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拉票

    更新时间:2018-04-22 15:00:00本章字数:8751字

    第二十三章 拉票

    爱默生说,有两件事我最憎恶,那就是没有信仰的博学多才和充满信仰的愚昧无知。第一件事,表达的是没有信仰,就没有敬畏,当然也少了许多道德的羁绊。刘念辰、马青、桑律师,虽不是博学多才,却也算能力不俗。但如果没有了善意、良知和自我约束,这些不俗的能力便会演变成为恶魔叉,造下更深的恶业。第二件事,则是由愚蠢而偏执产生的“坏”。如果再给这些愚人一个看似正义的旗号,他们甚至能开动奥斯维辛的毒气室,那一刻也许他们心中还燃着虚火上升的神圣感。大多数的坏,都是如此,泛道德的“善良”和自以为是的“正义”。就像,“成大事而不拘小节”,就像“吾为天下计,岂惜小民哉”,就像“我们为了小区有更好的物业公司,何必在意那些繁文缛节的程序和其他业主的想法”。

    大多数的坏事,都是由掌握第一种“坏”的人来作为领袖谋划,由具备了第二种“坏”的坚定的跟随者执行的。

    在马青的推动下,业主大会如期召开了。如何拉票来确保“双过半”,就是跟随者们的事情了。马青一向自视极高,让这些富豪邻居们在自己的指挥下跑前跑后,又极有心里满足感。所以,尽管从马青上任后成立了诸如“置业交接组”、“物业选聘组”、“服务提升组”、“法律服务组”等诸多小组,以及高度保密的“打手群”,但她从来都是只定各个组的“大政方针”,绝不肯轻易做具体事情。好在有秘书杜岚忙着东跑西颠,虽然文笔粗糙,出了“欢迎领地公馆业主大会热烈召开”的笑话,但到底是忠心可鉴,所以马青这个“领袖”的瘾头是过得很足的。

    肖晓依是拉票主力,也是最舍得投入、最擅厚黑的主力。实际上,肖晓依早在6月20日左右就已经耐不住性子,在群里天天招呼业主,说道她每天晚上都在会所的会议室,欢迎业主去投票和咨询。私下里,更是带着自费购买水果礼盒,挨家挨户地敲门拉票,有时候遇到只有老人在家的,她也就鼓动如簧之舌,颇是签了不少。很多业主回家后听闻此事,也不好责怪老人,加上观望态度的业主居多,所以肖晓依这一做法迅速在业委会的拉票团队中形成了一种可复制的模式。

    肖晓依是个只要有针尖大的机会,也想做成大山那么大事情的人。即便是林红衣和暖昕,她也试图要争取过来。肖晓依早知林红衣的外孙出生,便微信里与林红衣寒暄几句后,就转账一千多元过去,说道是要贺喜。林红衣虚与委蛇,与肖晓依周旋了几句,但却一直没有收她微信转账来的红包。多年的交往,林红衣非常清楚肖晓依的想法。其实在李如曦刚当业委会主任时,肖晓依便曾向李如曦透露出想要承包会所的想法。被李如曦拦住后,她又转头来找李如曦最好的朋友林红衣。肖晓依对林红衣表示,只要她肯点头,不用任何投资,会所承包后的生意中,有林红衣的干股,每年安排出国旅游等都不在话下。前鉴不远,林红衣现在哪里敢收这一千多元的贺礼红包?肖晓依不肯轻易放弃,又上门送来了婴儿用的衣物。林红衣无奈只能收下,却转过头又去买了肖晓依家店里的不少东西。有一次林红衣对暖昕说道:“不敢欠她的人情,因为那些人情都是‘坑’。”

    在林红衣这里受挫,肖晓依又积极联系暖昕,想要登门拜访。暖昕看着微信里殷勤恳切的话语,实在忍俊不住。老段问时,暖昕便把肖晓依试图拉拢林红衣和她自己的事情说了。老段听了,也是哈哈大笑。大笑之余,暖昕对老段说:“瞅瞅人家这情商有多高!咱们得好好学习人家这不怕艰难险阻、不畏冷言冷语、不管敌友亲疏的大无畏精神啊!”老段听了又是哈哈大笑一番。

    沉寂了一段时间的易可,忽然有一天在“实名群”里发声了。

    Space-紫芸31(易可):请问今天是哪位业委会的志愿者到我家里的?为什么志愿者在我家里的老人一再说不了解、不想签的情况下,还一再要让老人在选票上签字?还说要填就得填绿善物业,或者只要签字也行,选票上打不打勾都没关系?这种欺骗老人的做法太卑鄙了吧?

