一句解释,也没有多余的一个字。老段把手机中马青发给他的微信给暖昕看,暖昕一看便哈哈大笑起来。

    暖昕道:“你判断的真准啊!她还果真来邀请你了呢!你看,依法依规群的大姐们都还在安慰你呢,好几个人都还在业委会官方群里替你说话,在批评马青呢。估计是马青也感觉到压力很大,感觉后悔了。她为啥要邀请你回去啊?”

    老段道:“一个被追问事实真相的人,恼羞成怒,率先动了手。那就证明她理屈词穷,也能说明她的确是撒了谎。她现在明白了,当然想要跟我继续证明自己没说谎啊!但是,我不会给她机会的。”说完,老段拿过暖昕的手机,打开了“官方群”,看到了很多原来在群里并不发言的人,也都在声讨马青。这些平日里不愿意惹事上身的邻居们,今天却都一起站了出来,向马青发难。就连“打手群”的人出来也拦不住邻居们的发言。再打开“依法依规群”,熟悉的不熟悉的邻居们都在安慰老段的同时,谴责马青的专横跋扈。

    老段心里十分感动。他知道,这些“依法依规群”的邻居,大多数是在“官方群”里说了一两句话便被围攻过的。他们跟自己都是素味平生,绝大多数还没有见过面。常常在林红衣家和自己家里聚在一起商议的人,也就十多个人。而且,就连这十多个人,也仅仅知道一个称谓而已。但尽管如此,大家在一起却非常和谐、亲切。连“依法依规群”里彼此都没见过面的人,在群里讨论问题时,都觉得轻松自如。尤其是与戾气十足的“官方群”相对比,“依法依规群”就更显得像一个邻居们和睦的交流场所。

    老段能感觉到“依法依规群”的邻居们尽管个性、年龄、家境、学识各有不同,但之所以在业委会更换物业的问题上能保持一致,是因为价值观的一致,是因为大家在善良、本分、正直、诚信、公平、正义等价值观上能有一致的认识。这不就是人以群分吗?

    被“踢”出“官方群”后的几天,老段陆续收到了柳依雪、肖晓依等人希望老段重新进入“官方群”的邀请。但老段一一谢绝了。期间,马青还给老段发了阴阳怪气的私信来:老段,回来吧!没有反对者的官方群很寂寞啊!老段回道:不用了,伟光正挺好,谎言拆穿了,那不是影响您的形象了吗?

    于是,马青再也没有给老段发过只言片语了。通过“依法依规群”里邻居们的截屏,老段也看到了柳依雪等几个人在群里指责马青的冲动和莽撞,似乎是说马青小不忍则乱大谋了。

    显然,柳依雪比马青在这件事情上具有更清醒的认识。老段虽然与柳依雪没有太多交流,但彼此加了微信,微信里也就小区的问题进行了简单交流。虽然有观点上的差异,但柳依雪知书达理的言辞,也给老段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因此,虽然之前发生了柳依雪的弟妹撕掉指导函的事情,老段也并未太放心上。尤其是验票那日,他们三个人的照片被放在群里曝光后,柳依雪并没有跟这些人一样围攻谩骂,让老段明白,柳依雪是个有自己底线的人。所以,老段对柳依雪保持一定的尊重和谦让。当然,此时的老段是还不知道柳依雪在整件事情中的角色的。

    柳依雪对老段在群里的一连串质问,也是一筹莫展,但自己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因为她和刘念辰现在已经开始非常重视老段的发言了。不同于易可的“麻雀战”,忽来忽去、出其不意。老段在群里说话时,反应快、打字快,所以虽然单枪匹马,竟然是展开阵地战的架势。每次出现,都会引起“官方群”里的轩然大波。柳依雪自己也在邻居间交流时听到一些说法,知道领地公馆里已经有不少人家每日的乐趣,就是看老段在微信群里与业委会这些人的论战。老段面对那些“麻租户”亲手教练出来的“马甲”时,插科打诨,三下两下就把这些“马甲”击退了。而对一些围攻他的业主,老段则言必尊“您”,用词讲究,绝不粗鲁待人。这些围攻他的人,总也捞不着便宜。就像老段面对阿庆时说的“我这个人有洁癖的,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交流”,以及对姚源锋时说的“儿子,做人要分清好歹”,对凌威毅时说的“脸红脖子粗”等,已经成为邻居们笑谈的佐料了。好强的马青对老段很不服气。她不信自己就说不过老段。亲自赤膊上阵的马青似乎已经忘了自己是业委会主任这个身份,不光自称“老娘”,谩骂老段为“孙子”,最后更是怒不可遏地把老段踢出了微信群。可以说,马青与老段在正面战场对垒中,输得一塌糊涂。

