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不开?开!

    更新时间:2018-04-18 15:00:00本章字数:8519字

    第二十一章不开?开!

    “指导函都公示给全体业主了,明天肯定开不起来了。”

    “还抄送了派出所,说明如果我们硬要开,到时候不排除街道带着警察去现场干预的可能性。”

    “街道肯定被林红衣他们买通了!这帮老鼠屎,为什么一定要拦我们呢?”

    “别抱怨了,我早就跟你们说,不要骂人不要骂人。你们看,现在他们给你们骂怕了吗?”

    “绿善物业合同的条款迟迟定不下来,才导致我们合同公示出去迟了。这个绿善物业,也真是猪队友!”

    蓦地,一声嘶吼响了起来:“都别扯了!开!照样开!无论是谁来,我们给他们打出去!”这一声嘶吼,是气急败坏的阿庆的声音。

    聚在一起商议对策的马青等人,意见开始发生了分歧。靠着马青一股子一往无前的“豪气”带动队伍冲刺了这么长时间。眼看还有一天就要召开业主大会了。马青号召支持他们的业主捐款数万元,已经租用了五星级酒店的会议室,各种议程安排已经商定,连大会中激昂慷慨的主持词都修改了数次才定稿。结果,街道的第五道“金牌”像一桶凉水一样,浇在他们的头上,也浇在那些狂热的支持者身上。那些狂热的支持者们,大多都捐了款,有三千有两千的,最少也捐了一千。马青自己捐了五百。她说,自己为这件事情的付出,是金钱换不来了的。但不捐又不合适,所以捐了五百元,表示个心意就行了。

    当看到街道这第五道“金牌”的内容时,不少原本支持马青的业主们冷静了下来。连续五封政府公文,已经表达了对业委会工作的基本评价。这些支持者中,大部分人都是熟悉政府工作的。或者本身就是政府、事业单位工作过,或者是因为生意,难免与政府单位打交道。他们知道这种持续的表态,是政府不得不尽自己监管责任的做法。那也就意味着,业委会的工作有非常多的问题。这些支持者,并不全是刘念辰设计的“分肥机制”中的利益共同人,更多的人是像魏文泰这样的,只是想换掉金宁饭店物业公司,迎来一个水平更高的物业公司。只是在开始的时候,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一个业委会强行压制民意、私下“勾兑”来的物业公司,无论是怎样的名牌公司,都不可能提供业主预期的优质服务,最终受损的一定是业主,尤其是计划长期居住于此的业主。至于那些想要绑定一个名牌物业公司,来使自己的房产增值,从而迅速脱手套现的人,自然不关心物业公司服务是不是真的好,引进来的物业公司是不是会与业委会合作,随意动用自己的共用维修基金。

    马青从“官方群”里业主的发言情况就已经意识到,这次在“临门一脚”时下发的指导意见函,让自己失去了一部分支持者。她必须尽快找到新的说辞和应对办法,才能走得下去。但是,明天的业主大会,究竟是开?还是不开?一向敢拿主意的马青也犯了难。

    听到阿庆气急败坏的嘶吼,马青看了他一眼,又把征询的目光转向了柳依雪。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他们能拦住我们换物业的脚步!”柳依雪冷冷地说道。

    “对对对,你们都是领地公馆的业主,那社会能量都是非常了得的。尤其是依雪,人是冰雪聪明、美丽动人,政府里和社会上的人脉都广,还怕了他们不成!”麻葵元张着两只总是布满红丝的色眼望向了柳依雪。

    这几句说得柳依雪心里很舒坦,但看到麻葵元的眼神后,仍不自主地打了个冷战。她赶紧避开麻葵元的目光,说道:“马主任,看你的了。只要你下决心,我一定全力支持。我不信领地公馆还有人能拦住我们。”

    阿庆道:“有柳总这样的表态,那还怕什么!谁敢拦着,咱们一起还不是白道黑道都可以搞定他们吗?”