    老段已经从易可发来的私信中知道了是肖晓依干的。所以,也在群里跟着发言。

    老段-散尾竹6-1(老段):这是很严重的事情啊!牵涉到欺诈业主投票,最终是整体投票的公信力问题,不可小觑。@Space-紫芸31(易可) 你现在知道是谁干的了吗?

    Space-紫芸31(易可):问过了家里老人,她说也不认识,但应该是小区里的业主。

    这时有人出主意,建议易可去查看自家监控录像,应该很容易知道是谁。易可表示,马上到家就开始查监控录像。这时,肖晓依感觉到了压力,终于忍不住出来承认了。

    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不用查了,是我去的。但事情跟你说的有些出入。我们怎么可能只让老人签字呢?要签字也要填好选票才能签字啊!

    Space-紫芸31(易可):你觉得我会相信家里老人说的话,还是你说的话?

    布谷鸟-杜若22-1(何采薇):我听说,业委会的志愿者只可以送票,是绝对禁止影响业主填写选票的,对吗?这样忽悠老人太不厚道了吧?

    眼见何采薇也出来发声,不少业主也纷纷出言质疑此事,声称自己家里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这下,业委会的志愿者们就有些尴尬了。

    Space-紫芸31(易可):幸好我早就交待家里老人,无论谁来要求填选票,都不要填。要不然我们家这张选票不就被骗了吗?

    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不管你信谁说的,我就只是去送票的,没有说过让老人不填票只签字的话,也没有影响业主填写选票。请你们不要说这些无根据的话。

    Space-紫芸31(易可):你们听说过现在的摄像头,都是可以录到声音的吗?不光能录到声音,我还可以通过手机与摄像头下面的人对话呢?摄像头收音距离达到二十米是没问题的。@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你确定你能对你刚才所说的这些话负责任吗?

    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唉!这么大热的天,业委会的志愿者们辛勤付出,不求表扬,至少别这样抹黑和攻击吧!也幸好我心理素质比较强,不跟你们计较。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很忙,你们慢慢聊吧。

    本来肖晓依认为,即便看监控录像,也多半只能看到图像,没有声音,自己在群里这样说自然是无法求证的事。结果看到易可回复的话,肖晓依顿时一身冷汗下来了。肖晓依一直小心地在微信群里维护着自己的形象,很多不了解情况的人,往往会被她颠倒黑白的说话“艺术”所迷惑,认为她是个客观的人。可如果易可所说的话是真的,那她就要面临谎言被当场戳穿的窘态了。但肖晓依毕竟还是在“麻租户”这段时间的指点下,功力大增。尽管是落败,但仍然反戈一击,留了个被人攻击而不得不躲避的形象。