    柳依雪知道,马青的失败是必然的。因为老段一直强调的“把事实、讲道理”六个字,的确最有力量的武器。因为,任何谎言在事实和道理面前都会瞬间被摧毁,同时被摧毁的还有说谎者的信誉。柳依雪和刘念辰并不介意马青的信誉是否被摧毁,他们介意的,是能否实现自己的目的。眼看老段面对种种手段,并不惧怕,反而颇有越战越勇的态势。即便被踢出了“官方群”,老段仍在林红衣做群主的“实名群”向业委会开炮,而随着谎言被揭穿,支持业委会的人慢慢地开始变少了。柳依雪和刘念辰觉得一筹莫展。这时,有人提出来,可以试试居中调停。

    希望调停的人,叫魏文泰,与老段有一面之缘。倒是暖昕和魏文泰的爱人,因为打过几次牌,彼此之间比较熟稔。魏文泰是一个比较理性客观的人,从体制内下海多年,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在这件事情的进程中,魏文泰是支持更换物业公司的人中,很理性客观的一个。他对金宁饭店物业的服务水平不满意,也参加了业委会“多进二”的物业选聘大会,他和爱人对绿善物业的到来充满了期待。也就在那次之后,魏文泰对马青此人青眼有加。他认为,一个女人能操持这样艰难的事情,实属不易。所以,这次提出来主动调停,也是希望能为业委会做些贡献,希望老段能与马青坐在一起,消除一下误会。马青那边对此自然是乐见其成,所以魏文泰要解决的就是老段的思想问题。

    会面安排魏文泰家中的小院里。初夏的天气,阳光和煦,气温怡人。

    寒暄已毕,老段并没有急着问魏文泰约自己来喝茶的用意。魏文泰先开了腔:“段总是做什么生意的啊?”

    老段道:“一个是做企业管理咨询,这个公司做了十多年了。还有一个是做投资的,主要是跟朋友合作搞点项目投资。”

    魏文泰听了自言自语道:“哦,那就应该不至于。”

    老段听了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啊?什么不至于啊?”

    魏文泰道:“嗨!不是听人说,金宁饭店物业免了你家十年的物业费,所以你才维护金宁饭店物业的嘛!你这么一说,看来那些说法是谣传了。”

    老段听了哈哈大笑起来:“买得起领地公馆,住不起领地公馆。我听过有人这么说。我也要求业委会向物业公司发函,公示未交物业费的名单了。我做的生意自然比不上魏总你那么大,但好歹不至于为了物业费就会被人左右。别的不说,单是说想邀请我到企业做个讲座的费用,就够交个两年物业费了吧。还有啊,魏总,我们家是去年才搬进来的,跟金宁饭店物业没有任何瓜葛。这次我参与这个事情,起因就是为了我爱人被人无端攻击。等我参与后才发现,业委会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超出了我的想象力了。所以,就更坚定了我作为业主要求业委会依法依规操作的决心了。“

    魏文泰看着老段已经步入了主题,于是也把自己的观点说了出来。魏文泰毫不避讳自己喜欢绿善物业的态度。同时,他也对老段说,马青并不是老段所想象的那样的人,她为业委会也做了很多奉献。然后,魏文泰便把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段总,我想你和马主任之间可能是有些误会。既然你跟物业公司没有什么私利,那就只是个人恩怨嘛!我来安排一下,你和马主任坐下来谈谈,大家消除一下误会,你看如何啊?”魏文泰非常客气地跟老段商量着。

    老段此时才知道魏文泰是想要居间协调此事。但老段也知道,以目前马青撒了这么多谎,又在群里长期纵容人攻击邻居,这恐怕不是什么误会。但眼前的魏文泰又十分诚恳,不便直接拒绝。思忖了一下之后,老段道:“感谢你啊魏总!我不反对这样的安排,就我个人而言,始终是开放的心态。只是,既然要消除误会,那么一些事实就必须要先澄清才行。要不然,事实真相是什么,双方各执一词,恐怕也不太好谈。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请梅林街道物业办的陆主任也参加,大家一起把有误会的事实真相还原一下,这样不就好了吗?”