    马青听了,觉得心里有些踏实了。一向自负的马青,在领地公馆的富豪邻居们面前,本来是有些自惭形秽的。但自从刘念辰对她青眼有加开始,她发现这些富豪们,包括人称“富可敌国”的几个百亿圆桌的大咖,对她都非常尊重。这种感觉让马青迷醉。她需要有这样的舞台。到现在马青还在怀念“多进二”那晚的隆重的大会,怀念那晚她登场时听到的如雷的掌声,以及领地公馆的业主们主动跑来献上的溢美之词。她早就准备在6月30日的业主大会上盛装登场,再次一展自己的风采的。有时候,马青明知低调些行事,更容易实现自己的想法,甚至她也知道桑律师明确警告少搞这些大场面是出于好意。但马青还是忍不住,想要创造一个这样的舞台,像一个瘾君子一样,急切地想去体味在舞台上被掌声和鲜花包围的感觉、那种被承认、被赞美、被崇拜的感觉。

    有时候自负、好强,并不是一个人自信的表现,反而恰恰是掩饰内心自卑的表现。马青这样对宏大场面、赞美崇拜的渴望,正能说明她真正获得的展现机会很少,真正赢得他人尊重和崇拜的时候很少,因此精神世界中才会有如此迫切的渴求。刘念辰正是敏锐地察觉了这一点,才点燃了马青的欲望。也正是因为如此,马青才会在关键时刻急转弯,逆势而为,生生地把领地公馆带向了“抢盘公司”所期望的方向上。

    马青是个聪明的女子,只要想明白了,应对的方法总是不缺的。所以,马青已然有了主意。

    晚上,“官方群”便冒出了有业主准备组织“黑社会”在明天大闹会场的传闻。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看来我们那几位“好”邻居们,真的是准备把领地公馆带到欢乐嘉苑的路上了。到时候怕是不头破血流不罢休啊!

    爱情的动作-迷迭香22-2(麻葵元):什么情况?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你没听说吗?这几天小区里都传遍了。说是有人会组织几十个小伙子到业主大会现场来闹。

    爱情的动作-迷迭香22-2(麻葵元):啊?有这种事情啊?准备动用黑社会啦?

    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这些人就是想阻碍我们小区走向国际化!他们要是敢组织人来,就打出去!

    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你们别误会了,也许人家就是组织几十个业主去参加业主大会呢。业主参加业主大会是自身权利啊!

    爱情的动作-迷迭香22-2(麻葵元):屁!他们能组织那么多业主啊?肯定是从外面找的活闹鬼。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我建议明晚对进入会场的业主要查验身份,不是业主的坚决不能放进来。你说会是谁组织的啊?

    宁静致远-金登草21(凌威毅):还有谁?我看八成就是那个著名的光头。一看就是满脸凶相,肯定也是个黑社会小头目吧!

    爱情的动作-迷迭香22-2(麻葵元):明天他们要敢来,干死他们!

    诗和远方-玉蕗藤40(柳依雪):大家别怕,我自费聘请100个安保人员,不动用大家的捐款。我本来只关心诗和远方,可现实情况逼着我也得关心眼前生活的苟且了。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给力!我们正能量的业主才能代表领地公馆!

    爱情的动作-迷迭香22-2(麻葵元):向女神致敬!

    没一会儿,马青用图片的形式发出了关于6月30日业主大会召开的时间、地点的通知。

    各位业主:

    因天气,场地等诸多条件的限制,经多方论证,本次业主大会拟定于2017年6月30日 19:00-20:30,于和美国际大酒店5楼石城厅召开。

    参加人员为全体业主、律师及街道相关领导(已邀请)。大会议题主要是选聘物业公司及相关内容。

    为维护各业主的利益,请各位业主务必到会参加并相互转告。

    领地公馆业委会

    2017年6月27日

    虽然写着27日,但业主们却是第一次看到。不过,这点瑕疵并没有影响“官方群”里逐渐亢奋起来的情绪。

    这时,有人质疑为什么业主大会还要请安保人员。

    宁静致远-金登草21(凌威毅):安保人员是为了保障业主大会顺利召开的。如果有别有用心的人进去捣乱,你能保证业主们的安全吗?