    齐姗羽也是主力。这个网上泼辣、网下更泼辣的女人,把“撸起袖子加油干”来作为拉票的指导原则。只是她恐怕没有注意到,习总书记要求“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是正事,却不是此等违规之事。齐姗羽虽然是个女人,但“大开大合”的奔放做派,倒是很多男子也不如。齐姗羽天天组织家庭聚会,家里自然是每天高朋满座。每次的聚会都是开门见山,上来就谈选票的问题,一张张选票直接放在左邻右舍的面前,一边殷勤地劝着邻居们喝茶吃点心,一边更殷勤地劝着邻居们赶紧在绿善物业的选项上打勾签字。不少业主碍于面子,只好签字。这消息一出去,人人对齐姗羽的殷勤邀请避之不及。所以没几天,聚会便搞不起来了。于是,齐姗羽只能在群里咬牙切齿地咒骂“金宁狗”居心叵测。单看其不断发出的文字,便已经能感觉到一张扭曲的脸似乎要冲出手机屏幕,站在你面前破口大骂了。如果有人对齐姗羽的发言表示质疑,那么这位好似被娇宠坏了的大小姐,便动辄以“我让我老公收拾你们”、“你们这些‘金宁狗’不得好死”、“看我不撕烂你的嘴”等市井样儿来威胁邻居,仿佛令听者感觉一瞬间置身于郊区菜市场的泼妇骂架现场了。老段看了直摇头,感觉与齐姗羽相比,肖晓依的确是技高一筹得多。他不明白,一个名校的中文系毕业的女子,居然在言辞中半点文化气息都没有,反而那种原生态的市井味儿倒是与生俱来、原汁原味。于是老段对这所以文史闻名的名校,不免存了两分轻视之心。

    阿庆自然更是主力。只是相比齐姗羽,阿庆的手法便豪阔了许多。携带鲜花、巧克力、红酒登门拜访的手法,已然不适合当前的情况了。阿庆既学习了齐姗羽搞聚会的做法,但又吸取经验教训,以宴请邻居、在酒席宴前宣传绿善物业、贬损金宁物业为主。只等到酒酣耳热之际,才会由一位事先沟通好的业主号召签名,收效果然不俗。

    一众业委会的拉票主力们皆尽心尽力,所要实现的目标有二。第一个目标是要确保整个小区要有户数过半且面积过半的业主参加这次业主大会。这一条,不仅仅省市的相关条例中有规定,连《领地公馆小区业主议事规则》都有明确条文解释。达不到这个目标,就等于失败。第二个目标,则是要把选票中的关键选项实现“双过半”。

    这次业主大会,选票的设计一波三折,一直到6月27日左右才最终定稿。最终的选票上有四个表决内容。第一项表决内容是关于搁置420事宜的。“鉴于420调查的性质、票数、计票方式以及投票真实性存在巨大争议,本人同意(或不同意)永久、无条件地搁置420投票结果”,选项中是“同意、不同意”两项。这第一项表决内容是单列的。因为业委会也意识到,如果不解决420的问题,630就没有合法的基础。第二项表决内容是关于物业公司选聘标准的,选项中是“同意、反对、弃权”三项。第三项表决内容则是核心内容,关于两家物业公司选一家的表决。在绿善物业和雅乐物业后面的选项中,只有“同意、弃权”两个选项。第四个表决内容是“如因特殊原因导致物业服务中断,或者本次投票未达到‘双过半’,由业委会从已报名且符合条件的物业公司中指定临时管理公司,临时聘用期为6个月”,选项中有“同意、反对、弃权”三项。

    不得不说,这张选票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但又充满了逻辑混乱。之所以说是经过了精心设计,是指在第三项表决内容中,只有“同意、弃权”两个选项。而根据住建部的《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指导规则》的要求,领地公馆的议事规则中第十五条第二款明确了,弃权票是会纳入已经表决票的多数一方的。那么既然没有“反对”,多数票就只有“同意”,所以“弃权”自然也是同意了。这样就会导致哪怕只有一个人填了“同意”,其余所有人都“弃权”,仍然会导致最终全部“同意”的结果。这个机巧的设计,自然瞒不过所有业主。但毕竟不是所有的业主都会认真研究,所以马青便对那些质疑选票设计的声音充耳不闻,硬往前冲。而第四个选项,则是业委会给绿善物业设计的“双保险”。那就是,万一不能双过半,甚至连420的搁置也不能实现双过半,那么只要第四项表决能双过半,那么选哪家物业公司的权力,就完全落在业委会手里了,那时,马青的一个签字和盖章,就可以完全保障绿善物业堂而皇之地进驻了。

    以谎言来补漏洞,就会出现新的漏洞。当漏洞大到无法自圆其说的时候,便只能蛮干了。这份选票设计与其说是精心,倒不如说是蛮干。一如马青踩着法规、程序推进这次业主大会一样。

