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签名,签名

    更新时间:2018-04-15 15:00:00本章字数:8698字

    第十九章 签名,签名

    就像古往今来所有的故事一样,伟大的反击总是从最艰难的境地开始的。而这种反击,不是一夜之间的突发奇想,更不是有如神助的贵人帮扶。每一次伟大的反击,都是一点点的自救行动奠定的。当然,没有谁规定,只要开展自救行动,就一定能迎来反击的时机。但在最艰难的境地下,做好最妥善的布局、采取最坚定的行动,却毫无疑问是最好的选择。

    林红衣、老段夫妇在最困难的时候做出了最好的选择。

    暖昕问林红衣道:“林姐,你说,我们还坚持不?”

    林红衣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妹子,我每天晚上都在找邻居们沟通啊,虽然一个邻居身上得花两三个小时,但毕竟不能半途而废啊。眼看着业委会这样做,将来进来的物业公司肯定是对业主不利的。所以不坚持不行啊!但尽人事,莫问前程吧!”

    暖昕看了看为她俩泡着功夫茶的老段。老段道:“林姐,我跟暖昕商量过了。只要你肯坚持,我们一定跟着你做到底。让这些人用这么卑鄙的方式得逞,我们本身也看不下去。我有一个想法……。”

    林红衣听了老段的说法后,紧锁的眉头渐渐展了开来。

    当天开始,林红衣就组织了十多个“依法依规群”的热心的邻居们在一起商讨。大家在一起各抒己见。

    一位叫做鲁章宁的大姐说道:“现在政府对他们无可奈何,是因为我们没有找到问题点。我们这些人着急,但是不专业。要有专业的人来帮我们做。我做过政协委员的,对政府的情况比较了解,大家不用担心他们会找这个那个领导的,十八大以后,没有哪个领导敢趟这种浑水的。”鲁章宁非常干练,也很急切。

    轩郦颜听了道:“这个的确如此,我自己在政府部门工作,现在的确没人敢再这么做。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个主张很好,依法依规,政府应该很喜欢的。政府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维稳,最不喜欢闹事的。”

    何采薇道:“上次不是说要找律师吗?不行我们就众筹一下,找个律师好了!”

    林红衣道:“对,可以找个律师。”

    易可道:“律师必须要请一个。我在之前那个小区做业委会副主任,我们请的律师是越城市住建局专家库的律师,确实给我们帮助很大。”

    老段听了,便把认识严瑟律师的事情说给大家听。大家都表示赞同先与严瑟律师接触一下。紧接着,老段分析了一下目前的局面,道:“现在的问题是,业委会是要霸王硬上弓了。但他们的违法违规的事情会越来越多,我们一定要注意搜集和固定证据,这些证据将来会起到很大的作用的。等一下请易可专门给大家讲讲,规范的程序应该是什么样的,业委会有哪些违法违规的事情。我们记住后,要注意在各个群里搜集他们的证据。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业委会既然已经公开表示6月30日要召开业主大会,那么我们可以发动小区业主不参加这次业主大会。如果有足够多的人表示不参加业主大会,他们的会议就开不成。”

    说完,老段拿出了一份自己准备的材料。

    声明

    鉴于目前对马青为主任的领地公馆业委会抗拒街道、区住建局政府部门的指导和整改要求,恣意违规运作、纵容他人对不同意见者进行疯狂的网络暴力攻击,我们认为目前的业委会已不能代表广大业主权益。因此,我们联合声明:我们拒绝参加由目前业委会组织的全体业主大会,业主大会上出现的任何形式的有关我们的投票,均属伪造。

    特此声明。

    领地公馆业主签名:

    声明背后还附了一份材料,以佐证当前业委会的违规行为。

    我们目前已经掌握的情况包括:

    1.随意抹杀420投票结果,制造有人造假的谣言,抗拒梅林街道、开元区住建局等部门对业委会规范运行的指导和整改要求,明知当前工作行为是违规,各级部门已明确告知这样的程序走不下去,但业委会仍要在错误的方向走下去。把业主大会的420表决这样的大事都能随意说成“民意调查”,那以后小区的所有重大事项,是不是仅仅这几个人就能代表全体业主?小区的议事规则都不遵守,那这样的业委会什么违规的事情做不出来?这样不仅违规操作,欺骗业主,而且还浪费业主大量时间精力,目的何在?