    这时,“大内李总管”也出现了,只是,这次改名为“进退两难”,头像还是没有变,好像是故意向那些知道他就是马甲、却拿他无可奈何的业主们示威一样。

    进退两难:男生统一穿黑色紧身T恤衫,黑色牛仔裤,黑皮鞋。

    桃之夭夭:砖头可以有。

    进退两难:戴墨镜,金项链,多有气场!

    Belinda-散尾竹39-1(马青):那是打手。

    桃之夭夭:不是打手,是黑社会护法。他们敢组织黑社会来,我们也不怕!金链子一定要粗!

    进退两难:对,一定要粗!往那儿一站,看谁敢进来!对了,最好纹条龙啊凤啊的……

    马青的情绪也似乎被带动起来,半真半假地参与到这种看似无心的恐吓中了。

    Belinda-散尾竹39-1(马青):万一有砸场子的,高跟鞋女汉子们一起上,用尖头踩!好有画面感哈哈。@进退两难 可以采购一批不干胶纹身。

    进退两难:对,我等会儿去买点一次性纹身。

    Belinda-散尾竹39-1(马青):哈哈哈,赶紧准备,男士穿燕尾服,兜里揣上两块砖头,有人捣乱就拿砖头使劲儿拍……。

    这些把虚构的“黑社会”对手当做真实情况演绎的人们,陷入到一种恶意的狂欢中。这世界上有不少人,在黑暗的游戏中久了,就认为真的可以为所欲为,而不会有任何不良的后果。即便是在这个名为“领地公馆业委会官方群”的公开场合,仍然遏制不住心里的恶意丛生。这种彼此之间酣畅淋漓的交流,的确令他们体验到了类似游戏中作恶的快感,浑然不觉旁观者们看着他们丑陋的表演,已经惊呆了。

    这一晚,“依法依规群”进来了不少新人。这些新人大多是过去默不作声,到今天被业委会这种癫狂的样子吓到了的业主。“官方群”里的“狞笑声”似乎穿破了手机屏幕,变成了一只目露凶光的怪物,出现在他们身边。一种不安的感觉,令他们慌不迭地通过熟识的邻居介绍,纷纷到了“依法依规群”。人是一种社会性动物,没有人能离开社会而生存。所以,社会中很多事情并未与你无关。也许,你看到有人随意在干净的路上面倾倒垃圾,你认为路还很宽,与你无关,所以没有开口;也许,你看到商场中有小偷正在作案,你觉得并不会偷到你头上,所以也没有开口;也许,你看到街头有人在欺凌弱小,你认为那些弱小并不是你的亲人,所以还没有开口;但如果人人如此,那终有一天,类似的事情降临到你头上时,同样不会有人开口。

    这一晚来的新人里,也有一直冷眼观察、独立思考的青年们,小区里的“七个葫芦娃”。他们是七个好兄弟,大多数是八十年代中后期出生的小伙子。或继承家业,或再创新天地,每一个都是年纪轻轻就已经在自己的领域中闯下了赫赫声名。因为同住一个小区,加上年纪相仿、志趣相投,便效仿古人,成了异姓兄弟。出于有趣,自称为“七个葫芦娃”。轩郦颜的儿子便是其中年龄较小的六娃,但也一直没有加入“依法依规群”。他们在一起时,也常常会交流小区里正在发生的事情,但没聊几句就会有人说,这种事情应该是大叔大妈们操心的事情,我们就不操心了。所以“七个葫芦娃”本来对此事并无立场,甚至都不太关心。

    今晚,实在气不过“官方群”里的得意忘形的狂态,几个了解小区情况的葫芦娃便在群里质疑了几声,结果马上引来了一阵攻击。尤其令葫芦娃们侧目的,是一个用语音发出来的、一个醉意十足的女人的声音。

    舟小姐-绿夷17-2(俞舟):本来不想说,今天喝了酒了,就得说两句。你们几个小朋友知道什么啊?你们知道业委会为了小区换物业付出了多少吗?换个好物业有什么不好?现在金宁饭店物业服务差,难道就不能换吗?