    魏文泰眉头一皱,显得非常失望,道:“那就是不行了。”

    听了魏文泰的话,老段知道,魏文泰应该是对马青以及业委会违规操作的事情是知道的,并不是完全被蒙蔽的。这让老段多少也感到了一些失望。因为,这一段时间以来的感受,让老段清楚地看到了业委会那边的人们,大多观点都是“只要能换一个自己想要的、更好的物业公司,那些法规啊程序啊的都不重要”。而“依法依规群”的邻居们,则支持的是“只要能依法依规地操作,即便最后选的物业公司不是自己所中意的,但仍然服从业主大会的决定”。这两种观点,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世界观。前者,是丛林法则、狼性文化,是为了实现目标可以“不拘小节”、奉行“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他们认为在社会中,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弱者只能遭受灭亡的命运。而后者,则是以公平、正义为本,重感情、能容忍,坚信讲规矩、守规则是一个人的基本道德的传统中国人。自然,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和传统中国人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两种人类。大多数人都是有所偏向,因此也就形成了相互交织的两类人群。今天领地公馆的物业竞聘之争,其实质上并非喜爱不同物业的人群之争。实际上,“绿善粉”是有的,但“金宁粉”却是没有的。那些水军们扣向老段等人的“金宁狗”的大帽子,只是一种攻击、抹黑的手段而已。

    老段和魏文泰有一搭没一搭地继续聊着。魏文泰感觉到了老段对依法依规的坚持,不禁问道:“段总,恕我冒昧啊! 你说业委会的工作不合规,那你做这么多年生意,难道就每一件事情上你都能做到依法依规、问心无愧吗?”

    这是一个刁钻的问题,也是一个略具有攻击性的问题。老段感觉到了魏文泰此问题背后潜台词,那就是,既然你自己都不能保证自己事事依法依规,又凭什么要求业委会一定依法依规?

    老段答道:“如果是那样,岂不是圣人了吗?我当然不是圣人。尤其在商场上,你我都清楚‘兵不厌诈’的道理。甚至有很多生意人最大的本事就是钻法律的孔子,也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但业委会不同于做生意。业委会所做的事情,牵涉到整个小区每一户业主的权益。如果还是用商场上那一套丛林法则,肯定是行不通的。其实就算是在商场上,如果你的一些举动侵犯了对手的权益,恐怕对手也不会跟你善罢甘休吧?我们小区现在的问题就是,业委会已经在明目张胆地在用谎言、攻击、谩骂来侵犯业主的权益,这是在强奸民意。你总不能不允许业主们维护自己的权益吧?难道被强奸的时候,还得配合着强奸犯来几声呻吟吗?”

    老段的直言不讳,让魏文泰彻底失望了。但谈话不能说是不欢而散,因为从上午10点开始的品茗,一直到中午1点才结束。3个小时的交流,让老段和魏文泰彼此都对对方有了新的了解。古人云,最好交情见面初。虽然此话的本意是“一见如故”的意思。但更多的人把这句诗理解成为人与人见面之初美好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因熟悉而生疏。因为熟悉的过程中,两个人对彼此之间差异的认识会越来越深,自然也就难免生分起来。

    老段和魏文泰第二次见面之后,不知道又会是更进一步地惺惺相惜,还是不可免俗地生分了呢?

    虽然经历了老段的冲击,但马青迅速满血复活了。因为似乎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关于在绿善物业、雅乐物业之中优选一家物业公司的“二选一”业主大会,已经明确定在了6月30日正式召开。因为“官方群”已经完成了思想统一的目标,所以马青强硬的做派在“官方群”赢得了阵阵彩声。自从老段被踢出去之后,“官方群”里再没有反对意见发出来了。每每业委会有新的动态,便是那十多个熟悉的头像和网名在“欢呼万岁”,似乎绿善物业入驻的景象就在眼前了。