    “依法依规”的业主们虽然感到有些失落,甚至有很多人认为,绿善物业肯定是要进来了,但林红衣、老段、暖昕、何采薇、易可等人并没有轻易放弃,几方面的事情都在老段的推动和严瑟律师的指导下悉数展开。

    罢免业委会主任马青的联名信签名,已经签到了200多户。严瑟律师还与老段一起商量,把联名信的内容作了详实的修改,附了相应法律条款。

    关于申请召开领地公馆住宅小区临时业主大会,

    “取消马青的本小区业委会委员资格,并罢免其业委会主任一职”

    的联名信

    开元区住建局、梅林街道物业管理办公室:

    我们是越城市领地公馆住宅小区(以下简称:“领地公馆小区”或“本小区”)的业主。

    自2017年3月下旬以来,领地公馆业委会第一任主任、副主任(三人)因受部分偏激业主的无端攻击与造谣抹黑,愤而辞职,由原业委会委员马青接任本小区业委会主任。

    但马青自其接任本小区业委会主任以来,故意把2017年4月领地公馆临时业主大会曲解为“民意调查”,拒不承认其合法性与投票结果,至今未按《越城市领地公馆小区业主大会议事规则》(以下简称:《议事规则》)规定,公示并执行该决议结果。而且,在收到开元区住建局与梅林街道物管办的数次指导函和限期改正通知书后,依然拒不按规公示相关决议结果,拒不改正相关流程,反而利用业委会主任身份多次故意传播片面不实信息、歪曲政府部门意见、参与并纵容他人攻击谩骂有不同意见的业主、散布谣言、污蔑邻居、歪曲事实并造谣称政府工作人员说部分业主是“老鼠屎”等,导致业主间分裂严重,破坏邻里和谐关系。

    而且,马青领导下的业委会,在与金宁置业进行园区公共部位与公共设施设备交接的紧急重大事项上,长期不推动、无实质行动,客观上必将使金宁置业公司逃避责任,将使全体业主蒙受损失。

    更令业主感到寒心与不齿的事情是,领地公馆业委会在6月30日违规召开业主大会当日,居然以“授权悬挂横幅的”的名义,组织二十多个统一黑色圆领服装、多人浑身刺青的社会闲散人员到我小区北门与东门来悬挂横幅、长时间滞留在东门入口处,对我小区进出的业主吹口哨、瞪眼睛,使小区广大业主陷入了恐慌之中。(有相关文件及现场照片可供核查;开元开发区派出所当时已经接到业主报案,并到现场调查。)

    我们认为,马青的诸多不当言行,已严重违反了我省及越城市相关物业管理规定与本小区的《议事规则》的相关规定,已背离业委会委员为全体业主服务、维护全体业主权益的基本原则,不适合继续担任本小区业委会委员,更不适合继续担任业委会主任一职。

    我们想要一个和谐友善、祥和安宁的小区环境,我们想要一个真正代表业主利益、能团结业主、有公信力、按规守法的热心业主来做本小区业委会主任,因此我们根据省市相关物业管理规定,与本小区《议事规则》第四章第十九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规定相关内容,向开元区梅林街道物管办提请,从非业主委员会成员的业主中指定3名业主组成业主大会临时会议召集人,按规定召开临时业主大会,就“取消马青的本小区业委会委员资格,并罢免其业委会主任一职”之议题进行表决。

    恳请开元区住建局及梅林街道物管办主持正义,履行法定义务跟权力,帮助并指导领地公馆小区的社区治理早日走上正轨。

    领地公馆小区业主(详见附二:业主签名表)

    2017年7月2日

    抄报:越城市住建局物业科,开元开发区派出所

    附一:《越城市领地公馆小区业主大会议事规则》第四章第十九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内容

    附二:《关于“取消马青的本小区业委会委员资格,并罢免其业委会主任一职”联名信》的业主签名表

    附一:《越城市领地公馆小区业主大会议事规则》第四章第十九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规定的相关内容:

    第十九条 业主委员会或者本《议事规则》规定的其他业主大会召集人未能按照《议事规则》要求召开业主大会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的,由业主汇报街道办事处责令限期整改。街道办事处有权审核业主身份,并判断召开业主大会的提议是否符合本《议事规则》约定。业主委员会在街道办事处限期内未整改的,街道办事处经审查认为业主提议符合本《议事规则》约定的,有权从非业主委员会成员的业主中指定3名业主组成业主大会临时业主会议召集人。

    临时召集人应当将召开业主大会的提议再次征求其他业主书面意见,经专有部分占建筑物总面积30%以上的业主且占总人数30%以上的业主同意,可以召集召开业主大会,并按本《议事规则》约定程序筹备及召开业主大会。

    第二十三条 有以下行为之一的业主,不能被选举为业主委员会委员:

    (一)不遵守本《议事规则》;

    (二)违反本小区《业主公约》

    (十)具有其他业主大会认为不适合担任业主委员会成员的行为。

    第二十四条 业主委员会委员有下列情况之一的,其委员资格终止:

    (七)具有本《议事规则》第二十三条条定情形的;

    (八 )有违反小区《业主公约》、《议事规则》,或者其他不宜担任业主委员会委员的情形。

    其中有(一)、(二)、(三)、(四) 项情形的,其业主委员会委员资格自动终止,其他情形由业主大会会议做出决定。

    第二十五条 业主委员会、业主委员会成员不得有下列行为:

    (一)阻挠、抗拒业主大会行使职权;

    (二)弄虚作假,隐瞒事实真相,转移、隐匿、篡改、毁弃或者拒绝、拖延提供有关文件、资料;

    (四)打击、报复、诽谤、陷害有关投诉、举报人;

    (七)违反法律、法规规定或者超越业主大会赋予的职权,侵害业主合法权益的其他行为。

    (以下空白)

    这封法律条文清晰、主张明确的联名信,随同两百多户的业主签名表,由林红衣、老段等十多名业主,加上严瑟律师一起送到了开元区住建局。接待他们的仍然是开元区住建局物业管理科的滕科长。滕科长一方面对业主们的情况表示同情,另一方面又表示自己确实无能为力,因为政府部门是无力撤销业委会的。十多名业主加上严瑟律师的坚持,总算让滕科长收下了文件。滕科长表示,即便是要罢免业委会主任,重新发起业主大会,也要街道操作才行。轻轻一脚,滕科长便把皮球踢给了陆正德。当这些业主又赶到街道时,早已听闻消息的陆正德躲了起来,只是让副手接待了业主们,并收下了联名信等材料。

    老段感觉很不好,因为显然开元区住建局和梅林街道物业办的态度是暧昧的。他们一再声称,自己能做到就是发指导函、限期改正通知书,如果业委会不听,他们毫无办法。联名信中指出的条款又表明他们是有权、也应该作为的,可他们居然就是一味推诿、装糊涂。回来后,很多业主质疑这两个部门恐怕是被业委会等人买通了。但老段却认为,买通的可能性小,不愿担责任、不肯作为的可能更大。

    12345政务热线的持续投诉,在林红衣的组织下持续进行着,几乎每天都会有数十名业主按照相同的诉求向12345政府热线进行投诉。诉求是要求开元区住建局和梅林街道物业办对业委会违法违规的事实进行认定,并停止630业主大会,启动罢免马青的行政程序。开始的时候,梅林街道物业办和开元区住建局物业科都比较有耐心地回复着业主们的投诉,但没过多久,这些投诉就变成了标准的回复。回复的内容统一变成了“政府无权干预基层民主自治的事务,只有业主自己解决才行”。