    听起来,俞舟的舌头都短了半截,说话都已经开始打嘟噜了。

    这边的四娃听了有些哭笑不得。

    火火娃娃-矢车菊10(杨林松):没有人反对换物业啊,问题是不把邻居当人,自己想换谁就换谁,这样是不是很过分啊?

    舟小姐-绿夷17-2(俞舟):谁不把邻居当人了!现在换物业不都是为了邻居好吗?以后你们就会明白了。也就你们在意这些什么程序啊什么的,支持业委会的业主们一桌子加起来少说也百亿了吧!你们算什么啊!

    杨林松听了俞舟的这个腔调,觉得太LOW了,但还是没有跟一个醉酒的女人一般见识。他不认识俞舟,听了这番话,更加不愿意认识这样的邻居。火火娃娃-矢车菊10(杨林松):是是是,我们是穷人,没什么钱。但换物业是每个业主的权利,问问不行吗?说说自己的意见不行吗?我们年轻人,也有自己的想法啊!

    舟小姐-绿夷17-2(俞舟):你们懂什么啊!小区里官二代、富二代我见多了,又能怎么样?要看看国际化的物业是什么样的,你们的想法就不一样了。要不然,就跟井底之蛙一样,什么都不懂。

    俞舟的这一番酒话,让七个葫芦娃都恼火起来。但又不能跟一个女醉鬼一般见识。在葫芦娃自己的群里,大家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调侃着“井底之四娃”,同时也开始就小区的事情认真交流起来了。他们忽然意识到,站在业委会那边的不少人,与他们自己的“三观”完全不合,所以也就难免话不投机。像阿庆、姚源锋等人,葫芦娃们虽然没有见过,但听其言、观其行,早知道跟自己不是同路人。更关键的是,如果让这些人引入他们“勾兑”好的物业公司,那领地公馆就真成了他们为所欲为的“领地”了。正如“大娃”对阿庆、姚源锋等人的评价一样: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就这样,以七个葫芦娃为代表的领地公馆的年轻业主们也纷纷地“依法依规”起来。

    青年一代,并非像人们所指的那样是没有责任感的,只是他们更向往个人的自由。传承家业的“富二代”在媒体的渲染下,显然贬义的成分更多些。但这种以偏概全的“有色眼镜”式的报道,对那些能独立思考、有创新意识的青年企业家、创业者是不公平的。他们的确比普通的青年有更高的起点,但那并不代表他们都是慵懒、狂放的败家子。如同每个家庭都有家教、家训一样,不同的文化传承的家庭,在青年身上体现的差异,就是“三观”的不同。

    6月29日的夜晚,业委会的“官方群”沉浸在即将胜利的狂欢中。而加入了很多新业主的“依法依规群”则出现了一种消极的气氛。不少业主虽然仍与之前一样,对业委会的做法非常痛恨,可看着明天就要如期召开的业主大会,大家都不免有些泄气:终究还是没有拦住业委会。

    如果说此时老段没有这种感受,显然也是假的。只是,这天晚上,老段与杨国两家人小聚,两个男人喝酒到很晚,并没有在群里说话。两家人就小区的事情也交流了很多。杨国认为即便他们开了业主大会,也不一定能双过半。但通过这一段时间与业委会的“正面战斗”,老段知道他们既然开了业主大会,那就是打算无论采用什么手段,都一定会公示出一个“双过半”的结果来的。就像420已经是压倒性的表决结果,但业委会就是能老了脸皮,愣是公示出一个没有双过半的“民意调查”来。老段意识到,可能真的已经到了用诉讼手段解决问题的地步了。杨国又表示,如果要诉讼,他一定参加。这让老段很感动。在这种时候,敢站出来的人还是少的。迫于业委会气势汹汹的攻击,大多数业主只敢在背后说说而已。加上依法依规群里,大多数都是女性,男人比较少。有了杨国这样一个侠义的大哥支持,老段心里宽慰了很多。