    这一幕,令“依法依规群”的业主们十分担忧。有人提出来应该找律师咨询一下,于是老段便留了心。真是无巧不成书。被从群里踢出来的第二天,在老段的一个金融客户请他吃饭时,这个客户公司的法律顾问严瑟律师也在场。一开始,老段以为严瑟律师只是擅长金融投资领域,待到他拿到严律师的名片时,才发现名片上赫然写着“越城市物业管理行业专家库成员”的字眼。进一步交流,才知道严律师是该专家库中仅有的四名律师之一,其专业本来就是以物业纠纷见长的。

    严瑟四十多岁,中等身材,金丝眼镜后是一双常常泛着笑意的眼睛。但只要谈及专业的问题,这双眼睛便会变得严肃而锐利起来。严律师不是一个特别讲究穿着打扮的人,他讲究的是对自己专业的尊重。如果你看到严律师在大夏天只随意穿着一件T恤衫和短裤,那么也不需要讶异为什么这不像传统认识上的律师、那种年轻帅气、西装笔挺、公文包锃亮、皮鞋永远能照出人影的小鲜肉律师。入行二十年的严瑟早已洗净了铅华,把律师职业做成了一个真实的人。严瑟听了领地公馆的情况,便帮着老段一起做了分析。同时,严瑟也把小区更换物业领域中的种种套路和利益链做了分析,也拿桑律师操作欢乐嘉苑的事情举了例子。老段这时才明白了,为什么同住一个小区的人,会有那样大的动力和决心,不惜与邻居为仇为敌来疯狂攻击。虽然老段并没有证据,但有时候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据。

    四十多岁的严瑟对互联网中阴暗的水军也不陌生,他说道:“ 一件事如果坏到了需要动用水军的地步,那就能说明这个事情的利益已经大到了超出你常识的地步。”严瑟向老段介绍了互联网水军的一些常识。水军是没有任何立场的,他们的存在是逐利的。谁给他们利益,他们就会围绕精心设计的主题进行大量的跟贴、发表。甚至已经细分到谩骂、造谣、歪曲事实、引导舆论等多种作业手法。更换物业的过程中,因为需要解决掉不愿更换物业的“异己”,所以有时候就需要引入水军。在同一个小区中,让水军介入进来,迅速形成小区内部的派系斗争,逐渐把“异己”打压住,就可以把自己想引入的物业公司引进来了。严瑟在物业管理的圈子里人头非常熟,当天的晚饭还没有结束,他就已经打听到了,领地公馆更换物业的幕后军师就是桑律师,想要进入领地公馆的就是绿善物业。

    一场意想不到的收获,让老段明白了许多。他很快意识到,引入专业的律师来解决问题,的确是目前关键的举措。老段迅速与林红衣进行了沟通后,决定征求大家意见,以募捐的方式来请律师介入“依法依规”的维权工作中。

    柳依雪、马青、凌威毅、阿庆、杜岚四个人此时正在等着刘念辰的电话结束。

    刘念辰:“风哥,我们已经下决心了。根据街道要求的时间一步步来,也最多到7月28日就换完了。我知道你着急,但现在确实阻力比较大,你在群里不也看到了吗?”

    阿庆心里一动。他从一开始称呼刘念辰为“风哥”,到后来知道“风哥”另有其人,就一直怀疑这位“风哥”是小区里某位大佬。但他却始终不能确定“风哥”究竟是谁。刚才听到刘念辰说,“风哥”也在群里,那么自己应该可以一一排查到究竟是谁的。于是,在等着刘念辰打电话的空档,阿庆打开了“官方群”,翻看起这些日子的聊天记录来。蓦地,他看到了凌威毅转发“萧萧兮”的一段文字。他紧盯着“萧萧兮”的这个网名出了神。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这首荆轲刺秦之前所作的《易水歌》,是一向不喜欢诗词歌赋的阿庆为数不多能记全的一首。这是因为这首歌肃杀、悲壮、义无反顾的意境,与草原狼的心境有几分相像。阿庆心里默默念着“萧萧兮”,脸上开始浮现出标志性的笑容来。这个“萧萧兮”,阿庆还曾见过几面。联想到此人的真名,他几乎可以确定,“萧萧兮”就是“风哥”,绝不会另有他人。