    12345投诉的反馈结果,证实了老段心中的猜测。业主委员会这样的基层民主自治组织,因为立法方面尚不够健全,而且在业委会具体操作方面,各省市的具体司法解释也不够具体、清晰,这就导致了业委会的权力变得“无限大”起来。一顶基层民主自治的帽子,让政府部门有了足够的推卸责任的理由。虽然越城市物业管理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七十一条有相关规定,开元区住建局和梅林街道物业办完全可以根据这两条法规介入到其中,但从这两个部门管理者的态度来看,他们显然不愿意冒着风险开此先河。因为一旦依据这两条规定,对领地公馆的业委会开刀,那么其后区住建局、街道物业办就需要参与到新的业主大会发起、选举新的业委会等事宜中来。梅林街道物业办辖区内小区众多,成立业委会的也不少,产生矛盾的是绝大多数。区住建局辖区更大,就更不用说了。这个先例一开,区住建局和街道物业办的工作量就会成倍增加了。

    当然,工作量变大倒不是政府主管部门的主要担心之处,真正的担心之处是,如果依据法规将业委会罢免,那么引起业委会对住建局和街道的行政诉讼就几乎成为必然。一旦政府部门败诉,其下发的“撤销业委会的决定”就会被司法部门推翻。这样尴尬的局面和相关责任人面临的考核处罚,是没人能接受得了的。所以,没人肯冒险。就像滕科长与赵墩宜私下交流时说的,住建局和街道是有权按照二十一条、七十一条来重新选举业委会,但没听说哪个地方的住建局和街道曾经动用过这两个条款。原因就是害怕诉讼。除了诉讼,他们所担心的还有业委会裹挟了民意,容易加大小区内部的业主之间的对立和矛盾。之前,开元区住建局和梅林街道物业办就因为处理一个小区业委会的事情,被业委会告上法庭,结果败诉。因为其间还发生了业主上访的群体事件,区领导为此大发雷霆,住建局和梅林街道都为此受了训诫。

    老段熟悉政府做事的风格,也知道目前不少政府部门的确有被动做事、消极工作的情况,原因就是一旦牵涉到诉讼和维稳的事情,那么责任人肯定会受到处理。滕科长的敷衍是这样,陆正德“主动不如被动、被动不如不动、不动不如等行动”的座右铭也是如此。老段有时候也在思考,“执政为民”的方针,为何到了基层政府部门竟然会演变成如此的做事原则。

    事后,老段也曾复盘了此事的全过程。在业委会违规发起630业主大会的时候,是开元区住建局和梅林街道物业办强势介入的最佳时机,但两个部门却眼睁睁地看着事态的发展而不再采取任何措施,导致后来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看着基层的政府部门表现出的典型的“低智商组织”特征,老段唯有喟叹。好在,越城市物业办的石信章主任在接待老段等人投诉时表态明确,给了“依法依规”的业主们很大的信心。但越城市物业办并非领地公馆业委会事宜的直接管理部门,只能一再向开元区的两个部门催促,但终究无用。

    这也许就是桑律师选定开元区作为其“事业”发展关键区域的原因吧。开元区尽管经济发达,但与百姓直接相关的基层部门却常常会弥散出一种浓浓的官僚主义味道。

    没有了区住建局和梅林街道直接的行政干预,马青等人的拉票工作更加信心满满。善于利用媒体宣传的马青甚至安排人写了题为“又见‘换管家’!老牌高端别墅领地公馆史上最强业主大会阵容出击!”的新闻稿,在网络媒体上对6月30日晚的业主大会现场进行了广泛宣传。

    业委会声势浩大的宣传、造势、拉票的背后,是“依法依规”业主们的默默坚持。在严瑟律师的协助下,林红衣、老段等业主天天在一起讨论、交流,或者跑政府部门,又或坚持打12345投诉,再或在群里发声质疑。但在业委会全力冲刺的行动面前,两三百户“依法依规”的业主们却一直没有得到政府部门真正有效的回应。

    这时,老段不禁想起那位国家领导人给欢乐嘉苑事件的批示:“党组织在哪里?!政府在哪里?!法治社会在哪里?!人民的利益在哪里?!”

    是啊!在一再向基层政府部门反映、维权的过程中,事情仍然得不到解决。老段不禁也喃喃自语道:“党组织在哪里?政府在哪里?法治社会在哪里?人民的利益在哪里?”