    其实,从6月10日的那场大雨开始,原本只是小规模的“依法依规群”就已经升级成为了正规军。只是这个正规军以小区的女业主居多,只有老段、易可、杨国、程瘦石等十来个男人。

    每年雨季,领地公馆都会有不少下沉式庭院出现淹水问题。这些下沉式庭院有的是原来的设计,有的是自家改建的。为了解决下沉式庭院的排水问题,业主一般都会在庭院里安装水泵。但不管如何,如果在雨季时,水泵出了问题,或者是家中没有人,没法打开水泵,那么下沉式庭院中聚集的雨水倒灌进地下室就成为必然了。尤其是领地公馆的供电线路只有单回路,存在断电风险。有一年正在雨季的时候,领地公馆的供电线路出了问题,结果所有下沉式庭院都被淹了,当时业主们也曾大闹一番。那时的物业还是属于置业公司直接管理,但仍然没有解决问题。所以,有些家就给下沉式庭院加盖了玻璃顶,效果非常明显。到近几年,淹水的人家已经不是太多了,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改造得当,另一方面,也是不少人家都早早做了准备,还有的自己准备了小型柴油发电机。

    之前,很少有人认为这些问题是置业的责任,应该去找置业维权,而是想当然地找到物业公司,要求物业赔偿。甚至有些业主还认为,物业公司在搪塞和推卸责任。事实上,这种情况在物业服务领域中屡见不鲜。很多物业公司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虽然,这是业主维权不当造成的,但物业公司相对弱势的地位和业主对物业服务的理解不清是造成这种问题的根本原因。我们当然都知道,房屋质保问题、公共设施的质保问题应该是由开发商承担责任。在质保期后,房屋维修责任是自费的,公共设施的维护维修责任,则由共用维修基金来承担。物业公司所承担的服务责任,更多是代表业主维护公共设施和环境。他们没有义务自掏腰包为业主的房屋或者是公共设施进行大额投入。

    在6月10日这场连续几天的大雨来临前,马青等人在微信群里发起了“自救”行动,以此显示物业公司的不作为。即便雨季来临前金宁饭店物业已经给各家疏通了下水道,并发布了预警,大雨来临时,金宁饭店物业更是全员上阵,冲到排涝第一线,连赵墩宜、傅思远都全天坚守在临山的几户业主那里指挥排涝,防止塌方。可这些仍然堵不住马青等人刻意的讥讽。他们一边在群里大呼小叫着“我买了二十个塑料盆”、“我有水泵可以用”以渲染物业公司不作为、只能业主自己自救排涝的气氛,同时又把小区设计缺陷的责任引到了金宁饭店物业身上,鼓动业主们去找物业公司维权。

    “依法依规群”里也有不少对物业法规不太明了的业主,受了业委会言论的影响,对金宁饭店物业抱怨起来。群里的核心人员马上也组织了会议讨论,决定采取立体化的正面战斗。由何采薇重新注册了一个叫做“咚咚锵”的微信号,再次进入“官方群”,配合物业专家易可,把物业公司、置业公司、业委会、业主大会、业主等不同主体的权利义务进行宣传,避免更多业主被业委会欺骗,产生对金宁物业的仇恨。因为,这时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抢盘公司”的手法了。这种“抢盘”的手法,就是要用尽一切可能“黑”老物业公司,“捧”新物业公司。阻止这种卑鄙的做法,就是在阻止业委会妄为。老段的责任,则是在依法依规群里,对业主们做关于这方面的法律法规普及,让大家对业委会职责能够清楚,也对他们现在的做法有清醒的认识。另外,还有两位建筑方面的专家,给大家讲解了关于雨季防涝的一些方法和要点。围绕这些主题,在几个群里跟着发言、支持的业主更是有数十名之多。