    详情可致电梅林街道物业管理科电话核实情况。

    2.把与业主息息相关的与金宁饭店置业交接工作置于一旁,2个多月没计划、没方案、没行动,只有一张4月份的公示材料。按照目前情况走下去,极有可能造成“掩护金宁饭店置业不掏钱就脱身”的后果,而最终这些令业主不满的监控、绿植、水电工程、隐蔽工程等都需要动用业主维修基金才行。

    3.造谣撒谎、歪曲事实。把街道要求业委会整改的意见,说成支持和表扬业委会运作,而把矛盾和脏水泼向自证清白的420计票志愿者。

    4.业委会主任公开支持长期不住小区的业主,甚至是出租户等人以网络暴力方式来压制不同意见,对被攻击的人说“谁不听话打谁”,这方面证据已经到派出所备案,涉嫌侵权,后期将计划起诉业委会。

    5.在物业公司招投标过程中,严重违规,力保绿善物业,组织业主考察绿善的物业服务,却并没说明那个项目是绿善地产直接投资的项目,且物业费近20元/平米。选聘物业应有完整的选聘方案,参加竞聘的物业应有完整的竞聘书,让业主一目了然,而不是搞所谓的路演,糊弄小区业主,侵犯了小区业主最基本的知情权。这样的举动实在不能让业主相信,绿善物业是来自天堂的使者,会来亏本贴钱做服务。事实上,目前业委会已经把前期向业主保证过的、一定要求绿善物业掏钱投入的监控、绿植、隐蔽工程等各类建设、改造工作全部否掉,不会要求绿善物业投入了。业主的利益已经被牺牲和出卖。我们不是反对绿善物业进驻,而是想要一个能不随意动用共用维修基金的物业公司(包括绿善物业)进来。拿业主的共用维修基金来修缮小区公用设施,这不是业主自己花钱来为绿善物业公司打品牌吗?这样的冤大头,我们不做!

    大家看了以后,都觉得有理有据,而且也知道指望政府主动来干预是不行的了。所以都表示,大家都愿意签名。

    老段道:“这种签名,其实就是自救。我们除了自己签名,还得要发动自己熟悉的邻居们也签名才行。只有足够多的人对业委会违法召开的630业主大会进行抵制,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这方面,大家要多帮帮红衣姐,都做她的助手。大家可以拿着这份材料来唤醒自己身边的邻居,如果他们认同我们的做法,可以帮忙签名。”

    当下,大家都表示支持,每人都拿到了一份材料和签名表。

    有人提出:“光是这样恐怕还不行,还得在群里多宣传宣传才行。”又有人说:“看着他们在群里那样骂人,我们心里很气。但是在群里跟他们斗,我自己打字又慢、语言组织感觉也不行,只能看着,气死了。”还有人说:“我们在小区熟人不多,我自己签名肯定没问题,但是让我一个人去敲邻居家的门,就像推销员一样,这个还真有些难度呢。”

    经过大家一阵忙乱的商议,最后确定下来,每个人先通过微信群与邻居们沟通,沟通差不多了再上门,效率会高很多。再者就是最好能做到两两结伴去邻居家,或者请邻居到自己家,慢慢谈。然后每天晚上都把落实好的签名汇总到一起,以便能对进度有掌握。

    虽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行动起来,但总算是有十多个人开始了行动。林红衣、轩郦颜、鲁章宁等在小区住了十年之久的大姐们人脉丰富,再加上“依法依规群”里已经有了一百多业主的基础。所以,没有三五天,一百多份签名便落实清楚了。