    刘念辰的电话打完了,旁边的几个人都听到了刘念辰最后向“风哥”的承诺,最迟7月28日,完成整个事情。也就是说,在40余天时间里,要顺利完成把绿善物业引入的目标。这个实现目标的时间节点是有难度的,但刘念辰已经下了决心。柳依雪和凌威毅其实早已知道“风哥”是谁,而且他们还曾在一起进行过关键问题的讨论。马青自然也已经知道了“风哥”,她还向“风哥”表达过歉意。其实,只有最早介入此事的阿庆和越来越温婉的杜岚不知道“风哥”是谁。这大概是因为“风哥”曾对刘念辰轻蔑地说过,阿庆这样的人,用过要赶紧扔,免得坏了名声。所以,刘念辰才会就谁是“风哥”一事,对阿庆讳莫如深。

    实现目标的确有难度,但难不住自视极高的马青。当刘念辰不动声色地恭维着马青,让马青找到了“总统”的感觉时,真正的“女王”柳依雪嘴角有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冷笑一闪而过。凌威毅与刘念辰的默契仿佛是从前世带来的。当刘念辰向马青表示,这样的任务恐怕只有马青能完成时,浓眉大眼的凌威毅又悄悄地使出了激将法:“刘总,我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不是不相信马主任,主要是现在阻力太大,你看像老段、林红衣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这里又没人能降服他们,我看还是从长计议比较好!”

    马青听了冷笑起来:“老段算什么东西!我们根本不用担心他!大家放心,就算是霸王硬上弓,我也会在7月28日前做完这件事的!”

    刘念辰听了,道:“有马主任这句话,我们就都放心了!说实话,这么复杂的情况、这么艰难的群众性工作,要不是有你,真是干不成啊!”

    凌威毅道:“那我的计划就启动了啊!在利好爆出来之前入手,才是最好的买入点啊!绿善物业能入住领地公馆,肯定可以算作一个大利好了!”

    阿庆和杜岚一时没明白,有些发愣。刘念辰看了一眼凌威毅,凌威毅马上反应过来了。阿庆和杜岚还不知道他们几个人的计划,于是赶紧掩饰了几句:“我是说打算在绿善物业进来之前再买一套领地公馆的房子,以后能增值……”。

    等阿庆和杜岚先行离开后,刘念辰、柳依雪、凌威毅和马青四人又坐在一起商议起来。

    刘念辰道:“这件事情阿庆和杜岚暂时还不知道。从二级市场慢慢入手,开始的资金量不能大,要不然市场反应太明显,就不划算了。所以,初期就按照凌总的计划执行好了。后面合适的时候,我们再把阿庆他们带进来。”

    柳依雪道:“总之,绿善物业必须要进来。我的资金早就到位了。”

    凌威毅道:“马总的那10%,没变化吧?”

    刘念辰道:“没变化,我们应该感谢马总的付出。这初期10%的干股我会找人帮马总代持的。她是业委会主任,自己持股不合适。”

    马青道:“如果需要我也可以投一些啊,只是我那点资金跟你们几位大佬不好比。我这里有几个理财产品也不错啊,如果你们有兴趣可以投一些哦!”

    刘念辰道:“没问题!你付出这么多,我们都无条件地支持你!”转过头来,刘念辰对凌威毅道:“威毅,那就按照原先计划,大家分不同账户开始操作。你是投资专家,你统一操盘!”

    马青的“霸王硬上弓”是有底气的。这些日子以来,大约有100户左右的业主明确表态跟着业委会走。尤其是四期的业主,都表态要坚决要绿善物业进来。这就是群众基础,这也是她马青两个多月来的成绩。于是,马青组建的庞大的志愿者团队开始运行起来了。这个志愿者团队是“纯洁”的,因为在马青担任业委会主任后,她招募志愿者有一个否决条件,那就是“吵过架”的不用。所以,类似像老段夫妇俩、何采薇、易可等人,自然是与志愿者无缘的。虽然老段并不想担任志愿者,但对马青的这种做法仍然感到可笑又可气。