    这场集体的正规军战斗,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业委会精心组织、动作颇大的“自救”行动,最后并没有受到多少业主的欢迎,他们坚持了一天后,虽然雨还在下着,但已经无人“自救”,于是就虎头蛇尾地结束了“自救”行动。而业委会“自救”行动中买来,放在两个大门门岗房间里的数十个华而不实的塑料盆,最后成为保安的累赘,不知道找谁退还。

    从这以后,“依法依规群”无论是面向政府的沟通,还是面向业委会的攻击,都已能形成势均力敌的、有组织的回应了。没有欺骗和谩骂、没有造谣和攻击,“依法依规”的业主们能取得这样的局面,已经颇为不易了。

    从6月14日核票的那天开始,林红衣组织的签名活动就一直在进行。几乎每天,大家不是在老段家里,就是在何采薇家里一起汇总签名情况,一起商讨后一步的计划。

    6月29日这个晚上,虽然老段喝酒回来已经快十点了,但仍然看到邻居们截图来的、何采薇在官方群里的“咚咚锵”针对业委会违法违规事宜的追问。很多邻居虽然感觉有些失落,但仍然都在坚持。于是,老段两口子和何采薇、易可等人简单商议过后,就又发起了针对6月27日刚刚由业委会公示的合同的诘问。

    6月27日业委会在公众微信号公布的合同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公示出来的绿善物业的合同书居然是批注版,页面的两侧密密麻麻地写着对合同条款的详细解释。而雅乐公司的合同书,则是正式版。但这个正式版的雅乐公司合同,在条款中还写着电梯维护等内容。要知道领地公馆这个纯别墅区,电梯实在是个稀罕物了。所以,几个人把对合同的诘问主要聚焦在几个方面:

    1.绿善物业公示的合同既然是批注版,是否签合同的时候也是批注版?因为合同公示后,就不能再做一个字的改动了,否则就要重新公示。

    2.绿善物业之前承诺为小区完善监控、管线等事情,为什么没有在合同中写明。这是否存在欺诈?

    3.雅乐公司的合同居然有电梯维护的条款,如此不用心,是否说明雅乐公司只是来陪标,而根本没有真心参与?

    4.合同定稿是在27日,在微信平台公示也是27日,不满足公示15天时间,6月30日开业主大会显然不合法。

    因为老段和暖昕都已经被从“官方群”踢了出来,所以他俩就负责在“实名群”的正面宣传。而何采薇和易可则在“官方群”诘问业委会。两边遥相呼应,加上业主们自发的跟进,领地公馆的各个业主群,直到6月30日的凌晨才慢慢低平静下来。

    每一场群里的正面战斗,都用真相唤醒了更多被蒙蔽的业主。而只有让更多的人清醒过来,才不会让业委会的谋划得逞。这是“依法依规”群的业主们之所以不断地在群里向业委会发起诘问的主要目标。生活虽然不如故事那样美好,但希望却一直是令人信任的老伙计,只要你坚持,希望就一直存在。尽管天亮后,业委会必然会召开业主大会,也能想象到他们一定会“制造”出一个双过半的投票结果。但有希望,就有改变一切的可能。

    林红衣的希望,不是寄托在业委会忽然的良心发现,而是寄托在越来越壮大的“依法依规”的业主群体,是在老段、暖昕、何采薇、易可等年轻人们的正义和坚持,在于对法律法规的信任,在于对十八大之后政府作风转变后看到的希望。

    老段的希望,是他对综合局面的评估,是对政府下达的五道“金牌”分量的评估,是对业委会目前漏洞百出但仍然急不可耐、昏招不断的做法的评估,更是对当今社会已经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为这种涉及到数百业主、数千人口的社会性事件进行强行背书的认识。他知道,如果是他在政府工作的那位朋友知道此事的话,恐怕就会有不少人的官帽子要摘掉了。

    每个人都有权拥有希望。遭到强力阻击马青等人,此时心怀怎样的希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