    这几天,林红衣的心里压力非常大。白天自己在月子会所要陪侍女儿和外孙,晚上便挨家挨户地跑,一个一个地说服邻居。刚开始,林红衣的爱人和女儿也不太理解她,觉得家里有这么重要的事情,还天天忙着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女儿心情不好的时候,还跟她吵了两次。等到家人看到“官方群”里越来越猖獗的攻击和谩骂时,他们也转而支持林红衣的行动。林红衣的丈夫更是主动承担了很多做饭、送饭、陪侍的事情。林红衣心里倍感欣慰。

    其实她哪里会不知道,刚刚做妈妈的女儿多么需要她在身边啊!一直以来,林红衣都觉得自己亏欠了女儿太多。女儿在很小的年纪便被发掘到专业体校,后来更是随着省队、国家队四处奔忙,自己基本上没有照顾她太多时间。林红衣本来想着,一定要在女儿生孩子这件大事情上弥补一下这个心里的缺憾,却万万没想到被卷入到这样一起风波中来。林红衣柔弱的外表下,有一颗善良、坚韧的心。有时候看着女儿和襁褓中的外孙,心里真想放弃。可现在支持她的人越来越多,而这些支持她的人们也受到了业委会的攻击。同仇敌忾的邻居们聚集到自己的身边,把依法依规建设小区作为主张,同她一起维护权益,她就更没有任何理由放弃了。

    当签名到了160多个的时候,继续增加新的签名有些卡壳了。因为大家直接熟悉的人已经都签完了。真正要去敲开邻居的门,说服邻居,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有难度的。这一个晚上,大家又在一起汇总名单的时候,林红衣走了进来,兴奋地说道:“今天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又增加了一位重量级人物!”说着,她便拉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子坐到了沙发上,给大家介绍了起来。

    这名女子叫谢婉晴,因为家里领养了一只流浪狗,叫做“乖乖”,所以在微信群里的网名叫“乖乖妈”。谢婉晴与丈夫原来在一家国有电力企业工作。退休后,她被返聘到一家电力设备公司做老总。很多人想不到谢婉晴也会站出来反对业委会工作。因为多年前谢婉晴在装修时,曾与当时金宁饭店物业梅林分公司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以至于后来对簿公堂。谢婉晴没有请律师,亲自出庭,赢下了官司。虽然后来梅林分公司当时的经理任宇亲自上门赔礼道歉,甚至还要认她做干妈,但在外人看来,这个梁子太大,很难恢复关系了。所以这次业委会闹出的风波,大家都没有想到去找她谈。但林红衣不甘心,还是找到了谢婉晴。没有想到的是,谢婉晴当场表态,愿意支持。

    听说谢婉晴的网名叫“乖乖妈”,老段一下子站了起来。

    原来,在这一段时间里,老段在各个微信群里与业委会水军“正面战斗”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个叫做“乖乖妈”的邻居,或者敲敲边鼓,或者问几个意味深长的问题,再不就是用装糊涂的方式来让业委会的水军摸不着头脑。这些看似不经意但着实高明的手段,总是能让老段的“正面战斗”如虎添翼。就在几天前的一个晚上,老段和暖昕在小区散步时,敏感的暖昕发现,迎面走来的一个清瘦的小伙子,深深地盯了老段一眼。然后没过多久,暖昕发现,这个小伙子居然折返过来跟着他俩走了一大段路了。暖昕心里有些紧张,但也没有跟老段说,就拉着老段走向了会所。坐在会所旁长椅上,周边非常亮堂,暖昕的心里也踏实了很多。暖昕很担心这段时间在群里与业委会水军们“正面战斗”,会招致这些人采取一些卑鄙的手段,便赶紧把她的发现和担心告诉了老段。正说着,暖昕忽然紧张地说道:“看,就是这个人,他又跟过来了!”

    老段抬起头,看着正缓缓走来的瘦高的声影。由于此人背向会所发出的光亮,老段看不到他的面部,只是隐约看到他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老段不知道来者何意,所以自然提高了警惕,一双眼睛又眯了起来,盯着这个走过来的人。

    此人走到距离老段夫妇还有两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问道:“请问,您是段总吗?”