    绿善物业的合同是马青亲自在抓,她每天都在微信群里不厌其烦地解释给业主们听。由于业委会在之前对绿善物业的宣传用力过猛。尤其是在路演的时候,为了赢得业主们的好印象,绿善物业把业主们关心的监控、管线、绿化等事儿全部承诺了下来。可真要到了公示合同的时候,这些内容如果写入合同条款,那就得绿善物业自掏腰包来完成了。想来绿善物业这个“保姆”不会到领地公馆自掏腰包来干活,所以易可就针对这一条开始质疑。他问马青,为什么绿善物业网络路演时答应好要把监控、管线、绿化等改善工作承担下来,可现在合同条款里为什么变成了要动用业主的共用维修基金了。

    按道理,理直才能气壮,可面对易可等一些业主的质疑,马青的回复,虽然“理不直”,但一样颇为“气壮”。

    Belinda-散尾竹39-1(马青):难道让绿善物业公司拿几百万给咱们小区升级改造啊?雷锋啊?咱们按招投标的标书来,按会议承诺来,按合同来。

    Space-紫芸31(易可):这一切就跟笑话一样。当时在群里骂金宁饭店物业的时候,就是说他们不肯掏钱给小区做升级改造,所以要坚决换掉金宁饭店物业。推荐绿善物业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绿善物业会给我们业主解决这些困扰了很久的问题。结果呢?绿善物业不是学雷锋的!到底还是要动用我们的共用维修基金啊!为什么不能先抓住金宁饭店置业,让他们给我们出新后再交接呢?

    布谷鸟-杜若22-1(何采薇):这好几个月,跟置业交接的事情怎么没有任何说法啊?

    Belinda-散尾竹39-1(马青):就知道有人会在这里造谣生事!我已经说的很明白,大家要有契约精神,一切按照标书、会议承诺、合同来。嘴上说谁不会说。当时金宁饭店物业根本没想给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现在好不容易让大品牌绿善物业来解决,不知道耗费了业委会和志愿者们多少心血!结果总是有不做事却也不让我们做事的人挑刺。这工作还能做吗?

    马青在群里的发言,就像一声号令。水军们全冲了出来。于是,结果可想而知。几个想要质疑的业主很快被淹没了,只能回到“依法依规群”发发牢骚。

    原来,马青早就对此事有了防备,绿善物业当时只是在口头上有过承诺,但这些内容并未写到业委会发出的标书中,也没有在“多进二”物业竞聘的会议记录上有记载。有强力水军助阵的马青,一边跟绿善物业谈判着合同的条款,一边应付着群里越来越少的业主质疑。在她看来,反对者们看到自己“霸王硬上弓”的气势,连住建局的干预都不放在眼里,那么也就会知难而退了。

    马青的这份底气,也是来自于桑律师的“教诲”:“记住!政府处理小区物业纠纷的事情,首要任务是稳定!所以,只要你能团结一批业主,政府部门就对你无可奈何。这也是目前业委会在相关法律法规不规范的时候,最大的机会。换句话说,只要你们能代表民意,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首先一定要把‘老鼠屎’给按住。”

    “依法依规群”的业主们情绪越来越低落,因为无论抖落出业委会何种谎言和违规行为,都似乎无法阻止业委会“坚定”的脚步。林红衣心里虽然着急,却也只能天天去找一些不了解全部真相的“吃瓜群众”来聊天。但看起来,收效非常慢。

    这就是现实的生活。有时候,你认为自己站在了公义一边,却仍然会有无助的感觉。因为总有很多人习惯自己不付出,就能够有人出头出面,冲在前面。等到解决了问题,自己偷偷受益就好了。

    老段去找尹墨宇沟通了好几次。尹墨宇也提了好多建议,当然他更多是建议老段,别把这件事情当做生活的全部,因为老段还年轻,应该更多关注自己的事业。尹墨宇表示,只要老段夫妻二人坚持做这件事情,他都全力支持。

    尹墨宇对老段说道:“你我都喜欢读书,也喜欢思考,对中国人的人性都非常了解。你应该明白,即使你做了再多的工作,如果你只有几个人,那我还是劝你放弃。因为其实无非就是换一个物业公司。如果他们能忍受一家被人为安排进来的、张着血盆大口的物业公司的话,我也可以。物业公司只是生活中再小不过的一部分了,你没有天然的义务去替谁去做这些事情。”

    事情似乎已经没有悬念了。马青和专业的“抢盘”团队走在了自己的节奏上,朝着目标飞快地前行着。前方,似乎一路绿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