    老段站了起来,说道:“我是,请问您是……”

    此人说道:“我是在风信子的邻居,家里还在装修,还没入住呢。这些天看到你在群里发言,真得很佩服你啊!你的头像就是你本人,刚才散步的时候,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但没好意思直接打招呼。看你们坐下来了,我就想过来认识你一下。”

    原来是你一个背地里支持的邻居,暖昕紧张的心总算是落在了肚子里。

    老段便与这位叫做龙小文的年轻邻居一起点起了一支香烟,交流了起来。龙小文说,其实还有不少邻居都是非常支持老段他们的工作的,只是有很多人在群里不发声而已。比如他自己,因为家里在装修,设计中有一些改建工程,所以很担心一发声就会被业委会的人举报。但他也提到了,他们风信子街区的谢阿姨也在偷偷帮助老段他们,网名叫做“乖乖妈”。也是从那一天,老段知道了“乖乖妈”姓谢,也知道了实际上有相当多的业主对业委会和水军特别反感,只是不敢或者不便出头而已。

    所以当老段听说这位同林红衣一起来的谢婉晴就是“乖乖妈”时,便激动地站了起来。短暂的交流后,大家就跟熟识多年的老邻居一样了。尤其是非常健谈的谢婉晴,刚刚找到了“组织”,便开始出谋划策起来。谢婉晴说,在微信群里自己不方便多发言,但是签名的事,她可以多多参与。能唱会跳、善于交际的谢婉晴在小区里本身也有自己熟识的一个圈子,而且她又善于与人沟通,所以刚刚卡壳的签名进度又开始启动了起来。为了效率更高,谢婉晴把自己的“男闺蜜”,多年好友程瘦石也动员到签名的队伍里来了。程瘦石也是刚刚退休的国企高管,目前在打理自家的生意,但空余时间颇多。由于他和谢婉晴在一个合唱队,常常一起参加各种活动。这次看到小区的乱象,程瘦石本来对业委会的做法就非常反感,看到谢婉晴也参与到行动中,他便也投身到了发动签名的事情里来了。

    就这样,在后面的日子里,新生力量越来越多,稍有卡壳的签名活动,又开始往前行动了。

    在老段的筹划里,除了签名,还有几件重要的事情一定要提前开始做。

    第一件事是与政府管理部门的沟通。这件事情由林红衣直接牵头,随时把微信群里业委会违规操作的动态发给梅林街道物业办的陆正德,让政府部门能随时掌握业委会的动态,顺便也就把业委会违法违规的证据固定下来了。搜集证据、分析证据的工作就由何采薇来做。毕竟她是银行的青年干部,信息处理能力是一流的。

    第二件事情是发动更多的人在微信群里发声。这样既可以用真相、法律法规来尝试制止业委会的非法举措之外,也能让更多的业主了解真相。这件事情做好了,就能帮助林红衣等大姐们签到更多名,争取到更多的“依法依规”的邻居。为了做好这件事情,老段和易可、何采薇三个人主要负责在微信群里每天揭露一个谎言、追问一个真相。稿子由三个人一起审,最后由一个人来发。每天发稿的时间定在晚间8点,主要把“实名群”作为一个重要的宣传阵地。如果没有舆论的真谛,只有业委会的谎言,那样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越来越多的邻居上当受骗了。那时,局势就会更加艰难了。

    此时,“依法依规群”的作用是,商议如何开展针对业委会的行动。随着“依法依规群”的人越来越多,“泄密”的情况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有同时也在“官方群”的邻居愤愤地截图回到“依法依规群”,说道:“你们看,我们的群里有‘间谍’!我们说的话都被截图发过去了!还有,我们群人员名单也被截图发过去了!他们正在攻击呢!还说我们在‘依法依规群’也骂人,跟他们相比是五十步笑百步!”

    这一下“依法依规群”可就乱成了一锅粥,乱了没一会,这个群变得死一样的寂静了。想来是大家都人人自危,不敢多言,生怕自己的发言被截屏发出去,成为“官方群”那些人攻击的对象。正在开会的这十多位邻居,也都纷纷打开手机,一个一个地“甄别”起“间谍”来。眼见着大家都非常紧张,老段明白如果不解决大家的心结,恐怕大家以后遇到一点风吹草动,就都会谈虎色变,谁都不敢在群里发言了。所以老段迅速跟在场的十几个邻居展开了讨论。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在谨慎地推测谁是“间谍”,但都不能确定。这时甚至有人提出来,不行就采取“肃清”行动,把不可靠的全清除出去。更有的人说,把最近几天新加进来的邻居都清除出去。

    听了良久,老段觉得事态有些严重,于是就谈了自己的想法,道:“瓦解一个群体最快的方式,就是相互猜疑。我们这样的群体都是出于维护自己合法权益而聚集到一起,也愿意站出来为大家做事情,但毕竟我们不同于那些因利益而捆绑在一起的紧密组织。所以,如果让猜忌成风,我们很快就会被瓦解。我们这个群已经有一百多人了。只要我们要不断让了解到真相、愿意和我们一起‘依法依规’的邻居加进来,那么群里聊天的信息被传播出去就是迟早的问题。就像我们这里的也有人仍然顶着谩骂还在‘官方群’一样。所以,不用担心我们在这个群里的消息会被传播出去。只要我们坚持‘依法依规’,那么我们所有的交流都可以放在阳光下,不需要‘鬼鬼祟祟’的。恰恰相反,应该‘鬼鬼祟祟’的,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的那群人。如果有一些确实需要保守的秘密,那我们可以先在咱们这十多个主要的行动者中保密,建立一个小型微信群,用于专门商议策略和方法就可以了。”

    有人还是担心道:“可是我们这边有些人害怕被曝光了身份,遭到对方那些人攻击啊!”

    老段道:“大可不必担心!大家应该也看到了。林姐和我们夫妻俩,还有郦颜姐、采薇、易可,都是被攻击很多的。他们也就敢在群里骂骂人,不敢怎么样的。反过来,他们攻击越是疯狂,越能暴露他们自己的不良动机,也更加暴露了他们自己的道德水准。再说了,今天好多都是大姐,如果他们真的很过分,那么恐怕你们的爱人都不会不出面的吧!要知道,你们可都是明媒正娶的‘正房’啊!”

    听了老段说的话,大家又想起那个“小三上位、正房开会”的段子,顿时哄堂大笑起来,紧张的情绪也缓解了下来。紧接着,大家又面对面建群,形成了一个“和谐社区群”,作为重要事务沟通的平台。围绕着如何缓解“依法依规群”里其他邻居们的紧张情绪,老段、暖昕、何采薇、易可等打字速度快的几个人,在群里做了阵儿大家的思想工作,总算把大多数人的紧张情绪缓解了下来。

    在中国的文化中,计谋向来与智慧划等号。如果说春秋时期的《孙子兵法》,其中的策略还算比较多的话,到南北朝成书的《三十六计》则完全是以计谋为主了。及至到近现代,在各种因缘际会下,计谋被引入了生活、工作中。尤其是当代,类似于“办公室政治”、“马屁经”、“职场三十六计”、“搞定客户”、“勾女大法”、“做个有心计的女人”等名称的暗黑书籍层出不穷,使得人们在生活中处处设防,中国传统的信义文化基本被踩在了脚下。笑贫不笑娼、英雄不问出处、财富=英雄等价值观成为了社会主流,同时社会信用体系面临崩塌的风险。在一个不讲信用的社会环境里,自然是以“计谋”见长的人更能如鱼得水。但往往这些“计谋”是以损人利己为目标的,所以面临微信群中“间谍”一事,大家第一时间感觉紧张和压力,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处理完了“间谍”事件后,一场主动的进攻便要在“官方群”展开了。因为业委会不光派出了“卧底”,这些天来,那位网名为“大内李总管”的水军,后来更名为“不明真相的群众”,再后来居然利用林红衣、老段都不在“官方群”的便利,自己把网名改成“林红衣”、“老段”,披着他们二人的马甲,对业委会主任马青“三呼万岁”,对绿善物业“顶礼膜拜”,欺骗了很多邻居。来而不往非礼也。“依法依规群”也打算狠狠地回敬一下,同样派人披着马甲去“官方群”。只不过,这个马甲并不是去攻击谁,而是去披露真相。

    何采薇主动接受了这个任务。她使用了一个全新的微信号,加入了“官方群”,并取了个时下流行的网名“老铁”。本来原计划是让何采薇沉默几天,再按照每天计划好的主题逐一披露真相。可个性耿直的何采薇的确是个有血性的女侠,她看到“官方群”里各种颠倒黑白、谣言满天飞的情景,在“潜入”“官方群”的当天就忍不住了。

    老铁:想请教业委会几个问题。第一,为什么现在给出的绿善物业合同,和以前业委会及绿善物业所承诺的内容不一样?答应好的绿善物业在硬件改造上投入,现在变成了要动用维修基金?这不是欺骗业主吗?第二,业委会设计的选票中,关于选择物业公司只有‘同意’和‘弃权’两个选项,加上弃权从多的原则,那么就会出现只有一个人同意,而所有人弃权,都算是同意的情况。这种设计荒谬之极!‘弃权’从多,但只有‘同意’,怎么从多?请业委会予以解释。第三,物业公司的合同、方案都要提前十五天公示,可现在距离6月30日召开业主大会仅剩13天了,为什么绿善物业的合同还没有定稿,还在讨论?雅乐物业的合同方案更是没有踪影!这样严重违规,业主大会还能不能开?第四,既然是在‘官方群’,但却有人把名字改成林红衣、老段,到处招摇撞骗,让人以为林红衣和老段也是绿善物业的代言人,用心险恶,而作为‘官方群’管理员的业委会主任马青完全不管。如此纵容此事是不是意味着,此事有可能是经过马青主任授意的?

    何采薇的连续质问,像捅了马蜂窝一样,“官方群”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水军、“打手”纷纷出动,开始围攻。“官方群”里的何采薇“舌战群魔”,那边的“依法依规群”里大家还在不断给何采薇出主意。一直“战斗”到晚上11点半之后,两边的群才开始渐渐平静下来。

    如此数日,何采薇天天提出不同的问题,同时贴出事实真相的图片,详加追问。马青等人感觉非常被动,虽然想把“老铁”也给踢出去,但毕竟前些日子马青才把老段踢出去,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所以犹豫了好几天。但眼见着“老铁”天天晚上八点准时出现,天天晚上又是新的诘问。这些诘问有礼有节有据,附有证据图片,委实不容易回答。最终,几天后,马青终于还是以“老铁”并没有注明房号为理由,把“老铁”踢出了“官方群”。当然,她并不会向别人解释,如此多同样没有注明房号的水军为什么不会被她踢出去。

    不管怎样,老段所计划的第二件事情仍然有“实名群”、“依法依规群”两个阵地,宣传的平台还有,效果在后来也慢慢地体现出来了。

    老段规划的第三件事,就是请严瑟律师开始介入。第四件事情,是想法与金宁饭店物业公司进行沟通,各自从不同的角度对业委会的疯狂行动进行抵制和维权。

    按理说,在“依法依规群”的绝大多数业主被冠以“金宁狗”的情况下,与金宁饭店物业之间的互动是容易被人诟病的。但老段考虑到业主们对物业法规和相关部门的熟悉程度很低,很容易做无用功。如果有了熟悉物业法规和相关部门的金宁饭店物业帮助,很多工作会更容易,也更有效。另一个方面的考虑是,在这个非常时期,金宁饭店物业和依法依规的业主群体,都是业委会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应该相互支持。

    出于这个考虑,老段跟林红衣说了自己的想法。林红衣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说道:“兄弟,有你这么一个说法,我心里也踏实多了。实际上,金宁饭店物业一直在行动,也给我们帮了不少忙。当然,也是帮他们自己。只是我怕人家误会我,不敢跟别人说。”说着,林红衣的流下了委屈的眼泪。

    老段计划的第四件事也就此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